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老家

回到国内的某些真实感受

请注意,大叔我要开启牢骚模式,以下可能是满满的负能量。

每一次回老家我都有类似的感受。父老乡亲固然淳朴,然而他们一般也只顾麻将打牌不跟你聊天。如果聊起天,问得最多的一般是你的工资多高,当我如实相告后,他们又满是怀疑失望的眼神,因为他们觉得你在国外应该年薪几百万人民币才正常。

有些乡亲们还希望我能向“上面”反映某些他们亟需解决的问题,又或者希望我能“找关系”解决某些私人问题,我家亲叔甚至觉得我应该还能修好电视……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与别人有什么不一样的人,然而他们总是觉得你洋博士、博士后应该是三头六臂、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可他们并不会问你过的好不好,而我的答案却往往让他们失望与怀疑,弄得我感觉像是坏了科研人员这个职业的大罪人。这的确是我回老家的相当一部分的感受。

曾经有朋友问我在国外想不想家,我说不想他们不相信。其实大叔我再怎么洒脱,也要被搞烦,我真的理解明朝大学问家李贽为什么要选择晚年出家,他不想被父老乡亲们烦扰。

这社会从来就是如此功利务实,不但是父老乡亲们,我的一发小也这么跟我说:这年头除了钱,什么都是假的。还笑话我可能在国内玩转不开,他感慨地说,在中国要混得好,有三个秘诀:一、不要脸;二、不要脸;三、还是不要脸。

我理解父老乡亲对我的期待,可是我真的满足不了他们的期望,以后我就统一口径,我就是一个和水泥的泥水工,其它啥也不会,这真是真的不能再真的大实话。

IMG_6742
附图说明,我小时候差点淹死在这个水库里,现在不怕了,因为大叔现在是一只海里的乌龟王八蛋。

我与中国移动的一次维权经历

佐仔博主说起他手机被广东电信乱扣费的事情,我想起了几年前我在国内时和我老家移动公司的维权过节。

那一年,家里的固定电话撤了,给母亲办了一张移动电话卡和一部诺基亚手机。由于以接听为主,就选了一款非常便宜的资费,套餐为4元每月,任何多余功能比如彩信包、上网功能都取消,防的就是移动公司乱扣费。

起初的几个月倒也无事,用起来也不错。有一次我无意中查看一下母亲的话费余额,在网站上看到手机账号里每个月都有一个彩信包的套餐,3元钱/月。

母亲的手机是诺基亚黑白屏,不支持网络功能,何来彩信?她本人也不懂这些——短信都不会发,更不会主动去申请这类业务,因此,订阅附加功能需要的二次短信码不可能是母亲完成的,总之,这不是母亲的本意。虽无证据,但这种业务极有可能是移动公司后台添加的。

我二话不说,直接拨打10086投诉,要求业务取消。可是,没过多久,我发现此业务又添加上了,我觉得移动公司有些过分,于是又投诉,移动公司再取消。我以为此事就算完结了。

过了几个月,此业务又被添加上,我终于忍无可忍,觉得此事不再是单单取消那么简单的解决方案。10086将此事转到我们老家的移动分公司,服务人员说取消,问这样解决满意不满意的时候,我说:第一次我当你们无意,第二回我也忍了,第三回,你们一定是故意的。

我的要求很简单:一:双倍话费返还,二:以中国移动公司的名义给我一份书面道歉信。第一条移动公司当然很愿意——话费在他们手里就是一个数字。第二条,他们说做不到。我的态度也很明了,我没有退路,我保留一直投诉到信产部的权利,直到把问题解决。

移动公司迟迟不给答复,我天天往市移动公司投诉,甚至往省移动公司投诉。最后,县移动公司的客服人员估计也受不了,也经常和我主动联系,无论怎么开其它的条件,但我就是不答应。每次沟通时,我也将我知道移动公司内幕什么的不断告诉她:我不管你什么KPI,找到我头上了,我就要维护我的权益。

那一阵子估计把他们也搞得头疼,因为我这样不断投诉,会影响到他们的年终业绩等。终于,有一天我接到一短信,他自称是我高中校友某某某,说县移动公司客服经理是他姐姐,希望我这个事情看在校友的面子上放她一马。

其实,我知道此事要他们拿出书面道歉信不太可能,我只不过是想折腾他们一下。如今私人关系都找上来了,我也就见好就收。那会儿我人还在哈尔滨,等我暑假一回老家,他们就来到我老家,就按他们原来的方案:客服经理带上技术员登门道歉——时间和地点我定,赔偿二百元充值卡话费,并且保证以后不再出现类似的情况(技术上他们是把我母亲的电话号码加入了白名单),外送一堆移动公司的面巾纸、一次性纸杯子什么的。

老家的人见这阵势,直夸说真是厉害,搞得移动公司都要向我低头。有的甚至说:看,还是多读点书好。其实这与读书多有什么关系呢?

也许我们的老百姓就是这样,认为这种小事情不愿意也不值得和他们计较,甚至也搞不清移动公司是怎么扣的费用。而移动公司也利用农民们的这种心理在后台加业务,甚至电话推销业务让用户稀里糊涂地同意。

虽然每个人每个月几块钱,但这个总体数量也是惊人的。在我看来,这种违规后台操作的小伎俩简直就是抢钱,而且他们一而再,再而三,所以我才没有放过他们。

事实上,我了解到有些移动公司基层的业务员工资并不高,所以他们为了完成KPI,为了多拿一些收入,便采取了这些违规违法的操作,作为用户我理解他们的处境,但这种行为当然是不能容忍的:你不能在获取自己的利益时伤害到别人的利益。

在我们没有办法改变大环境制度的前提下,只好每个人都动起手来维护好自身的利益,这样侵权方才会有所收敛,否则就是纵容他们的这种行为。而且,我相信这样也一定会促进整个大环境的改进。改善不会从天而降。

回国在湖南的照片

从北京直接飞到长沙黄花机场,感觉到了黄花机场建设的超前性,廉华兄从机场接的我们。老家还是那样子,不过空气和天空目前还很好,我还是喜欢这种具有良好自然环境的地方,更何况这是生我养我的老家。亲生奶奶83岁了,还自己做饭种菜,命苦的人经常身体好,可见天无绝人之路。两年了,终于又见到了家里人,大家自然都十分高兴。

从湖南去南京,要么去长沙要么去广州坐飞机,对于老家在郴州的我来讲,后者可能更为方便些,于是取道郴州去广州。在郴州这个地级城市,见识了全国依然到处大搞建设工地林立的气氛。两个小学同学接待的我们,小学时候的同学感情自然十分纯朴。也能感觉到做个体户的好处,他们应该赚得不少,至少在经济上已经把那些书念得很多的上班一族远远地甩在了后头,从这一点来讲,想着自己拖家带口还在念博士,真是亚力(压力)山大。

从郴州坐高铁去广州只要1个多小时:3年前我坐普通火车要4个小时,当然现在的价钱也贵多了,但是能感觉到速度上升了,空间也就近了。只是下了高铁后,很感谢上帝的眷顾,这不让人省心的中国高铁……

Hunan-travelling-2011 (1)

Hunan-travelling-2011 (2)

Hunan-travelling-2011 (3)

Hunan-travelling-2011 (4)

Hunan-travelling-2011 (5)

Hunan-travelling-2011 (6)

Hunan-travelling-2011 (7)

Hunan-travelling-2011 (8)

Hunan-travelling-2011 (9)

Hunan-travelling-2011 (10)

Hunan-travelling-2011 (11)

Hunan-travelling-2011 (12)

Hunan-travelling-2011 (13)

Hunan-travelling-2011 (14)

Hunan-travelling-2011 (15)

Hunan-travelling-2011 (16)

Hunan-travelling-2011 (17)

Hunan-travelling-2011 (18)

Hunan-travelling-2011 (19)

Hunan-travelling-2011 (20)

Hunan-travelling-2011 (21)

Hunan-travelling-2011 (22)

Hunan-travelling-2011 (23)

Hunan-travelling-2011 (24)

Hunan-travelling-2011 (25)

Hunan-travelling-2011 (26)

Hunan-travelling-2011 (27)

Hunan-travelling-2011 (28)

Hunan-travelling-2011 (29)

Hunan-travelling-2011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