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英国

听坛叔讲故事——我的2018年个人计划

tumutanzi
近照,感谢某酒店前台服务员拍摄。

说点真事,我自己的事——故事的大概在以前的演讲中讲过。

我上小学时,没人告诉我什么时候毕业,更不知道毕业后要上什么中学。后来,我居然以我们全乡第二名(也可能是第一名)的成绩被送到县里最好的中学上初中。

初中三年比较黑暗,没有人——包括我自己——相信我能考上我们县里最好的高中。我甚至想到我要是没考上,也许会加入南下广东的打工大军,就像现在村里不再上学的的年轻人一样。但我后来居然考上了我们的高中,出乎所有人意料。

我高中成绩也一般,我没打算也没信心考上什么像样的大学。成绩出来后,我居然还上了重点本科的线,从此走出我们县、市、省。

大学快毕业时,我以为我能保送到本校研究生。但命运之神跟我开了个玩笑,我因一个小事情失去了保送资格。只好自己考。没想到我居然考出了很高的成绩,进了本专业国内一流学校攻读硕士研究生。在此过程中,其貌不扬、脸皮薄的我还幸运地找到了个女朋友,一直把她变成我两个孩子的妈。

再后来,我没有打算继续去攻读博士学位,甚至找到了某现在全世界一流的企业去修建手机信号塔。真相是我被推荐攻读本校一著名院士的博士研究生。一年后,我却因一件偶然的事情,获得比利时政府对发展中国家特别奖学金,走出国门跑到欧洲去重新攻读博士学位,并从此走遍世界大部分地方。

也因此事——配偶出国,我以光速的速度计划外地结婚了。等我一去欧洲还没有安顿好,我们的儿子计划外地来到我们的世界,像神的礼物一样降临到欧洲,开始他幸福的童年。

之后,我博士毕业,想去某企业工作,却因机器测试把我莫名其妙地排在门外,很意外。而我再一次意外地跑到英国去做了三年博士后研究工作,新的老板是我在一次会议上偶然碰到的一知名年轻教授。

我在英国的第二年,意外地发现我们第二个孩子来了。再一次神的恩赐,给了我们一个女儿。而在别人以为我会一直待在国外,我自己也有打算在英国继续待下去的时候,我最后还是意外地决定回到国内,并离开我待了10多年的学术界,出乎所有人意料地来到了一家企业,就是三年前排除我的那家企业。

回顾我前30年,我没有伟大的人生计划,就像黑夜里开车,我不知道前方是什么,我只能在车灯能照到的距离不停地往前开。就像我的领导所说:过程不一定是完美的,但结果会是完美的。

路很长,分叉路口很多,坚定不停地往前走就是了,条条大道通罗马。

感谢众网友厚爱,包括但不限于 @dapeng, @hannahwu, @veronicazhu, @towardsthesun, @susanli3769 提名我分享我的2018年计划,可惜我真的没有计划,只好讲一点我自己的故事。

祝大家新年心想事成。

利益声明:本文纯属个人观点,与作者所供职的公司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利益关系。


首发于 https://steemit.com 感谢阅读,欢迎 Follow, Upvote, Reply, ReSteem (repost) @tumutanzi. Thank you for reading my posts.

在国内某医院做了个体检,又快又便宜

读到一朋友在美国的就医故事,割个阑尾总费用8万美元,患者个人也要承担1万多美元,真的感觉美国的医疗是赤裸的资本主义。就像我以前在英国时,我家领导做个牙冠都需要近2000英镑,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事情。很多人抱怨国内医疗很贵,其实国外的月亮也圆不到哪儿去。

说到国内的医疗,我昨天去国内某医院去做一个入职体检,感觉还不错。不用预约,直接去医院的体检大厅,连身份证件都可以免掉——我当时没有带身份证。全程下来一共用了不到30分钟,费用只有50元钱。

我觉得这点费用真的对不住这些专业人士,毕竟他们提供了如此之快的体检服务。我甚至都想多给他们一点钱,不过看着这些表情木讷得像机器人一样的医生和护士们,我还是忍了。只能心底里对他们这样的专业人士表示感谢吧。

其实这个低价的体检服务,是建立在医生们的低工资基础之上。我所知道基层医生的工资收入并不高,也因此才想着通过在药价上做文章——但显然在体检一事上他们无法卖药给我。这与欧美发达国家医疗设备的费用并不是很高,但医生的人力成本收费很高,截然不同。

还是希望一个国家有限的医疗资源得到更公平合理的分配,这样才能让每一个人的生活有所保障和质量。不过这显然超出了本文的范围和我的专业知识能力。

终于把英国驾照给考过了!

driving license.jpg

2015年开始学车,练了约20多个小时,中间2016年因女儿出生,一直停下没有学车。无奈到前一阵子,为了以后省事重新开始学习。看完理论书后,顺利通过理论考试,对交通标识和规则有了进一步了解。

原来的教练在我找她时没有空,于是通过同事介绍找了一华人教练,价格贵一点,23英镑一小时,但只要服务好,倒也无所谓。

一开始我还是很懒散,没有多大积极性练车。有一天听教练说英国驾照拿到中国,只要通过科目一理论考试,可以换成中国驾照。我一下子积极性来了,如果拿到英国驾照意味着也拿到中国驾照,两本驾照基本全世界通用,节省大量时间和金钱。我当时就对教练说:今年最大的事情就是它了,争取把英国驾照拿下来。

于是,每周三和周六,各一个半小时路上练车,到考前一共练了快40小时。因临近离开英国,只好硬着头皮预约路考。

预约通常需要提前7个礼拜,以防我第一次失败,我当时叫同事用他的名字预约了一个日期,假如我过不了,他取消预约,我再顶上空缺。

可惜当时不知道路考后再次预约需等两个礼拜,而同事由于回国没来得及改预约时间,最后的情况变成:我这一次要是通不过路考,基本上与英国驾照无缘,之前投入的练车费用和时间也就打水漂了……

真到了考试也只有硬着头皮上。昨天在考试途中,我其实还和考官偶尔聊起了天,给他的感觉倒是我很自信。路上我基本按平时练车要领驾驶,不慌不忙,避免大错,尤其是安全方面的错,再者就是遵守交通规则。

40分钟后,把车顺利开回考场。考官让我把车门打开,让教练也听结果,他说:Congratulations, pass(通过路考)。看了一下结果,有三个小错——可以最多犯15个小错。

回来一查,发现还真不容易。英国官方统计数据表明,历年的路考通过率总是稳定在47%左右,说明考试很标准和客观,这还不知道这些通过的人都考过几次。

英国路考的故事说不完。一伊拉克同事来英国前开了20年车,考了三次才通过。办公室同事的老婆第二次路考不通过的大错误是:见到马粪没有减速(英国有人骑马上路)!另外有一个朋友,他第一次路考,车开到半道考官说:你危险驾驶,我下车了,咱不考了……

我之前知道有个英国博主考了7次才通过。昨天晚上听朋友说,我所在城市有个华人老板,路考考了40多次才通过(每次60多英镑考试费用,老板不差钱),几乎转遍了附近所有的考点!

从2015年中到2017年底,总算把这英国驾照搞定了。一次性通过世界上最难考之一的英国驾照,真是无知者无畏。这样也好,至少说明自己的驾车技术和素质还过得去,对自己对别人的交通安全都是极好的。

下一步是买个什么样的车?儿子好久之前就指着英国遍地都是的路虎说:“爸,买个这样的就行了……”这娃的眼光倒是不错,只是这货的价格到了中国几乎翻倍,坑爹。

Image via pixabay.com

和老板聊《Yes, Minister》谈英国一成不变的民主政治文化

politics.jpg

几天前和教授老板开小会,交谈一下我将离职前的一些工作交接。不知怎么的谈到了印度政治。老板是澳大利亚和英国人双重国籍,他说印度的政治其实是英国政治和印度过去旧制度的杂交体,而所谓的民主不过是没有办法的治理办法,很多时候是非常低效的办法。

不幸的是,英国的政治风格这几十年来一直没有变化。如果想了解英国的政治文化,他建议我看看《Yes, Minister》这部电视剧,这部电视剧拍于1980年代,对于了解英国的政治,这部30多年前的电视剧依然有效。

我没有时间去看这部电视剧,倒是在网上看了一些精彩的台词,是一个不错的了解方式。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是一贯英式幽默。

比如,在形容政府机构冗余的时候,有一个桥段:

Hacker(部长): 这个部门有多少人?
Sir Humphrey(秘书): 嗯,我们这个部门很小的。
Hacker: 两三千人?
Sir Humphrey: 准确地说,大约有2万3千人。
Hacker: 什么?2万3千人?这个管理其它部门的部门有2万3千人?只是为了管理其它部门。我们需要研究一下,是不是不减除冗员?
Sir Humphrey: 是这样,我们这些年也尝试过。
Hacker: 那结果是什么呢?
Sir Humphrey: 结果就是我们还需要另外增加500人。

这样的情况是不是在其它国家也有类似?

剧中也有关于英国对于成立欧盟一事的深层次态度(以下片段翻译来自知乎):

Hacker: 外交部应该亲欧洲吧?
Sir Humphrey: 是,也不是。外交部亲欧洲,实际上是为了反欧洲。我们团结在这一理念之下,保证共同市场不能形成。所以我们打进去。英国的外交目标500年来没有变过:创造一个分裂的欧洲。因此,我们联荷兰制西班牙,联德国制法国,联法国和意大利制德国,联法国制德国和意大利,分而制之。一贯效果很好,为什么要改变?
Hacker: 这都是老皇历了吧?
Sir Humphrey: 对,也是现行政策。我们得打进去,从内部攻破。我们施加过外力,没有成效。现在可以从里面把它搅成一锅粥了。挑德国反法国,挑法国反意大利,挑意大利反荷兰,外交部高兴坏了,光辉岁月又回来了。
Hacker: 但我们都忠于大欧州理念吧,不然为什么要增加成员国?
Sir Humphrey: 一个道理,就像联合国,人越多,嘴越杂,就越发鸡毛蒜皮。
Hacker:这也太世故了吧。
Sir Humphrey: 是的,不过我们一般称之为外交。部长。

从中可以看出,英国真的不喜欢统一的欧洲联盟(欧盟),结果在去年的脱欧事情中再一次得到应证。

关于解决问题的真相,政客们不一定真需要,他们只需要能应付他们需要应付的机构即可,比如,Hacker就曾发飚:

我不需要真相,我只需要一点东西可以告诉议会。(I don’t want the truth. I want something I can tell Parliament!)

在调戏英国外交部的无知时,有一个段子:

Sir Humphrey: 我们有一个借口可以应付慕尼黑协议:这件事发生在我们得知某些重要事实之前,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Hacker:什么重要事实?
Sir Humphrey: 是这样,希特勒想征服欧洲。
Hacker: 我以为众所周知呢。
Sir Humphrey: 外交部不知道。

不忘调侃称公务员们的工作就是喋喋不休:

Hacker: 你在喋喋不休,Bernard.
Bernard: 是的,部长。
Hacker: 你为什么要喋喋不休? Bernard?
Bernard: 部长,这就是我的工作。

也不忘嘲笑银行家们的无知和装模作样:

Sir Humphrey: 你难道没有读今天早的《金融时报》?
Sir Desmond Glazebrook: 从来不读。
Sir Humphrey: 是这样,你是一个银行家,你应该读《金融时报》,对吧?
Sir Desmond:我读不懂,全是一些经济理论。
Sir Humphrey: 那你为什么还买它?
Sir Desmond: 哦,你知道的,这也是制服行头的一部分。

类似的搞笑台词还有很多。全剧就是一部幽默挖苦讽刺剧,十足的英国文化风格,Wikiquote有全面的经典台词总结,知乎上也有部分中文版的经典台词。

一个成年人看问题不能非黑即白,所以断不能简单得出西式民主就是完美版本的结论。像我老板这种精英,其实对西式民主看得很透,清楚这其中的弊端。我们“人民民主专政”的环境中成长的人,也可以看看这样的电视剧或者台词,了解学习一下英国的政治文化。

要我说,英国的民主政治,至少还是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人们可以挖苦挖苦政府和政府公务员们。

Image via Pixabay.com

复杂的英国,为砍一棵树导致民众和政府冲突[英伦文化札记]

送完孩子到学校,我照常去上班。走在平常走的路上,发现好几个人站在路旁一棵树下。以我对这些树的了解,我以为他们是要砍掉这棵树。因为砍树在这个城市(英国谢菲尔德)已经成为一个备受争议的事件。

我好奇地多看了几眼,当中的一位中年男子友善地对我报以微笑。犹豫了几秒钟,何不问他几句?我心想。我于是问:你们要砍树吗?中年男子回答:不,我们是来保护这棵树。

tree-felling.jpg
附近的民众站在树底上抗议砍树。

我这才明白,原来他们是附近居民,今天有人代表市政府来砍掉这棵路旁的百年老树!而他们就过来保护。他们的保护措施很简单,居民站在树底下,这样砍树工人就不能砍树,否则树倒下会砸死人!

对他们保护这些树木的勇气和毅力,我心里为之钦佩。为什么市政府要砍掉这些上百年的老树?为什么附近的居民不顾一切地要保护这些树?

原来,这些参天大树,由于多年的生活,根系发达,把路底下的人行道上的沥青路面拱出来了!有的甚至对周围的民房地下水管系统和地上的围墙都造成了危害。市政府的意图是砍完大树再种上小树,否则,直接维修人行道路面,市政府没有足够的预算资金。

而居民自然舍不得这些上百年的古树,有的树都承载了几代人的感情。要砍至少也要分情况来砍,那些确实对附近居民民房有危害的树可以酌情砍掉,但如果只是人行道路基被拱出来,可以使用橡胶跑道材料铺在树底下(这样有弹性),可以保持相当长的年头。

如果要砍树,他们只好采用一切手段来承上砍树工人的行为——但承包砍树公司有法院的传票阻止人们站在树底上妨碍施工。

市政府面临的问题,不砍树而保护路基的方案会需要比较多的资金,而且涉及到大量的人力,政府的财政预算确实也没有。

对于这个争议问题,谢菲尔德Hallam区新当选的国会议会Jared O’Mara也不愿意表态,他说

“Things are more complex than what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I have a lot of sympathy for the tree campaigners, but I also have sympathy for the pressure our Labour council is under. Why are the libraries under such strain? Because of the cuts to council budgets that have come from the Tories. We have got to fight to get more money from central government.”

这树砍与不砍都不能满足政府和民众双方。双方的争议时而上演,甚至导致警察依据法院传票把部分民居临时关押起来。而今天早上我碰到这个事情,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这个城市的最后一次

tree-felling-2.jpg
自由职业摄像记者在记录事件。

要说英国这样的民主国家,砍棵树都够费劲。但是,这样的麻烦过程,也许能使那些威权政府官方们运动式的错误少一些吧。

在我拍照的时候,当中一个居民半开玩笑的问我:Are you a coucil spy? (你是市政府的奸细吗?)。

我笑着告诉他:我才不是。我只是看着这棵树想着我自己的国家:中国现在到处建设新城市,也少不了许多新植下的树木,不知一百年后,我们会不会面临同样的问题?

也许我们不会有这样复杂的事情吧,我们“永远跟党走”,政府就是党,党说什么那就是什么。我是这么想的。


https://steemit.com 首发。感谢阅读,欢迎Follow, Upvote, Reply, Resteem (repost) @tumutanzi 激励我创作更多更好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