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过年

用微信发红包还是传统方式发红包?

红包

在中国过年,少不了发红包,作为一个中年人,无论是对于晚辈还是长辈,这都是少不了的。

过去发红包很简单,只能发红包,用一张红色的纸包住钞票,发给收红包的人,再后来就有了专门的红包,把钱往里面一塞,美观又方便。

拜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移动支付的方便,现在发红包其实还可以更简单,在微信里直接点击几个,就生成一个红包,无论是发给一群人,让他们抢一抢,还是专门发给某个人,瞬间就可以完成,并且100%保证对方无误收到。

那么问题来了,通过微信发红包和传统方式发同样数量的红包是一回事吗?尤其是微信红包如此方便,甚至超越时空的限制——你完全可以在半夜将微信红包发给一个在地球另一端大白天的人,这些是传统红包完全做不到的。

我个人觉得,这两种方式的效果是不一样的。如果可能,还是用传统方式的红包更有效果一些。以钞票的形式,放在一个红包里,再亲手交给接受方,无论是送方还是接收方,都能亲自体验到这份心意。

当面送红包,它就像一个仪式,通过这仪式的具体动作,会让双方更深刻地感受这一过程。人类的许多活动,都有具体的仪式和程序,开学有典礼,毕业有典礼,重要会议需要聚在一起亲自召开而非视频会议。通过这些具体的甚至面对面的方式,都是为了让事情的效果变得更好。

而微信红包的话,三下两下就完成,方便是方便,但也正因为方便,参与的双方对其的体验也就没有那么深刻了。更何况,当面亲自接送传统红包,它本身需要的时间成本也注定了这种方式所带来的份量更重。

在微信上可能得个几毛钱几块钱的红包都是很普遍,双方都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你几乎不会遇到谁当面交给你一个拆开只有几元的红包。这就是两者的区别之一。

有机会有条件的话,我都坚持亲自送红包给该送的人。这是我以前没有想过的问题。亲爱的朋友们,不知你们对于这个问题是怎么想的呢?精彩留言,我会用点赞留言的方式给你们发红包——这次无法亲自发红包~

八千里路云和月,终于回家过大年

changyuan.jpg

四天前,我还在珠海的工地上,周六的晚上,乘坐着天津航空的飞机(中间还接到骗子短信说航班取消,然后还有一次真的延误),两个小时就到了郑州,去看望孩子的姥姥。

大半夜,我打了一个出租车,从东南角到西北角,穿越整个郑州市,欣赏了一路的都市夜景,感叹郑州这十年来的变化也是如此之大。

与友人相见时,已经午夜一点多了。再到酒店座谈了一小时,就半夜三点了,只好各自休息。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们一起去吃胡辣汤,重回十年前的味道。

再接下来,坐着地铁到了孩子舅家,和他一家人驾车往姥姥家赶去。一路上偶尔小堵,也算在下午顺利地到达了。

大家好久没有见,格外亲热。自是孩子姥姥忙里忙外,不停张罗。吃完家里的饭,再去外面饭店吃。

到了第二天,我们还想去县城逛逛,一口气逛了两个公园,格外好的天气,虽然寒风有些冷,但在阳光和蓝天下,一池碧波湖水,这感觉还是不错的,在这小县城里,居然还有如此不错的小公园,也不枉当政者的一片好意。

然后就又到了分别的时候,和孩子妈带着孩子们只好搭车去郑州。到了郑州时,已是晚上,和老同学们早就约好了,一起到当年学校门外的连锁烩面馆聚餐叙旧。与老同学们小醉,还是很惬意的。

吃罢,去火车站旁的酒店入住,虽然酒店没有想象的好,但看在它的位置,也就忍了——以的还是不要住火车站和飞机场附近的酒店了。

短短睡一觉,就要赶第二天早上的火车。不急不慢地上了火车,车上人也不多不少。四个小时后,就到了老家衡阳站,老同学们刚刚好在车站接我们回老家。

一个多小时后,穿越个别拥堵的乡镇年货集市,也算到了老家县城,老同学们早已等候多时。饭毕,大家提议去看望身体不太好的中学班主任。于是立即行动。老师见到20年前的学生们,还能回忆起当年的趣事,同时提议明年同学聚会,毕业整整20年了。

见罢老师,还要往自己的老家赶。在回乡下的路上,又去了一下姐姐家,姐夫带着我们去了一下表外甥女现在的婆家,她今天刚刚嫁过来!我这表舅自然要去捧场。

聊了几句,回家的最后一程,天已黑,在这乡间马路上,一路聊着,一会儿就到家了,一进屋,父母和哥哥刚刚将晚饭准备好。

我总算到家了。真没有想到,这回家的路途是如此遥远,却也节奏超快,内容满满,见了不少人,经历了不少事。

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虽然八年没有回国过年了,但这回家过年的感觉依然如此相似。

亲爱的朋友们,你们回家过年了吗?一路上有什么有趣的事呢?欢迎分享。

理想的过年方式

2008年,由于郴州冰灾我没能赶回家过年,在郑州的杨叔家度过,第一次体验北方的过年方式,印象尤为深刻,至今都很感激他的热情款待。2009年出国后到现在,我连续四年没有在家过年了。

有人问我在国外过年时候会不会想家,我倒没有特别的感觉。我所处的比利时华人不多,过年的气氛几乎没有,再说久了也就习惯了,现在的网络这么发达,和国内的亲戚朋友联系非常方便。说到这里,我都不知回答过多少回国内亲戚朋友的问题:外国人过不过年?农历春节不过是东亚文化几个国家的传统节日而已:中国(含香港和台湾地区)、越南、朝鲜和韩国等几个国家,可是全世界有近200个国家

往年过年时,实验室里中国同学之间会聚餐,一起度过除夕之夜。今年由于好几个同学有其它饭局,于是实验室里的聚餐就取消了。我大概是属于好静的人,有一点老子的“老死不相往来”的思想,也就此机会独自一家过一下年。除夕这天正好周六,同住小区山东小伙子初到比利时,主动要来我家过年,于是一起吃火锅包饺子,看CCTV春节晚会,再顺便打一下电话给家里,倒也从下午忙到晚上。

在国外过年

蛇年大年初一是周日,朋友邀请我们去他们家去玩,又是吃饭聊天。孩子们在一起自然热闹,大人们很久不见,也有很多话题可以聊。顺便再玩一下Wii体感游戏打会儿乒乓球。家里领导居然说喜欢这玩意儿,我想情人节的时候,礼物似乎就有了,也可以把家里那台“退休”好久了的旧电视派上用场。席间,朋友谈到国外的生活过于单调简单,以至依然保持一份童心不泯。周围的人都不相信他们年过四十,我也诧异他们的不惑之年。忽一想,我自己也已而立之年,他们四十也不奇怪,只能感叹光阴如小偷。

打WII体感游戏

我的这对朋友夫妇是山西人,在法国念完书后来到比利时工作,育有一儿一女,已在比利时定居。几乎每年他们都要邀请我们去他家聚几次,实在是盛情难却。当初我儿子出生时候,半夜就是叫上他的车送到医院,然后又是他亲自接我们出院,令我一直心存感激。孩子出生后,也不知拿了多少他家孩子穿下的衣服和玩具,堪称厚礼(国外的人其实很节俭,小孩穿亲戚朋友给的旧衣服,二手物品买卖现象很常见,省钱又环保)。

说到礼物的事情。去朋友家前,领导问我要不要给孩子们包个红包,我想都没有想就说:不要包红包。孩子们小小的,直接用赤裸裸的金钱来作为礼物,太俗太不利于孩子的成长,而且我们送个红包过去,朋友出于礼节又包个红包过来,徒有形式主义、面子功夫,没有意义。还不如给孩子们准备点有意思的小礼物,给孩子们一个惊喜。我想这些并不太高级的所谓人情往来风俗,能去则去之。

从朋友家回来后收到邮件,我所在小区的神父从荷兰发来邮件说,周一回比利时后带给我一个礼包,并惊讶地说我的朋友遍布世界,我还以为是神父搞错了。把事情往微博上一发,几分钟后就有回复,原来是荷兰的刘姐托神父给我家小孩带来一些玩具和她家孩子穿过的衣服。这也算是新年的惊喜了!感谢刘姐一家,这么远了还总是惦记着我们,虽然我们见面不多。

Dear Tan,
I’ll come back tomorrow from Holland with a packet for you.
You have good friends everywhere in the world!!
Yours.
Father

这个年过得平淡无奇,也最轻松安静,对我来说,可以算作一种理想的过年方式。

但愿新的一年有新的起色。土木坛子在比利时祝大家蛇年吉祥,健康平安!是为记。

接二连三, 一岁之元

外面下着雨,打在斜倾的窗户玻璃上,啪啪作响。虽然昨夜入睡很晚,一觉醒来,睡意全无,赶走睡意的不只是雨声。

2012不是世界末日,因为2013年来了,接2连3。回首逝去的2012年里,所有的得与失都还给了时光这个最大的小偷。

多言数穷,不如守中。剩下的只有上面这个结论。是谓新年,是谓元旦,一岁之元,一元之旦。祝大家元旦愉快,新的一年安康。

土木坛子 @ 比利时 2013年1月1日

龍年吉祥,萬事如意!

舊歲已去千里馬,新年更上一層樓。

感謝朋友們一直以來對土木壇子的厚愛!

過年了,壇子在這裡給各位肉身在國內或者國外、壇子認識或者不認識的朋友拜年了,祝:

龍年吉祥,萬事如意!

同時祝新的龍年裡,全世界經濟復甦,和平安寧。

happy-new-year

土木壇子@ 歐洲比利時根特市2012年1月23日,農曆二零一二年,壬辰龍年正月初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