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随想

春天来了,去海滩放风筝

beach-maoming-2.jpg

在这个全世界抗击疫情居家不外出的时候,户外大自然的风光最为珍贵。我看了一下窗外,天气真好,阳春三月的太阳,风和日丽。我好久没有出去呼吸新鲜自由的空气了。于是,在这样的周日,我独自开车去附近号称“中国第一滩”的海边转一转。

虽然还在疫情中,我想这海滩总不至于关闭吧?没想到,一到景区门口,只见大大的告示写着:因疫情,景点关闭!太扫兴,一时不知怎么办。转念一想,偌大一个海滩,总有可以转转的地方吧?除了已开发的景区沙滩,总还有未开发的沙滩吧?

这么一寻,还真找到了!把车停在一边,就向海边奔去。人不多,但海滩足够美好,三三两两的人们也估计像我一样,来这片天然的海滩上享受难得的春日阳光和自由。

我其实还想着,要是能在这样的天气和海滩上放风筝,那该有多好啊!这么想着,居然发现沙滩入口真有一个小摊贩在卖风筝,各种各样的风筝,一问价钱,20元到40元不等。我问老板,哪个风筝好放?她说都好放。我心想:你当然这样回答。于是买了一个金鱼一样的风筝。

kite-3.jpg

走到又长又宽的沙滩上,海风徐徐,风筝一到空中,人还在原地,风筝却很自然地飞向了天空,要不是手中还拽着线,只怕风筝早都跑没影了。

kite-2.jpg

居然如此容易放飞成功,我一高兴,把风筝拴到渔船上,回到老板那里,她问我:不玩了?我笑着告诉她:一个太孤单,再买一个。老板也高兴,于是又卖我一个老鹰风筝。

和金鱼风筝一样,也是一扔到空中就成功放飞。我一人牵着两只风筝,任它们在天空自由飞翔,我的心情也跟着它们自由飞翔……

kite-1.jpg

我小时候也想放风筝,甚至亲手做过风筝,去年还陪儿子在某森林公园放风筝,但无论是什么风筝,无论在丘陵地区还是平原地区,我都没有成功放飞过风筝,风筝就是那么不听话地飞不起来。

今年春节在小区门口,我努力地尝试放风筝,居然成功地接连成功放飞两个,也由于不小心,让两只风筝的线在放到最后脱离了我手,飘向了天空,真的放飞了,成了断了线的风筝,但我依然很欣喜,毕竟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成功放风筝!

我细细回味着放风筝的技巧,它的技巧在于拽着风筝线:一张一弛,控制它在空中的状态。风筝飞得越高,上面的风速越大越稳定,风筝也就越飞得稳……

有点像骑自行车,左右掌控,永远会倒下来,却永远倒不下来,在不平衡中取得平衡。又像游泳,身体将要下沉时,扑腾几下,又浮上来,在这可沉可浮的过程保持浮在水面上。

而此次海边放风筝,更是没想到如此轻而易举就把风筝放起来了。固然,我已掌握了放风筝的技巧,但更重要的是,在这宽广的沙滩上,又大又稳的海风不停地从海面吹向陆地,在这样的环境下,风筝一放到空中,即使是个傻瓜都能放成功!用那句流行话来讲,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何况风筝。

看着天空自由飞翔的风筝,我心中联想起一个问题:每个人的一生,个人努力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不是也要找到属于自己的风口?

beach-maoming.jpg

2020跨年音乐会狂想曲

image.png

2019年12月31日,是夜过去便是元旦,阳历新年2020。

公司在我所在地的分公司赞助了一场跨年音乐会,作为员工的我得到了一张赠票。反正无事,便去凑热闹般参加这场音乐会。

老实说,上一次亲自参加这种活动还是大约15年前,在郑州一场少林武术大会开幕式上,当时最红的明星当属张柏芝,我那张门票的票价我依然记得是380元。

在那个年代显然不是还是学生的我能承受得起的,票是由政府系统的一位忘年交朋友送给我的。当年张柏芝在晚会上只唱了一首歌,听说出场费80万左右,和票价一样,在当时的我看来,都是相当昂贵的价格。

造化弄人,谁又能想到后来张柏芝出了艳照门事件,也许她的出场费就自然下降了吧……

今天的音乐会,我看到周边人的票价也没有高过当年,与之对应,邀请到的明星阵容也不太知名,反正这些明星认识我的可能性不小于我认识他们——我连包括今天最大牌的孙耀威在内的所有明星都不认识。

举办方没有请到名气大的明星,显然与行业不景气有关,赞助商的生意不好做,自然没有太多的费用支持,所以同事说今年的明星阵容明显不如往年。

现在的地产行业不如以前,当年为了转移风险,希望把地产泡沫一点点刺破,实现行业软着陆——现在叫房住不炒,与之对应的去库存政策把老百姓的钱包榨干了,如今就自然更难做了。

另一方面,现在新出道的明星确实更难以像过去那样拥有举国皆知的名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娱乐行业也去中心化了,每个人的注意力在互联网的引领下去中心化了,不像以前只在传统的纸媒和电视媒体下,一个明星受到的关注度自然很聚焦中心化。

当然,如今的年代,现在每个人都有成为“明星”的可能,至少成为小众范围内出名的明星,现在有一个词称呼他们:网红。

音乐会上这些歌手乐队们的歌曲,我都没有听过,很难产生共鸣。本地乐队歌手翻唱了几首老歌,倒是让我不由幻想起逝去的时光,虽然他们翻唱得一般。人到中年就怀旧,毫不畏惧当下的流行,不care。

我甚至注意到台上的明星们长相也不如当年娱乐圈,单说女艺人,有种新的趋势,脸更圆、腿更粗,正好体现了GDP经济发展,吃得更好了,身段自然也横向发展了。

另一面,现在的美图技术越来直发达,电子照片越好看,与演唱会上的真实反差越大。的确,如今的照片有人戏称为“照骗”。

一张照片里的美女是真还是假已不重要,好看就行。一个人与生俱来的真容难以完美,先天不足,技术来凑,也就不必那么较真。

听说现在已经有设计师设计提供电子服装出售,专门供照片中的人使用。就算真实的时装,也进入了快时装时代,人们不再像过去那样重复穿同样一件衣服,甚至拍过照后就不再穿着,自然也不存在撞衫的可能。

一切都要快。几天前看到一则推文

Most people seem to disagree with this. I don’t. Your 20s are to prove yourself: if you don’t work hard & learn during that time chances of becoming (very) successful are much smaller, esp. as an entrepreneur. Work-life balance will come later in life when others will work for you.

大意是:一个人在20多岁的时期,不努力工作或者学习,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成功的可能性会变得很小,尤其是作为一个企业家。

我想对于其它的事情也是如此。但对我们这些年过三十的人而言,就不需要努力了吗?前几天和一朋友聊天,她说,三十岁的时间很宝贵,每一年都很宝贵。我深以为然。

发达国家对于年龄歧视不像我们这个国家体现在明面上,但同样存在歧视。改变不了这个问题,只能让自己不断努力。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功德五读书。大概也是这个意思。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么一个跨年音乐会上会有这些狂想曲一样的胡思乱想,也许就是这么一个特定的地点和时间吧。使我总有一种特别的危机感。虽然如此,我还是对未来保持审慎的乐观,尽人事听天命。

时间越发接近跨年,一阵阵深夜秋风迎面吹过来,虽身处大陆南端,我还是感觉到一丝寒意,最大牌的孙耀威估计要在零点时才能登场跨年。我却毫无心思等待他出场。于是,走出音乐会现场,独自回去休息了。

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我还是想一个人静静地迎接新年的到来。祝大家在2020年里幸福安康!

种秧大哥也不容易

一位已经移民的人在注销国籍,官员跟他谈话。
问:你对国家的发展满意吗?
答:满意。
问:你对国家的政策满意吗?
答:满意。
问:你对国家的社会福祉满意吗?
问:满意。
问:那既然你啥都满意,为啥还要移民我国?
答:因为你们国家允许我说“不满意”。

这是一个段子,意义很明显。纵观最近半年以来的南方局势,一头雾水,看不清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哪怕看英文报道。只看到双方都在各说各话,导致一直以来的僵局,目前也没有看到双方满意的解决方案。

有意思的事情是,家长这一方一直以强大的宣传机构以官方或非官方的途径,将那“不听话”的孩子标签化,反正就是一个“坏孩子”。直觉上,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后来“孩子”一方的地方选举表明,“孩子们”的民意与家长的舆论宣传所形成的形象有些不一样。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舆论宣传通常是有目的的,所以先有结论,再来找材料宣传。而在一个严格控制舆论宣传的地方,不太可能找到与结论不一样的宣传。就像上面的这个段子一样,之所以能对什么都“满意”,是因为那里不允许说“不满意”。

话虽如此说,但也能说一定是谁对谁错的事情,真实的世界不是一个非黑即白、非对即错的状态,这可能是事情的复杂之处,让它交给历史去评说吧,我等外星人不懂也不能妄议种秧,种秧大哥也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