分类
网络转载

我做人的感悟与准则

我知道现在谈这个太早了,但是在生活中我常常被人误解,所以我觉得我觉得我还是为自己总结一下。防止在不知不觉中被改变。

1. 长辈与老师不一定比我聪明,他们的经验与哲理很有可能是错的。

2. 不要轻易相信别人的承诺。有些承诺其实是无心的。

3. 朋友没必要多,一堆所谓的朋友不如几个挚友。

4. 任何事不要停留在兴趣。我曾经因为兴趣而建了博客。现在我搞真的网站了。

5. 不要抱怨生活。

6. 自己最重要。

7. 别后悔。坚信自己做过的决定都是最好的。

8. 自己做决定。太多的参考意见只会让自己更纠结。

9. 任何人终究要离我而去,珍惜当下,好好告别。

10. 网上的朋友,只能用来打发寂寞。网络永远不是真实的。

11. 不要去当个好孩子。所谓的好孩子只是管理者权力的象征。

12. 不要为了人际关系,逼着自己做好人。做一个做好事的坏人,不要做做坏事的好人。

13. 不和眼界不一样的人争辩。

14. 别和自己最亲的人发脾气。遇到意见不合,尽量选择沉默。

15. 别和别人走得太近,那样会导致失去他。即使我感到孤独我也不一定会找别人。因为我知道别人不一定喜欢整天被打扰。

16. 把电脑当做一个生产力工具。如今,PS4, iPad都是更好的娱乐设备。

17. 多看看外面的世界。无论是多出门,还是跨过防火长城,都能看到许多精彩的东西。

18. 原则上不可以不代表真的不可以。规则是用来打破的。现实是可以靠力场扭曲的。

19. 不要以为自己不说别人就能明白。想说的话就说出来。

20. 喜欢的东西,有能力就买。不然以后会后悔。

21. 不占别人的便宜。音乐、电影、游戏、软件、都是有版权的。

22. 多关注体育。即使不擅长,也要多看,这能舒缓心情。

23. 少刷朋友圈。把朋友圈带到现实里面去。我觉得,和朋友见面,比聊QQ快乐得多。

24. 遇到了问题,该找谁找谁。

25. 勇敢做自己想做的事。别怂,不要害怕因此而得罪人。

26. 计划没那么重要,团结和默契才是最重要的。我排过许多表演,但我觉得排配音比赛和Daily Report才是最幸福的。

27. 多发现自己喜欢的事物。《暴走大事件》《万万没想到》《生活大爆炸》陪我度过了多少个孤独的夜晚。

28. 身边无论少了谁,生活都还得继续。

29. 不要太在乎外界的评价。

30. 奖状的存在是应为人们的健忘。无论多大的荣誉都会被忘掉。

31. 别和要好的朋友谈钱。这真的很伤感情。

32. 人们认为正确的事情不一定是正确的。人们通常所认为的正确的事情一般都是正确的:上班上课准时、尊重他人……但却并不是真理,不必人人遵守,不必都要朝着大众认为的正确的方向去做。但也记住,自己认为正确的也不一定是正确的。

33. 没有了平常的生活才会感到不快乐。

34. 别管闲事。管好自己。

35. 准备一个 Plan B, 有的时候时候才会庆幸自己选择了 Plan B.

36. 不作恶。就像 Google 一样。

37. 别把钱交给腾讯。有许多比这更值的用途。

38. 玩游戏没什么不好的。曾经我很抵制游戏,后来我发现游戏比许多事情更有价值。

39. 珍惜友情。

40. 对不想做的事情坚决说 No, 不要担心会伤人。说 Yes 以后才会伤人。

41. 任何感情的记录都不要删掉,即使不想被看到。有时很久以后才会想着找出来。

42. 别想着改变别人。也别让自己被改变。坚持最初的信念。

43. Let everything go. 没什么事情值得整日深思。

44. 多看电影。那里面包含了许多人的人生。

45. 身体可以宅,但脑子别宅。我喜欢宅在家里,这没什么不好的。但眼界要开阔。

46. 别搬到别的地方。我从南通搬到上海又来了苏州,但每一次搬家我事后都会觉得还是原来好。

47. 没有事情是绝对对立的。我喜欢巴萨,也喜欢皇马。我喜欢 Apple, 也喜欢微软。我喜欢《暴走大事件》,也喜欢《万万没想到》,我喜欢羽泉,也喜欢Beyond.

48. 珍惜损你的人。那是真爱。

49. 别听从别人的建议,别人不懂你在做什么。

50. 没有人生经历是可以照搬的。所以,请不要因为这篇 Blog 而改变你。请把这当作我的瞎扯。

作者与原文链接:Jimmy’s Blog www.zhangjichi.com/my-rule/

分类
网络转载

谭智军:水泥将成国际交流平台和沟通桥梁

2015年10月19日 《中国建材报》 记者 褚赞赞

谢菲尔德大学(The University of Sheffield)是英国最著名的“红砖大学”之一,也是有着英国常春藤之称的英国名校联盟“罗素大学集团”成员。作为英国最顶尖的老牌名校之一,谢菲尔德大学以其卓越的教学质量与科研水平而享誉全球,并培养出了5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素来是英国最受学生欢迎的世界著名大学。在最具权威性的QS世界大学排名中,2013~2014年度谢菲尔德大学位列全球第71名。10月13日,在北京召开的第十四届国际水泥化学大会上,记者有幸采访了来自这所顶级名校的青年才俊谭智军。

谭智军目前在谢菲尔德大学水泥专业攻读博士后,一见到记者,就露出了年轻水泥人的热情:“采访前,你先给我拍张照吧?一定要给我穿的这件T恤来个大特写。我是专门穿着它来参加这次大会的,这既是对水泥的一个宣传,也显示出我们水泥人对水泥事业的热爱。”记者这才注意到他的这件白色T恤,正面用红、黑两种颜色印着“I Love Cements@ Sheffield(我爱水泥@谢菲尔德)”,其中“love”是一颗鲜艳的红心。将现今如此时尚的元素带入了水泥基础研究这个颇为传统的领域,记者对谭智军这一举动颇为感慨,并从内心发出了由衷的敬佩。

谭智军告诉记者,目前他和他的教授正在从事一个中英合作的关于碱激发水泥的项目,他们想通过这个项目的合作,为中英两国搭建起新的交流平台和沟通桥梁,使中英之间不仅在水泥领域而且在其他方面都有良好的交流,推动中英关系发展,促进中英企业间更为广泛的合作。

谭智军介绍说,这个项目是由中国的科技部、自然基金委和英国一个关于物理工程研究的基金委一起合作的,项目期3年,到现在已经进行了1年,目前双方合作愉快,这个项目与我国的东南大学、河海大学、湖南大学等都有合作,明年还将进行人员互换研究。碱激发水泥是用矿渣、粉煤灰,通过水玻璃等常见碱激发剂激发形成的水泥,在合理情况下,碱激发水泥性能会比普通硅酸盐水泥更加环保。

“碱激发水泥是利用工业废渣、工业矿渣、工业废料等工业副产品,通过碱激发剂激发形成的,不像普通硅酸盐水泥那样要经过煅烧才能形成。碱激发水泥的生产过程,可减少普通硅酸盐水泥生产过程中二氧化碳等废气的排放,既提高了水泥生产的环保性,又符合我国目前要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国情。我国现在有很多炼钢厂会产生很多矿渣,燃煤电厂会产生大量粉煤灰,以前这些工业副产品不能得到很好利用,既浪费了资源又污染了环境,现在我国已经开始重视这一领域,但是英国在这方面的研究和实践应用已经做得非常成熟,像我的教授今年才34岁,可是在这一领域已经颇有建树。”谭智军结合中英两国在碱激发水泥领域的现状向记者介绍更为具体的情况。

同时谭智军也强调,碱激发水泥的推广使用肯定会有一个过程,普通老百姓(603883,股吧)作为业主不一定能很快接受,因为老百姓觉得这个东西都是矿渣,虽然价格比普通硅酸盐水泥便宜,但性能等其他方面肯定不如普通硅酸盐水泥。其实从工业角度和基础设施的建设看,有的工程必须使用碱激发水泥,用普通硅酸盐水泥根本无法完成。比如,亚洲第一高楼、632米高的上海中心,由于上海属于软地基,而且上海中心建筑群的地基特别大,这个地基就是用宝钢生产的副产品矿渣泵送混凝土一次浇筑成型的,若用普通硅酸盐水泥,这个工程就根本完成不了。三峡大坝工程的建设用的也是碱激发水泥,因为工程体积太大,若使用普通硅酸盐水泥,由于普通硅酸盐水泥散热量太大,建筑内部就可能达到有七八十摄氏度甚至100摄氏度,导致建筑容易开裂,而三峡大坝工程实际使用的碱激发水泥里用的是电厂的粉煤灰,它散热量低,速度慢。三峡大坝是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大工程,不可能3天就建成,在浇筑混凝土时,我们可以等,比如28天、56天。用碱激发水泥除了不容易开裂之外,耐久性也好,在解决水的持续冲刷对建筑的损害方面都有独特的优越性。

谭智军说,国际水泥化学大会被称为国际水泥领域的“奥林匹克”,他参加过2011年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国际化学水泥大会。本届大会能在中国北京召开,他感到非常自豪。与往届相比,他觉得本届大会比以往几届都隆重,国际水泥领域很牛的专家基本上都亲临现场。中国申请举办国际水泥化学大会前后用了20年时间,现在终于落地中国,可谓来之不易,既为全球水泥基础研究领域的专家、学者提供了一个交流沟通的平台,也给我国水泥行业提供了一个展示科研成果的好机会。

分类
网络转载

诺贝尔奖、屠呦呦、院士制度、科研工作者的素养

希望在新一轮造神运动、盲目批判前,人们能读一读以下内容。为避免以下内容在墙内随时消失,转载如下。


屠呦呦的落选在当时引起了巨大的讨论,除了一面倒的批评院士制度外,也有一些同行指出了她个人的问题,下面是当时一篇具有代表性的博文,作者金冬雁,大家也可一读。

我本无意凑热闹参与有关屠呦呦教授的讨论。对于中国的院士选举和学术评审,我过去曾作出过强烈的批评。根据现在掌握的文献材料,我认为屠教授对青蒿素的发现有重大贡献,是够格当院士的,屠的落选再次说明中国的院士选举确实荒腔走板。我由于过去同中国学术界的联系对屠当年的落选有一些了解,现在根据自己对陈年旧事的记忆提供一点背景资料供大家评论。

我个人认为,屠当时落选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屠在发现青蒿素过程中的关键性贡献有一定争议,由屠一人将此发现整碗端去确有不妥,而更要命的是屠本人自我介绍也确是言过其实。第二,屠无论在北京或各地同行中特别是当年从事青蒿素研究的同事中声誉不高,得不到有力的支持。第三,屠试图通过行政权力施压受到反弹。

关于第一条,屠的贡献似在提出乙醚提取方案并在当年的保密会议中介绍,但屠的工作据信是在被调出同事提出的乙醇提取方案的基础上进行的,屠对分离活性单体及结构测定也可能确实没有实质贡献。值得注意的是,屠与协作组内其他同事之间也不是师生、指导或从属关系,而是互相比较独立和平等的协作关系。当时没有PI制,屠作为政治指定的协作组长的义务和责任与今天国内外所认知的真正PI或研究组长是有些分别的。屠能不能代表协作组,应该问当时的组员。屠与研究所内其他协作组以及所外参加协作的其他人,更是相互独立的。

尽管如此,我个人认为她对发现青蒿素还是有原创性重大贡献的,但提出乙醇提取的原始思路、独立分离到活性单体及测定结构的同事功劳也不在其下。在当时组织大协作的历史背景下,协作组起到任何个人都起不到的作用。作为个人本应更加积极地肯定其他作出重大贡献者。这方面周维善老师在2008年的访谈中就做得至少要比屠好一些。

关于第二条,我记得当时领导上是做过认真调查的,不但开会,而且私下也广泛听取了中医研究院内内外外方方面面人士的意见,特别是参加协作组对内情有所了解的学者。但听到的几乎无一例外全是负面的评价,有人指其贪天之功为己有,有人指其压制他人,有人指其愚昧和学识不足。当时领导上得出的结论是选屠作为当年协作组的代表难以服众。从屠最近接受美方采访时的态度和措词,我可以理解她之所以被人诟病的部分原因。

第三条,屠找国家领导作出详细明确和措词严厉的批示,指出青蒿素的重大贡献并明言屠应当选,结果起了反作用。历年以来控告屠的信件和材料满天飞,查下来还真有一些事得到证实。根据当时中国院士选举的惯常做法,屠也就注定要落选,并非有什么特定的权威人士一定要拉其下马。想一想在发现HIV过程中真正作出重大贡献的Robert Gallo,也是由于学术界对其人品和行径略有微词就与诺奖无缘(当然我是主张Gallo应获诺奖的),所以屠有此遭遇也就不足为奇了。

科学家活在同行的心目中,没有任何奖项比同行心中的形象更重要。一个科学家如果只说自己如何伟大而别人如何渺小,是很难赢得同行尊重的。现在有些人大造舆论,发动新的造神运动,将屠当成新的偶像来崇拜,是其所是而非其所非,其实并不公正。中外学术界都没有人否定发现青蒿素的价值和意义,但中国学术界对屠的认受程度普遍较低,应该是有其原因的。屠在真正同行中的形象并不会因为得奖或某些人的炒作而完全改变。

由屠的落选可以看到,中国院士选举的一个弊端就是过于注重学术贡献以外的问题,有时达到吹毛求疵的地步。如何将焦点放在学术成就方面,将之作为压倒性的评选标准,应是两院今后的努力方向。人无完人,评院士主要应该评正面的贡献,不应扒粪和揪小辫。评院士的标准不应随心所欲,而要尽量客观。

强调学风是对的,但抓住一点小事不放就过分了。正如我过去所指出,中国院士选举或其他学术评审的荒腔走板,是与中国社会风气和中国科学家的个人素质修养密不可分的。除非院士制度最终被中国科学家所完全抛弃,院士选举仍然是避免不了的。要改进选风不能靠炒作和随便贴标签,只能通过道德劝说,并辅之以适当的选举制度调整。院士选举是民主的,是完全由现有院士的意志所决定的,舍此别无他法。

两院领导应大力说服现有院士多从国家大局出发、从科学出发,充分考虑对从事科研的年轻人的影响,选出真正对国家学术发展有重大贡献的新院士。学术界对袁隆平落选及另一位研究水稻的农学家当选院士都很有意见,但屠作为同一时代的人物可以说是介乎两者之间,究竟哪一面多一些还真不容易分清。

世间很多人和事原本就不是非黑即白的。有关青蒿素发现的具体细节,都带着过去时代深深的烙印,要用历史的观点与角度来解读。就现在公布的文字资料看,屠对发现青蒿素有重大贡献,瑕不掩瑜,还是值得充分肯定的。但屠有其科学局限性有其人格缺陷,对此也应直言不讳。

原文来源: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blog.sciencenet.cn/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216627&do=blog&id=486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