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随想

听坛叔讲故事——我的2018年个人计划

tumutanzi
近照,感谢某酒店前台服务员拍摄。

说点真事,我自己的事——故事的大概在以前的演讲中讲过。

我上小学时,没人告诉我什么时候毕业,更不知道毕业后要上什么中学。后来,我居然以我们全乡第二名(也可能是第一名)的成绩被送到县里最好的中学上初中。

初中三年比较黑暗,没有人——包括我自己——相信我能考上我们县里最好的高中。我甚至想到我要是没考上,也许会加入南下广东的打工大军,就像现在村里不再上学的的年轻人一样。但我后来居然考上了我们的高中,出乎所有人意料。

我高中成绩也一般,我没打算也没信心考上什么像样的大学。成绩出来后,我居然还上了重点本科的线,从此走出我们县、市、省。

大学快毕业时,我以为我能保送到本校研究生。但命运之神跟我开了个玩笑,我因一个小事情失去了保送资格。只好自己考。没想到我居然考出了很高的成绩,进了本专业国内一流学校攻读硕士研究生。在此过程中,其貌不扬、脸皮薄的我还幸运地找到了个女朋友,一直把她变成我两个孩子的妈。

再后来,我没有打算继续去攻读博士学位,甚至找到了某现在全世界一流的企业去修建手机信号塔。真相是我被推荐攻读本校一著名院士的博士研究生。一年后,我却因一件偶然的事情,获得比利时政府对发展中国家特别奖学金,走出国门跑到欧洲去重新攻读博士学位,并从此走遍世界大部分地方。

也因此事——配偶出国,我以光速的速度计划外地结婚了。等我一去欧洲还没有安顿好,我们的儿子计划外地来到我们的世界,像神的礼物一样降临到欧洲,开始他幸福的童年。

之后,我博士毕业,想去某企业工作,却因机器测试把我莫名其妙地排在门外,很意外。而我再一次意外地跑到英国去做了三年博士后研究工作,新的老板是我在一次会议上偶然碰到的一知名年轻教授。

我在英国的第二年,意外地发现我们第二个孩子来了。再一次神的恩赐,给了我们一个女儿。而在别人以为我会一直待在国外,我自己也有打算在英国继续待下去的时候,我最后还是意外地决定回到国内,并离开我待了10多年的学术界,出乎所有人意料地来到了一家企业,就是三年前排除我的那家企业。

回顾我前30年,我没有伟大的人生计划,就像黑夜里开车,我不知道前方是什么,我只能在车灯能照到的距离不停地往前开。就像我的领导所说:过程不一定是完美的,但结果会是完美的。

路很长,分叉路口很多,坚定不停地往前走就是了,条条大道通罗马。

感谢众网友厚爱,包括但不限于 @dapeng, @hannahwu, @veronicazhu, @towardsthesun, @susanli3769 提名我分享我的2018年计划,可惜我真的没有计划,只好讲一点我自己的故事。

祝大家新年心想事成。

利益声明:本文纯属个人观点,与作者所供职的公司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利益关系。


首发于 https://steemit.com 感谢阅读,欢迎 Follow, Upvote, Reply, ReSteem (repost) @tumutanzi. Thank you for reading my posts.

勿误入藕花深处

湘味情
程厚文先生赠予湘味情餐馆的墨宝

我尝试每天一写一篇文章有一段日子了。老实说,这个真的很难。一是需要一点点时间,二是需要很多的想法。为赋新词强说愁,强行去挤出的文字那是生硬的。

当然,我还是经常会有很多的想法,草稿箱里还有很多存货。生活中处处留心皆学问。

今日的感悟是源起前两天我老乡的英国餐馆开业,著名的才子博主程厚文先生特意赠予给我老乡的墨宝——他写好后转交给我武汉的朋友带到英国来。

其中有一副是下面这首词《如梦令》: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这首李清照的词,朗朗上口,我们大部分人在学生阶段都学过,甚至背过。

诗人由于沉醉而晚归,再到误入藕花深处。这是神志不清、头脑膨胀的后果。既然不走正道,误入藕花深处,自然惊起一滩鸥鹭,打扰别人也耽误了自己的行程。

于诗人来说,可能也是一种难忘的经历,写出来还很有雅味。

但对我来说,我觉得最好不要头脑不清,导致误入藕花深处,甚至惊起一滩鸥鹭

我喜欢在我做报告的结尾感谢听众: Thank you for your time and attention. 每个的人时间和注意力都是有限的,这是最稀缺的资源。别人花时间和精力来听取我的报告,我必须认真对待,我必须感谢他们。

人的一生也是一样,把有限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最重要的事情中去,不能头脑不清误入藕花深处。穷其一生,能集中精力做好一两件重要的事情,就功德圆满很不错了。

也许这点感悟和这首词很牵强,但真的是我此刻的感悟与心境,这也许就是宋词的魅力之一。

你也许会说,这就是一碗鸡汤。好吧,我不反驳,就让我自己干了它吧。

中年大叔的焦虑

英格兰风景

最近学校系里一个主管公共关系宣传的负责人(非教学和科研岗位)宣布跳槽了,要跑到市区新开的宜家去当一个市场营销经理,她说从多年以来面对学校品牌建设、研究生、研究者,现在要转向面对宜家的肉丸(宜家的快餐)、家具,并欢迎大家去宜家购物。

无独有偶,我一个在国内南方某高校的同学,最近私下告诉我,他从高校跳槽了,跑到一个人力资源公司去做猎头。想必也是已经厌倦了吧。再找一些待遇更好,更让自己有点激情的工作去做。

他告诉我,根据他们做猎头这一行的行规,在建筑行业,40岁以后,除非特别优秀,一般他们都不去猎了。因为你已经没有挖的价值。无论老一辈的人怎么对年轻人不满,必须面对的事实是,改变世界的还就是年轻人,他们有他们的玩法。

我想想自己的年龄,也已经30好几了。大学毕业以后,我绝大部分同学都已经开始工作,而我一直继续在高校里面徘徊。出国在外近8年,我就像隐居山林,比较悠闲,但也毫无建树。八年时间,抗日战争都已经把日本鬼子打跑了。

人生有多少个八年值得去浪费?如果按65岁退休的话,我只剩30来年时间去工作,如果人到40以后就没有被挖的价值,留给我的时间窗口也就不多了,也就只剩几年的时间还能够拼一把,干一点自己觉得会出成绩的事情。想到这里,我就感到一种莫名的彷徨和焦虑感。

当你没有钱的时候,你想挣一点钱养家糊口,这无可厚非、天经地义。可是当你把温饱问题解决之后,如果事业上没有更大的进步空间,我想那种温水煮青蛙的得过且过的状态,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承受的。

幸好在我这个年龄段,我还能够就这样的事情进行思考。作为一个正常的年轻人,总会有点追求,可是我们应该干什么呢?得过且过吗?还是追求自己有兴趣的事情?在自己智商、情商和身体素质都最好的状态下,是不是应该干一些能让自己眼下觉得兴奋与未来觉得自豪的事情?否则在垂老之年会不会留下太多的遗憾?我不知道,我想可能是吧。辜负青春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可是我们敢冒风险吗?一般人都不愿意冒风险,可是正如Facebook创始人的投资人Peter Thiel所说:

在一个变化如此快的世界里,你最大的风险就是不冒风险(In a world that’s changing so quickly, the biggest risk you can take is not taking any risk)。

而我们是不是应该走一条少有人走过的路,才能够另辟一番新天地?就像年轻人找对象,看看那些渣男怀抱里的美女和身边那么多单着的大龄优秀女青年,就是这么个道理。不要执念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在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很多人都有梦想和理想,我们甚至会抬头仰望星空。当我们长大之后进入社会工作了,成家了,被世俗所烦恼,被现实所围困,我们从此低头再也不会仰望星空,也没有所谓的理想与梦想。也许,我们是不是应该把它反过来?

我想,在我这个年龄段,如果还能保持有理想和梦想,还有激情去为之奋斗,这应该是一件好事情。长者说得好

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

当你拥有一定的能力,就应该干相应的事情,顺应这个时代的潮流,而不是浪费这些资源和能力。英雄能造时势,天生不是英雄,就顺着时势努力成为英雄。

愿你没有我这样的焦虑。

写得少了,但不会停止

有朋友对我曾经有过标题党的行为有些不满,其实我对这种行为也不屑,当时只是为了尝试好玩一下,事实的真相是,大部分人们只觉得标题党的口味才够重,就像湖南人在任何菜里面都要放辣椒才够味一样。

我在网上写作这个习惯有一定年头了——大概超过10年,这已经成了我的个人习惯。不过,我2016年写得比2015年少——这符合我当初的计划,最近几个月来,我写得更加少多了。

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觉得好多事情没有必要去写——我想写的东西很多,比如前几天罗玉凤和罗某笑的事情,我就很想写几句骂人的话——最后我还是忍住了;二是写这些小事情,会占用我一些时间,而我现在的时间被孩子们占用很多,人生中也还有更多重要的事情需要花费时间。

我很少长篇大论,也不会关注高大上的大事情,世界不可能会因我而有什么不一样。这只是我个人写字的事情,在高兴、不高兴的时候,随便写字发牢骚——虽然我会注意对读者有用或者有趣的原则。

虽然我写得少了,但不会停止记录书写,这是对自己生活的忠实记录,不记录下来,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通过记录,保持自己思路清醒。脑子中的流淌的意识流,纵使再多,如果不经梳理书写出来,也就只能一闪而过,就像从来没有来过,写作是思维的体操。

写出来以后,贴在个人网站或者微信公众号等地方,供有兴趣的朋友阅读,常常发现不经意间能帮助到别人,或者给别人些许思维启发,我却不必为此付出额外的代价,我想这种利人不损己的事情不错。

不过,每当看到我的个人网站的浏览量越来越多的时候,我很担心,我是不是创造了垃圾信息?浪费了别人的时间和精力?

因此,我写得少了,但我还是会在有空的时候坚持写,虽然我不会取悦于你。

祝朋友们春节愉快!

土木坛子 英国 2017年1月21日

川普总统会不会是下一个希特勒?

trump-2016

如果要说今年已发生的大事,对我来说只有三件,女儿出生,英国脱欧公投,美国总统选举。第一件事是私事,后两者不是私事,但我很关注,令我很担忧。

英国退欧公投成功,美国的川普胜选总统,两件事情都不符合精英阶层的预期,都与媒体和民调结果不一样。这两个资本主义强国里先后发生的两件事情,从某种意义上反映了与全球一体化的反方向,至少某些东西出了问题。

事后诸葛亮地说,希拉里本来很有可能当选第一任美国女总统,可惜她来自民主党,与奥巴马的亲近关系,受她丈夫前总统克林顿的影响,她的雄厚政治资本和经历,却由于人们对政治正确的厌恶——政客们总是说一些正确的废话,可能觉得她对改善这个世界没有太大的好处。

再加上邮件门暴露出她可能不可告人的秘密,进一步令人质疑她的诚信品质,政客们的私生活糜烂并不值得过分担心,担心的是缺乏最基本的诚信品质,而政客往往是诚信的反义词:撒谎如此容易,诚信才显得尤为可贵。这些都使选民失去信心,反而让选民不敢选她。

即使不是希拉里,选民可能觉得让民主党继续下去,苦难日子指日可待,因此民众需要改变,对川普抱有一线希望,万一有转机呢?另一个和天朝不一样地方是,美国总统似乎不需要从政经验——历史上有从政经验的美国总统反而是最差的总统之一,美国选民需要的是一种新的有效的从政理念,具体的事情交由具体人员去分析执行好了。

两个超级大国,一个发达国家,一个努力追赶的发展中国家,都有一定程度的民粹主义,往前一步就是极端民族主义。川普挑起的民粹主义,在“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旗帜下,有可能走向极端民族主义。

还有,他的反科学——否认全球变暖的事实,他的性别歧视、种族主义、对穆斯林明显的敌意……这些与世界主流发展趋势不相符的观念,他不只是隐藏在心中,而是公开谈出来,一旦他坐上世界大国总统的位置,仿佛就一夜之间得罪了全世界的人,包括没有选择川普的美国人,这也许是全世界为此事惊讶的原因之一。

川普的下一步便是落实行动,媒体也许预测川普上任后会遇到政策执行上的困难,但这并不能说他完全没有可能执行选举时提出的极端路线。希特勒当年上台时,媒体对他的反犹太主义亦是如此预测,以为他上台后会温和得多:

If Nazis are allowed to govern they’ll become more moderate because they’ll find it impossible to keep their campaign promises. (如果纳粹有机会执政,他们会变得温和得多,因为他们会发现兑现他们的竞选时的承诺是不可能的)

1922 NYT

川普善于玩弄选民,操纵媒体,即使将来他的执政理念没有得到有效实施,他让可以使选民怪罪的目标移往他处,完美脱身。然而历史没准就会重现。正如媒体预测英国不会脱离欧盟,各种民调和精英分子们预测希拉里会当选。

记录自己此刻这点想法,但愿我的担忧是错误的,是多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