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邓小平时代

《邓小平时代》读后感

上次说到香港中文大学出版Kindle系列中文书时,我看到一本名叫《邓小平时代》的书(CUHK Series: Deng Xiaoping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a (simplified Chinese) [Kindle Edition]),于是以9.99美元买下简体中文版。从二月初读到三月中旬,终于读完。读完后感觉这本书值得一读。

此书对了解中国近现代历史、政治、文化,提供了一个更接近真实的机会。八十多岁的作者、哈佛大学社会学教授傅高义(Ezra F. Vogel),花了近十年时间写成的这本英文原著(已翻译成中文),查阅了海量文献资料,与邓小平的家人、同事、朋友、对手、国内国外政界人士的访谈,让这本书的内容异常丰富、详实。

述事的同时,融合这位资深中国问题研究教授的解读,对中国的许多问题,比如:台湾、西藏问题、民主和自由、中美和中日外交、改革开放、毛泽东、江泽民等,都有一种较为客观、公正的阐述。至少我了解到了一个更真实客观的中国。这些事情虽然刚刚发生过,但许多事情仍然在发生,甚至将来还要发生。比如面对年轻人对党的失望,邓公用“爱国主义”拉拢青年们的热血,而刚上任的习总,他提出他的“中国梦”,又不何尝不是“异曲同工”呢?

书中大量的史实也澄清了不少的历史真相。那个至今不认为是国家领导人的华公,他是真的只有“两个凡是”而没有任何其它贡献?“四人帮”的王洪文难道没有一点才干?1979年中越战争在第三方看来是“自卫反击战”吗?日本举国上下对侵华战争是一直死不悔改吗?“一国两制”和“经济特区”是邓公的原创吗?党在培养干部时是重“才”还是重“德”?诸于重重问题,皆有涉及。

从书中的内容可以看出,网上得来的信息往往不太可靠,我们的历史教科书又是如何苍白无力。对于一个政治人物,很难用对于错、好与坏来评价。何况邓公自己都说过:“我死后人们能给我三七开的估计,我就很高兴、很满足了。”

也许有人会说:为什么国外研究者写的就一定比国内专家更客观、公正呢?不难解释,在国内现行体制下,虽然存在能写出不错作品的研究者,但基本上得不到公开出版的机会。虽然杨恒均先生很不平:“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其实,中国人看中国问题,很多时候难以跳出思维局限性,或者说,局外人可能更能看到问题的另一面。这是一个多元化的世界。再说我们也没有理由相信 Ezra F. Vogel 老头子要写一本混淆是非的著作。

本想分享一些精彩的书摘片段,但考虑公开后,本博客可能就不能在国内访问了,还是免了。网上的书评、读后感很多,但我强烈建议阅读原著或者翻译后的中文原著(不得不说,翻译水平不错)。我买到Kindle简体中文版后才知道,原来此书在国内异常火爆。三联书店已引进此书,虽然有删节(第20, 21章,涉及“70-6”事件),但也算二位新人上马以来的一大进步,毕竟引进了。事实上,可下载的完整版本网上也早已流通,《邓小平时代》繁体中文,PDF, Mobi, Epub, TXT格式均有。

有人认为此书的引进是想“通过一些域外学者的视角来论证斯巴达所定道路的明智性,以结束自己内部的争吵与狐疑。”抛开这种论调,我认为,这种书早日传开,对于民众了解这些历史很有帮助,对于这个国家的现代化也必定有积极作用。一个国家与社会的进步必须是人民和政府共同进步。

你什么样中国就什么样

是中国人必看必转

我不太常用QQ等聊天工具,因为我觉得即时聊天在大部分时间里是一种低效率的交流方式,但是由于很多人使用,所以我还是偶尔会用一下QQ之类的工具,然后就经常收到类似的群消息——“是中国人必看必转:抵制日货”(尤其是钓鱼岛事件升温时)。

“是中国人必看必转”,如此“有力”的宣传,近乎诅咒。我看完后发现居然没有任天堂这个牌子,如何能够“全面”抵制日货?再一看,消息居然转自我硕士研究生时的导师课题组群,所谓高学历的一群人士。激情掩盖一切无知。

类似的这种信息多如牛毛,年年有人发,月月有人发,日日有人发,然后再转发。转发消息的人可能是出于一种所谓的“爱国”情操,反正是复制、粘贴两动作,瞬间完成“爱国”壮举,实在是只赚不赔的买卖。

先不说这种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发这种消息的人全面想过吗?在今天这种全球一体化的背景下,抵制日本货能解决一切问题吗?很简单,假如真能解决,党国直接在地球上收视率最高的CCTV新闻联播里强调几次就够了。

问题没有那么简单。虽然局部动荡和战争每天都在上演,但今天国与国之间,更多的是一种相互合作、互惠互利的关系。换句话说,发达国家也并不希望看到一个落后、动乱的中国,因为这对于他们也不利。

中国人的这种抵制日货的言论和行动,就算对日本国家有影响,反过来对中国的经济有很大的负面作用。日本货要真能抵制,不必通过这种QQ群式的言论,而是会自发地变成行动。就像设立一个关爱妇女的妇女节,并不是庆祝妇女地位高于男性,反而说明男女还不平等,越是高喊抵制日货,越是说明离不了日货。

往深处说,这种抵制日货的言论,仍然是一种冷战的思维。这种思维在40年前就已经出现,例如,《邓小平时代》一书中就提到,当年邓小平派党国代表出访西欧五国(法国、西德、瑞士、比利时、丹麦)时的见闻:

由于中国刚开始走出冷战的思维模式,谷牧代表团的成员以为他们会被当作敌人看待。虽然有出国之前为他们准备的情况简报,但东道主的友好和开放还是让他们吃惊。

当时中国的大多数工厂等设施都是保密的,甚至对一般中国人也不开放,因此对于欧洲人愿意让他们参观工厂、办公楼、商店和几乎所有其他设施,他们无不感到诧异。

日本侵华固然可恨,但如果说日本人没有为此道歉也不符合事实,比如邓小平访问日本时:

邓小平说,尽管有20世纪那段不幸的历史,但两国有过两千年的友好交往,他愿意向前看,使两国走向友好交往的未来。这让日本人大受感动。他们知道日本的侵略给中国造成了多大灾难,非常想表达他们的歉意,伸出友谊之手。邓小平带着和解的精神而来,也带来了两国人民可以共同生活在和平友好新时代的希望。很多人觉得,二战结束三十多年后,疗伤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邓小平访日期间,很多日本人对日本曾经给中国造成的灾难表达了歉意,日本政要也发誓绝不再让这种悲剧重演。邓小平接受了他们的道歉,并没有要求他们详述那些暴行。对于很多不同领域的日本人来说,帮助中国实现现代化,既是对日本人过去的行为表示忏悔,也是为中国的繁荣作贡献的方式,这种帮助本身就可以增加两国和平相处的机会。

即使是中日关系不正常的时期,就有知名的日本企业家帮助中国:

稻山嘉宽是在日本招待邓小平的一位重要的工商界人士。他从1957年就开始向中国出售钢材;到1971年,他的公司已在改造武汉钢铁厂、使之成为中国最现代化的钢铁厂上发挥了主要作用。他的一些雇员对他向这家过时的苏联式钢铁厂转移如此多的技术、而不是去建新厂赚钱而有所不满。稻山回答说,他很乐意改造这家工厂,因为1901年他的钢铁公司八幡制铁在日本开办第一家工厂时,铁矿石就是从武汉运来的,他很高兴现在能回报这个城市。

40年来日本帮助中国的贷款:

1979从年到2007年,日本海外经济协力基金向中国提供的贷款多于它对任何其他国家的贷款,总计达到2.54万亿日元(按2007年汇率计算约合250亿美元) (虽然这个数字还不够几个贪官腐败)

土木坛子无意美化日本二战时期的侵华历史。只是想说,一味不顾事实地丑化日本人和日本国家,像木偶一样不加思索地人云亦云,不加思索地转发自以为是的“爱国言论”……不但不解决问题,反而只会突出反映这个国家和国民依然如此落后,即使口袋里钱包比过去要鼓那么一点点。

上次说到买了一台Wii游戏机——这不是重点,我故意提到了Wii是日本货。从朋友们留言评论反馈来看,尚无一位讨论抵制日货的话题。这说明阅读土木坛子的朋友们,水平与那些随意转发抵制日货消息的网友们还是有些不一样。

你是什么样,中国就是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