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人在国外

此时此刻

heeley-sheffiled
Sheffield Heeley, 13 Mar 2015

此时,夜很宁静,窗外偶尔传来英格兰常有的大风,它刮过树枝带来的声音,突出夜的宁静。我的思绪也很宁静,才使我此刻感觉到夜的宁静。这也是一种美好,以至于我不想早点睡去。

我想起高中时,一好友在我生日时送了我一本《别闹了,费曼先生》,朋友也许没想到,多年以后,我真的走上了科研这条不归路。想到这,一幕幕往事,涌上心头。于是我买了kindle版的英文原版,打算有空时重读一遍。

回忆过去的时候,总觉得美好,有如感觉现下世道与时光,都不如过去。可是过去已经过去,回不去。另一方面,过去也一定有诸多不如意,只是大脑选择性地记住了那些美好的事情。

我想,多少年以后,未来的自己几乎一定会回忆当下的此时此刻,也许不会有现在那么差的感觉,也会回忆起当下这份美好。这就像母亲往往忘了生孩子时的痛苦,敢于选择再生一个孩子。

既然如此,为何不好好体验当下?感受自己存在的此时此刻。如能这样,以未来心境感受当下的美好,将来回忆时可能会觉得更加美好。如此以来,一份美好,两份感觉,岂不更好?

就在此时此刻,我脑子里冒出了这些念头,用心感受思绪在心田里流淌,我用键盘记录下它。

分类
人在国外

夜行去杜伦

下午,赖博士打来电话,我猜他是想请我去新开的咖啡馆去喝咖啡。接电话果然是这事。最近他买了房和车后,估计比我都要穷了,还愿意请我去喝咖啡。

可惜我接电话后马上就要出发去杜伦市(Durham),并且一待就是两天两夜。上次他要请我喝咖啡我忙于事情走不开,这次又碰上这事。

出差要去的地方是杜伦市的杜伦大学,去参加英国NMR核磁共振测试培训课程。杜伦市是一个很小的城市,离谢菲尔德市有110多英里。我们一行六人,由两个英国的博士生开他们自己的车过去。

下午5点多从谢菲尔德出发。下班高峰期,出城上高速公路就花了近一个小时。我坐的是一女博士生的车,副驾驶坐着另一女博士生,我也不便插话,于是在出城路上颠簸中,我居然打了一个盹。

走上高速公路后,就平稳多了,也不再走走停停,我拿着Kindle看了一会儿书。天色渐渐暗下来,书是无法再看了。我看了看窗外,英格兰的田园风光不错,高低有致,天空中的云彩在夕阳里像一副中国山水画。

路上的车辆也不少,货车和普通汽车川流不息,再加上远处楼房渐渐亮起来的灯火,让人能感觉到这个国家的繁荣。遥想当年,在一年四季刮着大风的恶劣环境下,英国人一步步将英格兰岛建成了日不落帝国,这个民族的战斗力也是极强的。

车行两个小时后,天色几乎全暗了,车窗外已经能清晰地看到天上的星星。我看了看,居然看到了北斗七星,和我以前在农村老家看到的那七颗星星完全一样,这把我的思绪突然拉回了老家,一幕幕往事就涌上了心头。

三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安全地到达了杜伦市,感谢这位细心的“女司机”,夜里开这么长时间的高速,开始我还真有些担心安全。到达杜伦大学的接待处,登记住处,拿到钥匙,住进大家安排的招待所一样的简易酒店里。

之后,和另一车里的三个人集合,去一酒吧里吃晚饭,吃到10点多,聊了会儿天,也有人参加了酒吧里通过广播进行中的答题活动,内容都是一些八卦或者偏门冷知识。

饭毕,又回到住处。休息准备明天的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