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食品安全

早春采摘英国野韭菜

去年就看到有朋友在英国找到野生韭菜,并表示非常好吃。周末带着孩子们去附近公园(谢菲尔德最大的公园Graves Park)玩,我顺便去公园的树林子里看了一下,在这早春之季,居然真找到了好多野生韭菜。之前不知道,现在才发现那公园里漫山遍野的野韭菜,一时间感觉好像拥有了一块野生菜地一样。

为了防止食物中毒,我拍照给朋友确认、查网络资料、对比相似的有毒野菜——比如误食相似却剧毒的秋水仙,再三确认是野生韭菜之后,于是采了一些回来吃了一顿。这野生韭菜和通常买的韭菜有些不一样,英文名叫Allium ursinum, 又叫Bear’s garlic, 叶子比较宽,乍一看根本不会觉得它是韭菜,不过闻起来的味道确实是韭菜。做出来的菜吃起来也是韭菜味,不过比买的韭菜要柔和清香一些。

早前在国内时,听家里种韭菜卖的同学讲,种韭菜需要在其根部喷洒大量的农药,才能有所收成。这英国的野生韭菜,长在这干净的环境里,一下子感觉这野菜真是天赐美物,自然的馈赠,自然对它喜爱有加,更何况全程自己亲自动手采摘、清洗、烹饪,其乐无穷。

路边的野花莫要采,但路边的野菜倒是可以摘——前提是确保不是毒草。

英国野生韭菜
漫山遍野的野韭菜

英国野生韭菜

英国野生韭菜

英国野生韭菜
初看根本不觉得这是野韭菜

英国野生韭菜
一大片绿油油的“菜地”

英国野生韭菜

英国野生韭菜
等待下锅的野韭菜

英国野生韭菜

英国野生韭菜
春江水暖鸭先知

英国野生韭菜
孩子们可以在Graves公园玩滑索

英国野生韭菜
闺女带上哥哥的墨镜后一脸新鲜

英国野生韭菜
玩沙子

英国野生韭菜
在公园里喝点啤酒看会书

英国野生韭菜
还有一个收费的充气娱乐设施

英国野生韭菜
兴奋的小骑行者

年度最感人新闻:假奶粉不存安全风险

奶粉

网易有一则新闻,好事的编辑给的原标题是:“食药监总局:查获的1.7万罐假奶粉不存安全风险”。

我想起了那个段子:

两会上,记者低调地对大会主持人提问:“现在市场的粮食与蔬菜农药残留物已经严重超标!茶叶也到了不能喝的地步,请问我们老百姓还有放心安全的食品吗?”大会发言人没好气地回答:“提问也不动动脑子!你以为农药就是真的吗?”

现在这个是现实版,你以为假奶粉就是真的假奶粉吗?它是假的假奶粉。现在,食药监总局说了——如果这些专家们还有可信度的话,这些冒牌货婴儿奶粉全部符合国家标准。

这是真的业界良心,年度最感人新闻,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真正践行者,我建议这些造假者上央视感动中国节目(这个节目还有吗?)。并且,强烈建议让QQ群里人群发:不能判这些造假者重刑,支持的转发,不转不是中国人。

我很早就安慰朋友们,其实现在国内国外的假奶粉安全风险不大,过去的大头娃娃、三聚氰胺式假奶粉一般是不敢了,闹出人命谁也负不起责任。

正经地说,正规的奶粉厂商都有不合格,我还是难以相信这些冒牌货完全符合国标?不是说我国奶粉标准世界最严吗?这两头至少自相矛盾。

当然,不排除某国仿造能力并不低,像这些冒牌奶粉,很可能就是用普通奶粉套上知名品牌,只要不吃出质量安全问题,到头来谁也发现不了。

这实在是一个真假难辨的年代,就让我评价这则新闻为本年度最感人新闻吧。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随着媒体报道失效疫苗的事情,国内的朋友又开始咆哮了。

在欧洲有些国家,比如比利时,婴儿一段配方奶粉规定只能在药店出售,因为药店代表最高的食品安全等级。我国未必能做到这一步,也未必必须做到这一步。现在看来,即使做到这一步也枉然,假疫苗事件就反映出我们的药品监管系统,也有很大的漏洞。

有孩子的家长也不必恐慌,先要搞清到底是哪些疫苗有问题?然后再看自己的孩子有没有中招,再采取相应的方案。另外,出事概率也不是100%——我这话有些不近人情,就算合格的疫苗也不能保证100%没有问题。问题是,如果是人为因素导致的假疫苗问题,就不能原谅。

那些喝欧美进口奶粉打进口疫苗的朋友也不要庆幸,能用上进口货的毕竟是少数人,问题还需要全面解决。不全面解决系统的问题,躲得过假疫苗假奶粉,也不一定躲得过其它防不胜防的假冒产品,就更别说共同呼吸的那些空气。

虽然现在大家义愤填膺地咆哮假疫苗事件,但我很消极地感觉,可能和2008年的三鹿假奶粉事件一样,然而并没有什么X用。可是,总有些事情,你不关心它,它还是会关心你。万一关心一下有用了呢?我目前用不上这些假奶粉假疫苗,难道我就做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