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造假

低价代购奶粉内幕

fake-milk-powder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
--鲁迅

留言评论是一个博客的精华之一。看到大鹏的博客上有一则留言,说的是国外奶粉代购的内幕。

评论

突然有个想法:国内牛奶都倒掉可惜了,可以考虑出口,然后再内销,拯救世界。。。

回复:

你这想法toooooold了。根据业内人士透露,现在就是这么干的:找人在国外某个小村子租个廉价小房,接收着国内寄来的奶粉,然后贴上国外的标签再寄回国,是为洋奶粉。

我一直好奇为什么淘宝上某些卖家的国外奶粉代购,比如牛栏和爱他美,价格出奇低,算上邮费几乎无钱可赚,更为关键的是,出货量非常大,大到按国外正常零售出货量都无法满足的量。

现在看来,某种不好的事情可能真的正在发生。就像几年前达芬奇假洋家具一样,把国产家具拉到海外溜一圈,就变身洋家具,以次充好卖高价。

假洋奶粉看来也是如此。这种事情祸害不到外国人,所以国外执法机构几乎不太可能会查出来。假洋奶粉通过真代购运到国内后,一般父母也不知真洋奶粉是什么样子,再加上假洋奶粉只是以此充好,发生食品安全事故的概率可以控制到较小,到最后各方欢喜,造假行为继续下去。

出口点什么不好?出口造假,再回来祸害自己人。对这种很可能正在发生的事情,我真的很无语,很无语。

老爸,你那个年代的中国怎么是这样子?

身在墙外,获取信息自然自由与方便得多。关于中国的信息总是负面的多,正面的几乎没有,我也曾经谈到过:好新闻不是新闻。负面的信息太多当然有“坏处”,如果被不能辨别是非和过于天真的人士看到,便会觉得“怎么会是这样子?”似乎天要塌下来一样。对于这类人,还是天天看看新闻联播或者人民日报好了,反正一片和谐、歌舞升平的样子皆大欢喜。

西方媒体对于中国的报道总是报忧不报喜,中国则相反,善于报喜不报忧,孔(仲尼)先生说:过犹不及。事实上,我认为绝对公正公平的新闻报道几乎不存在,信息本来没有对错,但发表信息的人有欲望和不便于公开的利益目的,何况战无不胜的马克思主义教导我们:资本主义生来就是“万恶的”。

因此,面对无论任何信息与新闻,保持一种谨慎的观点:不悲不喜,“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漫步”,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早饭时看到一篇金融时报的报道,讲的是关于中国能人造假的报道,看清楚,是中国能人,不是一般的中国人。谢国忠先生这样分析这种现象:

中国的经济结构意味着,它提供不了许多机会。政府痴迷于投资,结果到处造成产能过剩。大多数中国商人,在其宣称进行的商业活动中都赚不到钱。投机、与政府官员勾结以及造假,才是赚钱的主要途径。这一推动因素不应被低估。当一个人的生意已是供大于求、债务缠身时,造假是一条颇有吸引力的出路。

这也许解释了今天的中国为什么造假如何猖狂。人人造假赚钱的同时,又何尝不是人人都是受害者呢?根治这种社会病相的良策是什么?道德约束有用,但它是软的,不适用于所有人,我想问题的关键在于法制执行,尤其是后面两个字:执行。

又岂止是经济领域中的造假需要用法律来约束。如果做不到“执行法制”,即使位居整个党国权力机构的Top 25,也有一天是这场游戏的Loser;即使精通中外法律,亦不过是“知法犯法”(请注意引号)的笑料;即使是共和国声名赫赫的公安局长兼英雄,也有一天会寻求美帝国主义的庇护。这些人曾经是现行体制下的所谓既得利益者,然而,也是现行体制下的受害者。

你不要笑他们:“活该!““这些人”不是你,不过是因为你没有运气来参与游戏,否则,你和他、她、TA一样,表演着这些亦真亦假的小说,我也一样可能会犯的,因为我也不是圣人,连剩女都不是。

但愿等我的小孩长大成人后,看到这篇报道时发出感慨:“老爸,你那个年代的中国怎么是这个样子?”如果那样,革命就成功了。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唉,一声长叹,是为记,记录这个时期的党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