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NGO

和大学同学聊天实录

最近和一位七年没有联系过的大学同学网上聊天。这样的内容记录着我们这些人此时此景的想法,征得当事人同意,特地将聊天内容分享如下。

校友:

谭兄弟,好呀。在看你的博客,毕业了七年,变化真的很大。留个言给你……昨天注意到了你坛子的博客,晚上回家感慨许久呀。

土木坛子:

为什么?

校友:

大家都变化蛮大,走的路子也都千差万别。大学给了我们一个起点,然后各自走了不同的道路。还有,看到你应该是自己架构网站写程序,应该除了PHP还做别的语言吧?很高兴呀。

很重要的一点。思考国内的教育问题,社会问题。热心公益。很值得赞赏。准备捐钱给你公益小项目,支付宝不能用信用卡转账,我的网银只有信用卡。这几天转给你,可能钱不多,表示一下支持。

关于公益方面,我前几年开始关注并参与了这个NGO。立人乡村图书馆:http://www.xctsg.org/ 兄台有兴趣了,也可以了解下。立人还有一个组织,立人大学:http://site.douban.com/204495/

土木坛子:

老同学,我其实变化还真不大,因为我现在还是学生身份。网站是我自己的域名和主机,这样比较自由。我还记得当初你为学院的网站也付出了不少。我这个网站是个人博客,用的是 WordPress 开源程序和香港的付费虚拟主机。建立起来并不难,开销也不大,难的是一直坚持记录。

有空的时候,会想一想这些问题,虽然谈不上解决它们,但起码我思考过,把这些不成熟的想法与有兴趣的朋友分享,发出自己的声音,要是能影响有影响力的人,那再好不过。

公益这件小事情,纯粹起于偶然,网站有点广告费送给别人的公益项目不要,就只好为自己的母校小孩子们买点礼品。没想到大家还挺认可,不少人参与捐赠这个活动。我也感谢你能认可这件小事情。同时,这也是一个小尝试,试试普通人也能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你捐赠要是麻烦的话就算了。钱多少不重要,重要是你有这份心。你现在哪呢?干什么工作?

校友:

因为看出了你是 WordPress 所以就问你应该自学了PHP吧。我现在深圳,转行做IT了,不过还是一直做的建筑行业内的软件。

土木坛子:

PHP 我不懂,也不需要。

校友:

你能一直坚持念书,多好的事情呀。我呢,毕业后就工作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觉得自己的变化其实挺大的。特别是来深圳后,慢慢的读了一些书,思考了一些东西,特别是经常去香港,能看到/听到/读到不少东西。相比较内地而言,开拓了不少视野。

还有就是我老婆一直在外企,也在海外工作了两年多的时间。对外面的世界也算是有些许了解吧。当然了,不能跟你这样的海外名校博士相提并论喽。

现在有了个娃,不到一岁。对了,像我们搞IT技术的,经常翻墙是必须的。

觉得自己读书越多,思考越多,了解越多,越成了书呆子,越觉得难真正融入到深蕴的中国为人处世的那一套方式上。还是更喜欢有条理有板有眼的那种氛围。所以,我也会跟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们探讨这样的问题。比如跟你讲的那个立人图书馆。

内地的教育确实有很大的问题。就如你说的体制内的小学/中学/甚至大学,我认为这样的教育很难教育出来有独立精神的个体。

但可笑的是,我们很多的有独立精神的个体也恰恰是这样的教育环境出来的。接触了多元的文化熏陶后,就更能反思这个体制的毛病和根源,鞭辟入里。但可悲的是,能这样最终反思自身反思体制的人,是很少的。

像体制内的那些坚定的改革派们,不知道你是否了解《炎黄春秋》,是体制内的原来的那批人办的,可以在内地出版的敢言的纸质媒体之一。比如:木子锐、木土导正、鱼包彤等。但这样的个体,很容易被坚固的如铁壁样的体制/文化等,无情的边缘化,并被“抛弃”。

就像这种蚂蚁搬象般的NGO/公益行动,有时候我真的怀疑其效用。但很多时候都会以“日拱一卒、功不唐捐”之类的来安慰自己,或者是把这些事情做为自我价值实现的一种方式来激励自己等等。

唉。该睡觉了。娃刚刚又哭闹了,刚哄睡着了。

土木坛子:

你用QQ和我聊天还说些敏感的词汇,不应该啊,这样的内容很容易引起人工审查。用Gmail通信就不存在信息安全的问题。

校友:

这个应该木有啥问题。可能是你太过于敏感了吧。国安/国宝之类的一般没兴趣关注像我这样的小喽罗。在国内的局域网内部只要不涉及到反D,推翻××主义之类的都不会有啥问题。如果连我这样的都入了人家的法眼,那管教所/监狱之类的地方就爆棚了。

嗯,不过用Gmail沟通也挺好的。PS:我在豆瓣上发帖子时常被河蟹,哈哈。

土木坛子:

我的博客在国内是被墙的。实在要讨论敏感性的东西,还是不要用国内的互联网服务为好。政治问题无大小,少点麻烦吧。

七年前,我实在没有想到当年那个只关注电脑技术的你,居然会有如此多的想法,就这一点,已经把你和许多年轻人区分开来,佩服。

国内也好,国外也好,还是有些明白人的,只是这部分人未必会说出来,知道与说或不说是两回事,何时何地说也是一门学问。当然,大部分人或许觉得没有必要去想,或许现实所迫没有时间去想。要么做快乐的猪,要么做痛苦的人。

举国上下,一种声音,抑制多元化,这当然是不正常的。就像有人质疑上帝一样:既然上帝能创造这个世界,为什么还创造出了这么多坏人?把每一个人都创造成理想的不就行了?

其实上帝当然可以创造出一个每个人都像机器人一样的完美世界,可是那样,人没有了自由意志,再完美的世界也没有意义,上帝冒着有人会变成坏人的风险,赋与人自由意志,他觉得这个风险值得一试。

要改变大环境如何容易?许多人都想改变,但基本上是无能为力的。所以只能从自身做起。反过来讲,我是这样认为的:世界并不完美,我们有理由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我们做的事情,只求对得起自己就可以了,就像我做的那件小公益事情,我们只是在做,甚至送给那些小孩子们的礼物上都不留下我们的姓名,因为让别人知道是张三还是李四在做这件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做了,我们感到心安,这就够了。

知道你现在也成家立业了,这是一件好事。我们都30岁了,已经不再像当年的少年了。祝合家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