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信息技术

比特币的价格极限是多少?

比特币

最初,我觉得比特币是无用、骗人的东西,后来我觉得它是投机的工具,再后来,我认为它是有价值的发明。有价值的东西一定有价格。现在每个比特币的人民币价格大概是5000元,这比它第一次表现出来的价格高多了:10000个比特币换了一张15美元的比萨饼优惠券。这笔交易的主人要是我,估计这辈子我都不敢吃比萨饼了。

比特币诞生五年来的价格虽然跌跌涨涨,总体趋势还是涨到了一般人不可思议的天价水平。问题就来了:比特币的价格到底能涨到多少?它的极限是多少?

张志强博士曾经根据全球黑钱总量、美元M0货币总量、全球央行黄金储量三个方面来估算了比特币的内在价值,得出每枚比特币的价格分别为48000, 45000, 570000美元。这结果看起来很吓人。数字没有错,原因可能在于这种计算依据是否可靠。

国外不少比特币投资人对于比特币的未来价格也做了相应预测。土豆网的荷兰投资人Marc van der Chijs在其博文中提到,假设比特币取代西联汇款的市场地位,其价格约为880美元;如果取代Paypal的地位,则为1950美元;如果取代黄金市场的1%,其价格将达到8000美元,这些价格与美银美林银行预测1300美元在一个数量级上。

最疯狂的莫过于 Winklevoss 孪生兄弟,他俩认为比特币的未来价格能够达到20000美元每枚。人们怀疑他们的预测,主要是因为这对双胞胎持有1%总量的比特币。CoinDesk年初的一个投票结果显示,56%的比特币玩家相信,2014年比特币的价格能达到10000美元。另一方面,彭博社的调查结果显示,47%的比特币投资人将在2014年出售比特币,而非继续持有。

无论人们如何争论比特币的价格,有一点是肯定的,它是有价值的,不是空无一物。现在用比特币的确能买到很多商品与服务,但是,你如果用比特币去星巴克买杯咖啡,至少在现在看来是为了装时髦,因为这个过程不如用你钱包里的纸币来得方便与快捷。换句话说,比特币的应用应该有更合适的地方。

投资人Chris Dixon解释他为什么对比特币感兴趣,是因为看中了比特币背后的这个优异的支付系统。全球支付系统每年产生的手续费总量高达5000亿美元,而许多商家的利润率约为5%左右,其中的2.5%以支付手续费的形式贡献给了银行系统。这当然是一个昂贵的支付系统。如果这些支付通过比特币形式完成,费用至少减少一个数量级以上。

前几天,Netscape创始人兼硅谷投资人Marc Andreessen在纽约时报上发文Why bitcoin matters,大谈比特币的价值和未来的应用场景。他提到比特币可能在以下四个方面有很好的应用前景:

  1. 国际汇兑汇款业务
  2. 无法开通银行账户的人们
  3. 网络微支付系统
  4. 反垃圾邮件

这些风投人士都提到了国际汇款,尤其拿比特币与传统的PayPal和西联汇款相比。CoinDesk的一篇报道提到,每年世界上的国际汇款业务达到4000多亿美元,而现在的汇款平均手续费约为9%,G8集团国家的目标是,在2014年实现平均5%的汇款费率,即使如此,每年的汇款手续费依然不小。

也就是说,至少国际汇款这块市场,如果由比特币来完成,的确可以节省海量的手续费。国际汇款这块市场正是传统金融业不愿意也不想改进的地方,这预示着比特币的应用潜能。换句话说,如果愿意,比特币每年能为所有国际汇款的人们节省数百亿美元。这样算来,每枚比特币节省的费用可以每年达到近两千美元(1700美元左右),那么它本身的价格也就不会比这个数字低。

和国内一样,国外也对比特币现象褒贬不一,Marc Andreessen认为2014年的比特币就像1975年出现的个人电脑,1993年出现的互联网。比特币虽然不能做成黄金首饰戴在中国大妈和暴发户的身上,但它解决了网络去中心化、无主权货币、避免双重支付、可靠高效、廉价匿名等一系列过去觉得不可能的问题。当然,比特币不是完美的,批评的人肯定能找到入口。Glenn Fleishman就专门撰文针对Marc Andreessen文中的观点一一批判。同样在纽约时报上,有人就宣称比特币是一个披着高科技外衣的糟糕货币系统

实际上,比特币未必能也不一定要颠覆传统金融业,但有技术优势的比特币,如果能被人们很好地利用起来,取代一部分现存的金融支付系统,这就是件好事。英国的资本主义这么多年,依然保留着皇室这个传统;电子邮件如此流行,邮递员依然每天工作;电视到了千家万户,广播依然在出租车里欢快地播放着。谁说比特币一定要彻底取代所有国家的法定货币呢?

I started getting interested in Bitcoin about two years ago. Like a lot of people I initially dismissed Bitcoin as a speculative bubble (“Internet tulip bulbs”) or a place to stash money for people worried about inflation (“Internet gold”). At some point, I had an “aha!” moment and realized that Bitcoin was best understood as a new software protocol through which you could rebuild the payments industry in ways that are better and cheaper.

— Chris Dixon

我个人和Chris Dixon一样,刚开始认为比特币是骗局,没有用的东西,后来才觉得有用,投资它能赚钱。再后来被它的设计思想所折服,认为它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这比钱更重要。

所幸的是,现在欧美有不少初创公司和风投机构在做比特币的生态系统,希望好好的利用它,创造发挥出比特币的价值,同时也能从这个支付系统中赚钱,越来越多的欧美商家和企业开始支持和接受比特币作为支付手段。与此相比,中国市场上除了建交易所就是投机分子。其实,拥有一点比特币,即使价格再高,也不过是一个暴发户,是一杆子的买卖。比特币只有在使用中传递价值才能创造价值,否则,它真的只是一串数字,就像躺在银行里的钱一样——世界上最好的废纸而已。当然,比特币投机者也不是完全没有功劳,至少他们还是一定程度上推进了比特币向大众普及的进程。

不过,我个人不建议普通人投资比特币,一般人未必折腾得起它。再说,比特币作为一个伟大的社会试验,它并不是不存在失败的可能性,这就是理想与现实。但是,面对比特币,我们知于新闻,止于能生钱可能是不够的,何况主流媒体上报道的许多“专家”看法本来就是有问题的。

我似乎还是没有回答最初的问题:比特币未来的价格极限是多少?我只能说:只有未来知道。时间会给我们最好的答案。

分类
人在国外

在欧洲卖比特币被骗记

比特币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被骗,涉及到比特币、国际骗子、欧洲警方和银行业、欧盟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我想有必要将它记录下来。

高价卖出比特币

是的,我是比特币的信徒,相信并持有它,但我也有过买卖比特币的事情。半个月前,我放了两个比特币在 localbitcoins.com 上出售,当时市场行情大概是500多欧元一枚,我挂出的价格是730欧元每枚,因此,这样的高价几乎不会有人买——我不急于在低价时出售。

没想到,第二天就有人下单。我还挺诧异,为什么500多欧元的价格就能买到,买家要以这样的高价买我的?一个愿买,我当然愿卖。于是,等待对方通过欧盟SEPA转账方式将1460欧元转到我的银行账户。我收到钱后,确认解冻放在平台上的比特币,然后比特币到达买家的账户里,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交易模式。

几天后,我确实收到了一笔来自德国的转账,对应的用途也确实是这笔比特币交易。为了保险,我通过平台联系对方,让其提供身份证ID截图,以证明转出银行账户名和买家是同一人,这就能大大降低欺诈风险。不过对方没有回应我,我看了TA的账户,是一个新账户,也许TA是新手不知道如何回应我——这也能解释TA为什么高价买我的比特币,再加上我以前在 localbitcoins 上一直没有遇到麻烦,于是,在没有收到买方的ID证明后,我还是解冻了比特币,让其到达对方的账户。

通常,卖家收到钱,买家收到“货”——比特币,这笔交易就算完成了。

银行卡被冻结

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几天后,家里领导突然发现银行卡不能购物,刷卡机提示:余额不足。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我打电话问我的银行(比利时KBC银行),工作人员才告诉我,我的银行卡被锁定了,银行收到一个德国的请求,说是存在一笔可疑的交易。

我知道应该是那笔比特币交易的问题,于是将所有交易细节打印出来,交给了银行工作人员,以证明我在这笔交易中完全合法,我甚至还问了银行对于比特币交易的态度,工作人员告诉我,比特币交易是合法的,用户自担风险。这样一来,如果对方使用了盗过来的银行卡付的款,责任不在我:我收到钱,再发货,这样的做法天经地义——我也没有这个能力来鉴别网络的那一端盗用了别人的银行卡。

如果非要找出谁的责任,要么抓住骗子,要么让对方的银行承担责任——安全漏洞,要么德国方的银行卡持有人保管不当,总之,我是一个无辜者,不能也不应该承担这样的损失,不能让我的比特币卖出了,收到的款也要退回去。

但我还是配合银行的做法,履行这些程序,等待解锁的那一天。过了一周后,银行卡也没有解锁,银行也没有给我任何通知,我于是再次联系银行,银行这时告诉我说,他们银行总部应德国警方的要求,将我的这笔款1460欧元转到了银行的一个中间账户,中间账户再转到德国方的银行账户。这个钱是出了我的银行账户,意味我对它更加无能为力了。

我与银行理论,我也是一个受害者,凭什么让我来承担这个责任?银行告诉我,他们理解我的处境,但他们也只是一个中间人,要遵守警方的规定。我告诉他们:

  1. 银行任何变动都没有告知我,也没有考虑到保护客户的利益,更不能把我的整个账户锁定,这是银行的失职;
  2. 我不能接受我承担这个损失,或者说,如果这样的操作是合法的,那欧盟的这个法律体系是非常愚蠢的,因为它没有能保证我的合法、合理利益。

但银行的工作人员坚持说,他们是按照银行总部的要求来执行,也要遵守德国警方的要求,并告诉我,我现在就像一个在大街上被抢的受害者,要维护自己的利益,需要到比利时警方报案,让警察去追回我的损失。

向比利时警方报案

无奈,我只好带上相应资料,到当地警察局去报一下这个案子。我问警察知不知道比特币的时候,有个女警员居然说:是不是和Facebook一样的东西?我大致解释了一下后,他们似懂非懂,反正就当一般的普通网上欺诈交易来处理。

由于比利时的官方语言是荷兰语和法语,虽然我们都可以用英语交流,但是法定程序需要翻译提供服务,警察在询问检察官(公诉人)后,说让我将整个案件详情用中文写下来,检察官再让翻译将书面文件翻译成荷兰语,这样才能合法,也节省费用(人工当面翻译要贵,且费用由政府出),然后,检察官根据法定程序来执行这个案子。通常这种事情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有结果。

其实,在报案前,我也没抱太大的希望能找回我的损失,德国的银行账户不可能会付这个款,天生匿名的比特币也不可能被追回。这本来就是一宗网络欺诈,还遇上了比特币,警察面对它更是束手无策。再加上欧洲这边的办事效率,我基本上是为了报案而报案。

交易平台找回比特币

难道我就这样看着我的两个币或者1400多欧元没有了(能买三四部iPhone手机)?虽然我能坦然面对这个损失,但我还是试图通过其它方式来挽回它。我查看了一下交易平台 localbitcoins 上的记录,我发现骗子买家的账户自从注册后就再也没有登录过平台,这个信息说明:比特币还在平台上,骗子还没有将比特币转入到TA自己的比特币钱包地址里!

我于是赶紧联系交易平台,交易平台回复我说,锁定了对方的账户,让我提供一个银行退款的证明。我于是请求我的银行准备好这些声明文件,签好字、盖好章,扫描后提交给了交易平台。很快,交易平台将我被骗的两个比特币退还给了我。

整个事情中,我能拿回到我的比特币,是我不幸中的万幸:骗子没有第一时间将币从平台上转到其自己的钱包地址里。了解比特币的朋友会说那个骗子太“业余”了,我估计是骗子行骗次数太多,为了降低风险,等待卖家和被盗银行卡双方都没有选择报案后,再去“收割”盗到的比特币。

骗子、比特币、制度

至此,这次被骗的交易就像没有发生过,我依然拥有我的两个比特币。只是这个过程中发生的事情,让我有了一些思考。

我这里说的被德国人欺诈,其实没有可靠根据,网络骗子的真实身份遍布全世界。我只是根据交易平台提供的骗子IP地址,还有我知道的其它被骗故事,认为很有可能是德国人。无论在哪里,如果没有很好的制度,人的“恶”很容易就被表现出来。比特币它本来是中性的,犯罪分子不过是利用它来盗用别人的银行卡,洗白他们的赃款。

其实,在这件事情中,一方面是我自己的疏忽,没有强制对方提交身份证件验明身份,避免欺诈,但是更多的方面,是LocalBitcoins这样不经手资金的交易平台,将交易风险转给了卖方,因为即使要求对方提交身份文件,伪造文件的现象也屡屡发生。可以这样说,由于 localbitcoins 只冻结比特币的机制,这样的交易机制注定这个平台非常适合买家,而不是卖家——这一点上,普通的像 MtGox 一样的交易模式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欧洲的公检法系统程序繁琐,办事效率不高——虽然全世界都存在的问题,但在欧洲表现突出,警察对于应付新型网络犯罪的能力有待加强,比如与比特币有关的网络欺诈。

如果说德国警方很好地保护好了德国方受害者的利益,那我这个“善意的第三方人”的利益遭到了不合理的损害,这说明法律系统是不完备的。

我的比利时银行无论是从服务态度——没有及时通知我相应消息,还是从保护好客户利益的角度,都令人失望,我的账户里的资金居然如此随意不经我同意就被划走,甚至他们也不应该将我的整个账户冻结,说好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呢”?这些问题,一方面,说明我这种小客户在银行眼里实在不算什么,另一方面,银行制度方面存在很大的问题。

虽然在此次骗事件中,有的人可能觉得以后还是不要接触比特币,在我看来却相反,只有比特币这种自己完全有所有控制权的货币才能保护好自己的利益,想想我的银行卡里的钱的待遇,更让我越来越不信任银行,反而更加坚定了我相信比特币的想法。人是不可靠的,只有像数学这样的宇宙真理才可靠,而比特币正是依赖于严密的数学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