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其它分类

华人首富赵长鹏应更低调些

最近一则新闻报道,加拿大籍华人赵长鹏先生荣登世界最富有人士之列,按目前创办的币安公司的估值,他所占的90%股份让他拥有的财富高达960亿美元,过了亚洲首富穆克什·安巴尼,以及包括扎克伯格和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在内的科技巨头。

上述计算的财富暂不包括他私人本身所拥有的Bitcoin、BNB币等加密货币,如果加起来,很有可能他的财富能居世界首富,从财富的角度来讲,他堪称华人之光。

我大概在2013年左右就知道赵长鹏这个名字,彼时他还是Blockchain.com公司的一名技术员工,短短八年时间,再看到他的新闻,他已经成了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士之一。短短几年,从名不见经传到问鼎世界首富,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我常说,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局限性,每一代人也其自身的机遇。从赵长鹏这个事例来讲,我认为互联网就是这一代人最大的机遇。互联网是有史以来最不受时空限制的媒介,在这个媒介上面的信息、资金,无时无刻不在流动。而你想要钓到鱼,就要到鱼多的池子去钓。

我想起我小时候,很羡慕那些看起来赚了大钱的包工头等建筑老板。但我那些年从事房地产工作时,见到这些老板在建筑行业里摸爬滚打,心里真觉得他们不容易,吭哧吭哧辛苦做下来,利润多少不知道,还要看甲方脸色拿钱。遇上现在这种开发商都活不下去的年代,只能烧香祈求自己能拿到工程款。鱼池发生变化了。

然而这还是我最想表达的意思。我更想说的是,如今的赵长鹏应该尽可能保持低调,完全不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明自己有多少财富。中国古老的智慧“闷声发大财”是有道理的。

赵长鹏拥有如此多的财富,根本就不是他这一辈子能花得完的(但可以亏完),财富对他的幸福生活已经起不到增量的作用。相反,媒体的报道会让世人都知道他是首富,而他业务所覆盖的国家和地区政府,一定会想方设法用各种政策去收割他的财富,即使收割不成,也会让他疲于应付。

除了政府之外,各种别有用心的人们,也会利用各种非法的手段找他的麻烦。想像一下那些非法武装如果控制了赵长鹏的人身自由,是不是也就获得了他的天量财富。而他拥有的加密货币资产,又是天然的非主权货币,完全不受政府控制,在黑市上比黄金现钞还要方便流通。

我也认识一些加密行业的大佬,虽然不至于像赵长鹏那么富有,但他们如今都很低调,哪怕技术再高,也不再到台前露脸,甚至根本就刻意不让外界知道他们的存在。我内心很佩服他们的智慧,也正是因为他们这样的优秀品质,我相信他们值得拥有这些财富。厚德才能载物。

相反,那些人前很张扬高调的所谓“大佬”们,未必真的是“大佬”,他们的目的很可能无非是为了吸引眼球流量,让更多的韭菜成为他们的粉丝,收割他们的智商税。真正的大佬们应该也必须保持低调。在有些国家,但凡高调的都没有几个有好下场。

所幸,报道中赵长鹏说他“不在乎财富、金钱、排名”,他也补充说“这样的事情会分散注意力”,他准备在死前捐出几乎所有的财产。也许作为华裔的他,肯定懂得“闷声发大财”的道理,只是他做得还不够,他应该更低调些。

聪慧的朋友,你说呢?

分类
其它分类

《梅艳芳》:哪个看透我梦想是平淡?

梅艳芳

上周去看了电影《梅艳芳》。对于这位英年早逝的香港巨星,我之前并不太了解,纯粹因为听朋友说电影不错,总觉得亲自去看一看才妥当。

电影看完后,再加上网上搜索了她当年的相关新闻,我才对这位当年的香港娱乐圈大姐大——豪放的梅艳芳真正有所了解。

梅艳芳家庭出身并不算好,在香港这个并没有多少文化底蕴的地方,她靠她的天赋和努力,加上一些些运气,从一位素人到新秀,再到拿下各项奖项,直到遇到事业的低谷,再重新投身慈善,直至得了不治之症,因化疗头发掉光,穿着尿不湿也坚持为大家带来舞台上最后的快乐。

正如她自己所说,穿上那身定制的婚纱,真正嫁给了舞台和每一位观众:

“在电影、电视剧里,我曾经无数次的穿过这婚纱,但我想今后再也不会有机会披上它了,所以我今天就穿着给大家看!”

如果只是一位娱乐明星,可能并不能让梅艳芳成为一代艺人的灵魂代表。她每一步都在成长,从娱乐大众到承担社会责任,从为普通底层大众做慈善,再到鼓舞非典疫情时期的人们,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她真正地用心把自己一生献给了舞台。付出的代价正是因为如此之高才显得影响力之大。

她的艺人生涯遇到了几位贵人,从发现并点拨她的唱片公司老板,到为她量身打造的顶级形象大师刘培基,以及保护她的那些朋友,正如她所说,这些人就像她的父亲一样爱护她。这不能不让人感到一丝温暖,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善良让我们感受这个世界的美好。

当然,善恶相随,也有不善良的人,掌掴梅艳芳的那个无赖,让她的事业遭遇低谷。可正所谓祸福同根,正是这次掌掴事件,让她在泰国躲避麻烦期间想透了很多事情。

她说她之前人生太顺了,获得了那么多,左手接受了上天的恩赐,右手总得为社会做点什么。于是她开始为她认为的那个没有底线、只想赚快钱的香港做点什么。

求仁而得仁。虽然梅艳芳去世这么多年了,香港为她建了一座塑像,并称她为“香港女儿”,天文学会还将新发现的某颗小行星命名为“梅艳芳”号,足见人们对她的爱戴之情。

哪怕她当年说,不知多少年以后,还会不会有人记得一个叫梅艳芳的艺人,曾经给人们带来少少的快乐。人们当然记得,所以在她去世几乎20年了,还能专门拍一部关于她的电影来纪念她。

黄昏、夕阳很靓,但是一眨眼就要过去,送给大家最后一首歌《夕阳之歌》。

电影结尾的歌曲《夕阳之歌》——也是梅艳芳离世前最后一场演唱会的最后一首歌曲,在偌大的电影院里听起来,有一种特别的凄凉美,听完后我才想起曲调和陈慧娴的《千千阙歌》一样,都是改编自梅艳芳的初恋男友日本歌手近藤真彦的《夕焼けの歌》。不同的是,梅艳芳唱完这首歌,一边离开舞台,一边大喊一声:“Bye bye”……

梅艳芳从大红当道到去世的这段时期,其实刚刚是我这代人成长的年代。她2003年因病去世时,我正上大学。因而观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其实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怀旧的过程。如今的我也近不惑之年,所以更容易共情,观影过程中,令我有不少触动和思考。

我们该如何过好自己的人生?致敬梅艳芳。

分类
其它分类

如何在当下的市场里赚钱?

最近有一个朋友私下问我,最近有什么风口可以搞钱。

我理解这种心理,只好淡淡地回答:我所了解的风口,其实大家都知道,并没有什么偏门的法子。何况偏门的法子只要说出来,可能就失效了。

的确,你只能赚到你认知范围内的钱。那么就要提高自己的认知。而提高认知也没有什么捷径,需要一点点提高,日积月累,而非一蹴而就。

你的关注点在哪里——是的,我一度就喜欢研究怎么赚钱,才有可能在哪方面出一点点成绩,所谓求仁而得仁。

不过,为了答复这位朋友,我想起了不久前读到荷兰投资人Marc的一篇文章,题目就叫:How to make money in the current market(如何在当下的市场里赚钱),于是把这篇文章原文转给他。

Marc在这篇文章里分析了当下几个比较能赚钱的投资风口领域——出于对原文作者的尊重我就不重复文章里面的内容了,尤其是文章的最后,他说:

I personally believe now might be the best time ever to create wealth for many investors.

他认为在这个史诗级的大通胀时代里,对很多投资者来说,这可能是从未有过的最好创造财富的时代。

联想起昨天美国媒体报道,美国今年10月份的CPI指数上升了6.2%,为三十年最高值,美国疫情印钞大放水的后果开始漫延。

这可能就是《双城记》里所说: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要说美国通胀和我们普通人有什么关系呢?咋一看确实没有,可是去菜市场一看,最近的菠菜超十块钱一斤了。

小福利:Hi Dollar空投这个项目开放加入中(我的邀请注册链接:https://hi.com/tumutanzi),注册后每天领取加密货币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