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音乐

也喝咖啡

just-a-cup-of-coffee

原来在比利时根特大学时,学校给每个人发一咖啡杯,一个小小的白色瓷杯,底下还有一个衬底瓷盘,很是好看。这咖啡杯并非随便发放,杯身除了大学Logo外还写着“No more coffee cup reading”,学校希望我们喝咖啡时想一想学校未来的可持续发展,为之出谋画策。

后来我举家搬到英国时,我没有将这并不太容易携带的咖啡杯扔掉,而是完好无损地将它带到了英国。然而我很少用它喝咖啡。通常我喝茶,中国茶。

我不愿意喝西式茶,比如:英国茶,一个不知是什么茶叶品质碾成粉末的茶包,放到开水里,不出几秒种的功夫,一杯茶就成了,颜色很浓,味道很苦,通常需要添加白糖。我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喝法。我每次见这英国茶,就叹息:大英帝国不但没有什么入得眼的美食,连茶水我都无法接受。

可是最近我几乎没有茶叶了。过去回国时带过来的茶叶基本喝完了。英国这边亚洲超市可以买到中国茶,可惜茶叶品质很差,大概漂洋过海后,像绿茶早已氧化品质大打折扣,又或者根本就是糊弄国外客户,除了农药残留量等指标,根本不讲究茶叶品质。总之,我买过一回后再也提不起兴致。

生活总要继续。没有如意的茶叶,需要喝点什么的时候,总还要解决。我看着我的咖啡杯:为何不喝咖啡?我其实偶尔也喝速溶咖啡,价格虽贵,倒能接受。只是除了苦的味道以外,我没有感觉到咖啡有多么好喝。

事情的变化起于一同事买了个泡原磨咖啡的壶。一打开那咖啡包装,闻惯速溶咖啡的我突然被这原磨咖啡的浓郁香味迷住了。这种自然的带着一点苦味的香味我从来没有闻过,然而我实在太喜欢了。

自然,接下来就喝起了这原磨咖啡。和泡茶一样,烧水,加咖啡粉,稍等片刻,过滤,将泡好的咖啡倒入咖啡杯,慢慢享用……

原磨咖啡不只香味更原始更浓郁,连味道也不似速溶咖啡那般苦,对身体肠胃的刺激性也不那么大。尤其是泡咖啡这一简单又必备的程序,每每泡时,就像茶道一样,仪式感本身就是一种享受与放松。

我喝茶多年,从来不掩饰自己对茶的喜好。然而,我没有想到自己终有一天,喜欢上了另一种与茶类似苦味的饮品:咖啡。这固然起因于生活中的无奈不得不妥协的结果,但这也源于我一贯以来的顺其自然。世界丰富多彩,试图去发现,去接受。

末尾,分享一首歌曲:蔡琴的《渡口》(YouTube)。10年前,如果买MP3播放器,经常会用这首歌曲试音。蔡琴的音色我很喜欢,饱满中带着磁性,高贵中不缺乏亲切,整体上落落大方,很是独特。我的年龄与蔡琴相隔一代,这并不妨碍我对她音乐的喜爱。

要创造美的东西

A FarBox

最近,我再次把土木坛子上的博文导出来,批量转换成MarkDown纯文本后,放到了FarBox上,并用上了FarBox的官方主题。

tumutanzi-farbox

看着FarBox上土木坛子写下的文字,我发出一个感慨:如果有更好的呈现形式,文字是否也更美?虽然我不会以Farbox为主要平台,但我毫不吝啬对FarBox的赞美:简约却不简单。这比简书的那句“找回文字的力量”更有力量。

B 邮件

FarBox的创始人是Hepo,这个人也很有意思。从他写的FarBox官方博客中,我能感觉他对于FarBox的独特构思,从界面到底层设计。

我更直接的感受,是我每次给写邮件沟通时,他给我回复的类似邮件:

email-farbox-founder

语言轻松简练,格式工整简洁。我觉得这也是一种美。FarBox的优雅直接来自于这颗对美有追求的心。

C 音乐

我的手机里不知为何有一首Beyoncé的歌曲。有一天,我觉得有首歌特别好听。特意看了一眼,原来就是Beyoncé的这首“halo”。去YouTube上看了官方MV,音色、旋律配上这画面,直唱到我的心里,让我看了又看,听了又听。

Beyoncé-halo
Beyoncé – Halo (国内网友请自备梯子

在我们有限的生命中,要创造美的东西,取悦这个世界,也取悦自己。

怀念Beyond乐队

虽然有许多人怀念Beyond乐队,但我还是想表达一下自己对Beyond乐队的怀念。

当年我上初中的时候,常听到小县城里卡拉OK厅里有人歇斯底里地用不伦不类的粤语嘶喊着:“真的爱你”。我以为这是一首向情人表白的歌曲,但无论怎样,感觉这首歌曲的确不错。后来我才发现,“真的爱你”这首歌曲是为了表达对母親的爱,歌颂母爱的伟大!当初我的理解是多么的肤浅!

听过Beyond的大多数作品后,得出的结论是Beyond的作品绝非一般流行乐坛中的爱来爱去。“光辉岁月”其实是献给非洲人权领袖曼德拉!“海阔天空”中“多少次迎著冷眼与嘲笑,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理想”,多么好的意境和气势啊!

事实证明具有内容和意境的作品必然会经受住时间的考验。乐队的主唱黄家驹去世20多年了,众多作品依然不减当年魅力,至少并非铁杆粉丝的我就经常欣赏他们的音乐所带来的快乐,其感觉与一般的口水歌自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