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诺贝尔文学奖

莫言作品集

虽然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不过我对他真不太了解,他的作品我更是没有读过一部,虽然与他同窗同室的余华的作品,我倒是读过两部,可见我确实孤陋寡闻了。

查了一下维基百科,得知莫言生于1955年2月17日,原名管谟业,生于山东高密县,中共党员。他的作品不少,主要代表作有:

作品及简体版出版年份

  • 《白狗秋千架》 2004年1月
  • 《红高粱家族》 2004年1月
  • 《传奇莫言》
  • 《食草家族》 2004年1月
  • 《酒国》 2008年9月
  • 《檀香刑》 2004年1月
  • 《透明的红萝卜》 2004年1月
  • 《四十一炮》 2003年7月
  • 《十三步》 2003年10月
  • 《牛》 2004年4月
  • 《会唱歌的墙》 2005年11月
  • 《丰乳肥臀》 2004年1月
  • 《生死疲劳》 2006年1月
  • 《蛙》 2011年

将来有时间的话,拜读一下莫言的作品,也了解一下“魔幻现实主义”的风格。以上列出的莫言作品集,均为公开出版发行的作品。

虽然网上可以很容易地获得免费下载链接(PDF, Epub for iPad, Mobi for Kindle, TXT格式都有),但如果能够购买到正版印刷版,还是花点钱买来阅读比较好,一是出于尊重版权,同时也是花钱买个质量保证,免费的盗版电子书质量的确没有什么保障,经常出现少内容、错别字、排版错误等问题。如果不在乎这些,那倒是另外一回事。

Update: 现在书店里莫言的作品已经热销得卖断货,看来看电子书还是暂时唯一的选择。范惜辉同学在他的博文里总结了莫言文集,并在Dropbox里分享了莫言著作全集电子书,可以很方便地下载(国内部分地区可能要自备工具访问Dropbox),文章目录为:

  • 《倒立》
  • 《儿子的敌人》
  • 《丰乳肥臀》
  • 《红高粱》
  • 《红蝗》
  • 《红树林》
  • 《蝗虫奇谈》
  • 《会唱歌的墙》
  • 《酒神》
  • 《良心作证》
  • 《拇指铐》
  • 《难忘那带着口罩接吻的爱》
  • 《牛》
  • 《三十年前的一次长跑比赛》
  • 《师傅越来越幽默》
  • 《四十一炮》
  • 《檀香刑》
  • 《透明的红萝卜》
  • 《蛙》
  • 《生死疲劳》
  • 《天堂蒜薹之歌》

中国作家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

据美联社报道,中国作家莫言(Mo Yan)获得了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

瑞典皇家科学院在周四在斯德哥尔摩宣布了这一结果。评奖委员会赞扬莫言的作品“hallucinatoric realism”(魔幻现实主义),”merges folk tales, history and the contemporary.” (融合了民间故事、历史和现代)。

欧洲作家赢得了过去五个诺贝尔文学奖中的四项,比如去年的瑞典诗人Tomas Transtromer.

和其他诺贝尔奖一样,奖品是价值800万克朗或120万美元的奖金。

恭喜莫言!这回领奖台终于不是空椅子了。也期待中国在科技方面早日获得诺贝尔奖。

Update:

人民网评:祝贺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2012年)

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这是第一位中国籍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一天,中国作家等得太久了,中国人也等得太久了。我们向莫言表示祝贺!

一个有过先秦诸子、汉唐气象、宋明风韵的传统文学大国,一个曾诞生过孔子、屈原、李杜、曹雪芹的文明古国,走到今天,终于有中国籍作家在诺贝尔文学奖的名册上留下名字。我们需要一个诺贝尔文学奖。诺贝尔文学奖,是慰藉,是证明,也是一种肯定,更是一种新起点的开始。

不管承认不承认,诺贝尔文学奖因其奖金丰厚、影响力大和权威而为世人看重。诺贝尔文学奖是一个符号,具有明确的指向性价值。中国籍作家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说明了其著作的高水准,更深层次的意义在于,这是一种接纳和融合的过程,这是一种文明对话的过程。中国文学要走出国门,也必须走出国门;中国作家要走向世界,也必须走向世界。

当然,只有一个莫言还不够,中国不能只有一个莫言。同时,没有哪个作家是为了获奖而写作。在第五届鲁迅文学奖颁奖典礼上,中国作协主席铁凝说:“我以为获奖与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们有共同的身份——作家,共同珍爱文学,共同的使命担当。……写作的过程是不断反省自己的过程,也是考量自己的内心与生活、人生与时代有多大距离的过程。”获得鲁奖如此,茅奖是如此,诺奖也应如此。每个作家都应该扪心自问,自己的写作能不能对得起这个伟大而艰难的时代?

可以期待,莫言之后,还会有中国籍作家或华人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只要作家敢于直视内心,只要不辜负这个时代,只要创作环境不断改善,有责任的作家必然推出更多精彩的作品。

人民日报:将“诺贝尔文学奖”授予高行健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2000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迎来了51周年华诞,举国欢腾,全国各族人民共庆这一象征中华民族彻底推翻三座大山,真正站立起来的伟大日子。然而,在斯堪地那维亚半岛上的瑞典文学院里,一场闹剧正在上演。一小撮对中国人民怀有极不健康心理的所谓文学专家,不顾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将新世纪第一个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现居法国的华裔“作家”高行健。瑞典文学院的倒行逆施,极大地伤害了中华民族的感情,这是对12亿中国人民的严重挑衅。

诺贝尔文学奖揭开了中国人民淤积在心底的历史伤痕。早在1966年,我国伟大的语言大师,著名话剧《龙须沟》的作者老舍先生即被视为诺贝尔文学奖的最有力竞争者。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老舍先生不幸逝世。而瑞典人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冒着伤害中国人民脆弱心灵的危险,将一半已经放在老舍先生手里的诺贝尔文学奖强行颁给日本的川端康成。这是什么性质的行为?这是与中国人民为敌的行为!据此,我们可以认定,瑞典文学院是一贯反动,一贯敌视红色政权,一贯敌视中国人民的彻头彻尾的反动组织。

瑞典文学院在给高行健的“颁奖书”中说,“其作品的普遍价值、刻骨铭心的洞察力和语言的丰富机智,为中文小说艺术和戏剧开辟了新的道路。”首先我们要问,其作品何在?在广袤的中国大地上,有几人知道什么高行健?其知名度,即使较之其东洋兄弟高仓健,便差之远矣,更不要说广受人民爱戴的两岸三地知名作家如琼瑶、金庸、余秋雨了。其次,什么叫“为中文小说艺术和戏剧开创了新的道路”?

泱泱中华,上下五千年,早在唐朝就有剧本出现,在元朝更有光宗耀祖的伟大艺术形式元曲从天而降,中华5000年戏剧史怎能为一个区区的高行健而改写?自欺岂能欺人,欲盖反而弥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