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虐童

如此狠心的父母,我看不下去了

在Facebook上看到这么一个虐待孩子的视频(YouTube视频,国内需翻墙。此视频上传到国内Youku,审核结果是:已屏蔽,含有网络低俗内容),已经被浏览100多万人次,我强忍着看完,再也不敢看第二遍。

偶尔在孩子极不听话的时候,轻轻地做做样子我认为是可以的,比如轻轻地拍一下孩子的臀部。但是,使用“刑具”工具的话,就有了性质上的变化,视频中的“妈妈”(我猜测)居然用树枝条抽打自己的孩子,用脚狠踢全身各个部位,何况这个小孩估摸着也就是三四岁的样子,无论如何,都是说不过去的。

如此虐待小孩的行为,即使在国内我估计也是触犯了法律,在国外就更不用说了。父母如此对待小孩,不但不会对小孩有任何好处,反而只会给小孩造成身体和心灵双方面的损害,留下长期的心理阴影。我很难说这样的行为能将小孩教育成一名未来合格的公民。

身为父母,我想有必要将这个视频“分享”给大家,让我们自己去思考,无论是否已为父母。对于拍摄者,一方面,我感谢TA将此次事件记录下来“分享”给网络,减少这种虐童事件;同时我觉得TA也应该当即制止这种虐待儿童行为。每一个孩子都是社会的一分子。

国外有没有虐童事件?

上回抨击了微博这种社交媒体,但我并不是说要把它赶尽杀绝,它存在着,自然有存在的理由,比如说聚焦热门事件,毕竟微博这种推送机制带来的传播速度是现在的技术手段中无可匹敌的。

虐童事件还少吗?

打开某浪微博,热门事件是“各地幼师虐儿事件频发让人揪心,请停止虐待儿童”,作为一个两岁孩子的父亲以及强烈认同“强国先强教,立国先立人”观点的人,土木坛子对此事件有些兴趣。

颜艳红 虐童

类似的教师虐待学生新闻不只一件了:

  1. 浙江温岭城西街道蓝孔雀幼儿园教师颜艳红出于“一时好玩”,揪住一名幼童双耳向上提起的照片在网上引起热议;
  2. 广东一幼儿园老师因为孩子不听话,拉起学生双手将其凌空吊起,而后又拉起孩子的双脚,原地360度翻转致使孩子昏迷不醒;
  3. 山西太原幼儿园一5岁孩子因不会十加一的算术题,十分钟内被老师打了几十个耳光。

即便是温岭事件的颜艳红(不是百度的李彦红),网友在其社交空间里还发现诸多虐童照片:将幼童扔进垃圾桶、头戴垃圾桶、胶带封嘴、幼童跳舞时被脱裤等。

虐童事件

海恩法则指出: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这几起事件不过是幼儿园、小学教师虐待、体罚学生现象的冰山一角。

要不要体罚?

体罚可以算老师们解决不听话学生的一种方法,这是激进式的武力解决办法。武力甚至暴力都可以解决问题,甚至连国家政权都能靠武力建立,但是,这不是最好的方式,尤其是处在所谓的文明时代。

对小学生的体罚能表面上能解决小孩子不听话的情况,但严重的体罚会扭曲人格,导致恶性循环。我小时候的老师也是有体罚的,比如打手、敲脑袋、在眼睛上画个眼镜……

虽然我小时候基本上没有受到体罚——因为还有比我“表现得更差”的同学,但即便如此,成年后的我依然有一种心理阴影:老师(领导)批评我的时候难受,没有批评我的时候,心里又在想:他们怎么不批评我呢?这一点在国外尤其如此,老外们不喜欢批评人,而是喜欢赞赏人。

我有理由怀疑,颜艳红在小时候也可能经受过体罚等类似的虐童现象。

国外有没有虐童事件?

人之初,性本乱。好动是孩子的天性,不听话也是正常的。那么如何管教那些所谓不听话的孩子呢?这个现象不只是中国有,全世界都一样。换句话说,国外有没有类似的虐童事件?答案肯定是有的,甚至有恋童癖这种严重心理问题的人涉案,但这只是极少的情况。

更重要的是,他们如何教育“不听话”或“犯错”的小孩子?正好我小孩从1岁左右开始送到我所在根特大学(比利时)的托儿所,为了此事,我特意在送我孩子去托儿所的时候,向托儿所里的老师们简单打听了一下。

他们每个班里(约15个小孩)有两名工作人员,一般为一年轻一年长两位女性阿姨老师(当然是专科出身—非无证临时工,也有男的)。对于所谓“不听话”的小孩,先理论讲清道理,即哪些是可以做、哪些是不可以做的,如果不起作用,将小孩放到一个椅子上坐着——可以理解为罚站,让孩子安静一到两分钟,直到解决问题。

虽然小孩都非常小(能站立,最多2岁半),但他们都懂得这样做的目的,一般也就慢慢遵守规矩了,也正是由于从小就是这样,反而易于教育,而不是在家任性成形后,到了学校反而难于管教。不过人总有“发疯”的时候,前面说了,配了两个老师的:当一个老师实在处理不下去的时候,就让另一个冷静一点的老师来处理。总之,虐童是决定不允许的。

谁来承担责任?

再回到颜艳红的事件上。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处理和预防这种事件?从网友的人肉搜索信息来看——虽然人肉侵犯隐私,但在天朝也只能这样的形式来揭露事件,我强烈怀疑她本人是有精神心理问题,否则她不会存在那么多的虐童事件。

如果按相关法律,这种有精神问题的人是免于法律责任的。谁承担责任?大家还是去问有关部门有关领导吧。更何况,有信息表明她是靠关系招进幼儿园来的——这倒也是中国特色,与社会主义无关。然而问题的原因得不到纠正,颜艳红虐童事件不会是第一起,更不会是最后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