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钓鱼岛

皇上,您还记得大明湖畔的钓鱼岛吗?

上一篇谈到“钓鱼岛真相的前世今生”,实际上是为了今天这篇博文作铺垫。这篇内容写于反日气氛最热的那阵子,现在火势过了,还是把它公布一下。虽然处江湖之远,人微言轻,纯属牢骚,但心里有点话,说出来为好。说出来也没有用,但正如她恨你证明她还爱你一样,我也并不是不爱这个国家。

一、钓鱼岛?钓愚岛!

2012年的反日游行示威中出现的种种胡闹愚蠢行为,让人感觉,这不是钓鱼岛,而是一个钓愚岛。比如有些标语,不是反日,而是反人类。事后也有报道说这场活动是有些人转移国内矛盾,运作而已。这是后话。无论发达与不发达,每个国家都有那种愚蠢得不可救药、又极端的人,中国这个比例即使是万分之一,剩以14亿也是一个海量的数字。游行示威出现的场面,足以说明中华民族要实现所谓的复兴,路漫漫其修远兮,绝非换个领导人,甚至换一种制度就能一夜之间解决。

还有众多人抵制日货。不说日货的质量可靠,有多少人完全没有日货?又有多大的可能性完全抵制日货?当所有人都买日货的时候,说明国产货是有问题的。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也很难找得出和日本货没有一点关系的产品,就算国产货也有大量的日本元件,难道都不买?拿着佳能照相机在拍照的那些“抗日斗士”,足以回答这些问题。

二、过去和现在的解决领土争端办法有用吗?

已故的前领导人提出的“共同开发、搁置争议”,让钓鱼岛问题搁置了几十年,让今天的所谓“后人”去解决。后人真能解决得了?不过是前人的一种缓兵之计:把事情搁置起来也是暂时解决问题的一种方法。

今天的在位者不过是用所掌握的媒体宣称:“钓鱼岛自古以来是中国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希望在历史上留下一个没有“丢失国土”的过。这样的做法,不过是为22世纪的中国人留下一条:钓鱼岛在21世纪时一直出现在中国地图版图上。所谓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对保守的政客们来说,历来不过如此。

所以今天的这一套也不能解决问题。日本都已经实际控制、事实上开发了,到未来还能收得回来?就算将来收回来了,到时也可能在道义上说不过去——以强凌弱,虽然道义这种东西在国际上并不值钱,但要想成为一个让世界尊敬的强国,必不可少。

三、国际上如何解决领土争议?

国与国之间的领土纠纷不限于中日之间,有好多也没有解决,但动作不象钓鱼岛那般大。也有些问题已经得到解决。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之间的一块小岛:白礁,也有和钓鱼岛一样复杂的背景,双方最后选择国际法庭,用国际法律解决,虽然后来败下来的一方——马来西亚表示了抗议,但最终愿赌服输。输了官司,可以抗议表示心中不满,但否定结果就是小人。既然参加游戏,就要遵守游戏规则,无论是政府还是人民。

四、中国会走向国际法庭解决中日领土争端吗?

如果中国也采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这样的方法可行吗?至少在目前,我们的相关领导人会说不行。为什么?

其一,国际法庭从成立之初就是帝国主义的产物(虽然现在有一位中国籍法官),就像中国的铁路部门发生了案件,在铁道法院打官司,谁占优势呢?

其二,既然中国官方向来的宣传口径是对争议领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那就说明它是中国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既然是无可争辩的领土,就不存在把它诉诸国际社会去争辩的前提。

所以,中国现在的做法就成了:每一次用我们无限的报纸版面,宣示主权、谴责对方。这些领土在我们脑海里“神圣不可侵犯”,而日本人天天在事实上占据着。这一招在目前看来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长此以往,只会让争议领土离自己越来越远。

五、未来对谁有利?

听说中国驻比利时大全廖力强先生在布鲁塞尔书店发现一个有力证据,一本旧书上表明19世纪的欧洲人把钓鱼岛标成钓鱼屿。中国政府也把一些证据呈给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向国际社会宣示主权,可惜今天国际上对这类领土争议问题的认定趋势,越来越趋向事实上由谁占有、谁在开发,大概就是所谓的“向前看”,又类似于一种“事实婚姻”的观点。

打个比方,小明和小花从小是青梅竹马——甚至不排除小时候有睡在一起的事实,可是小花20岁的时候,小强把小花追到床上滚过床单,然后都结婚生子了,小明还在喃喃地说:小花从小就和我是青梅竹马,她是我的女人……我听说甚至在摩洛哥存在这样的法律:如果被强奸的女孩同意和强奸犯结婚,强奸罪便不成立。

虽然中国人难以接受这种观点,但国际上很可能会认为,虽然郑成功几百年前在黄岩岛上打了一个木桩宣示过主权,但也会更同情离这个小岛如此之近的菲律宾。当然,你非得说谁的拳头硬就归谁,那是另外一回事,不按规则办事的时候,谁能了断?

站在长远的观点来看,钓鱼岛这片小岛,无论将来的结局如何,如果中日之间一直为此事争议不断,带给中日两国的损失不知要大于多少个钓鱼岛带来的价值。最后再加一句,高举民粹主义这把大旗很管用,但扛得不好,倒下来砸着的也是扛旗的人。

日本90后年轻人眼中的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

9.18也过去一段时间了,不知国内“抗日”是否游行示威依旧?你要问我的态度,我会说:我眼中的“钓鱼岛”可以算作中国的“钓愚岛“。

很难说国内民众对于这个复杂的历史问题有清晰的了解,余下的就只有一腔“爱国热情”了。除了来自国内的信息以外,日本人又是怎么样看待这些问题的呢?知道的不介绍,介绍的不知道。

刚好从墙外的BBC中文频道看到一位日本学者的文章,作者意图不得而知,但参考价值是有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特与大家分享。


特写:日本90后眼中的“尖阁诸岛”

作者 安田 出版过多本著作,同时在大学教授《当代中国入门》课程。

“中日两国要交火的吗?”

最近几天,中国朋友们常常把电子邮件寄过来,忧心忡忡地问笔者。

这原因不必多言了—-关于尖阁诸岛(中方所称的“钓鱼岛”)的归属权问题和由此引发的日中两国外交冲突。笔者作为一个“懂华语的”日本青年作家,对目前两国情况还是感到忧郁不安。

9月11日,日本政府宣布尖阁诸岛的正式国有化以来,中国大陆(以及台湾)的政界和民间掀起了非常激烈的对日示威。9月15日到18日,中国官方组织了前所未有规模的全国反日活动。

被煽动的几万人民挂着毛主席图像游行,大喊“保钓”标语。再有一部分人像往年的打破四旧一样地打砸日资商店,向日本公馆投石,体现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国际问题解决法。

笔者知道,那些 冲动的“爱国者”们是中国民众中的极少一部分,大多数民众是很有理性的。但是这种“爱国”气氛如今弥漫中国国内,笔者的中国朋友们的忧虑也是理所当然的。

冷静

在日本国内,民情是表面上比较冷静的。除了神户华人学校被右翼犯罪分子放火,失了一场小火以外,基本上没有对华人华商的欺凌行为。只有9月22日在东京举行了“具有日本特色的”温顺游行而已。

在言论方面,各种媒体百家争鸣。日本著名杂志《周刊现代》(讲谈社)54卷35号,竟然以“中国侵略日本!日本国民打不打仗!?”为副题,煽动了读者们的反华意识。

总体来讲,虽然没有中国大陆那样很激进的抗议,日本的国内民情也十分哗然。尤其是肩负舆论的成年人对中国的“侵犯领土”和“文革性抗日”的行为,怒发冲冠(不待解释,日本绝大多数国民认为“尖阁诸岛”是日本的固有领土)。

学生

但是,没有闯过社会的学生们对这个问题有如何感想的呢?

笔者在多摩大学里教授《当代中国入门》课,9月27号我对40多名学生们进行了一个民意调查,询问了他们对目前日中两国冲突的看法。以下介绍他们的回答内容;

关于尖阁诸岛归属权问题:

“我不知道详细背景,但是作为日本人的立场来讲“尖阁诸岛是日本领土!但是因为问题已经发生了,中方也应该有相当的理由吧。两国领导要多点商量,分割土地就好了。“(女)

“根本解决不了吧。”(女)

“把争议中的土地分别两边,两国一半一半吧。”(男)

“最好到国际法庭里解决了。但是中国应该不会出庭吧? 还是日本继续控制该地区就可以了。”(男)

“让右翼领导石原慎太郎办事好了。他干的话一定可以管好的。”(男)

“两国领导们一起吃饭,彻底讨论吧。这样也解决不了的话,付钱讨好中国人应该没问题了!”(女)

怎么看中国的反日游行示威活动?

“参加反日运动的他们真的那么有爱国心吗? 是不是被媒体,被周围的气氛煽动的呢?”(女)

“游行是人民的权利,还能接受。但是打砸日资商店铺是太过分了。”(女)

“中国年轻人对社会和政府很有不满。为了减少年轻人的社会不满,这次游行是被中国政府利用的。”(男)

“中国人民在中国国内大闹什么的都无所谓了。但是旅华日本居民被遭受损失是大问题。我还是不能容忍这样的。”(女)

“通过这次事件,我对自己出生之前的日中两国历史越来越有兴趣了。我一定要进行研究。老师们请多指教!”(男)

回答中,没有一个学生支持日中开战,对国内华人的暴力抗议等的激烈政策。虽然一个男学生提起石原慎太郎的名字,但是所谓“右派”的意见也不多。调查回答中最多看见的是:“把尖阁诸岛分割为两边,日中两国拿着一半一半吧”,这种和平性的解决方式。

坦率地说,多摩大学不是东京大学或早稻田大学那样的日本名门学府,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私立大学。学生们的精英倾向较少,政治意识也较低。但是笔者的学生们的听课态度非常认真,在调查中很坦白地表白了他们的内心想法。

笔者学生们的回答,以及观察自己身边的其他年轻人的想法,相信不少日本90后对领土问题的认识可能差不多都这样。

我的看法

笔者已年过三十,不再是学生,而是孔夫子所谓的“而立”的年纪。作为一个日本成年人,笔者认为保卫领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尖阁诸岛1895年被编入为日本国冲绳县以来,一直处于日本国或美国政府的主权范围内,现在也在日本国家的实际控制之下。尽管被中国人认为“日本右翼分子”,笔者还是相信尖阁诸岛是我国固有领土的一部分。我也不同意这次调查中多数学生们回答那样的暧昧式领土意识。

应该说,日本90后对领土问题的意识跟中国的青年意识比起来,两者的对比极为明显。或许可以说,爱和平,并不激进的是日本年轻人想法的最新潮流吧。

看来,领土意识非常牢固的我已经不再年轻了,也不再是青春年代的日本人了吧。笔者对日中两国领土矛盾感到忧郁的同时,对此也是深深地感到遗憾……


请和谐评论,土木坛子保留删除不当评论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