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问题青少年

一封真实的邮件:不要让孩子成为“问题青少年”

下面是我的一封真实邮件。之所以公布这封邮件,是希望我们都要重视孩子的成长过程,否则出了“问题青少年”是一非常头大的事。欢迎大家在博文下面留言提供建议或讨论。

尊敬的何老师:

最近可好?

今天给你写信有个事情想请教你。

事情是这样的。我的外甥女今年13岁,这个秋季以小升初以较优异成绩入学县城关中学——城关中学对非城关户口学生实行考试择优录取。

最近听我姐夫(平背乡)讲,她已经是个问题少年。前不久她从家里“偷”了近两千块钱——家里是很一般的农村家庭,到学校后买衣服等开销花光被父母发现,当时我姐夫警告她,要在学校公开她的事情,她苦苦央求她的父亲不要公开,给她最后一次机会。

她父亲于是同意,然后她自己两个礼拜都不好意思回家,并写信给家长表示她很好,在同学家度过周末。信的内容写得很好,让人感觉是个很懂事的女孩。最近的这个周末——即前两天,我姐夫要求她回家,她回到家后,家人依然很生气——不排除骂了她等。从表现来看,父母以为她有所改善,于是周日下午又正常返回到学校。

今天她父母得知,她居然就在过去的这个周日,在家里将她爷爷辛辛苦苦挑砖打零工积攒下的3500元存折和身份证一并“偷”走,然后于昨天周一从县城返回到安平邮政储蓄所取钱(可能只能在开户行取钱),由于代人取钱需要代理人的身份证,她无法取出来钱,于是一出租摩托车的成年男子“好意帮助”她取钱。该男子出示自己身份证从银行里将钱取出来,本来按事先说法给“100”元好处费,该男子却将所有的3500元钱抢走并威胁她,于是钱没有了。

事发,所有细节在家人的打骂中全部招出。让人伤心的不仅仅是钱财的丢失(这个会去派出所报案,估计能抓住犯罪分子),更是这个孩子带给父母的失望,担忧她的未来,甚至担心她将来成年后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听我姐说,外甥女小的时候就有所苗头,比如几岁的时候就翻箱倒柜,搜寻家里的钱——那时候不过是一块几毛的,到后来也总是喜欢钱(钱能买任何你喜欢的东西),一直到小学时候都有所类似的“不良表现”:“偷”家里的钱等,也包括我母亲——她外婆也发现过她在我们家偷过几十块钱什么的,但一直没有偷别人家的钱财。到如今到县城上初中后,事情越演越大,一直到最近这两起非常“严重”的事情。

我姐夫和姐姐为这个事情非常伤心,表示“这样的孩子就当没有生过”,也无法再相信她,表示这样的”劣行“似乎是生性使然——宿命论,连最基本的成为一个正常人都是奢求,更不指望她能成才。她父母现在已强迫她停学,不再让其在城关中学上学,甚至打算将其送到青少年劳教所,或者类似地方去劳教,以期她能改掉这个劣习。

我个人感觉她的问题是:

  • 不讲信用。说话不算话——而且说得很好但做不到,从她又“偷”3500元钱看出来她在刚犯错误后,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
  • 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我妻子去年回国时候短短相处就发现她较有心机,目的心很强,她喜欢哪样的东西就会想办法”搞“到它。
  • 我感觉她也不太会交流。舅舅的电话她都不愿意接听,事实上从小到大就不怎么接别人打过来的电话。

我深知这样的“坏毛病”问题可能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作为一名两岁孩子的父亲,我也深知生儿育女本身就是一件大事——几乎没有哪几件事比这个再重要。生下来已经不容易,养育他们可能更艰难。

我知道整个“发展中的中国”社会中,像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青少年不少。当家里遇到这样的问题少年,我也不知如何处理,只知道这个事情非常重要,不能马虎处理,关乎到小孩一辈子的事情。

作为你的学生,我到国外了还梦到你晚上自习教育我们时的训话情景,还记得你关心我有一回没有去上星期天的自习以为我有思想纠结,这些少年时期的德育可见有多么重要,这比作为高中物理老师的你教会我三大力学定律更为重要。

因此,我第一时间想到你是最合适的能帮助我的人,希望老师能给我一些建议。

感谢!

学生:谭智军

2012年12月18日

Update: 关于问题青少年的分析,在西方也有类似的teenager现象,旅居澳洲悉尼的吕嘉健教授对此有详细的研究报道:问题青少年Teenag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