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输入法

Windows 10系统下用极点五笔输入法

10 Nov 2016 更新:我现在用的是小狼毫输入法,含五笔86,目前用着不错。

如果大段文字输入,我必用电脑上标准键盘,然后配上五笔输入法,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升级到Windows 10后,系统自带五笔输入法。我以为微软自己出品的输入法,应该不会太差。我于是卸载了原来安装的五笔输入法,目的是为了少安装一款国产软件。

然而,用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微软自带的五笔输入法实在无法继续用下去。体现在反应速度慢,还经常与一些软件冲突,要输入时半天没有反应,甚至使得软件失去响应。

无奈我又安装了极点五笔输入法,虽然极点五笔是在Windows 10以前推出的,但使用起来没有发现兼容问题,输入过程很轻快,多年的极点五笔词库和使用习惯也立马上手(感谢作者杜志民先生)。

当然,极点五笔这些第三方输入法也谈不上完美,它们一般不支持Windows 10的某些应用界面,比如在新的Edge浏览器上,就只能用微软自带的五笔和拼音输入法。

只不过,这点影响一般不成问题,Edge浏览器对我来讲几乎形同虚设,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是用Windows下的传统的软件,而非APP形式的软件。

微软的东西经常如此,什么都有,但离完美就总是差那么一些,好在我们总能找到解决方案。

讯飞语音输入:思想有多快,输入有多快

最近安装了一款iPhone应用:讯飞语音输入(讯飞输入法将内置到iPhone手机下个版本的iOS 8系统中,安卓系统应该早就有了),直接对着手机说话就可以将语音变成文字,支持英语、普通话还有各地的方言(河南话、东北话、四川话、天津话、山东话、湖南话、武汉话、合肥话、粤语广东话等)。我的普通话水平一般,亲自测试发现也有非常不错的识别率和流畅度,应用的表现令我很惊讶,不愧为中科大研发的技术。

语音输入生成的文字直接复制粘贴到其它地方——发微博、微信应该更方便了,还支持通过短信、邮件发送,也支持将输入的内容发送到Twitter和Facebook,很方便。我打算把它作为平时的记录本儿,随时随地记录自己的思想片断(不足之处:因语音识别基于云计算,需要联网),只要对着手机说一下,想法就直接变成了文字,高效快捷——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用它来写博客。

说起文字输入输出,最初我们是通过双手一个个字写在纸上,输出记录我们的思想,这不容易,如果要修改,就非常麻烦。后来,我们有了电脑,文字输入变成了电子版,解决了便于修改、传播、存储和搜索的等问题,但一个字一个字在键盘上输入依然不方便,尤其是中文用户还受制于输入法,是用五笔还是用拼音?都没有完美的方案。

想起了我曾经努力学五笔输入法,现在总算可以通过语音就完成一定的输入输出,只要对着输入设备说话:所有的内容就变成了文字,变成可搜索的内容。从这一点来讲,科技的进步的确是解放人类。

我曾经觉得声音语音输入是多么遥远的事情,没想到科技进步正在慢慢地实现了语音输入,这个时代已经来了。只不过我们的使用习惯,还有待时间慢慢去适应。比如,我目前还是喜欢通过键盘去进行较深入内容的输入输出。当然,技术在变,技术的使用者也要跟着变,只要变得不是太快,总还是能赶上的。

我猜测将来可以直接通过大脑中的意识流输入输出,你在想什么,电脑端的文字就出现什么,实现思想有多快,打字就有多快。不过,这样也有一个问题,正如我曾经在一篇博文中所说:男人除了性还想些什么?如果我们脑子里想些什么,文字就输出什么,那我们将看到是些什么东西呢?当然这是题外话。

有一点是确定的,互联网上电脑端的文字输入将越来越容易,而最重要的东西:思想,未必会越容易输出,它需要一颗智慧的大脑,电脑只是工具的一种形式。

慎用网络语言写作

当年念高中的时候,看过痞子蔡的网络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第一次知道小说可以写得如此有趣,一句话一行的排版方式简直像诗一样,主人公“风流不下流,好色而不淫”的形象也很吸引人。那部网络小说的流行,造成至少两个本来非常普通的词具有了新的含义:恐龙和青蛙,形容一个女孩长得难看就称像“恐龙”,相应,“青蛙”则用来形容难看的男孩。

我不知道这部网络小说衍生出来的一批网络语言中,现在还有多少人知道各自是什么意思?在当时,我们以为这是多么“正常”而“时髦”的网络语言,可惜到今天没有多少人再继续使用,甚至连百度百科上都没有对它们的相应解释。

再后来,类似的网络语言,“俯卧撑”、“给力”、“童鞋”、“沙发”、“桑班”等,像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有些是拼音输入法无意中的错误用法(诸如斑竹(版主)、杯具(悲剧)、烧饼(傻X)等),有些是为了与网络审查作斗争、暗语讽刺当下而无奈的杰作(比如“打酱油”)。

我们如何对待网络语言?如果是一般的临时性网络聊天,使用网络语言增加趣味也无妨。不过,比如写博客这种内容时,使用网络语言未必就合适。一来,博客文章较为正式,使用网络语言大大降低语言的严肃性和正式性;二来,博文不像微博段子,保存的时间一般会很长,当下的人可能容易理解网络语言,但以后的人们未必明白它们的网络含义。

试想一下,我们总不至于每看到十年前的网络语言时,都要Google一下?还未必能查得到。诸如“我去年买了个表”这种网络语言,别说再过十年,就是现在也有很多人看不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至于为了绕开审查而造出来的同音网络语言,倒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也要力保机器人看不懂的同时,正常人能看懂。长远来看,我相信那堵墙会倒塌,理由很简单,大多数人都觉得不合理的东西没有理由永久长存。

总之,除非是纯粹为了娱乐,我认为在写作博客文章时慎用网络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