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其它分类

敢于竞争—第一夫人希拉里《Living History》读后感

希拉里 Living History

花了好长时间,在Kindle和纸质书两个媒介上,终于把希拉里的《Living History》(《亲历历史》)一书看完了,这是她作为克林顿8年美国总统时期第一夫人的回忆录式自传。

女性作者的作品向来非常注重细节描写,何况是希拉里这样的第一夫人,8年所经历的事情可能是一般人的好几辈子。所以我读起来常常好有挑战:何时能读完?但本着从她的角度来近距离微观了解美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等信息的目的,我还是耐着性子读完了它。

当然,一般传记类作品,难免是作者有选择有目的的信息披露,何况是政治人物的回忆录,希拉里在这本回忆录,除了著书立说、赚取版税外,不难看出也有一种回应彼时彼事的目的——作为总统夫人她和她的总统丈夫遇到了太多的争议事件,借用这种方式来维护自己的立场,对人设迟来的维护也是维护。只不过信与不信就看读者自身了,毕竟她后来还当上了奥巴马总统时期的国务卿。

她在第一夫人时期,经常关注的是妇女、儿童、医疗福利这类议题。一方面是她本身作为女性这个特点,容易关注到妇女、儿童等弱势群体的利益,这样也容易获得民意支持。另一方面,上个世纪90年代,世界局势总体和平,美国在全世界一家独大,互联网信息高速公路蓬勃发展,经济发展蒸蒸日上,那是一个积极充满希望的年代,提高妇女和儿童的福利自然是应该关注的议题。不过,这张牌打多了,也就没有什么新意和效果了,既然关注这么多年也没有最终解决,那就不必过于关注了?

全书中很容易看出来她对对手党派共和党的不满,对方不断地找机会攻击作为民主党的她,甚至弹劾作为民主党的总统丈夫,哪怕在克林顿登上总统宝座之前,作为州长时也是如此。她的感觉好像是对方处处找她和她总统丈夫的茬,但我觉得她应该是为自己做辩解。否则,作为土生土长的美国政治家,她不可能不知道西式民主的本质就是如此,执政党和在野党不断地争吵、搞事情。

决策制定者的每一个政策都不可能完美无暇,不可能兼顾到所有利益相关方,何况反对党有时候也确实是为了反对而反对。这就有了克林顿卸任后,当发现小布什总统抛弃了前任总统克林顿的执政路线,希拉里在回忆录里说感到无比惊讶。事实上,新官不理上任路线这是放之四海的普遍做法。你的老政策,我做好了是你的功劳,做不好反而是我的过错!

但是,正是正反双方不断的争论——也不可避免会产生无效浪费,使得美国这样的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民主试验走得更稳定,具有较好的反脆弱性和鲁棒性。希拉里的回忆录里不断地为自己辩解各种争论,偶尔甚至使用近乎斥责、指责当事人人品的言辞,我认为她有一种事后维护自己人设的嫌疑,她和总统丈夫不可能什么事情都是完美无缺的。

不可避免,在书中她详细回顾了她在第一夫人时期面临的婚姻挑战,她的总统丈夫和白宫实习生莱温斯基偷情丑闻一事。一开始,她信誓旦旦地为自己丈夫辩解,认为一切都是造谣设局把总统搞下台。直到后来证据确凿后,她面对记者的追问,她只好把锅推给她丈夫:克林顿当初没有告诉她实情。并且在后面找到台阶下后,慢慢和总统丈夫重修婚姻关系,她放过了他。

事后复盘,我觉得她在处理此事还算取得了明智、理智的双赢局面。她作为克林顿的妻子,作为美国第一夫人,他们俩不仅仅是一对普通夫妻,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一对战友。

虽然在她卸任第一夫人后竞选纽约州参议员时,有女权主义倾向的女性选民对她当年放过她丈夫偷情一事耿耿于怀,但结果她还是成功当选纽约州参议员,并在其后又当上了国务卿,要不是出来一个打民粹牌的特朗普,她甚至差点就登上女总统宝座。

要是她当年不放过她的出轨丈夫而选择直接离婚,我估计她的政治生涯也只能止步于第一夫人。也许希拉里也懂得大哲学家罗素和孔老夫人所提倡的思想:宽恕是美德。

让我对她钦佩的是她提的一个口号:Dare to Compete(敢于竞争),和我博士母校比利时根特大学的口号很类似:Dare to Think(敢于思考)。

她从耶鲁法学院毕业,大学期间用锐利的眼光选中了年轻的克林顿,之后成为州长夫人,再辅助州长丈夫成为总统丈夫,自己荣升第一夫人,丈夫总统两任任期结束后,她还能当选纽约州参议员,再到后来的国务卿和总统候选人。

从第一夫人开始,就显露她的政治野心,从她关注的事情看出绝非一位普通的第一夫人。她一步一个脚印,不断走出自己的舒适区,真正践行了Dare to Compete的精神。

全书内容详实,涉及到的人物众多——我很惊讶她能记录得如此细致,虽然在广度和格局方面可能和男性政治家的回忆录传记有所差别,但不枉我花了相当长的时间读完它。以上是我读完后的一点感想。

分类
其它分类

趣味诗词串烧一则

poem

离五一假期结束只剩最后一天了。回想起这几天读的诗词和元曲,脑海中忽然将几首作品中的诗词自动“串烧”在一起,觉得有点意思,怕我将来忘记,记录如下:

出师未捷身先死,
长使英雄泪满襟。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有心栽花花不开,
无心插柳柳成荫。
山寺日高僧未起,
算来名利不如闲。

古人的物质文明没有今人发达,但他们偏偏在有限的物质条件下比我们更能追求丰富的精神世界,比如这些流传至今诗词作品,今人恐怕再也写不出来了。

每一篇诗作中某个名句,本身在不同年龄段读起来就有不一样的感受,也许不必还原出作者当时的真实心境——也许作者自己过后也记不得了,读诗的人自己结合当下的境况获得心灵上的一点慰藉,也就收获满满了。

大脑思维是非线性也是非理性的。也许是读得多了,我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会将这些原本不属于一篇的诗作“串烧”在一起,这可能就是“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写照。借由这些诗作,我感觉是在和好几位古人对话,收获灵魂的片刻自由,这是极好的。

分类
其它分类

你努力但不成功,是因不够幸运——《随机漫步的傻瓜》

4月初,我不幸在高速公路上遭遇一场车祸。事后,撞我后面那个车主说,他的车子直接报废了。幸运的是,我们都没有人员受伤。

直到我最近读完黑天鹅作者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的作品《随机漫步的傻瓜》,回忆起这件危及生命安全的黑天鹅事情,我认为这有其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

黑天鹅事件发生的概率极小,但它的代价足以否定其它绝大部分时间段的成功:

如果失败的代价过于沉重、难以承受,那么这件事成功的概率有多高根本无关紧要。

而黑天鹅事件虽然发生的概率很小,但只要时间足够,它一定会发生:

如果把无限多的猴子放在打字机前面,让它们去乱敲,那么其中一只肯定会打出一字不差的《伊利亚特》叙事诗。进一步探讨,这个观念可能不像乍看之下那么有趣,因为这种概率非常低。但且让我们把这个推理往前推进一步:猴子中的大文豪既已诞生。

另一方面,我们不能活在存活者偏差的错误中,不能以偏概全:

我们经历的现实只是所有可能出现的随机历史中的一个,我们却误将它当做最具代表性的,忘了还有其他可能性。简言之,存活者偏差是指“表现最好的最容易被看见”。为什么?因为输家并没有现身。

利用这样的原理,一个典型的骗局:

骗子玩的把戏是,他们从电话簿找出1万个人名,寄出后市看涨的信给其中一半的人,后市看跌的信给另一半的人。一个月后,将有5000人接到的信预测正确,然后再针对这5000人如法炮制。再一个月后,剩2500人接到的信预测正确,如此直到名单上剩下500人,其中会有200人受骗上当。因此骗子只要花几千美元的邮资,便可赚进数百万美元。

作者表达了一个观点,那些交易员,短时间赚钱越多的,亏起来可能一夜回到解放前。在这样一个充满着随机性的世界里,求稳才能走得更长远。作者还表达了一个观点,只要参与者数量足够多,那些所谓的成功者,也不过是随机性的结果,最成功的不过是这庞大基数里的黑天鹅而已。

我以前也经常在博文中提到:运气也是成功的基本要素。运气就是随机性中我们喜欢的那一种吧。我还经常提到长者说的一句话:

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

这里所谓历史的行程,大概也是那些基数大的主流事情,在这种基数大的事情里,更容易胜出。

我觉得作者是有点中国文化中的中庸痕迹:

太成功容易树敌,太失败则叫人气馁。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两者我都不要。

重要的是要专注,别被表象所欺骗,看起来有钱的人不太可能是非常有钱的人:

这些人看起来比较不可能像是非常有钱的人—要让人觉得你有钱且在行为上表现出有钱的样子,显然是很花钱的一件事,更别提得花时间去花钱。要过着有钱人的生活很花时间,你得找时间去买时髦的衣服、熟悉波尔多葡萄酒、认识昂贵的餐厅。所有这些费时甚多,因而无法将心力放在真正该放的地方,也就是积聚名目(和账面)财富。这本书给我们的启示是,外表看起来不像有钱人的人,最有可能是巨富。反之,言谈举止看起来很有钱的人,财富流失很快,难以扭转。

我想到了大裤衩、人字拖的顺德老板们。最好,你还不能问他是否有钱:

人们常有个坏习惯,喜欢在社交场合问我的操作是否赚钱。如果我的父亲在场,他通常会制止他们,并说:“绝对不要问一个人是不是从斯巴达来的。如果是,他会主动让你知道这么重要的事;如果不是,你就伤到他的心了。”

虽然作者的这些观点,不免让我有一种消极、被动的感觉,但作者也在书末谈到了如何活在充满随机性的世界里,你能控制的是你的行为:

诊断出罹患癌症时,不要哭天喊地,一副无辜受害的样子。只和医生讨论病情,切莫让别人知道,如此就可避免听到老掉牙的安慰话,也没人会视你为值得同情的受害人;此外,那种有尊严的态度,可以让挫败和胜利一样,都叫人觉得具有英雄气概。赔钱的时候,务必对你的助理更为客气,不要对他发怒(许多交易员经常这个样子,令人不齿)。不要将你的命运怪罪于任何人,即使他们确实是祸首也是一样。就算你的另一半和英俊的滑雪教练或年轻但野心不小的模特儿搞上,也绝不要自怜自艾。别怨东怨西。如果你的生意变少,不要马上哈腰屈膝,可以像我儿时的好友艾波史雷曼那样,发出一封充满英雄气概的电子邮件给同行,告诉他们:“生意虽少,态度不变。”命运女神唯一不能控制的东西,是你的行为。

良好的行为才是应对随机性的良策,正如本书最前面,有一个荐书人提到巴菲特谈到黑天鹅事件:

预测下雨无济于事,建造方舟才能以防万一。

能控制的是努力的行为,运气就要看天吃饭,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回到我遭遇到的车祸,在我经常开长途高速又不注意防范的前提下,次数足够多,车祸发生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大,路上太多的随机性都可能带来致命的后果,通过这次车祸和阅读本书,我大概知道自己以后应该怎么做。

最后,作者谈到了人性中的固执:

科学很伟大,但个别科学家很危险。他们是凡人,也会被凡人的偏差给污染,或许有过之而无不及。大部分科学家都很固执,否则就不可能有足够的耐性和精力去执行那么艰巨的任务,例如一天花18个小时让他们的博士论文更完美。

他认为索罗斯成功的原因之一是不固执,行为没有路径依赖:

他(索罗斯)的长处之一是以相当快的速度修正自己的意见,一点也不觉得难堪。索罗斯这类真正的投机者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们的行为缺乏路径依赖。他们完全不受过去的行为束缚,每一天都是一张白纸。

每一天都是一张白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