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诚信

这等“秘诀”值得传授吗?

还是上次去大使馆教育处开会的事情。许多人谈到在比利时生活的注意事项,类似的问题我其实在博客上早就谈到过,比如在欧洲如何注意旅游出行安全在公交车上丢东西后如何找回是否需要购买住院保险,甚至在比利时生孩子的过程……

有一件事引起了我的注意。鲁汶学联的负责人提到,每年新来的留学生,都会从师兄师姐那里得到一些在国外日常生活中的“真传秘诀”。有些是从网上查不到的实用生活经验,非常有用,而有些“秘诀”,却败坏了整个群体的形象。

比如,新来的中国留学生会得到前辈们的“言传身教”:比利时的公交车上查票的概率非常低,所以偶尔不买票上车,或者借用别人的月票、年票都不会有问题(票面上有姓名)。事实上,在比利时逃票被查到的机率确实非常小,一是因为人力成本原因导致查票的行动不会太频繁,二是因为西方世界讲究诚信,首先给予一份信任。坐车买票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但是,一旦被查着,一张亚洲人面孔足以导致群体形象受到影响,人家记不住张三李四,只知道这张面孔是像中国人。从此火车上、公车上对亚洲人面孔执行分外严格的查票行动。查票人员查票本身合理合法,但对于查外国人不查本国人的区别做法,就已经形成了事实上的歧视。查票对于不逃票的人实际上也无所谓,但失去这份信任不是一件光彩事。

任何国家都有不讲诚信的人,可是,代表这个国家受教育程度不低的一个群体都不讲诚信,这样的国家有理由不让人信任。像诚信这种问题,几乎是所有主流文明社会的通行证,更是道德上的底线。给予信任不珍惜,就不配再被信任,只好后果自负,就像APS认证一样。天作孽,尚可原谅;自作孽,不可活。

有许多中国留学生到了国外后,都会由于不注意生活上的细节而导致整个国人形象不佳。出租房里做饭油烟太大,不讲究卫生,在租期结束时,房东轻则扣钱,重则今后一知道是中国人租房,就会以各种理由拒绝出租。还有,在自行车道上逆行甚至骑上人行道;在有人的办公场所直接打私人电话;在公共场所大声说话;在办公室吃饭……

这些小细节问题,在我们国家可能是个小问题,但强调个性自由和个人隐私的西方文化却认为是大问题。也许是我们从小没有这方面的教养问题,也许是我们没有注意的原因。可是一个个体的问题,往往会导致了整个群体的形象问题。

往大了说没有必要,也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身为师兄师姐,不要传授这等“秘诀”,就是一件功德之事了。

用博客的广告费做个小公益

虽然我一直不主张在博客中放置广告,但我有时候还是放一下AdSense广告。到现在居然领到了第一笔广告费,80.83欧元,折合人民币不到700元,钱不多,但作为一名博客主,总算收到过广告费,仅此而已。

要讲诚信

当初,我觉得独立博客能赚不少广告费。亲自经历后,我知道纯靠博客的广告赚钱不现实,个人博客的内容和访问量基本决定了收入的天花板。

当我得知许多中文博客主宣称他们的AdSense广告账号被封后——尤其快到100美元(或者70欧元)取款最低要求时,我就想试验一下,我的AdSense广告账号是否能顺利拿到Google的广告费?至少我能保证我自己不会点击自己的广告作弊,这就是最初的AdSense广告投放动机。

事实证明,只要不作弊——哪怕是叫别人帮自己点击等各种你能想得出来的作弊手段,网站内容不存在色情、版权问题,Google一般不会封掉账号,谷歌也需要网站们投放谷歌的广告。虽然可能有人坚称自己是冤枉的,我并不会怀疑与Google打交道的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原则——要讲诚信。

博客第一笔广告费

勿以善小而不为

我不愿意谈博客或者网站赚钱的事情,是觉得个人博客——这片网络自留地,不必与铜臭味相关联,虽然建立个人独立博客网站需要投入资金(购买域名,服务器,网络流量),但这点资金投入作为个人兴趣,大部分人能够支付得起。也许有人会说土木坛子清高,事实上,土木坛子也知道金钱的重要性,也和大部人一样喜欢钱,只是我实在不想让博客和赚钱相关联。

既然说到博客不必赚钱相关联,那为什么土木坛子还挂着AdSense广告呢?当初是想验证能否从Google那里拿到AdSense广告款,现在得到了结论。

公益事业再小也是公益

后来,我有了另一个计划,我想用这点AdSense广告费帮助博士民工的“Talk公益网”,可是,咨询了他以后,他说暂时不需要资金帮助,于是我又重新打算了一下:用博客的广告费以及其他能想到的办法资助我曾经就读过的小学

与当年就读小学的现任校长大概商量后,更坚定了我的这个想法。我突然觉得:勿以善小而不为,公益事业再小也是公益。每个人都可以改善这个世界,哪怕只是一点点。

这个公益事情还只是一个初步计划,不知道朋友们有什么想法呢?欢迎为土木坛子提供建议和意见。

背包在比利时公交车上失而复得

你不想丢东西,我也不想,事实上谁都不想。然而每天都会有人丢东西。关键在于丢失的东西还能找回来吗?

上周五和朋友相约去宜家吃晚饭。由于带着儿子,在坐有轨电车时候孩子妈就把背包放在了前面的座位上。车上儿子又折腾来折腾去,移动了好几个座位。到达目的地时,我推着儿子的推车,孩子妈抱着儿子,下车了。到了宜家要存包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背包还在车上!包里有ID卡、钱包、Blackberry手机、奶瓶、小孩衣服等物品。我迅速跑去车站去找包,车却已开走了。

必须得找回这个背包,尤其是那张ID卡,下个月回国再返回比利时如果没有ID卡就无法入境。在剩下不到一个月时间内,如果要重新办ID卡需要120欧元(约1100元人民币)!

我于是坐车回到市中心,在电车返回的方向等着,希望丢包的那辆车再次出现。这路车是环线,一个来回要一个多小时。等了两个小时,把所有的车等了个遍,也没有见到那辆车,一问司机说是那辆车晚上不运行了。好心的司机给了一个卡片,写上他们公交总公司的地址建议我周六去那里找找,因为司机们所发现的所有失物都会汇集到总公司。

第二天上午我带上我的ID卡,前往郊区的根特市公交车总公司,由于是根特节,公司周六上午依然有人值班。只是停放着许多公交车的大院内一个人也没有,甚至有人拿走什么东西也不会有人发现。我想要是在中国,至少会在大门口有个看门的老头子什么的吧。好不容易找到公司的人,一问说存放失物的房间没有人上班,让我周一9点后再过来。

周一上午,我再次去公交公司,负责人却跟说我说周五的失物还未送到总公司,让我当天下午二点后再来。真是折磨我有限的耐心,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要了电话,心想下午先打个电话问问有没有我的包再过来。下午在家打电话,负责接电话的人跟我说了半天,要了我的相关信息,让我等信息。原来电话处是布鲁塞尔总公司,她会发邮件到根特市让他们去确定是否有我的失物,6天内没有回复就说明没有机会了,那得多慢一个过程!

周二上午我第三次来到公交总公司。负责人在一堆失物中找了找没有——我们不孤单——丢东西的每天都会有,然后他说让我等等,他再去另一个地方找找!不一会儿他提着一个包过来,正是我们的包!核对里面的东西基本都在,只是不见手机,我心想也没有关系,手机实在拿走了还能用,其它东西比如ID卡还给我们就不错了,因为这个东西对捡到者一点用处都没有,但对我们却很有用。出门后我再一翻包,发现手机在背包的另一夹层里,公交公司的人没有注意到而已。临走时,我握着工作人员的手说:“比利时是一个很好的国家,人们很诚实!”

回到家后孩子妈说唯一少的是钱包里的现金,大概有十来二十欧。我们没有一点意见,心里觉得拾物者真有意思,这点现金就当感謝费吧。这总比有人捡到包后什么都不返还好多了。钱拿着可以用,证件拿着一点用处都没有,但对当事人却造成很大的麻烦。

这也给了我们一个教训:带着小孩出门注意力会放在小孩身上,所以能少带的东西就少带,不必带的东西就不带,随身携带的东西一定不要放在单独的地方,能放在手上或背在身上就不要放在其它地方。没有谁愿意丢失,但这样的事情总是在不注意间发生。

孩子妈以前也犯过类似粗心的事。那是在郑州从取款机上取完钱后忘了取回銀行卡,剩下的1000多块钱都被人取走了!去公安局报案也无济于事,人家怎么会为了1000多块钱管你的事呢?更何况他们是“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人民币服务”。

经过一番折腾,丢失的背包总算失而复得——我真没想到还能找回来。在一个讲诚信的国度里,许多事情都会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