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Facebook

你为“免费”的Google, Facebook和腾讯贡献了多少价值?

上一次在分析如果Steemit投放展示广告,按现在35万用户产生的内容访问流量,一年产生的广告收入不过165万美元,相当于平均到每个用户一年的贡献值为5美元左右。

我个人觉得这个贡献值不高,甚至说过,这个表现值可能证明Steemit展示广告根本就不能体现它的创新价值。那么,相比传统的互联网巨头Google和Facebook以及中国的腾讯,它们的单用户广告贡献值是多大呢?

Google能查到的用户数量目前为22亿左右,而Facebook今年宣称月活跃用户数量超过20亿,我们暂且假设Facebook总共用户数目前为20亿。腾讯去年的月活跃用户约为9亿,假设总用户数为9亿。

收入方面,Google和Facebook 2016年的年收入分别为894亿和276亿美元。腾讯全年收入为1519.38亿元。

按这样的用户数和收入值,分别算得Google,Facebook和腾讯三家公司单用户的年贡献值为40.6美元、13.8美元和28.5美元。Google的单用户收入值比较高,大大高于Facebook和腾讯。

不同的计算方法和假设条件,计算出来的结果自然会有所区别,《经济学人》报道Facebook的单用户年贡献值约为4.65美元。但无论如何算,似乎Steemit上如果展示广告都丝毫显示不出它的创新价值,它的单用户广告贡献值在目前完全没有超过传统的互联网巨头Google,Facebook和腾讯。

从另一方面来讲,用户们使用所谓免费服务的同时,比如从搜索引擎巨头Google和社交巨头Facebook以及腾讯(微信、QQ),也同时为这些公司创造收入,就凭用户对其公开的隐私数据就足以让它们投放智能广告。并且,这些公司就怕你不来,越多用户使用,它们的边际成本越低,产生的单用户收入也就越多。

那么,为什么用户就不能分享这些收入和利润呢?哪怕是一点点,我们也没有看到。我想这就是像去中心化Steemit这样的区块链应用出现的时候,至少这是一个很大胆和很有意义的尝试。

未来会告诉我们答案。

Google回归与Facebook出征

Freeland
一访问学者回国前邀请聚餐告别的短信

我从大学开始用互联网就用Google搜索,至今已经有10余年。那时是Google中国版(谷歌),当时还不知中国版和美国版Google有区别,但Google强大的搜索功能一直令我感觉搜索资料很方便。再到后来到国外之后,就一直用美国版的Google,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中,没有Google的网络我简直无法想象。

没想到我出国后的2010年,Google全面撤出中国大陆市场,其中原因几乎众所周知。世易时移,时隔几年之后,有足够证据表明,Google 2016年要回归中国大陆这个市场,给我的感觉是这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

目前得知这次回归应该是Google Play应用市场,虽然是中国专属版本,我认为对于中国用户来说还算是个好消息。而我更关心的Google搜索未必会在短期内回到大陆这块神奇的市场。我虽然每天都能方便地使用Google,但我还是希望Google搜索也能回归大陆,哪怕依然是中国版本Google。

大陆互联网搜索市场在2010年Google全面撤出后,百度现在几乎一家独大,可惜百度在技术层面对网民的贡献没有见长——至少感觉如此,反而在虚假广告方面对用户侵害有加。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百度之类的互联网公司阻碍互联网对人们起到知识流动方面的积极贡献。

国内大多数普通网民不得不使用百度进行搜索,而百度又无法像Google一样提供良好的搜索结果。百度的假药广告可能坑害某部分患者,而其在搜索方面的胡作非为是对全体国内网民作恶,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缺乏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一个本来就有些局域网的互联网,在百度这种搜索引擎下变得更加像一张局域网,各种虚假消息将局域网的阴暗面发挥到极致。

我曾经以为,90后的年轻人们在开放互联网的影响下,会越来越开化,比我们80后更了解外面的世界,比70后、60后就更“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然而现实情况并不是这样,前一阵的“小粉红出征Facebook反台独”一事就充分应证了我的这个悲观结论。其原因,并不是这一群90后年轻人与生俱来的问题,我觉得与封闭在这个局域网里不无关系。

几年前的Google使用一刀切的方式应对互联网审查,甚至在“不作恶”的旗帜下全面撤出了中国大陆市场。几年之后,我们都知道,几乎所有政府都热爱严格的互联网审查,只是有的规格透明一些,有的则肆无忌惮,全然不审查的互联网可能只存在于暗网或者理想中,我想相当一部分人应该能接受规则的透明审查。

在这个大背景下,Google也许会采用更灵活的手段,在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推出不同版本的Google,无论对于网民还是Google公司的利润,都可能更有现实意义。对于网民众多的中国大陆,这种现实意义更为重要。

美国政府和军队经常在全球不少地方推翻各种独裁政府,然后培植、促进形成他们认为的民主政府和领导人,比如在伊拉克、阿富汗、缅甸,目的看起来似乎不错,但他们遇到的麻烦也不少。原因之一,就是他们直接把美国的那一套玩法直接搬到这些国家,即使这些新政府和领导人都能如美国所愿,但这些国家的广大人民肯定无法立马和美国民众一样,新的玩法他们也就无法适应,无法运转。

一个国家的发展,终归要体现在占绝大多数的民众的发展水平上。这让我想到了一个四个字的词:“民智开启”。在这方面,技术未必是万能的,但互联网如果运用得好,能起到很大的积极作用,反之亦然。

Facebook的CEO为什么给女儿看Quantum Physics for Babies?

Facebook的CEO Mark Zuckerberg先生和他太太最近生了位千金,叫Max, 他在自家Facebook上公布了这一消息,再经过新闻媒体报道,这可能是全世界大部分人都知道的事情。

这两天,他又公布一张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其中,他手里还拿着一本书,像是给他未满月的孩子看,为什么这样说?那本书名叫:Quantum Physics for Babies(婴儿量子物理学)。

Quantum-Physics-for-Babies

光说量子物理就让我这土木工程的25年级小学生头大,就更别说婴儿量子物理学了。

好奇心作怪,我还真去Amazon上买了这本书的Kindle版,1.99美元,在iPad上几乎三分钟没有就把书“读”完了(在iPad上可以看彩色),因为它只有26页,准备地说是26张图,每张图上配了一句解释的话,除去前面两张封面和最后一张宣布“你已成为量子物理学家”外,实际上只有23页内容(出于尊重版权,好奇心重的可以到这里点击下载这26张图)。

Quantum-Physics-Babies (26)
现在你是一名量子物理学家啦!

Quantum Physics for Babies一书的作者Chris Ferrie是加拿大滑铁卢大学(University of Waterloo)的物理学博士,他认为对于孩子的物理学教育怎么早都不为过。这23页书的内容只是一些高中物理中的常识性知识,绝非是高深的量子物理学公式、定理等知识。但即使如此,对于一个未满月的婴儿来讲,我很怀疑这样做真的会有效果(但不排除真的有一点用处)。

但是,Mark Zuckerberg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个人认为他也许有他的理由。一方面,与绝大多数刚生孩子的年轻父母一样,他可能真的是爱女心切,所以也拿着这么一本书来“教育”孩子——虽然不一定是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他家孩子用不着和一般孩子在同一跑道起跑。另一方面,我感觉Mark Zuckerberg或许不过是为了拿本书做做样子,好发张照片告诉世界。反正,这样的新闻效果对于Facebook也不是坏事。

所以,不要太当回事,就像我,认真就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