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Edward Snowden

谢谢你,Edward Snowden先生

“对我来说,从个人满足的角度,使命已经完成了。我已经赢了。在记者们可以开始他们的工作那一刻,所有我一直努力试图完成的事情都得到了正名。因为,记住,我不想改变社会。我想给社会一个机会,决定是否要改变。”

Edward Snowden

当得知Edward Snowden先生接收比特币捐赠时,我用我的比特币给他的钱包地址捐了一点,数量不多,只为了表达我对他的敬意。一个工作体面、年轻有为的美国人,放弃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以渺小的个人力量对抗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机器。他的行为让我们知道,有的人生注定是有梦想的,不是为了得到一辆好车子、一幢好房子、一个漂亮姑娘。

当我第一时间知道Edward Snowden逃到香港,并通过媒体揭露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大规模监控网络的丑闻时,我几乎没有错过他揭露出来的消息。如果说去年维基解秘公布美国外交电文时我不以为然,是因为那些事情主要事关各国政府,与平民百姓还有些遥远。但这次Edward Snowden泄露的信息来看,美国政府以反恐为名,实施的大规模互联网监控所触及的范围几乎无所不在,上至各国政要,下至正在读这篇博文的你我,无一幸免。

刚开始说是NSA以美国以外的公民为监控目标,后来又发现,美国人自己的互联网、电话、邮件系统都遭到监控,连Google, Facebook等互联网巨头都参与过NSA的勾当,在不知情的情况下,Google, Yahoo的数据中心也遭到监控,甚至连儿童们发送给圣诞老人的邮件也不放过。最为恐怖的是,据说互联网加密协议HTTPS也有能力被NSA破解,不过是NSA对普通的HTTPS加密不感兴趣罢了——我甚至怀疑NSA有能力进入世界上的每一个银行系统。

基本上,我们在互联网上所有的秘密都不复存在,或者说从来没有过秘密,只是大部分人的网络隐私重要性还够不上NSA的标准。理论上讲,我们连网的计算机上所有文件,无论机密不机密,都是可以被美国获知。各国科学家辛辛苦苦做出来的那些科研成果,NSA如果有兴趣的话,不用一根烟的功夫就偷走了。

我很早以前就慢慢减少使用国内的互联网服务,因为我知道国内的网络服务根本就没有重视用户隐私的意识,或者说有意识也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将这些人们的网络隐私一扫而光。Edward Snowden的泄密内容告诉我们,也许国内的互联网监控相对于美国的监控来看,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我本人并没有什么网络隐私,相比中国的互联网,我以前对欧美在互联网管理上大体上有章法可依也较为认可。但是,我对于像类似NSA这种过于泛滥的信息监控有一种本能的反感。作为一个正常的世界公民,我想许多人不想自己的每一个行动都受到别人的监控——虽然大部分人的所作所为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因为监控意味着我们享受到有限的自由受到了侵犯。

虽然我们看到NSA丑闻暴露后,各国政要做作似地表示出愤怒与谴责,似乎自己的情报机构就很干净清白一样。美国的NSA能做出这种事,各国的情报机构的情况应该大体差不多才是。所以,我们不能对其它国家在保护我们个人隐私有过多的乐观期待。

2008年延续至今的金融危机,让我们这些普通人们知道,这个世界上脆弱的经济被这个星球上的资本家们玩砸了,各国央行于是拼命地超印钞票,让我们手中那有限的钞票可以买到的东西越来越少。Edward Snowden凭他个人的力量让我们得知,大部分人有限的自由受到了政府无孔不入的侵犯——虽然它们打着反恐保护我们的名义。

总体上讲,我认为政府权力越小越好,因为我很不信赖集中权力。我认为,世上很多罪恶来自于攫取或被授予太大权力的人,他们当中有不少正是通过政府做到这一点的。

— 加文·安德烈森 比特币基金会首席科学家

谢谢你,Edward Snowden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