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返璞归真

《平面国》、《返璞归真》及乱七八糟

记得之前和谭兄讨论过《返璞归真》的读后感,后来又记了两三段笔记,一直想再写一篇札记,记得当时也跟谭兄提过,我还一直惦记着,但不知道他忘却了没有。 可能是长久以来惰性使然,再加上工作生活等扰心,一直未能完成。春节放假时间长些,有时间和精力思考得稍微深入一些。今天就试着补上吧。但书已经读过半年多了,记忆、心境、领悟什么的可能和那时已有些出入了,不管了,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吧。

年前看了一遍也是很久前收藏的一部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平面国》(Flatland),和《返璞归真》第四章的第二节“叁位一体的上帝”对照着看,就会发现有点意思。其实这也是很长一段时间来我一直在思考的东西,越了解相关的一些资料,发现原来我想到的都是别人想过的(有点悲催哦,做为一个普通人,所以我一直就没有独创性的东西喽)。长久以来我一直怀疑上帝是比我们更高维度的生物,几年前看过这个系列的科普“Dimensions I”,当时感触很深,又看了《平面国》,更加深了我的这种想法,平面国里面的二维生物他们看到的三维物体Sphere相当于他们的上帝,他可随时进入平面国“显灵”,而且把他们的世界看的一清二楚,在平面国看来他全知全能。

以此类推,我们三维生物,经常谈论的上帝也好,老天爷也好,真主安拉也好,佛祖也好,是否只是存在于四维(或者更高维度)的普通生物?(类似于平面国“救世主Sphere”所在的“弥赛亚公司”,这个可是牛气冲天的公司呀,它可是能批量生产“救世主”啊。低维度的世界在高维度的生物看来,其实也就是个玩物而已,可能根本没资格称之为玩物,whatever!)某种程度上说,我们三维世界眼中的“上帝”大有可能真的存在,但不过是高维世界中的一个/或者一群普通生物?而我们这个宇宙,也可能只是四维世界中“弥赛亚公司”的一块试验田而已了?

再进一步假设:人有可能是四维实体,从无到生再到死,就可以看做是这个人的四维实体逐渐进入三维空间再离开的过程,这个过程的每一个时间点都是四维实体在三维世界的投影。你之所以今天是你,明天依旧是你不是别人,就是因为你这个四维实体本身的连贯性。而所谓的死亡,也只是回归四维世界的一种方式而已。再比如说,有很多人恐惧死亡,其实并不是恐惧死亡本身,而是对未知的恐惧,因为没有一个死过去的人能活着回来,然后告诉我们那边是什么样子的。于是宗教对死亡之后如何如之何的说法,其实也是对活着人的一种慰藉,他们的不同说法可以用一个不是很恰当的句子来表述:死亡就是回家。

或者这个上帝真的只是隔段时间,或者是特定的时间,物色代理人,然后“显灵”。其实在这一点上,我更推崇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提出的那个很著名的“轴心时代”说法,他认为:

公元前800至公元前200年之间,尤其是公元前600至前300年间,是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轴心时代”发生的地区大概是在北纬30度上下,就是北纬25度至35度区间。这段时期是人类文明精神的重大突破时期。在轴心时代里,各个文明都出现了伟大的精神导师——古希腊有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以色列有犹太教的先知们,古印度有释迦牟尼,中国有孔子、老子……

虽然这几个地方距离千万重,但其思想和文化却很多相通的地方。于是我这边就不妨大胆假设一下:各路圣人都得到了“弥赛亚公司”派出的“救世主Sphere”的点化(就像平面国的那个Square最终理解了Up和Down一样),理解了宇宙之性,人类之性,所以当他们再以此点化世人的时候,他们讲的是完全一样的东西,他们的文字可以不同,比喻可以不同,但所指的都是同一个究竟的事实。那愚钝的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就好像同一颗大树,它的树形、树叶、树干、树根等等就是那个样子,任何看过这个事实的人来写他们的样子,尽管文字可以不同,比喻可以不相同,但内行人一看就知道他们在讲完全相同的东西。讲到最后竟会变成完全不同吗?不会的。

关于不可知的“上帝”,我更喜欢老子在《道德经》里面的这句话: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

关于《返璞归真》再多说一点,我觉得第四章“超越自我”第二小节“叁位一体的上帝”的说法可以再探讨探讨,一方面说“这个认识(对上帝的认识)不是凭空制造出来的。神学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实验科学”,另一方面又说“谈到认识上帝,主动在他那一边。他若不彰显,你决无法找到他。事实上,他多向一部份人“显现”,却少向另一部份人“显现”。这个真的让我不得不说确实是诡辩了。按照这个说法,那很多骗人的把戏或者不好的宗教也可以这样说,因为你心不诚,没有感动“我们的神”(请允许我用“神”这个词,因为想不到其他更合适的词汇),所以没向你“显灵”。我觉得讲到那些很难证实或证伪的东西,一定要小心才行。

话说回来,对于我本人而言,至少现阶段(将来会成什么样,我也不知道,我很喜欢这句话“要成长为新的物种,就要历经所有你不会再扮演的角色”,可能自己在“进化”中吧),我是信仰哲学,而非信仰宗教。这个信仰有别于科学与宗教,它应该是“源于自身的信仰”。这就是说,它既不是单纯的知识,也不是对上帝的信仰,而是独特的“哲学信仰”。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也说不清楚,只是模糊认为这种“信仰”应该有所不同罢了。

我认为一个人无论以何种方式达到或接近了天人境界,其人格境界已经升华得很可以了,即使没有特定的宗教信仰,那也是我们常人不可企及的圣人境界了。记得罗素写过一本小书叫做《我为什么不是基督徒》。这种境界的圣人,如果他愿意,自创一个门派也未尝不可。

我们凡夫俗子追求富贵,有人甚至喜欢以酒精、毒品等刺激感官以寻找快乐。但这些刺激的作用必然遵照边界效用递减的规则,越来越低越来越不够high。上帝束缚了我们的肉体,但给我们的心灵开了一扇窗,恩准我们的思维可以无限驰骋,不受羁绊,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个恩赐呀。

后记:这是上次和我讨论《返璞归真》时的大学同学写下来的文章,他希望放在我的博客上与大家分享。我从来没有接受过投稿也没有这方面的原则,分享不分享他人的文字纯粹是随缘。

友人香港书展问答录

上次分享了我和朋友讨论《返璞归真》的邮件来往。他后来在邮件中又和我分享了他的香港书展之行,征得同意,特将内容分享在此。


看到你的回复(注:我们之间通过邮件交流),又想到了一些事情。

7月20号去了香港书展,三楼有一个大展区几乎全都是各个宗教各个教派的展区,天主教/各个新教/道教/佛教/伊斯兰教等。

我平时也喜欢和宗教界的朋友聊天,看了好几个展位,跟一个传福音的基督新教徒聊的时间久些,差不多半个小时。回忆起来一些有意思的片段分享给兄台。以下只是根据本人回忆整理,可能有漏缺,但大意应该不会丢失。

问:你入教了吗?

答:暂时没有,但我读过一遍,也完整听过一遍圣经。

问:那请问你读的是哪个版本的?

答:应该是和合本的。

问:不同的版本之间是有差别的,我们使用的这个版本更忠于基督的原义……

答:请问你们是属于新教吗?应该不是天主教吧。

问:是的,我们是属于新教的教派,不是天主教。你知道天主教在16世纪,宗教改革之前的时候,一直宣称自己才能代表上帝赦免凡人的罪,发行赎罪券,迫害那些内心追随耶稣的真正的基督徒……而新教是16世纪之后慢慢发展而来,主张基督徒们可以从圣经的原文直接找到上帝的教诲……不同版本的圣经是有差别的,就是一些细微的差别,就体现在是否能体现基督的原义。

比如这里(拿出了手机,打开经文念到)《约翰福音》第3章第16节

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入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远的生命。

For God so loved the world that He gave His only begotten Son, that every one who believes into Him would not perish, but would have eternal life.(以上的经文是我从WIKI上面找到的,当时他只念给我了中文的,他给我看的这片经文应该是圣经恢复本的)。

(然后,又打开了和合本的经文念了一遍,和合本的经文比恢复本少了一个“入”字)。你注意这里,少了一个“入”字,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基督教导我们语言行动上信他的不一定是真正的基督徒,而真正的基督徒应该是在内心真正的信入……基督说,我们每个人生下来内心里面都是一个基督徒,当然这个基督徒的意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信仰基督的那层意思,只是因为各种原因偏离了作为基督徒的轨道,所以我们要重新回归基督徒的灵性,要“信入”基督……

问:你的这个意思我大概了解,但觉得有点不是很确切的地方,我举一个例子给你吧。公元一世纪的四大圣哲,苏格拉底、孔子、耶稣、释加牟尼,再加上后来的莫罕默德,实际上他们都是圣人,可以说境界都比我们一般的凡人要高很多,他们可以说都是参悟的宇宙终极真理后,向世人宣讲的。

如果将他们看到的那个终极真理比喻做一个貌美无比的大树的话,他们的语言可以不同,修辞可以不同,但内行人一看就知道他们在讲完全相同的东西。所以每个宗教和其中的各个教派的内在本质(也可以叫做你刚刚讲的称之为“基督徒”的灵性)应该是完全一样的,因为他们都是在谈论同一个完全相同的人的本性/宇宙的本性。

但现在宗教有这么多的纷争,彼此间有太多的毁谤,甚至还有以此为旗号的很多战争,如当年旷世持久的十字军东征等,好像只有我的才是最好的,才是最高的,别人的根本不算数。这应该是我们这些见解不深的凡人和一些狂热的宗教崇拜者,所玩弄出来的一些不该有的偏见。

答:我基本同意你的说法。我们确实需要激发出来我们内在的那个基督徒,我们从圣经的经文里面去寻找是最快到达的方法……

问:再给你举个例子吧。(我伸出了一个手指),比如说你顺着我的这个手指,可以看到月亮,月亮是我们的目的,手指是要到达月亮的一种途径。很多人专注于谈论手指,而忽略了真正应该关心的月亮。我记得冯友兰先生把人生境界分为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人境界,可以说我们大部分人都是在前三个境界打转,很少能或者说几乎没有人能达到与圣哲们接近的那种天人境界。导致了我们一直在他谈论“手指”,而较少的触及到“月亮”。

还有一点,其实咱俩说了这么多,很可能与我们内在的那个属于基督徒的“灵”越来越偏离,你应该听过《道德经》里面那句很经典的话吧,“道可道,非常道”,“道”如果可以用语言说清楚,那就不能称之为“道”了。很多时候用语言表达“道”是很匮乏的……

我俩大概核心的就说了这些,当然了,关于内地的三自教和家庭教会等话题也相互交换了意见,但鉴于比较敏感,就不过多讲了。觉得应该表达的我的宗教观。

这个观点应该和我之前跟你提的是相通的:

我本人虽说没有皈依哪一个宗教,但一直对各门各派的宗教持有一种尊重和谦卑的态度。

期间有插曲,那个传福音的朋友很怕我打比喻,每当这个时候就会跟我说,咱们还是看经上的原文怎么说吧。


再讲一下这本《返璞归真》,它有意回避了各基督教派内部的纷争,他讲到出版之前把稿子交给我四个(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教会的主教过目,书的正文也提到了尽量避免提那些不同教派的分歧之处等等。但其坚守基督教的本旨,与其他宗教之间仍筑起了一道明显的藩篱。

昨天晚上读到了第三章 7 宽恕的那一节(下班回去家里就有一堆琐事要做,还要照顾七个多月娃的吃喝拉撒,只有忙完后才有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读一下书,并且不是每天都有,确实读得很慢了),给我了一个之前完全没有注意到的视角,很感激作者。

P.S. 附上几张手机拍的照片。前两张是各个宗教各个教派的展区,第三张是特意听的陈冠中老师的讲座,第四张是在香港会展中心内拍的维多利亚港。

chenguanzhong

hkbookshow

victoria

bookshowhk

再谈《返璞归真》

前几天提到过一本书《返璞归真》,有朋友在我的推荐后开始阅读此书,并发来邮件和我探讨。我把我们之间的邮件讨论公布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欢迎评论指正。


来信:

我读的是中译本,华东师范大学出版。读了大概三分之一,作为一个大师,能把宗教方面的知识浅显说理到这种层次,很是了不起。

但读的时候,觉得有些别扭的地方,感觉作者的论证不是很有力和充分。比如这段:

基督耶稣说,他心里”柔和谦卑”,我们相信他说的。我们却没有注意到,他若是一个凡人,我们怎么肯承认他说自己是上帝、能赦罪之类的话是既柔和又谦卑呢!

— 选自 第二章 基督徒信的是什么 3. 教人吃惊的替代

作者很巧妙的把关于基督耶稣是否为上帝的问题,转化成了是或否,没有第三种可能性的情况。要么承认要么否认。然后下一节就以此结论,引导你进入另外一个探讨的问题。

我在书中发现了好多处这样类似情况,甚至可以说,作者的理论框架大部分都是通过这样的论证产生出来的。

但我丝毫也不怀疑C.S. 路易斯的理论深度和哲学方面的修养,或者是作为一本面向大众的以演讲稿整理的书,不可能涉及晦涩的哲学方面的知识?或者是有意为之的。可以看出他在书中引用了大量的日常生活类比和比喻,以此加深读者/听众的理解,但他也同时强调,只要牵涉到了类比/比喻,就会和要表达的东西有不同程度的出入。

还有就是说,只要一牵涉到了信仰的问题,纯粹的理性或者逻辑推理很难推断出上帝(或是造物主,或是老子的“道”,或是孔子的“天”,或是伊斯兰的“真主安拉”,或是释迦牟尼佛的“涅磐”)是否存在。人的纯粹理性或者逻辑推理一牵涉到形而上的问题,就很容易出现自相矛盾(即哲学上说的“二律背反”)。

我看书的序言,C.S. 路易斯年轻时也曾经钻研哲学,并接受了不可知主义,并且看书的前几章,当他说到“至善”等东西的时候,让我立即想到了柏拉图关于形而上学的二元论,还有柏拉图著名的“洞穴理论”,看这本书的不少地方都让我看到了柏拉图学说的影子。

让我觉得自己现在也可能是那种在路上(或者确切的说是在歧路上)的情况,想通过逻辑/推理等来论证/思辨出来什么东西。说的通俗些,就是自己的境界不够,还只是看山不是山的阶段,距离看山是山的境界还差的很远,所以才会有不少疑问,甚至怀疑。

P.S. 我本人虽说没有皈依哪一个宗教,但一直对各门各派的宗教持有一种尊重和谦卑的态度。

乱七八糟的说了这么多,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就此住笔吧。


回信:

我的中文版本是汪咏梅的译本。

你说的“论证不是很有力和充分”,我也有同样的读后感。作者许多时候,只是从他一个平信徒的角度,讲出他认为的那些观点,比如在论述时间维度时,作者说:

但是我相信,上帝不生活在任何时间系列中,他的生命与我们的不同,不是一刻接一刻地逐渐流逝。对于他,可以说,现在仍然是1920年,也已经是1960年,因为他的生命就是他自己。

C.S. 路易斯 (2007-03-01). 返璞归真 (Kindle Locations 1865-1867). 华东师大出版社. Kindle Edition.

作者只是说他相信这样的维度。事实上也确实无法证实超出三维空间以外的东西。

我对于哲学和宗教学都是门外汉。具体来说,我个人的看法是关于宗教信仰这类形而向上的问题时,可能不建议用我们理工科的思维去一步步求证,这一点同意你的说的“二律背反”。

比如说:耶稣真的存在吗?可能没有办法用科学的态度与方法来检验上帝是否存在、耶稣的存在。按作者的说法,这二者是同时存在,不分彼此、先后,甚至是“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我认为这些已经超出了对于物质世界中的西方实证科学。

而此书的迷人之处,它将如此抽象的东西说得通俗易懂,易于接收、接近宗教信仰,它探讨了那些永恒的话题“人是什么?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为了什么?如何过得心安理得?”

世界上有几大主流宗教,很难说谁就是唯一,借用过去的一个说法:不同的正确的宗教是不同路径,将人带向幸福的目的地。我以前觉得要什么信仰,都是假的,都是欺骗人。但现在认为:信仰如黑暗中的指向灯,有正确的信仰,带人走向光明的目的地,有错误的信仰,指向错误的悬崖。有了信仰,相信它,以它为行为准则,就有了方向。

即使是错误的信仰,将人带向错误的悬崖过程中,死也死得平静,而不会出现没有指明灯时候心乱如麻的感觉(这一点可以看出那些”恐怖分子“为什么拉响自杀性汽车炸弹时如此淡定)。幸运的是,事实证明三大主流宗教信仰并不是那盏指向悬崖的指明灯。

我前一阵和一患白血病的留学生聊天,他说他和神父讲要皈依天主教,其姐问神父:“皈依上帝后和白血病有什么关系?会不会好得快?”神父答道:“得了这种病该吃药吃药,该看医生看医生。”他听完神父这话,很快就接受洗礼皈依上帝。

也许这就是信仰的真正魄力,事事功利的心态行不通。《返璞归真》不但是一部让我们了解西方宗教文化作品,也是一部让我们认识信仰、认识自我的作品。

返璞归真

书名:《返璞归真》(英文原名:Mere Christianity
作者:C.S. Lewis (1898 – 1963)

这是英国作者C.S. Lewis写于半个多世纪以前的一部作品,经过数百万读者检验过的作品,正所谓“看活人的博客、读死人的书”。全书以一个基督平信徒的身份,用演讲的形式讲述了有关基督教宗教信仰的内容。表面上谈的是基督教,却又不局限于宗教信仰。它不是心灵鸡汤,没有“大师”们的腰封推荐,它不是告诉读者如何找到成功的捷径,不会告诉读者如何快速发家致富,总之它不是关于某一门技巧等形而下的东西。

全书语言通俗易懂,谈论的是自人类诞生以来就永恒不朽的话题:上帝、信仰、自我、性、爱、罪、宽恕、救赎、道德律。作者擅长用比喻的方法将晦涩难懂的抽象问题具体化,让我对曾经思考过的许多问题有一种豁然开朗、醍醐灌顶的收获,正如绝佳的中文译本书名:返璞归真。

我是这样阅读此书,在晚上睡觉前阅读,在清晨醒来时阅读,在卫生间的马桶上阅读,在饭后喝茶时阅读,在iPhone上读,在Kindle上读。读完一遍后读第二遍,读完中文译本(有两种译本)后读英文原著。

我几乎没有办法用语言来描写我的读后感,也觉得没有必要去画蛇添足似的再写一篇常规的读后感,因为我的读后感是:读后感觉还要再读,慢慢读、经常读。许多人经常感到不快乐,也许是因为改变不了世界,那就改变自己的世界观。

这本书是由我的好友兼同学“爱思卓客”无意中推荐给我的,我在这里感谢他。我也推荐此书给感兴趣的朋友。当然,鉴于每个人的价值观或多或少有些不一样,我无法保证你一定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