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社会人文

假作真时假亦真,真作假时真亦假

看到两则有关互联网封锁的新闻,细细比较,耐人寻味。

第一则是美国与叙利亚之间两年前断网的事故真相:

前NSA合同工Edward Snowden声称,2012年11月叙利亚发生的一次断网事故的责任方是NSA而不是阿萨德政府。Snowden说,2013年一位情报官员告诉他NSA黑客当时正试图利用叙利亚一家主要互联网服务供应商的路由器漏洞去监视网络流量,该漏洞允许NSA将网络流量重定向通过它的Turmoil包捕获系统和Xkeyscore数据包处理系统,从而可以访问电子邮件附件内容。然而NSA的黑客将整件事搞砸了,路由器“变成了砖”。

在事故发生之后,黑客努力修复路由器掩盖其痕迹,但毫无效果。幸运的是,叙利亚政府的精力似乎主要集中在恢复网络而不是跟踪破坏源头上。官方媒体称断网是“恐怖分子”所为,而外界则普遍猜测是阿萨德政府为了阻止反叛武装通信。Snowden回忆称,有人开玩笑说,如果被抓住,他们可以将矛头指向以色列。

第二则是关于某国的互联网封锁真相:

Google搜索及其它Google服务自五月底以来一直处于封锁状态,二个多月后看不到任何解除封锁的迹象。中国官方至今对此没有任何解释。谁下达了屏蔽Google的命令?是主管互联网的政府部门工信部?还是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或者是最高机构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

现在,我们或许可以将工信部排除出这个名单。网友发起了向工信部递交信息公开申请的活动,要求工信部公开命令ISP屏蔽Google域名的文件。工信部的回函只有一句话,即它没有网友要求的公文。如果封锁命令是书面形式,那么这一命令应该不是工信部有权下达的。

正如爆料中所涉及的机构们丑恶的行径一样,这些爆料人本身的内容也可能是谎言,所谓:

假作真时假亦真,真作假时真亦假。

无论如何,用谎言应对谎言,终将导致信用破产,皆是徒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