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音乐

一首令我驻足聆听的曲子带给我的美妙瞬间[英伦文化札记]

周五的早晨,相比周一,这象征周末即将开始。我望了望天空,天气晴好,天空中几乎没有云朵,蓝得像假的似的。穿过城市市中心的集贸市场,行人开始多起来,但又不至于像中午和下午那般喧闹。

sheffiled.jpg
Sheffield street, October 2017.

正要离开集贸市场之际,我听到街头艺术家从市场中街道上弹奏吉他。那曲子不由自主地钻进我的耳朵,仔细多听了几秒,感觉很好听,缓慢悠扬,完全不同于通常重金属般的西方街头音乐,我虽然从来没有听过这首曲子,虽然是一个音乐痴——白痴的痴,但却明显感觉到一种让人宁静和愉悦的东西流经心田,吾心安处。我不自主地停下脚步,配合此时此景,细细享受这一刻的美妙,这种感觉可遇不可求。

我心想,我应该把这首曲子录下来。打开手机准备录的时候,曲终。我有所遗憾。回头一看,在不远处的街头的一面墙下,一位披着长长白发的老者在弹奏吉他,我心想,这位老太太够厉害的,能停住我的脚步。我心想,何不上去问问她是什么曲子?同时告诉她我很享受这首曲子?走近一看,吉他演奏者是位男士。旁边还有另一位年级较大的女士站在旁边欣赏他的演奏。

我问他曲子的名字,他和那位旁听的女士同时告诉我:《Sound of Silence》。 我称赞他的演奏,表示我很喜欢他演奏的这首曲子,准备录的时候,已经完毕了。他很平和地告诉我,谢谢你喜欢,你若想录制的话,我再给你演奏一遍。我欣喜若狂,于是打开手机,一边聆听一边录制下来。

录制的《Sound of Silence》,附带花絮。

一曲终了,看到他也卖他自己专业录制的CD,我便毫不犹豫地买下他的一张专辑。既算对他的支持与感谢,也可以好好欣赏这首曲子和他演奏的其它曲子。

回头我搜索了这首《Sound of Silence》曲子的来历,才发现背后大有故事:

《The Sound of Silence》(参考译名:《寂静之声》)是美国二重唱组合西蒙和加芬克尔的一首歌曲,由保罗·西蒙创作,收录于他们1964年的首张录音室专辑《Wednesday Morning, A.M》中。这张专辑遭遇了商业失利,导致了二重唱的散伙。西蒙去了英格兰,而加芬克尔则入读了哥伦比亚大学。

1965年春,这首歌开始在电台上播放。增长的播放量使制作人汤姆·威尔森决定将此歌重新混音,加入电声乐器声部。新版歌曲以单曲形式于1965年9月发行,随后迅速地进入了排行榜。同年12月,该曲在美国公告牌百强单曲榜上登顶第一。它也在其他数个国家打入了榜单前十位,包括英国、澳大利亚、西德、爱尔兰和日本等。西蒙和加芬克尔因此重组,急忙录制第二张录音室专辑,并利用这首歌的成功将其命名为《Sounds of Silence》。

《The Sound of Silence》在多部电影中出现,包括1967年的《毕业生》和2009年的《守望者》。2004年,《滚石》杂志在“史上最伟大的500首歌曲”榜单上将它列为第156位。2013年,它因“文化、历史和审美方面的显著成就”,被美国国会图书馆列入国家录音登记部的保护名单。

半个世纪前的音乐,不因时空变化而减少它的魅力,我因它的魅力而驻足。但即使如此,当年的这张专辑也遭遇到了商业上的失利,好在是金子迟早会发光。

我也有兴趣地根据CD上的名字,搜索了一下这位吉他演奏家的一些资料,并给写了一封简短的邮件感谢他。从他的个人网站上看到了他的简介:

Adrian Kerr
Guitar musician Adrian Kerr. Image credit: Adrian Kerr.

Adrian Kerr, a former English teacher now a full-time musician who has recently moved to the area, tells the Melton Times what life is like out on the road performing with his guitar.

‘Busking can be hard. Perhaps the hardest thing is to place your chair down and start playing. It’s like you’re saying to the world – “I’m a beggar,” I’m a failure,” and for that split second the chair goes down you really do feel the shame of it and that never seems to get any easier. Playing all the year round is also hard. When the temperature drops to single figures and that wind cuts through you and your fingers grow numb. That is hard. Driving a hundred miles only to find the weatherman got it wrong. That’s hard. But playing a beautiful street in Cambridge on a warm summer’s day, showing off with your own arrangement of Mrs Robinson and people throwing money at you. That is nice.’

我才了解到一位街头艺术家的辛酸和快乐,在街头演奏有一种乞丐和失败者的错觉,有一种与英国秋冬冷洌寒风冻得手指发麻作斗争的气概。然而,他一直坚持他的吉他街头演奏。我个人感觉他未必能收获到多少收入,然而我能感觉到他很享受这种乐趣。这是一个有趣和有故事的灵魂。

我必须诚实地说明一个事情,我后来再次听CD上的《Sound of Silence》和我录制的版本,感觉还是为我录制的版本而心动。感谢Adrian Kerr带给我这美妙的瞬间,让我在未来能时常怀念。英国的街头闹市也因他们这些艺术家的存在,在嘈杂的声音中开出一朵朵花来,让艺术走进大众的心里。


https://steemit.com 首发。感谢阅读,欢迎Follow, Upvote, Reply, Resteem (repost) @tumutanzi 激励我创作更多更好的内容。

勿妄自菲薄,勿盲目自大

chinese-state-circus-uk

坐在Uber出租车里,我听着车里的歌声,感觉这声音好熟悉,与国内曾经听过的某位歌手好类似,但就是说不出具体是哪位歌手。大脑正在努力搜索回忆,我也就没有注意听这歌曲是什么语言。忽然抬头看到车载播放器LED显示屏:JJ Lin。林俊杰!想起来了,就是他,这个英国司机在听林俊杰的歌!

我惊奇地问这位40多岁的司机:“你喜欢听这位台湾歌手的歌?”

他笑着回答:“很喜欢,他的声音很好听。”

在英国看到一出租车司机听林俊杰的歌,这出乎我的意料。原来他曾去过台湾,偶然听到林俊杰的歌,很喜欢,于是就下载了好多。不只是林俊杰,他还喜欢听Jay Chou(周杰伦)的歌。他还跟我说,在台湾见到台湾人很讲礼貌,印象十分深刻,并从中学了好多东西。

午餐时候,同事们聊到智能手机,说起自己的手机牌子,一西班牙女同事说她的手机是Xiaomi。

我惊奇:“真的假的?”

她掏出来给我看,真的是小米手机,她说花了100多欧元从西班牙买的。

我于是问她:“用着怎么样?”

她很肯定地告诉我:“很好用!如果以后再买手机,还一定买Xiaomi手机。”

我笑着对她说:”You make me proud of it.”

其实,相比小米,华为手机在欧洲更加流行,至少在柜台经常见到华为品牌的手机产品。甚至,有人还问中国同事Huawei怎么念(发音)?估计,这些产品以其超高的性价比,征服了这些欧洲的消费者。

昨晚,谢菲尔德市政厅演出厅上演了一场中国杂技。为了让孩子体验中国文化,我带着儿子去观看。一去才发现,成人票居然要25英镑,儿童票也要10英镑,我不太乐意地买了两张票进去观看。

没想到的是,整个演出从一开始到结束,满打满算2个小时15分钟,异常精彩。表演很出彩,音乐很棒,舞台效果也很美,儿子也目不转睛地观看,丝毫没有倦意,并且不停地兴奋鼓掌,绝对对得住这个票价。

更难能可贵的是,节目间或与观众互动,刺激紧张、扣人心弦、幽默生动。所有杂技节目都是这些中国小伙子和姑娘们的“真功夫”,没有半点水分。让我儿子和现场的观众大开眼界,从观众们几乎不间断的掌声就能感觉到这场演出很令人称赞,很受这些英国人喜欢。正如宣传海报中媒体所说:

“The most honest, awe-inspiring and exhilarating circus it has ever been my privilege to see” –Evening Standard.

从流行音乐到手机产品,再到文化节目,无论是软的文化还是硬的产品,只要足够出色,有“真功夫”,总会有人喜欢欣赏,超载国界,无论肤色,正如我以前介绍过的:So Good They Can’t Ignore You. 但也不要忘了:无论是妄自菲薄还是盲目自大,皆不可取。

也喝咖啡

just-a-cup-of-coffee

原来在比利时根特大学时,学校给每个人发一咖啡杯,一个小小的白色瓷杯,底下还有一个衬底瓷盘,很是好看。这咖啡杯并非随便发放,杯身除了大学Logo外还写着“No more coffee cup reading”,学校希望我们喝咖啡时想一想学校未来的可持续发展,为之出谋画策。

后来我举家搬到英国时,我没有将这并不太容易携带的咖啡杯扔掉,而是完好无损地将它带到了英国。然而我很少用它喝咖啡。通常我喝茶,中国茶。

我不愿意喝西式茶,比如:英国茶,一个不知是什么茶叶品质碾成粉末的茶包,放到开水里,不出几秒种的功夫,一杯茶就成了,颜色很浓,味道很苦,通常需要添加白糖。我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喝法。我每次见这英国茶,就叹息:大英帝国不但没有什么入得眼的美食,连茶水我都无法接受。

可是最近我几乎没有茶叶了。过去回国时带过来的茶叶基本喝完了。英国这边亚洲超市可以买到中国茶,可惜茶叶品质很差,大概漂洋过海后,像绿茶早已氧化品质大打折扣,又或者根本就是糊弄国外客户,除了农药残留量等指标,根本不讲究茶叶品质。总之,我买过一回后再也提不起兴致。

生活总要继续。没有如意的茶叶,需要喝点什么的时候,总还要解决。我看着我的咖啡杯:为何不喝咖啡?我其实偶尔也喝速溶咖啡,价格虽贵,倒能接受。只是除了苦的味道以外,我没有感觉到咖啡有多么好喝。

事情的变化起于一同事买了个泡原磨咖啡的壶。一打开那咖啡包装,闻惯速溶咖啡的我突然被这原磨咖啡的浓郁香味迷住了。这种自然的带着一点苦味的香味我从来没有闻过,然而我实在太喜欢了。

自然,接下来就喝起了这原磨咖啡。和泡茶一样,烧水,加咖啡粉,稍等片刻,过滤,将泡好的咖啡倒入咖啡杯,慢慢享用……

原磨咖啡不只香味更原始更浓郁,连味道也不似速溶咖啡那般苦,对身体肠胃的刺激性也不那么大。尤其是泡咖啡这一简单又必备的程序,每每泡时,就像茶道一样,仪式感本身就是一种享受与放松。

我喝茶多年,从来不掩饰自己对茶的喜好。然而,我没有想到自己终有一天,喜欢上了另一种与茶类似苦味的饮品:咖啡。这固然起因于生活中的无奈不得不妥协的结果,但这也源于我一贯以来的顺其自然。世界丰富多彩,试图去发现,去接受。

末尾,分享一首歌曲:蔡琴的《渡口》(YouTube)。10年前,如果买MP3播放器,经常会用这首歌曲试音。蔡琴的音色我很喜欢,饱满中带着磁性,高贵中不缺乏亲切,整体上落落大方,很是独特。我的年龄与蔡琴相隔一代,这并不妨碍我对她音乐的喜爱。

要创造美的东西

A FarBox

最近,我再次把土木坛子上的博文导出来,批量转换成MarkDown纯文本后,放到了FarBox上,并用上了FarBox的官方主题。

tumutanzi-farbox

看着FarBox上土木坛子写下的文字,我发出一个感慨:如果有更好的呈现形式,文字是否也更美?虽然我不会以Farbox为主要平台,但我毫不吝啬对FarBox的赞美:简约却不简单。这比简书的那句“找回文字的力量”更有力量。

B 邮件

FarBox的创始人是Hepo,这个人也很有意思。从他写的FarBox官方博客中,我能感觉他对于FarBox的独特构思,从界面到底层设计。

我更直接的感受,是我每次给写邮件沟通时,他给我回复的类似邮件:

email-farbox-founder

语言轻松简练,格式工整简洁。我觉得这也是一种美。FarBox的优雅直接来自于这颗对美有追求的心。

C 音乐

我的手机里不知为何有一首Beyoncé的歌曲。有一天,我觉得有首歌特别好听。特意看了一眼,原来就是Beyoncé的这首“halo”。去YouTube上看了官方MV,音色、旋律配上这画面,直唱到我的心里,让我看了又看,听了又听。

Beyoncé-halo
Beyoncé – Halo (国内网友请自备梯子

在我们有限的生命中,要创造美的东西,取悦这个世界,也取悦自己。

怀念Beyond乐队

虽然有许多人怀念Beyond乐队,但我还是想表达一下自己对Beyond乐队的怀念。

当年我上初中的时候,常听到小县城里卡拉OK厅里有人歇斯底里地用不伦不类的粤语嘶喊着:“真的爱你”。我以为这是一首向情人表白的歌曲,但无论怎样,感觉这首歌曲的确不错。后来我才发现,“真的爱你”这首歌曲是为了表达对母親的爱,歌颂母爱的伟大!当初我的理解是多么的肤浅!

听过Beyond的大多数作品后,得出的结论是Beyond的作品绝非一般流行乐坛中的爱来爱去。“光辉岁月”其实是献给非洲人权领袖曼德拉!“海阔天空”中“多少次迎著冷眼与嘲笑,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理想”,多么好的意境和气势啊!

事实证明具有内容和意境的作品必然会经受住时间的考验。乐队的主唱黄家驹去世20多年了,众多作品依然不减当年魅力,至少并非铁杆粉丝的我就经常欣赏他们的音乐所带来的快乐,其感觉与一般的口水歌自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