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荷兰

短暂重返荷兰代尔夫特

上周去了趟荷兰代尔夫特(Delft)。我记不清去了多少回代尔夫特,只记得第一次去是2009年,上一次是2014年1月1日。

以前都是从比利时坐火车去,这次是飞机,从英国的曼彻斯特到荷兰的鹿特丹海牙机场,一个半小时左右。一下飞机时,已经当地时间9点多钟,机场很安静,出了机场简直就感觉不出这是一个机场。

从机场坐了一趟公交车到鹿特丹中心火车站,用我的比利时欧元银行卡在车站售票机上买了一张火车票,住代特夫特赶去。下了火车站,居然找了好一阵才找到方向,原来代尔夫特的火车站彻底换了,以前教堂一样的小火车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化的火车站。我很少发现欧洲城市经历如此大的变化。

此时已经夜里11点。我一个人沿着平坦整齐的街道走着往旅馆走去。街道与街道之间流淌着平静的人工运河。整个荷兰就是一片低洼之地,城市里像棋盘一样布满着一条条小运河。

整个城市很安静,也很干净。街旁窗明几净里间或透出微弱的亮光,屋里人们正在观看电视。偶尔一辆自行车骑过来,顺着石头路而发出一点点声响,映衬出夜的宁静。

从火车站到旅馆大约有800米距离。我到达时已经超出正常的Check in时间。无奈之下也按了门铃,电话接通,店家老板热情地说会派一个人来为我开门,安排房间。几分钟后,果然有人从旅馆外拿着名册信息接待我来了。安排好房间后,我终于有个落脚之地。

旅馆里点缀着青花瓷器有代尔夫特的特色,门口摆放的花卉植物显得主人很精致,钥匙上的荷兰小鞋子更是突显荷兰风情。和以前住的荷兰旅馆宾馆一样, 老旧的小电视机反反映西欧人怀旧持家的观念。即使如此,旅馆费用还是不便宜,一天要60多欧元——这已经几乎是最便宜的选择了。

以前来代尔夫特理工大学(TUDelft)都是找博士导师讨论研究或者做实验。这次来依然是因公事,不过却是代表谢菲尔德大学参加本领域的研讨会。与会人员除了国际同行,还有荷兰地区的工业应用界的人士,总共有100多人参会,是一次良好的学术界与工业界接触的机会。

开会之余,趁机见了一下老朋友。以前的老朋友几乎都毕业离开了,老脸孔只剩下张学*同学。原来在哈工大时,我们住隔壁宿舍,后来我们都来到西欧念博士,我每次来代尔夫特都会见他,这次也不例外。我们有一段日子没有见了,这次是我们双双脱离学生身份后第一次见面。一切都经不过时间的流逝,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

期间还碰到哈工大同门老师杨老师,她最近在代尔夫特理工我的博导团队里做6个月高级访问学者。当年我就是从她那里得到去国外留学的信息,开启了后续的生活,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她的信息改变了我后来的人生轨迹。

多年后,我们仨居然能相聚在这里,不得不感慨这世界之小、缘分之奇。见面之余,身为大教授大博导的杨老师,把从国内带过来的茶叶都送给了我……受之有愧、受宠若惊。

我没有在荷兰停留,周三晚上到达代尔夫特,周四周五开完会后次日就赶回英国,再一次错失机会去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看看真人秀。离开那天早上起来在小镇里跑了一段,匆忙吃完旅馆的早餐,就往机场赶。去机场的路上,看到火车窗外牛儿在草地上安静地吃草,孩子们在大清早的足球场上训练足球,天气晴好,再一次喜欢这个美丽的国家。

到达鹿特丹机场时,只有我一个人Check in和安检,我和工作人员开玩笑地说,这是我在全世界经历过的最好的机场,如此安静和不匆忙,我感觉自己像一个VIP一样,好一个小机场。

delft-2016 (10)
小旅馆的入口很精致。

delft-2016 (2)
前老板Prof. Guang Ye(叶光)开启会议。

delft-2016 (1)
现老板Prof. John Provis主持会议。

delft-2016 (4)
次日闭门会议现场。

delft-2016 (3)
代尔夫特市中心老教堂因运河导致地基不均匀沉降,形成第二个比萨斜塔式的建筑。

delft-2016 (5)
世界如此之小,我们在这里相聚。

delft-2016 (6)
代尔夫特火车站周围在大搞建设。

delft-2016 (7)
焕然一新的代尔夫特火车站,铁路在地下,地上的运河比铁路还要高。

delft-2016 (8)
和比利时一样,荷兰也是一个自行车王国,有专门的自行车道,是一个自行车友好国家。

delft-2016 (9)
早上跑步路过某公园。

国外奶粉代购的利润

某国人的内耗现象不是吹的,讲个国外的故事。

冤有头,债有主

荷兰的中国留学生是很多的,荷兰也出产一种广受市场欢迎的洋奶粉:牛栏奶粉(Nutrilon),于是,中国留学生做奶粉代购的也多。 其中一个家伙做得非常火,他的本部在鹿特丹,有一天早上,他打开他的“奶粉仓库”,发现前一天采购到的600多桶奶粉全部不见了,显然,被别人偷了。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头一天他托人把荷兰其它城市的超市奶粉都买空了,搞得其它城市的奶粉代购卖家没有货源可以采购。于是次日就发生了这一起奶粉被盗的案件。傻子也能知道大概是谁干的,偷盗当然是违法犯罪。不过以赢利为目的的奶粉代购在国外是上不了台面的事情,大概也不太敢于去报案。所谓道上自然有道上的规矩,断了人家的财路,别人就找上门来了。600多桶,就成本价也估计得近7000多欧元,好几万人民币。

感叹于商场如战场、窝里出奇斗的同时,国外奶粉代购这档子事倒引起了我的注意,这奶粉代购该有多大的利润呢?且听我来扒一扒。我不在荷兰,就以比利时为例(荷兰大体情况应该也是如此)。

代购奶粉的成本价、国内售价和利润

一桶800克的二段(三段)的牛栏奶粉,在比利时超市售价约为10欧元,6桶起邮到中国的物流运费大约是32欧元(比如与比利时邮政BPOST官方合作的代理ETD等快递物流)。运气好的话,不会被海关课税,于是,这6桶奶粉的成本价是10*6+32=92欧元,按现下欧元兑人民币的汇率8.3,约为763元人民币。如果考虑到有些人有奶粉购买折扣(听说有的药店有9折优惠),以及和物流长期合作的优惠,92欧元的成本价还可以做到更低。

像这种二段牛栏奶粉在中国淘宝上售价一般是220元一桶,6桶的售价为1320,利润大约是556元,利润率为556/763=72%。

如果是一段奶粉,成本售价约为15欧元左右,如果售价依然为220元一桶(但我相信一般的代购卖家不会这样做),那么6桶的利润则减为300元人民币,利润率为300/(122*8.3)=22%。

从此看来,奶粉代购的利润还是不小的,尤其是二段和三段奶粉的利润高达72%。这就不难怪有这么多中国留学生甚至本地华人从事奶粉代购这个行业。

说多了都是泪

不过,我倒也觉得奶粉代购的人赚这个钱也不容易,在欧洲购买这些奶粉需要靠人工去一桶桶购买,像荷兰由于代购的影响太大,还实行限购,面对大量代购,耗时耗力,货源的确会成为问题。这也就不奇怪我在本文开头讲到的600桶奶粉失窃的事情。

更重要的一个问题,以赢利为目的的代购行为,如果当地执法部门认真起来,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我没有听说,哪个代购的会主动申报税收,而且留学生签证的身份也决定不允许从事这类与留学不相关的事情

我要是也从事代购这行当,简直是太合适了,我2006年就玩过淘宝店铺,现在也正好在欧洲,生过娃,懂奶粉,也有众多信任我的网友。但我不会做这种事。在我个人看来,一张张华人脸孔到各大超市不买其它东西,专门购买奶粉寄往中国,这种感觉让我觉得,那些做假奶粉的人犯下的恶行,为什么让我去丢这个人

没有经历过的人是难以体会,我实在不只一次地被外国友人问到:你们中国的奶粉怎么了?我也不知道,你问领导去。

说说代购奶粉的那点事

2015年3月5日更新:据说有人在国外农村租个便宜房子,接收国内过来的奶粉,贴上国外标签就转身为洋奶粉,因此不见得国外寄过来的奶粉就是真洋奶粉。以次充好、弄虚造假的“优良作风”走向世界。

肉身在欧洲,就会有与欧洲有关的事情,比如代购婴幼儿奶粉。

为亲戚朋友代购过奶粉

以前趁出差到荷兰的时候,帮朋友从荷兰买奶粉,然后用荷兰的TNT快递寄到中国。因为那里的奶粉比比利时要便宜一点,邮费更是便宜几乎一半——TNT一次邮9桶只要60几欧,总体算起来的价格也不贵。

再后来,由于中国海关关照我们的蒙牛、伊利等民族品牌,收紧了邮寄数量和关税控制,一次只好寄5桶,刚好5KG, 依比利时的情况算起来,奶粉和邮寄的费用相当,5桶牛栏奶粉75欧,5KG的EMS快递费62欧,到了国内收货人手中的时候,按如今那强势的人民币对欧元汇率,相当于每桶奶粉220元人民币左右——且一半是邮寄费用,依然比国内买奶粉要划算,并且质量相对可靠。从此也可以看出国内奶粉的利润有多高,暴利二字当仁不让。

复杂心绪的奶粉代购

然而代购还是比较费事的,次数多了,感觉也复杂起来了。国内朋友现在享受历史上的欧元低汇率,即现在可以用更少的人民币买和前几年同等价钱的欧洲商品,其实是相当于“强制性”把我那有限的欧元换成人民币,这还是小事,一来相差不大,二来都是亲戚朋友什么的:钱不在人情在,何况都是为婴儿们买放心的奶粉,积阴德。

心里最怪怪的是去药店或商店买奶粉的时候,一次都是买好几桶,经常一下就把存货买光了,比利时没有奶粉限购的规定,售货员口上倒也没有说什么,心里怎么想就不知道了,但愿TA以为我是为自己的小孩买的吧。然后去邮局的时候寄的时候,就更复杂了,人家肯定在想:一个来自13亿人口大国的中国人,老往自己的国家邮寄奶粉,这个国家怎么了?连个奶粉都制造不出来?

的确,一个如此大的国家,连个奶粉都造不好。火箭上了天、潜艇入了海,造个奶粉是那么高科技的事情吗?何况按我上面说的价格分析,国内的奶粉利润很高,但我们的奶粉别说营养,连安全都保证不了。

我们也不必骂政府——政府监管毫无疑问存在问题,可是造奶粉的人都是普通人,养奶牛的人也是普通人。所以假奶粉、毒奶粉的问题无关乎科技,而是这个国家整体有问题。

淘宝上的奶粉代购可靠吗?

无所不能的淘宝上也有众多代购欧洲奶粉的卖家,不过许多卖家的价格比荷兰超市出售的价格还低,每年卖出的总量比荷兰厂家的生产量还大,说淘宝上全部是假货,肯定有人说冤枉,说一半是假的,可能有人会漏网。

至于那些声称身在国外从事代购的卖家,其真假我不得而知。我只知我身边几乎没有人专门做代购奶粉这档子事,就那几欧元的利润实在提不起多大的兴趣,而淘宝代购有如此”充足“的货源,我实在想象不出个所以然来。博士牌民工研究了国内奶粉代购这个事情,从价格和数量各方面证明了代购这趟浑水有多深。婴儿说坚强也坚强,说脆弱也脆弱,吃到假奶粉出了人命,谁能负得起责任呢?

当然,我身边没有不代表其他地方也一样没有。与民工同在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的Yu Zhuqing说,她有一朋友在做代购荷兰奶粉的事情,有Yu博士生的信用背书,想来比较靠谱。大家如果有需要,可以到那里去购买,万一发现有问题,欢迎来这里举报——我是认真的,我最恨那些投机作假的人,何况这是婴幼儿奶粉这件事情。

婴儿选择奶粉还是母乳?

好多朋友似乎偏好奶粉——甚至孩子未出生就要买奶粉。我再说说奶粉和母乳之间的事。

说说我的经历吧。我家小孩的战况如下:前11个月内一直喂母乳,6个月后开始吃辅食,同时偶尔喝些水,1岁后开始喝牛栏奶粉,现在改喝液态奶。

小孩如今两岁多,战果如下:从出生到现在,各项指标均正常,身体很好,一岁以前没有看过医生,之后由于感冒发烧看过两三次医生,从未打针挂吊瓶。

所以我没有关于婴儿奶粉的经验,但相信我,地球上再好的奶粉也比不过母乳,尽量喂母乳吧,省钱省事身体棒。

啰嗦完了,祝党生日快乐:同志们辛苦了,为人民服务!

阿姆斯特丹随想

荷兰离比利时实在太近了,去荷兰比我从老家去省会长沙还要近。我去年去过一次阿姆斯特丹(Amsterdam),但时间很短,几乎没有什么印象,本来是要去看看那个世界闻名的红灯区,由于同行的有好几个小孩就取消了计划。孩他妈来了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有去过阿姆斯特丹,正好周六(5月21日)根特学联组织去阿姆斯特丹旅游,于是全家报名参加热闹。

荷兰和比利时没有太大的区别,或者说整个欧洲都大抵如此,至少我没有感觉到特别深刻的印象,就像国外消费者称呼所有中国产品为中国货而叫不出众多的“中国驰名商标”一样。和其他城市一样,阿姆斯特丹可以玩的地方当然很多,在有限的时间内只能选择有限的地方参观,想参观太多的地方,注定是走马观花身心疲惫。在欧洲,不论哪个城市博物馆总是随处可见,并且有很多的人参观。阿姆斯特丹亦不例外,国立博物馆,历史博物馆,梵高博物馆,工业博物馆……简直数不过来。

我们选择了国立博物馆。西方的博物馆都会陈列着众多的油画,可惜我对油画实在没有多大的兴趣。油画作品固然不错,在那个没有照相机等能记录光影世界的高科技工具的年代,画家们仅靠画笔和双手,画出如此众多漂亮的传世之作:光和影的世界竟然表现得如此之好,不得不佩服艺术家们的创作力。但是我更喜欢中国的山水画,简单的颜色中轻松几笔在宣纸上稍作勾勒,给人留下众多想像空间。如果再作进一步的比喻,油画与中国山水画,就犹如咖啡和中国茶,前者加上牛奶和糖后味道浓重而强劲,后者什么也不加却清新而自然。

不过在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倒有其他收获。这里不只有油画,还展示了众多的历史实物,战船、武器和皇家使用过的金银器皿展现了荷兰这个昔日的海上强国,让人不禁穿越时空感受到几百前的历史,我喜欢这种实物的表现手法。

以前去其他欧洲博物馆的时候,几乎没有看见与中国有关的内容。在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却看到了好多中国的瓷器。那个时期欧洲还只有陶器,而中国精美的瓷器自然是上等的生活用品了。因此,其时的荷兰东印度公司进口了大量的中国瓷器,畅销欧洲。其后中国的明清朝代更替,瓷器产量锐减,渐渐供应不上欧洲市场,正好代尔夫特也开始能生产出类似于中国清花瓷的产品——只是那时没有“山寨”这个称呼,从此欧洲瓷器也开始多起来了。想像一下,几百年前中国的“高科技”产品——瓷器出口到欧洲,有如今天美国的高科技电子产品在中国热销,自然是一件较为自豪的事情。我们也有繁荣的时代。可惜一切都在变化,对工商业的轻视和儒家文化的过度软弱温和把世界强国的地位输给了欧洲和新近的美国。仅仅是时代的轮流替换吗?

在我脑海中,“性都”阿姆斯特丹是世界上色情业最有特色,自由精神最为过分的城市(没有之一),人类最原始的肉体欲望可以明码标价合法买卖——道德的东西滚一边去,相比之下,中国的东莞就逊色多了。可惜由于时间还是不够,本来想去坐坐游船(票都已经买好了)在市内运河里游览一圈和看看红灯区的计划只能留给以后了——想要在不到一天时间内游完一个城市本身也是不太可能的。

附上几张照片:

amsterdam (1)

amsterdam (2)

amsterdam (3)

amsterdam (4)

amsterdam (5)

amsterdam (6)

amsterdam (7)

amsterdam (8)

amsterdam (9)

amsterdam (10)

荷兰 Keukenhof 郁金香花展

上周六去了荷兰Keukenhof公园看郁金香花,这是一个郁金香和风车的国度。

我去年在根特学联的时候组织根特的留学生去过一次,今年我住的小区里OBSG教会的学生欢迎协会也组织去看花,每人只要20欧元,很便宜,于是陪着家人再去一趟。

从比利时根特市坐大巴去荷兰Lisse市(Keukenhof所在地)大概需要三个小时,不太远,毕竟从一个国家到了另一个国家,而从我的老家县城坐车去我们省会长沙也要三个小时。废话不说,直接上图。

Keukenhof-tulip (6)

Keukenhof-tulip (7)

Keukenhof-tulip (8)

Keukenhof-tulip (9)

Keukenhof-tulip (10)

Keukenhof-tulip (1)

Keukenhof-tulip (2)

Keukenhof-tulip (3)

Keukenhof-tulip (4)

Keukenhof-tuli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