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人在国外

阿姆斯特丹随想

荷兰离比利时实在太近了,去荷兰比我从老家去省会长沙还要近。我去年去过一次阿姆斯特丹(Amsterdam),但时间很短,几乎没有什么印象,本来是要去看看那个世界闻名的红灯区,由于同行的有好几个小孩就取消了计划。孩他妈来了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有去过阿姆斯特丹,正好周六(5月21日)根特学联组织去阿姆斯特丹旅游,于是全家报名参加热闹。

荷兰和比利时没有太大的区别,或者说整个欧洲都大抵如此,至少我没有感觉到特别深刻的印象,就像国外消费者称呼所有中国产品为中国货而叫不出众多的“中国驰名商标”一样。和其他城市一样,阿姆斯特丹可以玩的地方当然很多,在有限的时间内只能选择有限的地方参观,想参观太多的地方,注定是走马观花身心疲惫。在欧洲,不论哪个城市博物馆总是随处可见,并且有很多的人参观。阿姆斯特丹亦不例外,国立博物馆,历史博物馆,梵高博物馆,工业博物馆……简直数不过来。

我们选择了国立博物馆。西方的博物馆都会陈列着众多的油画,可惜我对油画实在没有多大的兴趣。油画作品固然不错,在那个没有照相机等能记录光影世界的高科技工具的年代,画家们仅靠画笔和双手,画出如此众多漂亮的传世之作:光和影的世界竟然表现得如此之好,不得不佩服艺术家们的创作力。但是我更喜欢中国的山水画,简单的颜色中轻松几笔在宣纸上稍作勾勒,给人留下众多想像空间。如果再作进一步的比喻,油画与中国山水画,就犹如咖啡和中国茶,前者加上牛奶和糖后味道浓重而强劲,后者什么也不加却清新而自然。

不过在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倒有其他收获。这里不只有油画,还展示了众多的历史实物,战船、武器和皇家使用过的金银器皿展现了荷兰这个昔日的海上强国,让人不禁穿越时空感受到几百前的历史,我喜欢这种实物的表现手法。

以前去其他欧洲博物馆的时候,几乎没有看见与中国有关的内容。在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却看到了好多中国的瓷器。那个时期欧洲还只有陶器,而中国精美的瓷器自然是上等的生活用品了。因此,其时的荷兰东印度公司进口了大量的中国瓷器,畅销欧洲。其后中国的明清朝代更替,瓷器产量锐减,渐渐供应不上欧洲市场,正好代尔夫特也开始能生产出类似于中国清花瓷的产品——只是那时没有“山寨”这个称呼,从此欧洲瓷器也开始多起来了。想像一下,几百年前中国的“高科技”产品——瓷器出口到欧洲,有如今天美国的高科技电子产品在中国热销,自然是一件较为自豪的事情。我们也有繁荣的时代。可惜一切都在变化,对工商业的轻视和儒家文化的过度软弱温和把世界强国的地位输给了欧洲和新近的美国。仅仅是时代的轮流替换吗?

在我脑海中,“性都”阿姆斯特丹是世界上色情业最有特色,自由精神最为过分的城市(没有之一),人类最原始的肉体欲望可以明码标价合法买卖——道德的东西滚一边去,相比之下,中国的东莞就逊色多了。可惜由于时间还是不够,本来想去坐坐游船(票都已经买好了)在市内运河里游览一圈和看看红灯区的计划只能留给以后了——想要在不到一天时间内游完一个城市本身也是不太可能的。

附上几张照片:

amsterdam (1)

amsterdam (2)

amsterdam (3)

amsterdam (4)

amsterdam (5)

amsterdam (6)

amsterdam (7)

amsterdam (8)

amsterdam (9)

amsterdam (10)

分类
人在国外

荷兰 Keukenhof 郁金香花展

上周六去了荷兰Keukenhof公园看郁金香花,这是一个郁金香和风车的国度。

我去年在根特学联的时候组织根特的留学生去过一次,今年我住的小区里OBSG教会的学生欢迎协会也组织去看花,每人只要20欧元,很便宜,于是陪着家人再去一趟。

从比利时根特市坐大巴去荷兰Lisse市(Keukenhof所在地)大概需要三个小时,不太远,毕竟从一个国家到了另一个国家,而从我的老家县城坐车去我们省会长沙也要三个小时。废话不说,直接上图。

Keukenhof-tulip (6)

Keukenhof-tulip (7)

Keukenhof-tulip (8)

Keukenhof-tulip (9)

Keukenhof-tulip (10)

Keukenhof-tulip (1)

Keukenhof-tulip (2)

Keukenhof-tulip (3)

Keukenhof-tulip (4)

Keukenhof-tulip (5)

分类
人在国外

奶粉限购风已经抵达荷兰原产地

据消息人士报道:

最新消息,友人昨天从阿姆回来,那边的超市已经限购奶粉了,每人最多限购三罐。友人的友人刚做妈妈,超市限购,无耐携子一同前往证明自用,才得以够得5罐。

可怜的奶粉,可怜的国内娃娃们,荷兰的奶粉也能被搅得人心惶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