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郑州大学

在中学母校安仁一中的演讲全文

说明:这是前几日在我的母校受邀对高三学弟学妹所作的演讲报告全文。

anren-school-speech-1

尊敬的周校长、张书记,各位领导,各位教过没有教过我的老师,各位亲爱的同学:

大家下午好。

我感觉我是被我的高中班主任老师,何财林老师骗了,他本来是私人邀请我,让我对高三412班同学讲一讲我自己的故事。老师的话说到这份上了,我不来是不行的。

他说要我讲励志的事情,我觉得我从记事起,到现在也没有什么称得起励志的事情,无非是祖上积下的福分,让我在这个地球上跑了一些国家和地方,见了一些人和事,仅此而已。

我口才也很一般,讲故事都不会转承启合,甚至讲笑话也是自己先笑,别人都不知怎么回事。

要说何老师就是何老师,他说:你自己的故事就是最好的励志故事。我仔细想一想,表示认同,就答应了。

昨天,他说学校领导要我对高三所有学生都来讲一讲——现在居然发现还有部分高二学生也来了,我感觉摊上大事了,这样上千人听众的大场面,我以前还真没有见过,虽然当年作为留学生代表在布鲁塞尔被当时的温家宝总理接见过,但在那种情况下,我只需要像个模特一样站着就行。

所以,我觉得我是被我的老师忽悠了,但我还是硬着头皮,壮着胆子来了,所以希望你们今天不要被我忽悠到。

好吧,上面的都是开玩笑。事实上,我跟我的高中班主任何老师说,当年我向他学习物理里面的洛伦兹力、牛顿三大定律,我几乎都忘光了,但老师的人格魅力,我一直深深地在体会并影响到我。既然大家觉得我来这里讲几句话有一定意义,我当然是老师指到哪,我就打到哪。为了这事,今天中午,我还喝了点酒,壮壮胆。

我下面所讲的东西,没有经过何老师和校领导的预先审批。所以,你们很幸运,原汁原味的内容,我一个搞科研工作的,肯定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好吧,我叫谭智军。安仁新洲人,就是和前辈谭国清、谭万和、谭友动同乡的。我从小没有上过幼儿园。小学的成绩还不错,因为乡镇小学总共才一个班级,也就那么五六十号同学,他们又贪玩,结果一不小心我还经常拿个好名次。

但即使如此,我也是靠指标上的安仁一中初中部,指标照顾到了教育的公平性,这件事情上,我是很感谢党的好政策。我们那时候,到了安仁一中初中部后,统招100个,收费生100,如果成绩排名100后,罚款100元,同样,超招生进入100名以后,奖励100元不等。

大家猜我三年六学期共交了多少钱?我交了500,除了第一个学期进入初中部没有交,一共五个学期。其中有一次,第五个学期末,期末会考成绩平均90分以上,我依然排名100开外,当时的绝望之情,对一个自尊心很强的10来岁的我来讲,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我的班主任凡森林老师认为我不可能考上一中高中部,但是,最后奇迹发生了,我考上了一中高中部。所以,这件事情告诉我,任何时候还是不要放弃自己,你自己都放弃了自己,就真的没有什么希望。

上了高中后,何老师作证,我实在天资平平,天赋一般,成绩中上,比如,说班上10名左右。何老师他一定还有印象。

我记得有一次,那是2002年的春节开学,他用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他真的是这样子的,谭智军啊,希望你能考上天大南开吧。后来,我的成绩只超重点线20分左右,为了稳妥起见,只填写了郑州大学,离天大南开是无缘了。

我就这样来到了郑州大学,表现还可以,我这人喜欢开玩笑,但玩笑开过火了,新生军训时,我居然被抓了典型,当着全学院新生的面作检讨,从此,在学院名气大振,一炮走红。树下了那个“湖南来的小流氓”形象,吊儿朗当的样子。

但是,我还是有自己的计划。我也学习,人家书看一遍即懂,我就书看三遍,自然懂,不搞死记硬背。我也争取当学生干部,你要接触这些圈子,接触这些优秀的同学们,你自己才会变得优秀,有些事情可做,这就像西方没有孩子的人养条狗一样,有了一条狗后,几乎不太可能会睡懒觉,因为你的狗需要遛一遛,你就有事情需要做。

我在大学本科阶段表现还可以。奖学金拿了不少,一等、二等,国家奖学金。总之,家里没有花什么钱,就把大学念完了。你干一件事情,没有兴趣,很可能是因为你没有干好,才没有兴趣,你真的干好后,兴趣也许就来了。这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事情,你们自己可以琢磨。

大学最后一年,也就是大四那年,2005年秋季-2006年春季,就在我满满地以为自己要保送本校研究生,在大学四年级再找个姑娘谈个恋爱来结束时,我居然发现自己有一门很容易的课程,手工建筑制图,挂科不及格,这门课程的成绩不计入排名,但是不及格就要取消评奖学金和保送研究生的资格,也就像现在的政府官员升迁任免的一票否决制。

我没有办法,就只好硬着头皮考研究生,我把目标定在比较能实现的哈尔滨工业大学。有意思的事情是,在大学里一边考研究生的同时,我还遇上了我的初恋,谈了个恋爱,完成了大学里每位同学梦寐以求的想法:当过学生干部,拿过奖学金,谈过恋爱,挂过科,我还加了一项,考上名校的研究生。

当然,我做每一件事都还比较认真,你们一定好奇,那位初恋哪儿去了?我可以告诉大家,那位初恋后来跟着我去了比利时,成了孩子的妈,现在还和我一直生活在大英帝国,就像童话里结束语所说: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显然,我不是王子,她也未必是公主。

言归正传,我去哈尔滨上研究生以后,说实话,成绩也一般,这里真的是除了清华和同济大学以外的全国各高校过来的精英,我的成绩和表现很一般,大概中上的样子,但我必须说,我这人还算坐得住,我获得了我导师争取的名额,要了一个中国工程院院士的博士研究生名额,让我研究生结束时直接攻读博士学位。

在上博士研究生之初,我是有打算博士研究生以后去国外看看,比如做博士后。但我后来还是觉得应该去国外拿个博士学位。把人类目前的最高学位搞定它。我当时其实是想申请中国留学基金委的公派奖学金。很可惜,那年我递交申请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也很可能为你开启一扇窗,当然,打开这扇窗并不是让你去跳楼,而是给你新鲜的空气。我那时,有一位老师就告诉我有一个比利时根特大学的奖学金,资助博士研究生研究。我就联系了,很可惜,对方告诉我,没有戏。他们招到了更合适的人选。

我以为我就这样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念完博士研究生算了。就在那年,2009年的五一劳动节,我接到了一个国外老师的电话,对方告诉我还有没有兴趣去读那个博士研究生,我当时就回复,有!于是,我就在2009年底去了比利时攻读博士学位。

后来,我才发现,原来那位第一人选去了美国,我这个备胎就进入了他们的人选。再后来,我才发现,他们一个月发给我的奖学金是中国政府给的两倍还不止,不但给我发,还给我的妻子发放生活补助,不但给配偶发,还给刚出生的儿子发,怀孕时发放不菲的怀孕补助,孩子出生后,还发送奶粉、尿不湿钱……连我每天骑个自行车都按骑行里数,发放每公里0.2欧元补助,来提倡绿色环保健康。我骑个自行车每个月都有好几百块钱人民币的补助,这钱真暖心啊,我真想抱着制定这些政策的人事部门负责人亲一口。

anren-school-speech-3

其实我一直是想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

我更早更年轻的时候,大概10岁左右的时候,上小学的样子,我想去安仁县城来看看–我觉得那里就是城市,我就想到你们城里来看看,我母亲就警告我:不要去,撒泡尿的都找不到地方。其实不是找不到地方,而是上个公共厕所需要花钱,她舍不得花钱。

后来,我上一中初中,我就来了县城,我还记得当天的情景,1996年,我和我母亲不知道安仁一中的地点——那时候县城比现在小多了,跟着村里一位学长的后面,找到了一中的地方。直到高中毕业,我才有机会去郴州看看,那是为了参加高考志愿填报交流会,去了一趟郴州,2002年,在座的18岁这个年龄北上广都可能到过了。

2002年,我就出省了,从郴州去到了郑州,看到了省会城市的样子,2004年,我又自己去了北京看看,紧接着,2006年我因为去哈尔滨工业大学上研究生,去了东北黑龙江的哈尔滨,再后来,我要出国留学,去了欧洲的首都,比利时,这个小国家很精致,很有意思,但同样常有朋友经常问我:你在那个利比亚的国家不是经常打仗吗?我就对他们说:比利时是比利时,利比亚是利比亚,你的地理可能是体育老师教的,肯定不是安仁一中李成月老师(特级中学地理教师)教的。

然后,就因为工作和生活的需要,我去了欧美很多的国家,荷兰、卢森堡、德国、法国、西班牙、挪威、瑞士、捷克、奥地利、美国等地方。我必须要说,我在欧美是长期的生活工作,所以与20天游完欧洲20国的收获和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再后来,我博士研究工作结束时,我一想,我还没有去英国看看呢(英国需要单独的签证),于是我就通过博士后研究工作,举家迁到了英国,到昔日的日不落大英帝国工作几年再说,看看女王的国家到底有什么神奇?

这些人生阅历,我觉得是很有意思的,比金钱更重要,也甚至是金钱很难买到的。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虽然我的钱包里很少有钱。我父母可能是中国最典型的农民之一,也就是一个字:穷。但这并没有影响到我去这个世界上看看,我粗略地算了算,比利时政府以工资形式发给我的奖学金折算成人民币都多于100万,所以我在我的博士论文里致谢里写着:I show my deep appreciation to the tax-payers of Belgium,我感谢比利时国家的所有纳税国民,是你们交纳的税收,支撑了国家的科研,也支撑了我在比利时博士研究的所有开销。

我的经历其实很普通,即使到现在,也是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科研工作者,代表着这个社会里很普通的每一位。我完全相信,这是绝大部分人都能做到的事情,并不是可望不可及的事情,如果把我的经历比作一位姑娘,它就是邻家小妹,绝不是范冰冰,范爷。我今天站在这里给大家讲几句话,我也是因为感觉我的普通,我才愿意过来。

一点感悟,关于计划与变化,考研、读博、出国、博后、结婚、生孩子,几乎每个事情都不是我原先的计划。我总感觉人生充满了变数,等着你去发现与体验。但你要有一定的想法,同时做好手边的事情,绝不是得过且过,如果能这样,管它变与不变,它总不太可能结不出果实。

人生不是刘翔式的110米跨栏,人生是长跑,你不可能在所有阶段都跑得最快,也不可能在所有阶段都跑得最慢,最重要的是,你不要放弃奔跑。你跑得慢的时候,可能是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只要坚持下去,如果这件事情是对社会、对自己有意义的事情,唯心地讲,几乎不可能不修成正果。一时的成绩也不太可能决定你的未来,我们进一中初中时,全县第一名的同学现在湖南某地方电力局快乐地上班。

你们要不要考大学?你们考得好了,最受益的是谁?显然,周校长很高兴,你们的班主任和任课老师,你们的家长很高兴,在父老乡亲们面前很有面子,但是,归根结底,最受益的人是你们自己。

以我有限的理解,这个世界每天在发展,最终还是需要技术,需要人才,往小了说,你有个大学文凭,女同学至少嫁人的时候,可选择的帅哥素质要好得多,男同学至少在女同学眼中被认为打老婆的可能性要小得多。往大了说,在学业上获得的知识、技能、文凭,在你走向社会的敲门砖,也是通行证,我们中国的发展不可能是讲哥们义气、只凭关系,不讲原则的人取得的,还是那些过去念过大学的有文化有知识的精英取得的结果,将来更是如此,这个社会越来越精细化发展,经商如此,从政如此,你有两把刷子,在这个社会一定有你的立足之地。

虽然你们的朋友圈里总会有一些人发一些这样的或那样的所谓深度好文、必读文,这些东西大多是为了制造眼球效果,还特别多的负面信息,真正的干货极少,很少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真是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我很少看,也建议你们少看,甚至不要看,一个年轻人就要像个年轻人,有要有一点理想,而不是过早的世故,理想不一定100%实现,但理想一定要有,放在自己心里,万一实现了呢?

我们要么做快乐的猪,要么做痛苦的人,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就好好拼搏一下吧,比如现在的高三阶段,将来回头看,是值得的。

感谢大家!祝大家高考好运!

二○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于安仁一中体艺馆

anren-school-speech-4

我是在乱讲吗?

据朋友透露的消息,某重点高校校长被中纪委调查,涉嫌经济和作风问题,甚至传出有私生子的说法。听说而已,我没有亲见,然而还是不免感到震惊和悲哀。之所以震惊,缘于该校长如此之年轻,并且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同时也是我的同乡。目前网上还没有相关信息,万能的Twitter上也没有,等待进一步的消息报道证实。

高校校长当然算官员。这位校长官至副部级,学术造诣更是早年就已成为院士,然而终遭如此结局。个人猜测,他很可能得罪了某一部分人,或者说,“上面”没有强人想盖住事件。至于经济和作风问题,都不过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能说当事人完全没有经济和作风问题,但谁又敢说自己是完全清白的呢?即使是高校这座看起来很白的“象牙塔”,它也早已充满了铜臭味,俨然一个微型社会,当然也存在官场作风,绝非净土。更何况,他们都是人,能没有缺点?能没有欲望?都没有的那是神,不是人。

如果说只是玩女人而导致身败名裂,我把它称之为男人的宿命。然后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有权有钱资源后,想不作恶都难。不信?看看河南省的交通厅长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倒下,其中第三个上任听说还剁掉手指发誓不会贪。誓言我不太相信,而剁掉手指这种影视作品中才能见到的情形,我想真实的感受是很痛的吧。厅长他更应该清楚,贪或不贪,都不是你说了算。就像配合不配合薄谷女士,都不是张晓军先生说了算。

事实上,周围的人都在作恶,你不作恶就是不合群,这样的结局也是被迫退出游戏,相反,和大家一起作恶的话,就看谁的运气好,谁家的祖坟埋得好,谁就能笑到最后。这是一个社会的悲哀,因为这种制度对某些个人能实现最大利益化——当然是以牺牲另外多数人的利益为前提,可是关键问题在于:对于整个社会而言,利益没有最大化。所以,贪腐严重的国家都不太可能是先进国家,或者说难以永褒先进。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当年念研究生时,宿舍哥们的导师是从某省建设厅副厅长位置下退下来的,直接在我所在学校找了一个教授的职位(当然他原来也是教授,是从教育系统出来从政),我当年还和他聊天,问了他相关的问题,受益很多。最近他调到了南京某高校,在夫子庙旁买了一套房子,听说二百多万房款一手付。我想,我哥们的导师真是一个明白人,知道何时应该全身而退

又想起来一个真实的小故事。家叔由于严重摔伤,在老家县人民医院做了大型手术,由于事后没有请手术大夫们吃饭,被主治医生告知:病人身体里还有一块钢板没有取出来,需要交2000人民币处理。

钱交了,“处理”过程当然没有——事实是没有钢板的,哪个医生敢故意把不需要的钢板落在身体里?那就不是钱的问题了,医生说这话不过是因为没有吃饭而“教育”我那不懂行情的婶婶罢了。其实婶婶怎么不懂行情?问题是手术费高达好几万,哪还有钱请你吃饭?又哪知道缺了几百块钱的饭钱会导致2000元的“勒索”?农民总是被玩弄。

婶婶和我电话抱怨:“我们还是没有关系,没有人。”我跟她说:“这种事情在欧美国家是不存在的,但如果我是县医院的那个医生,我也可能是这么做的。”婶婶笑着说我:“你发乱(方言,乱讲)。”

我是在乱讲吗?

Update:

8月28日,中共中央组织部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在大连理工大学宣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任免决定,申长雨担任大连理工大学校长(副部长级)。教育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杜玉波出席宣布大会并讲话,辽宁省有关领导同志出席会议。

申长雨,男,1963年6月生,1986年12月入党,1980年9月参加工作,大连理工大学计算力学专业博士研究生毕业,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1997年2月至2000年7月任郑州工业大学副校长,2000年7月至2003年2月任郑州大学常务副校长(正厅级),2003年2月起任郑州大学校长、党委副书记。

本科毕业时在同学录上写的一些话

FOR YOU

很不情愿让你翻开这本纪念册,因为我知道,当你写完你的留言,就意味着我们即将分别。当你提着你的行李踏上出租车踏上火车的那一刻,我真不知道我们何时还能再见面。这份同学情,拥有的时候没能好好把握,而即将离别之际,才倍感要好好珍惜……

四年了,四年的光阴相当于我们目前人生所走过历程的1/5,坛子很幸运这四年和你一起度过。在郑大,我们留下了我们宝贵的青春。还记得四年前进郑大时的那份荒凉,如今总算是一片繁荣了。那时候的坛子,特别是在军训时期,也曾玩世不恭,也曾嬉笑打闹……可能也因为这给你留下了不佳的印象,坛子只希望这一切没有引起你的不愉快。后来的坛子,和大家一样,每天上课(虽然每次都坐后面,默默看书,不怎么听讲)、吃饭、睡觉……再后来,承蒙你的信任,坛子担任了院学生会、班级的学生干部,尽自己绵薄之力为同学为老师服务,坛子很是荣幸!只是现在回想起来,虽然当初也感觉尽职尽责,但仍有很多事做得还不够好,或者说还没能更好地为同学服务,甚至可能无意中给你带来了不愉快,对此,坛子想告诉你:如果真的有,请你别介意,因为坛子是无心的;如果没有,那是最好不过。在大四的这一年,由于我选择了考研,和同学们一起上课的时间很少,还辞去了班长一职,还望你对坛子的谅解,在此深表感谢!

四年中,和你在一起的日子里,坛子感觉经历了许多:全院第一个被辅导员“抓典型”写检查;全班唯一一个挂掉房建课程设计(由此失去奖学金,失去保送资格,也由此遇上了现在的GF,考入哈工大……);全年级唯一一个得国家一等奖学金……总之,细想起来,在这四年里,当过学生干部,拿过奖学金,挂过科,感情也有了归宿,最后以考上研究生作为总结。每一项表现都是那么“极端”,甚至有点像演戏一般。在这四年里,快乐与痛楚并存。在这四年里,我深深地觉得,成绩与荣誉的取得,有你的一份支持与帮助,而那些痛楚,只能怪自己做得还不够好!所以,坛子真诚地想对曾经帮助过我的你说:谢谢你!

作为六班的一员,我相信,除了缘分,什么都不能让我们相聚在这可爱的六班。六,意味着“顺”!我祝愿六班的你,人生从此大顺。六班的每一位同学,都有着自己的闪光点,都有着自己的优秀之处!

就要毕业了,与其说这是一种生活的结束,还不如说这是另一种新生活的开始!也许你还要继续深造,也许你已经工作,也许你还在找寻自己理想的工作,或者你还有其它的打算……不管你过去怎样,我都相信你是最棒的,坛子希望你:相信自己!坚持到底!永不放弃!做最好的自己!你就是最棒的!未来的日子里,我会默默地祝福你!无论是成功的喜悦,还是前进途中遇到的困难,坛子都愿意与你共同分享与承受,没有为什么,只因为你我大学同学四年!

就要离别了……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现在不是深秋,可这感觉却胜似清秋!既然一定要离别,那就让我们把这离别之痛化作前进的动力吧!

再见了,我的同学!再别了,我的朋友!坛子祝你人生路上一切都好!

最后,让我对你说一声:珍重!

你的同学&朋友:土木坛子

6/22/2006 9:10:45am 于郑州大学新校区

在哈工大的感受

今天见了导师,他本来要打算收三个学生的,结果学校有规定,对六十五岁以上的导师只能带一个学生,没有想到我就成了他的唯一一个硕士了,真是感觉有那么一点荣幸,我想我都可能是他的最后一个硕士了,也就是关门弟子了~

哈工大可能真是个不错的学校,来这儿的学生也都有那么两下子,昨天见了一个据称是湖大建工第一名的学生,他被保送到同济都没有去,偏要来哈工大跟着欧进萍院士念硕士,当初哈工的李惠老师亲自打电话给他,他都没有理她,没有想到再起欧院士现在被调到大连理工大学当校长去了,真是计划没有变化快。那个学生也是我们湖南的,我发现我们这届硕士有很多湖南的老乡,我真为自己是个湖南人而自豪。难怪李惠老师这么喜欢湖南的学生。

原先在郑大待久了,自我感觉还不错,现在到了这里,感觉还真有点压力。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这里学习等一切顺利。只有好好努力吧,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其它的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