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香港书展

2014年香港书展札记【友人来信】

去年七月,我的大学校友和我分享了他的香港书展问答录,今年他又去了,又一次撰文记录他的书展见闻心得,特来信公布在我的博客上与大家分享。


一年一度的香港书展又到了,今年又如去年,仍去了书展。7月19日周六上午过深圳关,路上还好,但出了地铁就开始排队入场了,感觉今年人数比去年多很多。

除了随便逛逛,听讲座是最重要的环节,再顺道给娃带回去几罐奶粉。

下午听了阎连科的讲座“一個村莊裡的文學與中國”,觉得讲的挺不错,提问环节举手了N次,得以有个提问机会(视频1:17:35处),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如下链接,现场视频(Youtube链接需翻墙)据此给大家分享一下心得吧。

刚开始这哥们讲到,他们村子是宇宙中心,我觉得好像有那么点狂妄吧。但听到后来发现这哥们挺有技巧的,确实能自圆其说。

作为一个农村出生的娃,同为河南农村出生长大的娃,他描述村子的人和事也确实是我所在的村子,除了地点相距百十公里外。生于斯长于斯,没觉得有啥神奇之处,但这种情形在文人小说家的眼里可能就变成了无尽的素材了。特别是再讲给那些国际大都市长的人们。

也让我觉得自己瞬时高大上起来,于是以后我也可以向人吹嘘说:我成长的村庄除了无比普通,更是无比神奇。中国发生的事情,缩小N倍就是发生在我们村子里,我们村子发生的事情,放大N倍就发生在中国。副村长就有三四个女朋友,一个部长有三四十个情人,算个什么事儿。

想到了一些我成长的那个村庄的故事,整个札记吧,想到哪儿就写到那儿吧。

他期间讲到了他村子里的人喜欢看宫廷剧,因为这些故事不可能在村子里发生,所以比较新奇。但我估摸他忘记或者故意没说另一种类型:乡村剧。

曾记得,读小学时,《篱笆女人和狗》系列火得一塌糊涂,不过要加上限定词,那时候娱乐活动简直太少了,几乎可以说是没有(想起了那个村长说,俺村子没电,所以超生的多的笑话)。一到晚上一个生产队几十户人,围坐在仅有的两三户有12、14英寸黑白电视机的院子里,情绪随着故事情节起伏。现在想来这种场景应该一去不复返了吧。因为这些是讲他们自己的事儿,所以也算是情景式观影吧。

但如今娱乐方式选择太多,垃圾剧也越来越多,不过这也是宣传部合力促成的结果,一大堆话题都不让人家拍。或许出版审查解禁后,真实反映村庄故事的电视剧、电影会有一个爆发期吧。

讲到了村庄里面有不少哲学家,能够把那么复杂的哲学、社会科学、宗教、政治思潮糅合到一起,且自得其乐。在我等愚人眼里,真是有何等的智慧,很多人穷其一生也无法达到这种程度。

想起了德国哲学家尼采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讲到的精神的三种变形:如何从婴儿变成骆驼,骆驼如何变成狮子,最后狮子如何回归到婴儿,才算圆满。但我等凡夫俗子谁又能走到“圆满”呢?所以我觉得能保持至始至终的婴儿态,更是一种幸福。

在提问环节,我讲到了这些年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作为一个在中国生活的,还希望能够保留少许底线、少许自尊的读过一点书的人,如何能稍微做一点对得起自己的事情。把自己的孩子教育好,不盼成龙成凤,能不作恶,有底线,乐于助人就很不错了。然后再尽其可能,影响一点身边的人。能做到这样,也算活得其所,不白来世上一遭吧。

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终归是那帮孙子的。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如果教育做不好,单纯求快,即使引入再先进的种子,结出什么样的果子,只有天知道。但如果在上位者能敢于推动变革,积极融入世界潮流,并把教育作为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环节(特别是Critical Thinking,这实在是中国雅思考生作文得分普遍较低的罪魁祸首),那就是中国之福,子孙后代之幸了。

虽说充满了悲观,但作为一个“悲观的乐观主义者”,某种程度上,让我也看到了传统中国在解构中,特别是80、90年代及以后出生的也包括我们这些80后老男孩吧。作为互联网时代的生力军,如果有心,可以接触和学习到的知识实在太丰富了,TED、在线大学、公开课等等。

如果减少些游戏、聊天、约炮等时间和耗费,再加上Critical Thinking能力的培养(如果有),画面太美不敢想。不过呢,看到了太多在地铁等场合拿手机玩游戏、聊微信打磨时间的朋友了。

不过确实能理解,毕竟我也是这样走出来的嘛,咱刚开始聊QQ、泡论坛的时候,不也是为了泡妞麽。想起了那句话:

科技再发达,几千年来,人性几无改变。

我比较孤陋寡闻,之前知道有这样个人,写书的,但不知道写啥的,写啥样?听完讲座觉得这人还蛮有趣的,比较实在。

难得在香港还能听到河南式的普通话,倍感亲切。于是谷歌搜了下,又看了这个讲座“阎连科:Living Without Dignity and Writing with Integrity” 。

阎老兄命运也挺坎坷的,历经文革,高考未果,进部队,写应景文章,如履薄冰,得以留部队,写文章作到大校,后来慢慢脱离自我审查,写文章得罪军队高层(被点名说是大右派),被清除出军队,得以焕发第二春,再写书,大部分就出版不了了,得以成为著名的大陆禁书作者之一。在北京买了个房子吧,还碰上“被强拆”。

又让我想起了那句话:国家不幸诗人幸。但现如今审查如此严格的处境,国家诗人都不幸。

Update:

遗憾:后悔没有提前去,无底线的嫩模没看到。被朋友(是陈坤的粉丝吧,由于个人原因无法来书展)委托,一定要去随后陈坤的讲座,买书,要签名。

人真多,特别是年轻的小姑娘们,还来了个粉丝团。听众的人数和热情程度高下立辨,但演讲者的水平和深度也高下立辨。想起了大学时候同宿舍哥们评价我的比较中肯的结论:在土木学院,你是计算机最好的;在计算机学院,你是土木最好的。

熬完讲座,排长队要签名,闪人,给娃买奶粉,顺带买些日用品,闪人!

提示:如果以上视频打不开,请使用VPN科学上网:

好用的VPN

友人香港书展问答录

上次分享了我和朋友讨论《返璞归真》的邮件来往。他后来在邮件中又和我分享了他的香港书展之行,征得同意,特将内容分享在此。


看到你的回复(注:我们之间通过邮件交流),又想到了一些事情。

7月20号去了香港书展,三楼有一个大展区几乎全都是各个宗教各个教派的展区,天主教/各个新教/道教/佛教/伊斯兰教等。

我平时也喜欢和宗教界的朋友聊天,看了好几个展位,跟一个传福音的基督新教徒聊的时间久些,差不多半个小时。回忆起来一些有意思的片段分享给兄台。以下只是根据本人回忆整理,可能有漏缺,但大意应该不会丢失。

问:你入教了吗?

答:暂时没有,但我读过一遍,也完整听过一遍圣经。

问:那请问你读的是哪个版本的?

答:应该是和合本的。

问:不同的版本之间是有差别的,我们使用的这个版本更忠于基督的原义……

答:请问你们是属于新教吗?应该不是天主教吧。

问:是的,我们是属于新教的教派,不是天主教。你知道天主教在16世纪,宗教改革之前的时候,一直宣称自己才能代表上帝赦免凡人的罪,发行赎罪券,迫害那些内心追随耶稣的真正的基督徒……而新教是16世纪之后慢慢发展而来,主张基督徒们可以从圣经的原文直接找到上帝的教诲……不同版本的圣经是有差别的,就是一些细微的差别,就体现在是否能体现基督的原义。

比如这里(拿出了手机,打开经文念到)《约翰福音》第3章第16节

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入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远的生命。

For God so loved the world that He gave His only begotten Son, that every one who believes into Him would not perish, but would have eternal life.(以上的经文是我从WIKI上面找到的,当时他只念给我了中文的,他给我看的这片经文应该是圣经恢复本的)。

(然后,又打开了和合本的经文念了一遍,和合本的经文比恢复本少了一个“入”字)。你注意这里,少了一个“入”字,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基督教导我们语言行动上信他的不一定是真正的基督徒,而真正的基督徒应该是在内心真正的信入……基督说,我们每个人生下来内心里面都是一个基督徒,当然这个基督徒的意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信仰基督的那层意思,只是因为各种原因偏离了作为基督徒的轨道,所以我们要重新回归基督徒的灵性,要“信入”基督……

问:你的这个意思我大概了解,但觉得有点不是很确切的地方,我举一个例子给你吧。公元一世纪的四大圣哲,苏格拉底、孔子、耶稣、释加牟尼,再加上后来的莫罕默德,实际上他们都是圣人,可以说境界都比我们一般的凡人要高很多,他们可以说都是参悟的宇宙终极真理后,向世人宣讲的。

如果将他们看到的那个终极真理比喻做一个貌美无比的大树的话,他们的语言可以不同,修辞可以不同,但内行人一看就知道他们在讲完全相同的东西。所以每个宗教和其中的各个教派的内在本质(也可以叫做你刚刚讲的称之为“基督徒”的灵性)应该是完全一样的,因为他们都是在谈论同一个完全相同的人的本性/宇宙的本性。

但现在宗教有这么多的纷争,彼此间有太多的毁谤,甚至还有以此为旗号的很多战争,如当年旷世持久的十字军东征等,好像只有我的才是最好的,才是最高的,别人的根本不算数。这应该是我们这些见解不深的凡人和一些狂热的宗教崇拜者,所玩弄出来的一些不该有的偏见。

答:我基本同意你的说法。我们确实需要激发出来我们内在的那个基督徒,我们从圣经的经文里面去寻找是最快到达的方法……

问:再给你举个例子吧。(我伸出了一个手指),比如说你顺着我的这个手指,可以看到月亮,月亮是我们的目的,手指是要到达月亮的一种途径。很多人专注于谈论手指,而忽略了真正应该关心的月亮。我记得冯友兰先生把人生境界分为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人境界,可以说我们大部分人都是在前三个境界打转,很少能或者说几乎没有人能达到与圣哲们接近的那种天人境界。导致了我们一直在他谈论“手指”,而较少的触及到“月亮”。

还有一点,其实咱俩说了这么多,很可能与我们内在的那个属于基督徒的“灵”越来越偏离,你应该听过《道德经》里面那句很经典的话吧,“道可道,非常道”,“道”如果可以用语言说清楚,那就不能称之为“道”了。很多时候用语言表达“道”是很匮乏的……

我俩大概核心的就说了这些,当然了,关于内地的三自教和家庭教会等话题也相互交换了意见,但鉴于比较敏感,就不过多讲了。觉得应该表达的我的宗教观。

这个观点应该和我之前跟你提的是相通的:

我本人虽说没有皈依哪一个宗教,但一直对各门各派的宗教持有一种尊重和谦卑的态度。

期间有插曲,那个传福音的朋友很怕我打比喻,每当这个时候就会跟我说,咱们还是看经上的原文怎么说吧。


再讲一下这本《返璞归真》,它有意回避了各基督教派内部的纷争,他讲到出版之前把稿子交给我四个(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教会的主教过目,书的正文也提到了尽量避免提那些不同教派的分歧之处等等。但其坚守基督教的本旨,与其他宗教之间仍筑起了一道明显的藩篱。

昨天晚上读到了第三章 7 宽恕的那一节(下班回去家里就有一堆琐事要做,还要照顾七个多月娃的吃喝拉撒,只有忙完后才有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读一下书,并且不是每天都有,确实读得很慢了),给我了一个之前完全没有注意到的视角,很感激作者。

P.S. 附上几张手机拍的照片。前两张是各个宗教各个教派的展区,第三张是特意听的陈冠中老师的讲座,第四张是在香港会展中心内拍的维多利亚港。

chenguanzhong

hkbookshow

victoria

bookshow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