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道德经

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记得在上高中的时候,班上有一个同学,似乎什么都懂。无论你与他聊什么,都能说出个所以然来。不过,更多的时候让人很不快,有些东西他很可能是乱讲,无理的时候都能说个有理来,作为听者,由于没有证据证明他说的是错的,于是就只能口服,但心不服。这种特点的人我不是很喜欢。

长大后,知道有一种比赛叫辩论赛,就一个公众都关心的话题,正反双方进行争辩。在我看来最奇怪的是,正反双方在进行辩论之前不知道自己将站在哪一方。搜集资料准备的时候,必须对两方面的资料都要准备,一方面是为了应付抽签决定正反的未知结果,另一方面也是好在辩论的时候维护我方立场而攻击对方立场。如果不是考虑到辩论过程的意义,这种争论的结果一点意义都没有:争论开始之前连自己的立场都不知道。

网络时代,总有许多所谓的知名人士每天发表着自己的长篇大论,这些人士被称为意见领袖。过去用博客,如今使用微博、微信公众账号等社交媒体,运营着所谓的自媒体。他们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观点,向别人灌输各自的价值观,甚至要同化那些与自己观点和意见不一致的人,似乎改变世界的就是他们。

他们的言论经常言辞犀利,结论非黑即白、非白即黑,而不允许其它的意见存在。对于这种现象,我想用英语中常见的一句话来“奖励”他们:That is interesting. 换作中文也就是“呵呵”的意思。

在我看来,大多数时候的争辩结果甚至争论过程都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应该允许不同的意见存在,也应该允许不同的价值观共存,前提是互不损害对方的切身利益。

《道德经》云:“多言数穷,不如守中。”大意是说:说坏话不如说好话,说好话不如说对话,一切争论必有理屈之时。当我读到这句话时,我想:我们用尽各种技巧去争辩,总想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这本身或许就是徒劳的。

应该说,我上面的言论就没有做到: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刘翔是真的假摔?

公元2012年8月7日,就是中国全体网民为7日在2012国际奥运会伦敦碗前摔倒的刘翔君开批判会的那一天,我独在网上徘徊,遇见某君,前来问我道:“坛子可曾为刘翔写了一点什麼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坛子还是写一点罢;刘翔摔倒前你从未为他写过博文。”

以上纯属娱乐,版权归鲁迅先生的《紀念劉和珍君》。

大概四年前的今天,我在广州的暨南大学某饭店里和王兄一边喝酒,一边观看那年的北京奥运会,酒还没有喝完,只见电视大屏幕上的刘翔由于脚伤退出了110米跨栏比赛,尤如戏剧一般,出人意料。

四年后的今天,我在欧洲的比利时,寄希望于复出的刘翔在离这里不远的英伦奥运会有良好的表现,可是一起跑,他居然第一个栏都未过就摔倒了,听说还是因为脚伤,赛前他就打了两针封闭,说明问题是有的,只是没有想到依然这么严重。

北京奥运退赛可以说成意外,伦敦奥运还是出现同样的问题,两次让全世界都“欣赏”到几乎同样的事故,真让人怀疑刘翔和他的教练是如何估计自己的情况。是勉为其难?还是另有目的?但至少不像刘翔刚来到伦敦说的那样:我希望能尽情享受这一次比赛。

虽然奥运会是一群最需要运动的人,看着一群最需要休息的人在那里运动。可对我而言,看博尔特的100米短跑,是为了看人类目前能够跑得多快,看刘翔的110米跨栏,是想知道黄色人种能跑得多快。可惜刘翔一而再地出现同样不可思议的退赛事件,依然是那只脚,依然像戏剧性一般。

不可否认,他在雅典奥运会时的冠军给中国人带来的荣誉,证明黄种人在这个项目上也能跑得过别人。如今,刘翔的两次奥运退赛带给他的可能是永远的挫败感。

田径赛场上是残酷的,实力为王,天份加苦练,再加上点小运气,才能注定优秀的成绩,对中国健儿来讲,最要命的还有:金牌只有一块。

雅典奥运会以来,8年的时间,这个和我几乎同龄的刘翔,没有再飞翔起来,我想他8年来的压力并不小,如果此次能夺冠,不论哪一方百利而无一害。他的这一摔,宝马、白沙等30多个亿的广告费都打了水漂。无论此次摔倒是真的“脚伤”还是像梅里特说的“技术性失误”,那些怀疑刘翔假摔的观点很难说没有冷血的成分。

希望刘翔能够养好伤,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几近而立之年,再参加国际大赛也很难有好的表现,岁月神偷、时光老人面前,谁能抵抗得了?何况是运动员这种吃青春饭的行业,何必再“为赋新词强说愁“?或许,刘翔早就应该学习学习《道德经》: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銳之,不可長保;金玉滿堂,莫之能守;富貴而驕,自遺其咎。功成身退,天之道。

祝福刘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