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语言

为什么我很少用英文写作?

moon.jpg

通常我只用中文写作——只有极少情况下会使用英文写作,自然读者们也就是中文用户。偶尔也有一些Steemit上的非中文读者会借助Google Translator读我写的东西,并且还很用心地给我回复,这令我甚至有想法要为这些用心的非中文用户写英文文章,但我最终还是放弃了这样的打算。

我的母语是中文,自然应该用自己的母语写作。英语是我的第二语言,普通写作包括学术写作用英文没有大问题,但是花费的时间显然会比用中文要多一些,地道方面也不如使用中文。在我有限的时间里,没有那么多时间来使用英文写作,我更不靠写作吃饭……

照说,要提高某种语言的使用水平,要多加亲自练习,这个道理没有错。但是,如果没有“老师”在一旁反馈指导,犯的错误依然是错误,并不会得到实质上的提高。这就是所谓最好的高尔夫球员也需要教练在旁边指导,因为教练作为旁人能知道你的错误并反馈纠正。

从概率上来说,我的读者里中文用户占绝大多数,如果我真用英文写作,对这些读者们来说又造成了交流上的障碍。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这也决定我还是用中文写作比较好。

说来说去,用什么语言写作都是工具,最重要的是思想——这一点超越语言本身,而思想来源于不断的思考。因此,最重要的是坚持思考、坚持写作。

文字,只不过是指向月亮的手指,砍掉手指,明月才是真理。

PS 我并没有说要彻底离开Steemit,只是说未来可能会更新得少一些……

儿子看动画片学语言

几年前,我儿子出生时,我很担心他的语言,因为他在家里和父母接触的是纯正的普通话环境,而去托儿所时,面对的是说荷兰语的老师阿姨还有众多母语为荷兰语的婴幼儿,这种情况有可能引起语言混乱。不过,我当时查过资料,多语言环境下,父母坚持使用自己的语言和孩子交流即可。

现在他四岁半,语言方面没有出现任何问题,相反,他的中文尤其是普通话说得比我老家的小孩要标准和流利多了,据他幼儿园的老师讲,他的荷兰语说得也不错——虽然比起当地小朋友来讲要稍微差一些(毕竟他在家里不讲荷兰语)。

最近,我发现儿子会经常说些英语单词,并能用中文讲出这些英语单词的意思,有时甚至能很应景地使用一些简单的英语句子(This is my house, see you later, etc.),这令我很惊诧,因为身为父母,我们几乎刻意回避教他说英语,能同时讲好中文和荷兰语已经就不错了。

我仔细想了想,原因在于他经常在YouTube上看完荷兰语动画片后,系统隔三差五地会“自动智能”推荐观看英语动画片,慢慢地他就学到了这些英语单词和句子。我觉得这件事情可以分享给关心孩子语言教育的父母。我认为我儿子的这个例子充分说明:小孩在动画片中完全能潜移默化地学到一些语言。

其实这个道理大部分人都知道,国内小孩看的动画片也不少,关键是如何操作?我觉得很简单:推荐看国外YouTube.com上面的动画片。为什么推荐YouTube?YouTube上面有许多纯正英文动画片,并且免费,内容上也较为有趣,没有中文动画片经常担负“教育意义”的“宏伟目标”(参:《巧虎》)。

另外,国内的视频网站上的英文动画片更多的可能是翻译版本、字幕版本,学习英文的效果可能有效,即使有原版英文,孩子看完后,视频网站系统也容易自动“智能”推荐其它中文动画片,结果使得孩子又回到中文动画片。

我们平时经常说学习语言需要环境,学习英语的话,YouTube上的英语动画片就能给孩子制造纯正的英文视听环境,甚至说的环境,孩子有主动模仿说的倾向。互联网的存在,不应该再抱怨我们的语言环境不够,而观看YouTube上面的动画片也完全具有可操作性。

我当然不是说我们不要学习中文,甚至说要抵制中文动画片,我是想说,制造条件让孩子从小多接触一些语言的东西,这样有利于培养孩子的语感、发音等,尤其是中西方两类思维方式、发音规律都完全不同的语言,即使孩子将来不使用该门语言,多接触一点有利于孩子学习其它的语言。

我儿子最近在幼儿园周二学习用法语唱歌,我问他法语难不难,他说不难,还挺好玩。这应该与他从小接触到中西方两类语言有关。幸好,几种语言都没有把他搞混。

PS. 差点忘了,YouTube在国内是一个不存在的网站,但是它在国外真的存在。如何访问?80后的父母如果不会的话,现在学习还来得及,看本博客下方推荐的VPN科学上网方法。

“待”非“呆”

更新2018年1月24日:呆其实有“待”的意思,指停留。比如新华社的用法:“驾照新规下月实施,洋驾照换国内驾照须在国外呆满3个月”。

发现一个自己经常犯的语言错误,我曾在电脑上经常把“待”字打成“呆”。比如,“待在这里一会儿”打成“呆在这里一会儿”,而我本意是想“待”的。我用五笔输入法,不容易出现拼音输入法那样的同音字错误,这说明我头脑中也误以为“呆”为“待”。

我又发现,现在的主流门户网站和媒体也常出现这样的错误,把本应该写“待”的地方写成了“呆”,比如腾讯网上某篇报道里:

但更重要的是,从第一桶金就不干净,呆下来还是夜长梦多。

如今中国厉行反腐,这些贪官就更是呆不住了。

我上次看湖南卫视某节目时,屏幕上出现的字幕中也见过把“待”写成”呆“字的(只可惜我当时忘了截屏)。至于普通网友们出现这样的错误就更多了,这推波助澜的还要加上拼音输入法。

并不是我一个人意识到这种错误,网友们讨论过“汉字公害:“待在XX”被广泛误作“呆在XX””,甚至湛江师范学院中文系的马显彬老师还专门撰文探讨过:“呆”与“待”混用探源

看来这个错误的确很广泛,简直要混淆视听。不过还是建议规范语言,不要误打“待”成“呆”,否则就真“呆”了。

忘了今天是中秋。诗一首,珍惜当下。

今古月

今月岂非古人月?
古月何妨照今人?
人生有限当赏月,
作别今月方无泪。

比利时教授建议该国中小学用中文取代拉丁语

我的导师劝比利时的中小学生用中文取代拉丁语学习

上次在微博上提到过,元旦后在实验室和我的比利时博士导师(Geert De Schutter)新年问候时,他聊到如果有机会的话要让他的三个孩子学习中文。前几日,他居然在比利时的荷语区大报上表达了他的观点: China is booming, 希望比利时的学生们用中文取代拉丁语的学习(荷兰语,我只用谷歌翻译了解了大意)。看来他还真不是恭维我,事实上他也没有必要恭维我。

我的导师手上有不少中国学生,他这些年比我回中国的次数还多,我前几天和他讨论的时候,居然发现他用的圆珠笔都是从中国某个酒店里带过来的!与中国好几所高校都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因此,他算比较了解中国也对中国很友好的一个欧洲教授。也许见证中国这些年来的进步,才认为在可见的未来,中国内地将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市场。

要开拓这个市场,语言自然是必不可少的。英语在可见的未来仍然将是一门事实上的国际语言,但如果中国市场继续发展,掌握中文必然是一个显著的优点,否则,会英语的大部分欧洲人也未必能在中国吃得开。

一个很明显的例子是,我个人在比利时这些年,虽然不会说当地的荷兰语,只用英语在这里也没有遇到太大的困难,因为本地人绝大多数人都是会英语的。而一个外国人去到中国后,走在大街上,打个车,问个路,要是不会中文,显然会有很大的困难,有些外国朋友说在中国问路的时候,中国人要么就是“害羞”地躲开,要么就是主动地希望和他们合影,搞得他们很不自在。

拉丁语可以算西方语言的基石,无论是对学习欧洲各国其他语言还是将来从事医学等相关职业,学习拉丁语都是大有好处,又好比要学习汉语,如果掌握了文言文古文的学习,对于学习中国文化、历史、语言都有很大的帮助。而以实际利益为重的欧洲人似乎真的把目光转向了中国这些新兴经济体,用司马迁的话来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不过,欧美学习中文的时候似乎有个操作上的问题,他们一般学习繁体中文,虽然繁体汉字更能代表中国文化,也更有意境一些,但繁体(正体)中文现在只以台湾、香港、澳门、以及欧洲华人圈中使用,而使用简体中文的人数占绝大多数,因此简体中文实际上的用处会更大。

许多年前,我听说过西方有很一股学习中文的潮流,我不太相信,毕竟只是听说。网上的东西真真假假,许多时候不过是人们的自我陶醉与安慰,因此对于那种中华民族复兴计划完成63%的结论也就不难理解了。这回倒是亲自了解的这个现象。当一国学习另一国的语言的时候,总还是说明另一国有某些优秀的地方,所以,西方人中有一部分人确实认为中国一定会重新崛起。

只是,未必了解实际情况的西方人的判断会正确吗?就像当年80年代末的西方以为中国会倒向他们的“民主”“自由”模式,但之后到目前的事实证明他们错了,这也许是西方政客们迟迟不能原谅中国政府90年前一年的那件事,而耿耿于怀的原因之一。

当然,我也希望中华民族能够复兴,这个国家能够重新崛起——注意“重新”二字。不过要给出关于这个问题“是”与“否”的答案,我也不清楚。是以留下这点文字,留与时间证明。

从方舟子的英语水平说起

雷人的搞笑英文中式翻译 Chinglish

曾在美国获得生物学博士学位的方舟子获得了John Maddox国际大奖,网友们领略了他那简短的英文获奖感言,实在是打击了以为在国外待过就能练好英语的同学,当然也有人戏称他的获奖感言实为励志片——讲成这样也能拿国际大奖嘛。

方舟子先生的学术水平有多少含金量,目前没有证据质疑他。他那很有勇气的打假事迹值得称赞,但我对他本人持谨慎的支持态度。世上无完人,尤其是中国这片骗子横行的土地上,任何水面上的“道貌岸然”,说不定在退潮后就是一个赤裸裸的“惨不忍睹”。

说到方的英语发音,我倒是觉得口音这个问题并不是那么重要(口音不是错误),能做到不发错音就谢天谢地了,事实上有多少中国人意识到英语中”v”和”f”的发音区别?这么多年来,我见到的英语发音较好的所谓“名人”,一位是电视主持人杨澜,还有一位是MTV双语主持朱珠。他们是主持人,语言天赋自然比普通人强一些,所以口音问题不是关键。

何止是英语发音,就说我们自己的语言:汉语普通话,又有多少南方人能说得流利而毫无口音?多少南方人能弄清拼音”l”与”n”之间的区别(我去北方上大学之前还觉得“南”和“兰”两个字的发音一样)?又有多少湖南人能将自己的省名发成“湖南”而不是“扶兰”。

因此,我经常在别人说完几句话后就能下结论:这个人是不是湖南人——我太熟悉湖南口音的“标准普通话”了。无论是海外口若悬河的明镜主编何频,还是讲三国的易中天,或者是开国领袖毛泽东,改得了你所待的环境,改不了那口与生俱来的湖南口音,所以才有“乡音不改鬓毛衰”。

关于语言能力,抛开口语只谈写作能力,真要动起笔来写,又有多少人能写得出简洁、通畅的中文文章?语言能力这个东西,它是一个系统,不是掌握了一堆英文单词,或者五千个常用汉字以后就可以了。听、说、读、写,四个基本功能里面,背后更涉及到思维、文化诸多方面的东西。

一语一世界,虽然英语难学,但必须得学。中文使用者人数不少,但事实上的国际语言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仍将是英语。在网络上、科研中,一切好的东西,都会首先有英语。无论经商、研究、甚至从政,能够掌握英语这门技能,即使不是必备也是锦上添花。

中国离与世界完全接轨还有很长的路,英语这门语言作为开放交流的必备工具,自然必不可少。西方人中懂中文的人可能更了解中国人,从而更方便地和中国人做生意,这对他们而言是件好事,而中国人在与西方人打交道时,如果能懂英语,岂不是好上加好?

在欧美的老侨民中,依然有很多人不会英语或者当地语言,因为他们永远生活在自己的华人小圈子里,他们不想学习外语,也不是非得学习外语不可,虽然也难以学习好外语。所以我觉得更关键的问题是:不是学得多好,而是是否在学?何况,英语非母语尤其是亚洲语系的成年人学习英语,永无止境。

以上语无伦次,纯属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