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资本主义

竟无一人是男儿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

人在国外,依然会关心国内的事情。有时候,我也看看微信朋友圈,大概就能知道朋友们身边发生了什么事。最近的热点事件估计是空气污染:雾霾,连上海这种没有工业的沿海城市都有。广东早几年前就有这种大气污染现象,北京这个首善之地也早已有之,领导们若要出了中南海的办公室,可谓与民同甘共苦。

二十前,我在学校的思想政治课本上,为了应付考试,我努力地背诵“绝不能走西方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子”,今天国内许多大城市里,连健康的空气都无法获得了。呼吸健康的空气,这是所有动物应该具有的基本权利。

在微信微博上,有各种段子调侃“雾霾”,有求放“雾霾假”的,有专家推荐植物吸雾、清雾蔬菜的。甚至“雾霾”还能刺激GDP,各种厂商推出清雾空调设备。最简单的还是各种“高科技”神奇口罩,捂住了鼻子,也捂住了嘴巴。

大部分人没有能力来抗议雾霾等环境污染的危害。可是,整个国家都没有一个这样的人,这不正常。但反过来想,其实也正常,当北非的年轻人走向街头抗议他们的烂政府时(我这样说并不是说赞同暴力革命),某国的年轻精英们挤破脑袋要考公务员——虽然一边考一边骂公务员。管你TMD是不是骗人的,老子捞到了就是好事

犹记得年初伊始某总的“新南巡”讲话,核心看点是他对苏联解体、苏共垮台的惋惜。最令他感慨的是,在苏联亡党亡国的关键时刻:

“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

普天之下,哪有那么多的男儿?你不用自责自己不是男儿,我在这里发发牢骚,说明我也不是一个男儿,而且,暂未呼吸到雾霾的我,却被万恶的西方资本主义污染了!

兴亡百姓苦

一百前的资本主义肯定很坏,原始资本积累之黑暗才会使得马克思同学提出了优秀的社会主义理论——我说的只是理论。你不得不佩服马克思的伟大。

任何东西都处在变化过程中。一百年后的今天,资本主义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万恶的资本主义,它已经进行了自我修复,自我改进,甚至有了社会主义的因素。而现实中的社会主义则演变成了各种不同版本的社会主义,尤为突出的当然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它是个什么东西?它是“超英赶美”、“抓老鼠的猫”、“戴三个表”和“河蟹社会”?

发现今天的国内网站,评论功能都处于“维护过程”中,才意识到今天似乎是一个不平常的日子。发些牢骚,有爱国之情,但无爱国之用。读书人一声长叹:“兴亡百姓苦”。看官可一笑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