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老师

透过论语看颜渊

论语中有不少关于颜回的篇幅,借助论语中的描述,顔回的形象已经较为具体,被称为孔子七十二贤人中的首要杰出弟子,他也受之无愧。

维基百科如此介绍颜回:

颜回(前521年-前481年),字子渊,一作颜渊,又称颜子,孔庙大成殿四配之首——人称复圣,鲁国人,是孔子最得意的学生,孔子七十二门徒之首,孔门十哲中四科之一德行科的高弟,是孔门弟子中德行修为最高者,所以得到特别的尊重。

那么颜渊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我分析了论语中所有关于颜回的描写内容,大致给我们呈现了这样的一位颜回:

颜回学习勤奋,被先生孔子认为颜回死后再无“好学”的弟子。

季康子問:「弟子孰為好學?」孔子對曰:「有顏回者好學,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

颜回学习的内容皆是些为邦仁义之学,而且他的志向远大——“願無伐善,無施勞”。

顏淵問為邦。子曰:「行夏之時,乘殷之輅,服周之冕。樂則韶舞,放鄭聲,遠佞人。鄭聲淫,佞人殆。」

顏淵問仁。子曰:「克己復禮,為仁。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為仁由己,而由仁乎哉?」 顏淵曰:「請問其目?」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顏淵曰:「回雖不敏,請事斯語矣!」

顏淵、季路侍。子曰:「盍各言爾志?」子路曰:「願車馬、衣輕裘,與朋友共,敝之而無憾。」顏淵曰:「願無伐善,無施勞。」子路曰:「願聞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

颜回面对自己的老师——孔子很乖巧,听从师长的教诲,即使有话也不当面说。

子曰:「吾與回言終日,不違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發,回也不愚。」

甚至颜回还能巧言地说:只要老师还在,他死都不敢死。

子畏於匡,顏淵後。子曰:「吾以女為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

在颜回的眼中,先生孔子的形象神圣又高大。

顏淵喟然嘆曰:「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夫子循循然善誘人,博我以文,約我以禮。欲罷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爾。雖欲從之,末由也已!」

颜回的悟性极高,子贡说颜回“闻一而知十”,连孔子也自叹不如。

子謂子貢曰:「女與回也,孰愈?」對曰:「賜也,何敢望回?回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一知二。」子曰:「弗如也,吾與女,弗如也。」

生活中的颜回对物质要求极低,所以颜回很可能死于营养不良。看来营养问题马虎不得,难怪毛主席也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子曰:「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

如此优秀的弟子,身为先生的孔子自然极力夸赞顏淵,夸他为学进步、德行高尚、用功专注等:

子謂顏淵曰:「惜乎!吾見其進也,吾未見其止也!」

德行:顏淵、閔子騫、冉伯牛、仲弓;言語:宰我、子貢;政事:冉有、季路;文學:子游、子夏。

子謂顏淵曰:「用之則行,舍之則藏,惟我與爾有是夫。」子路曰:「子行三軍,則誰與?」子曰:「暴虎馮河,死而不悔者,吾不與也。必也臨事而懼,好謀而成者也。」

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其餘則日月至焉而已矣。」

子曰:「語之而不惰者,其回也與?」

子曰:「回也,非助我者也!於吾言,無所不說。」

正所谓天妒英才,顏淵短命地死了。孔子对他的死当然感到非常悲伤,不过过于“拘礼”的孔子认为不应厚葬颜回,甚至卖掉他的车换取钱财来安葬颜回,也不符合“礼”的要求。好在学生们把顏淵厚葬了,生不逢时并不妨碍死也壮观,否则论语中的“慎终追远“又当如何解释?

顏淵死,子曰:「噫!天喪予!天喪予!」

顏淵死,門人欲厚葬之,子曰:「不可。」門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視予猶父也,予不得視猶子也。非我也,夫二三子也。」

顏淵死,顏路請子之車以為之 。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鯉也死,有棺而無 ;吾不徒行,以為之 ,以吾從大夫之後,不可徒行也。」

综观顔回的一生,他是个人才,却命不好,安于清贫,也因此穷困潦倒。倒是端木赐(子贡)敢于折腾命运,在那个不重视经商的时代而发财致富,借用今天的网络语言,端木赐“高帅富”了。这难道是写照今天的知识分子吗?

子曰:「回也其庶乎!屢空,賜不受命,而貨殖焉;億則屢中。」

和导师打羽毛球

傍晚吃完晚饭,下了公寓准备去教研室的时候,看见我的一博士师兄和另一个人也从我们宿舍楼前经过,我一细看,居然是导师——老头子一身运动服,头戴一个小白帽,我一打招呼,原来他们是去土木办公楼(院办公楼一楼有个阳光大厅,有乒乓球台,羽毛球场,简直就是个运动场)打羽毛球去!我都吓了一跳,老头子今年都六十多岁了,居然跟我们这些小伙子打羽毛球!这真是一场好戏!呵呵。

导师问我有没有时间,叫我要不也一块去打。我一想,我本来就没有什么事嘛,就算有事,老头子您邀请我去打球,我能不去?随时奉陪!

于是我也就跟着老师去了。后来加上一个研二的师兄——这家伙原来是他们本科的体育部长!我们一共四人,于是双打!呵呵。

我原以为老头子动作肯定很慢的,没想到,老头子反应还挺快!球技也不错,还一蹦一跳的,活泼得很,接球,扣球,都比我预料中的样子好得多!打到兴致之处,还说以后要整个教研室的人都来参加这些球赛,组建几个队(把我安排作为替补呢,因为另几个师兄的球技很高的,所以我这只能算是下下等的球技了),要打几场比赛云云。

一不留神,我们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球。后来,老头子累得满头大汗,我们几个也累得不行了,于是,我建议休息一下,老师说好。休息一会儿后,师兄问老师还打不打,他说:两年多没有打羽毛球了,好久没有锻炼了,今天就先打到这吧。我真是服了他了,这么久没有运动了,居然一打就是打一个多小时,体力惊人!难怪他平时都不午休的!真令我这二十来岁的小伙子甘拜下风!

看来向老头子学习的内容还有很多啊,至少,体力这方面都得向他学习,好好锻炼!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句话没错!

最后,导师说,明天还来打!我不知他明天还会不会来,说不定他一忙,又忘了这事了。

不过,老头子还是挺好的,平易近人,对学生很关心,和他手下所有的学生关系都挺好。想起来,能遇到老头子也算是不错了,至少这是我愿意看到的师生关系。

和导师打了一场羽毛球,是为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