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社会

如此狠心的父母,我看不下去了

在Facebook上看到这么一个虐待孩子的视频(YouTube视频,国内需翻墙。此视频上传到国内Youku,审核结果是:已屏蔽,含有网络低俗内容),已经被浏览100多万人次,我强忍着看完,再也不敢看第二遍。

偶尔在孩子极不听话的时候,轻轻地做做样子我认为是可以的,比如轻轻地拍一下孩子的臀部。但是,使用“刑具”工具的话,就有了性质上的变化,视频中的“妈妈”(我猜测)居然用树枝条抽打自己的孩子,用脚狠踢全身各个部位,何况这个小孩估摸着也就是三四岁的样子,无论如何,都是说不过去的。

如此虐待小孩的行为,即使在国内我估计也是触犯了法律,在国外就更不用说了。父母如此对待小孩,不但不会对小孩有任何好处,反而只会给小孩造成身体和心灵双方面的损害,留下长期的心理阴影。我很难说这样的行为能将小孩教育成一名未来合格的公民。

身为父母,我想有必要将这个视频“分享”给大家,让我们自己去思考,无论是否已为父母。对于拍摄者,一方面,我感谢TA将此次事件记录下来“分享”给网络,减少这种虐童事件;同时我觉得TA也应该当即制止这种虐待儿童行为。每一个孩子都是社会的一分子。

一封真实的邮件:不要让孩子成为“问题青少年”

下面是我的一封真实邮件。之所以公布这封邮件,是希望我们都要重视孩子的成长过程,否则出了“问题青少年”是一非常头大的事。欢迎大家在博文下面留言提供建议或讨论。

尊敬的何老师:

最近可好?

今天给你写信有个事情想请教你。

事情是这样的。我的外甥女今年13岁,这个秋季以小升初以较优异成绩入学县城关中学——城关中学对非城关户口学生实行考试择优录取。

最近听我姐夫(平背乡)讲,她已经是个问题少年。前不久她从家里“偷”了近两千块钱——家里是很一般的农村家庭,到学校后买衣服等开销花光被父母发现,当时我姐夫警告她,要在学校公开她的事情,她苦苦央求她的父亲不要公开,给她最后一次机会。

她父亲于是同意,然后她自己两个礼拜都不好意思回家,并写信给家长表示她很好,在同学家度过周末。信的内容写得很好,让人感觉是个很懂事的女孩。最近的这个周末——即前两天,我姐夫要求她回家,她回到家后,家人依然很生气——不排除骂了她等。从表现来看,父母以为她有所改善,于是周日下午又正常返回到学校。

今天她父母得知,她居然就在过去的这个周日,在家里将她爷爷辛辛苦苦挑砖打零工积攒下的3500元存折和身份证一并“偷”走,然后于昨天周一从县城返回到安平邮政储蓄所取钱(可能只能在开户行取钱),由于代人取钱需要代理人的身份证,她无法取出来钱,于是一出租摩托车的成年男子“好意帮助”她取钱。该男子出示自己身份证从银行里将钱取出来,本来按事先说法给“100”元好处费,该男子却将所有的3500元钱抢走并威胁她,于是钱没有了。

事发,所有细节在家人的打骂中全部招出。让人伤心的不仅仅是钱财的丢失(这个会去派出所报案,估计能抓住犯罪分子),更是这个孩子带给父母的失望,担忧她的未来,甚至担心她将来成年后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听我姐说,外甥女小的时候就有所苗头,比如几岁的时候就翻箱倒柜,搜寻家里的钱——那时候不过是一块几毛的,到后来也总是喜欢钱(钱能买任何你喜欢的东西),一直到小学时候都有所类似的“不良表现”:“偷”家里的钱等,也包括我母亲——她外婆也发现过她在我们家偷过几十块钱什么的,但一直没有偷别人家的钱财。到如今到县城上初中后,事情越演越大,一直到最近这两起非常“严重”的事情。

我姐夫和姐姐为这个事情非常伤心,表示“这样的孩子就当没有生过”,也无法再相信她,表示这样的”劣行“似乎是生性使然——宿命论,连最基本的成为一个正常人都是奢求,更不指望她能成才。她父母现在已强迫她停学,不再让其在城关中学上学,甚至打算将其送到青少年劳教所,或者类似地方去劳教,以期她能改掉这个劣习。

我个人感觉她的问题是:

  • 不讲信用。说话不算话——而且说得很好但做不到,从她又“偷”3500元钱看出来她在刚犯错误后,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
  • 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我妻子去年回国时候短短相处就发现她较有心机,目的心很强,她喜欢哪样的东西就会想办法”搞“到它。
  • 我感觉她也不太会交流。舅舅的电话她都不愿意接听,事实上从小到大就不怎么接别人打过来的电话。

我深知这样的“坏毛病”问题可能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作为一名两岁孩子的父亲,我也深知生儿育女本身就是一件大事——几乎没有哪几件事比这个再重要。生下来已经不容易,养育他们可能更艰难。

我知道整个“发展中的中国”社会中,像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青少年不少。当家里遇到这样的问题少年,我也不知如何处理,只知道这个事情非常重要,不能马虎处理,关乎到小孩一辈子的事情。

作为你的学生,我到国外了还梦到你晚上自习教育我们时的训话情景,还记得你关心我有一回没有去上星期天的自习以为我有思想纠结,这些少年时期的德育可见有多么重要,这比作为高中物理老师的你教会我三大力学定律更为重要。

因此,我第一时间想到你是最合适的能帮助我的人,希望老师能给我一些建议。

感谢!

学生:谭智军

2012年12月18日

Update: 关于问题青少年的分析,在西方也有类似的teenager现象,旅居澳洲悉尼的吕嘉健教授对此有详细的研究报道:问题青少年Teenagers.

我是在乱讲吗?

据朋友透露的消息,某重点高校校长被中纪委调查,涉嫌经济和作风问题,甚至传出有私生子的说法。听说而已,我没有亲见,然而还是不免感到震惊和悲哀。之所以震惊,缘于该校长如此之年轻,并且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同时也是我的同乡。目前网上还没有相关信息,万能的Twitter上也没有,等待进一步的消息报道证实。

高校校长当然算官员。这位校长官至副部级,学术造诣更是早年就已成为院士,然而终遭如此结局。个人猜测,他很可能得罪了某一部分人,或者说,“上面”没有强人想盖住事件。至于经济和作风问题,都不过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能说当事人完全没有经济和作风问题,但谁又敢说自己是完全清白的呢?即使是高校这座看起来很白的“象牙塔”,它也早已充满了铜臭味,俨然一个微型社会,当然也存在官场作风,绝非净土。更何况,他们都是人,能没有缺点?能没有欲望?都没有的那是神,不是人。

如果说只是玩女人而导致身败名裂,我把它称之为男人的宿命。然后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有权有钱资源后,想不作恶都难。不信?看看河南省的交通厅长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倒下,其中第三个上任听说还剁掉手指发誓不会贪。誓言我不太相信,而剁掉手指这种影视作品中才能见到的情形,我想真实的感受是很痛的吧。厅长他更应该清楚,贪或不贪,都不是你说了算。就像配合不配合薄谷女士,都不是张晓军先生说了算。

事实上,周围的人都在作恶,你不作恶就是不合群,这样的结局也是被迫退出游戏,相反,和大家一起作恶的话,就看谁的运气好,谁家的祖坟埋得好,谁就能笑到最后。这是一个社会的悲哀,因为这种制度对某些个人能实现最大利益化——当然是以牺牲另外多数人的利益为前提,可是关键问题在于:对于整个社会而言,利益没有最大化。所以,贪腐严重的国家都不太可能是先进国家,或者说难以永褒先进。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当年念研究生时,宿舍哥们的导师是从某省建设厅副厅长位置下退下来的,直接在我所在学校找了一个教授的职位(当然他原来也是教授,是从教育系统出来从政),我当年还和他聊天,问了他相关的问题,受益很多。最近他调到了南京某高校,在夫子庙旁买了一套房子,听说二百多万房款一手付。我想,我哥们的导师真是一个明白人,知道何时应该全身而退

又想起来一个真实的小故事。家叔由于严重摔伤,在老家县人民医院做了大型手术,由于事后没有请手术大夫们吃饭,被主治医生告知:病人身体里还有一块钢板没有取出来,需要交2000人民币处理。

钱交了,“处理”过程当然没有——事实是没有钢板的,哪个医生敢故意把不需要的钢板落在身体里?那就不是钱的问题了,医生说这话不过是因为没有吃饭而“教育”我那不懂行情的婶婶罢了。其实婶婶怎么不懂行情?问题是手术费高达好几万,哪还有钱请你吃饭?又哪知道缺了几百块钱的饭钱会导致2000元的“勒索”?农民总是被玩弄。

婶婶和我电话抱怨:“我们还是没有关系,没有人。”我跟她说:“这种事情在欧美国家是不存在的,但如果我是县医院的那个医生,我也可能是这么做的。”婶婶笑着说我:“你发乱(方言,乱讲)。”

我是在乱讲吗?

Update:

8月28日,中共中央组织部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在大连理工大学宣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任免决定,申长雨担任大连理工大学校长(副部长级)。教育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杜玉波出席宣布大会并讲话,辽宁省有关领导同志出席会议。

申长雨,男,1963年6月生,1986年12月入党,1980年9月参加工作,大连理工大学计算力学专业博士研究生毕业,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1997年2月至2000年7月任郑州工业大学副校长,2000年7月至2003年2月任郑州大学常务副校长(正厅级),2003年2月起任郑州大学校长、党委副书记。

比利时发生枪击事件造成5死100余伤

最近比利时发生了一起惨无人道的枪击事件。2011年12月13日中午12点30分左右,一名叫诺丁-阿姆拉尼(Nordine Amrani)的男子突然从一栋位于列日市中心圣兰伯特广场的建筑物顶部向街道和公交站投掷多枚手榴弹,随后使用自带的来福枪和手枪向慌乱的人群射击,凶犯最后选择用一颗子弹结束了自己33岁的生命。此次枪击事件造成包括凶手在内共5人死亡,100余人不同程度受伤,目前警方已经排除任何与恐怖袭击有关的猜测。

该凶犯曾经在2008年被判刑入狱4年10个月,罪名是他非法私藏9500个武器部件和10件完整武器,以及种植2800棵大麻,并且还负有性侵犯的嫌疑。目前不得而知他此次的作案动机。关于此次枪击事件的详细情况,可参考网易的专题报道

想起经历541天无政府状态之后前几天才成立的比利时新联邦政府内阁,此次枪击事件就好像送给新的首相艾利奥·迪吕波的“礼物”,真是不能不让人担心。

一直以来,土木坛子都认为欧洲尤其是西北欧这些国家还是社会治安非常良好的,比如在我所在的这个城市:根特市,当地人非常友善,就连开在路上的汽车都非常礼让行人。然而这一年来发生的种种事件,反映出社会也有不安定的因素,比如2011年的英国骚乱挪威恐怖袭击案,德国柏林的焚车案圣诞市场的“赠酒”中毒案,再加上才发生的比利时枪击案,不得不让人对欧洲的社会治安产生一定担忧。

躁动不安的欧洲,国内的乌坎村,俄罗斯的反普京示威,刚果(金)总统大选后的骚乱,感觉整个世界都好像乱了,难道2012真的要来临了?

一直觉得比利时这种国家非常好,小而富,对多元文化也比较包融。回想起前几年也发生过的“男子持刀血洗托儿所”的恶性案件和这次枪击事件,看来经后也得注意安全了,危险随地都可能存在,不因为所在地方而改变。就列日这个城市,其实上个月我们全家还去那里看望孩子的干爹,好在目前所得的消息说没有中国人在此次事件中受到影响,也庆幸孩子干爹目前在瑞士,所以关心土木坛子的朋友不必担心。

身在国外的朋友们,这个圣诞节更应该注意安全。虽然这些事件并不足以说明西欧现在是一个危险地,目前也还没有证据表明恐怖分子要搅乱这个圣诞新年,但这些安全事故不能不让我们提高警惕。具体一点来讲,节日期间人多的地方风险也相对高,希望大家平安度过每一天。

比利时541天无政府状态终于结束

经过541天无政府状态后,比利时于本月7日成立了新的联邦政府内阁,终于结束了此前的无政府状态,缔造了新的国家无政府世界纪录——并且是在和平状态下产生的。

新的首相为来自法语区的社会党主席艾利奥·迪吕波,迪吕波也成为比利时30多年来首位说法语的首相,他出身贫寒,今年60岁,是一名意大利穷苦矿工移民的儿子,也是一位化学博士,并在此前公开了自己同性恋的身份,成为欧洲第二位公开身份的同性恋首相。

无政府,听起来似乎有些害怕,因为一般的无政府总是与动乱和冲突联系在一起。然而比利时将近两年来的无政府状态对一般民众来讲,并没有什么感觉,太阳照常升起,“火车比有政府时还跑得准一些”,对于土木坛子这种不懂当地语言的人士来讲,如果不关注新闻,真的觉察不出这个国家出现了这么大的政治问题。

和实验室的比利时同事聊起这件事的时候,他说“It is a shame”, 然而对于受党国教育这么多年的土木坛子,倒不这么看,一个国家在无最高政府的状态下将近两年,什么大问题也没有出现,这足以说明这个国家的先进与文明之处。对于比利时来讲,他们的先进之处,在于国家的地方政府依然存在,在于普通民众对于社会秩序的高度遵守,在于良好的政治架构。一个社会不遵守规矩的混沌状态是最低效的状态,我们见过了太多的即使是一点风吹草动就举国皆乱的情况——虽然平时歌舞升平的样子一片和谐。

不过长期的无政府状态肯定会有问题。从短期来看,普通民众甚至开玩笑说,少一个政府交的税更少。但是从长远来看,国家的长期政策无法制定,势必会影响到未来的发展。所以大部分民众还是希望联合政府早日形成,也因此才出现了“男人们不刮胡子”、“妇女们不刮腿毛”甚至“国会女议员呼吁参加组建联合政府谈判的政客的配偶‘床上罢工’”等另类抗议活动,都是以一种和平的方式希望政府早日形成。

比利时如此小的国家居然出现这样的政治问题,其深层次原因其实可以归结为两大区(荷语区和法语区)文化语言经济各方面的差异。这些问题的存在,决定了即使是现在的问题得到解决,也难保将来不再出现问题。比利时已经很小,如果一分为二或一分为三,虽然有欧盟这个大背景存在,但分裂的结果并不是大部分民众所希望看到的。如果保持统一,争争吵吵又在所难免,肯定会影响到社会的发展效率。

高福利的欧洲社会模式虽然很好,但已经难以为继,原因在于过好的福利可能有损生产力的发展——一个人不上班在家拿的待遇比上班的差不了多少的情况下,你会选择哪一种呢?所以如果再不采取措施发展生产力增加产出,只怕将来问题会更严重(个人认为欧债危机也根源于此),更何况发展中国家不计成本不计环境代价式的发展,也从另一方面影响到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比利时虽然目前的经济状况还不至于像南欧那般困难,如果社会政治不能稳定,并不是一件利好消息。因此,祝福比利时,希望比利时为人类世界的民主和平发展继续提供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