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道德

注意自己的网上言论

前一阵子去比利时法语区玩的时候,一个朋友和我邮件联系,说想和我在根特见一面聊一聊。后来见面聊了两个小时,原来他很支持我的那个小公益事情(事先就捐赠了),其次他想找志同道合的人加盟他们公司做电子商务。

我比较好奇的是,我何德何能,让他怎么找上我?为什么找我?他回答我,他们一直在找人加入他们的事业,他同事把我的博客推荐给他看,关注我有一段时间,在几百个候选人中觉得我比较合适。我就更奇怪了,凭什么从几百个人中觉得我比较合适,他告诉我:“我们找人首先看人品,看了你的博客对你有一些了解。”

我心中的疑问总算解开。我可能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不过是一个坏事做得比较少的普通人罢了。但是,这件事情给了我一点启发:即使是在虚拟的网络上,也要像平常生活中一样注意自己的言论,尤其是在个人博客上的言论,它是别人了解博主的一种重要依据。

注意自己的网上言论,不是说不能发表言论,而是说如果做不到说真话,起码也要做到不说假话,或者就不说。处心积虑地撒谎,再用假话去圆谎言,累。然后,要恰当地表达自己的言论,而不是图一时口舌之快,专注于假、恶、丑等哗众取宠东西。

也许有人会说,这岂不是伪善?每个人都是阴与阳、恶与善的结合体,就看哪方面表现得较多一些,伪善也是为善的一步,是朝着好的方向改善。心存善念,外在表达也就会透出善的气息,人如果能一辈子都“伪善”下去,也相当于功德圆满了。一个人在网上长期满嘴胡言,怎么能给人可靠信任的感觉?

注意自己在网络上的言论,往高说是一个人从道义、道德上对自己的要求,往低说也是法律的基本底线。虽然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但言论自由(如果我们有的话)不是没有界限。

作家吴虹飞前一阵子爆粗口发一条要“炸建委”的微博,后来拘留了10天,险些要判五年刑期,这事虽然说她有些倒霉,撞枪口上被抓典型,但的确提醒我们不要在网上随便发表言论。如果吴虹飞是名普通民众,早被关个十年八年了(这就是中国的法治现状)。

生活中一句话说完后可能空口无凭,但网络上的文字语言都有记录,删都删不了,我们有理由认真对待自己的网上言论。当然,面对出于正义和良心的言论所带来的潜在危险,我们也无所畏惧。

让球风波-奥运会规则与道德的官民之争

Queen-UK-Olympic

这次2012伦敦奥运的事情真不少,大概从女王开幕式不高兴的脸相就能预测出来。

前几日的中国羽毛球故意输球风波的确让国人对奥运规则与道德之间有了较大的争议。许多人都抗起道德大旗对此事加以定论,道德这个东西其实是一个奢侈品,作为必需品的规则都有明显的漏洞,又怎么能把所有责任都推给运动员呢?

虽然争来争去都难以让持不同观点的对方信服,不过我注意到所谓官方和草根之间也是有争论的,双方对此事件的态度完全不同。

官方的代表是红网的一篇类似《人民日报》社评口吻的报道,高举奥运道德大旗,宣称“不道德行为比不合理的规则更让人寒心”。民间代表,比如博友张无计兄——我称他为当代鲁迅式愤青,以博文“从伦敦奥运看规则与道德”认为“道德拯救不了规则“。

前者依然是那种老旧的意识形态,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打肿脸充胖子:“中国是体育大国,也是崛起中的体育强国,更应该是模范遵守体育道德弘扬奥林匹克精神的强国。错了就错了,知错能改,才能善莫大焉。如果一味狡辩,一味强词夺理,那脸丢得就更大了。“这种论调,就像我国的领导们天天大会小会上要求为官要清廉一样,不解决实际问题。

我欣赏张无计的分析。运动员这种做法当然不值得原谅,但不注意规则的制定,就不是根本解决问题。哈佛商业评论对此也有分析,大意是规则的制定非常重要,作者甚至提出了一个简单的随机分组赛制设想。毫无疑问,现行体制下的羽毛球赛制有问题。

又何只体育,这也让我想起了中学时代政治课本里的教育:以德治国!然后,就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什么都贵,唯有道德一文不值。

十块钱的道德–李韵琳 联合早报

我们生活在自己的环境里可能毫不知情,还以为一切都是正常,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现在中国也不少外国人,看看人家是如何感受我们的社会,比如道德方面。

下文是联合早报的一位记者的一篇报道,也许从这位作者的眼中,我们更能读到一个真实的中国。转载在此,存档见证我们的社会发展,希望这种现象只是昙花一现。

上周,我在办公室楼下买晚餐时遇到了扒手。还好发现得快,我即时把手机抢了回来。周围的人,包括一名保安,只是眼睁睁地看着我和这名十四五岁的少数民族青年在拉扯。我身旁的大婶甚至还叫女儿闪开一边,让扒手大摇大摆地离开案发现场。

这种袖手旁观的冷酷表现,在中国许多地方已是常态。不过,让人心寒的是,对道德的漠视,对是非的麻木,导致这常态退化成病态。经历了两年前的三鹿三聚氰胺毒奶粉,中国在食品药品安全问题上并没有吸取教训,食品药品安全和造假案例频繁爆出。

本月中旬,温家宝以毒奶粉、瘦肉精、地沟油、染色馒头等黑心食品安全事件为例,对“诚信的缺失、国民道德滑坡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表达忧心。这已是温家宝第五次谈论道德问题了。
和谐社会的大厦不能在道德沙漠中建造,看来道德缺失的问题对于中国社会也许有日益加深的不稳定、不协调、不平衡和不可持续问题。

道德行为源于价值观,受价值观的影响和支配。也许过去太穷了,改革开放后,许多人一切都是在向“钱”看齐,而追求物质的风气悄然改变了社会的核心价值观。

喜欢钱不是坏事,有钱也不是坏事。钱是看得见、摸得着又在生产生活中非常管用的东西。重要的是得到钱的途径和使用钱的道德高下。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房地产商用钱可买来大好的良田盖楼,中石化可以用钱买来天价酒享受,杀人犯可以用钱补偿后获得死者亲人的原谅买活命,而每头被打了瘦肉精的猪,只需交10块钱就能得到一张动物产品检疫合格证明。

我们总是谴责那些造假者或破坏社会秩序的人,而往往忽略那些为了10块钱就出卖自己道德和良心的监管者。如果没有他们的腐败,有毒食品也不会通过一个个形同虚设的关卡流向市场。

中国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有着5000年的文明传统和孔孟之道的严格道德传统。不过,改革开放30年后,中国在追赶上世界成为第二大经济体时,却迷失了自己。

在外界对中国是否可称得上世界经济巨头存争议时,温家宝说:“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国民素质的提高和道德的力量,绝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一个受人尊敬的国家。”

古往今来,道德虽是为统治者服务,也为社会的稳定健康发展做出不少的贡献,但治理一个国家不能单靠道德和良心。制度的缺失,还需要公务人员的管理和一套法治制度的基础。如果为了赚取更多的钱或谋求更快速更大的发展而容许官德败坏,明规则消隐,民众就将手足无措,只好随潜规则起舞。大者窃国,小者窃钩,国民与国家,难免一起堕入痛苦的深渊。

西安大学生药家鑫杀人案前天出现戏剧性转折,受害者家属表示放弃对药家鑫的追加赔偿,已判的4.5万元赔偿金也留给药家鑫父母养老,只要求药家鑫用生命为他的行为来赎罪。这事件的转折显示,钱是解决不了道德缺失的问题。

解铃还须系铃人,当见钱眼开、见难不助成为一股暗流浊水,用钱来平息只会本末倒置,而仅仅靠舆论批评、道德谴责或寄望民意监督是远远不够的。重庆警方牵头以打黑除恶的高压方式展开食品药品保卫战,如果脚踏实地地进行算是一个好的开始。

有阳光的地方就会有阴影,但愿道德是上升的太阳,而不是可以用十块钱喊下山的夕阳。满街都是圣人不可能,但希望阴暗面可以越来越小。

原文链接:http://www.zaobao.com/zg/zg110428_010.shtml, 作者:李韵琳 E-mail: [email protected]

百花齐放,百家争言

“你们(房地产商)的身上也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

——温家宝与网友在线交流时表示

“我觉得我们身上流着的都是道德的血液”。

——全国政协委员、广州星河湾地产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文仔

如果按照奥日埃的说法,货币“来到世间,在一边脸上带着天生的血斑”,那末,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卡尔.马克思《资本论》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共产党宣言》(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