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美国

戴口罩对防新冠病毒到底有没有用?欧美为什么不戴?

首先声明,我不是医生,更不是口罩和病毒方面的专家。

疫情之下,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国家几乎都是强制性戴口罩防新冠病毒,有的企业甚至打出“可不戴胸罩也不能不戴口罩”的复工要求标语。

而欧美国家,到目前仍然是不推荐普通人戴口罩。不只是普通人实际行动上不戴口罩(这也有文化习惯的原因),连美国疾控中心CDC和世界卫生组织WHO都不建议健康人戴口罩,认为这没有什么用。

CDC does not recommend that people who are well wear a facemask to protect themselves from respiratory illnesses, including COVID-19. A facemask should be used by people who have COVID-19 and are showing symptoms. This is to protect others from the risk of getting infected. The use of facemasks also is crucial for health workers and other people who are taking care of someone infected with COVID-19 in close settings (at home or in a health care facility).

事实上的结果是,戴口罩的国家疫情控制效果,比不戴口罩的国家普遍要好。虽不能由此证明口罩与控制疫情的因果关系,但我们能看出这两者之间存在强相关性。

image.png

那到底戴还是不戴口罩呢?我觉得还是应该戴。理由主要有以下几点:

  1. 口罩本身的孔隙尺寸的确比病毒颗粒大得多(病毒颗粒的尺寸在0.05到0.2微米之间,N95口罩能挡住小至0.3微米的颗粒,而从人的口腔中出来的飞沫尺寸大部分在50-100微米之间),就像一个网球拍的网眼相对于一粒小石子,口罩挡不住单独的病毒,但是口罩能将说话、咳嗽和打喷嚏时的飞沫挡住,这些飞沫正是病毒附着的主要媒介,口罩防住了飞沫,相当于间接切断了这部分病毒的传染路径。
  2. 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疾控专家说,健康人不建议戴口罩,这话没有假。但问题是,一个潜伏期的新冠病毒感染者显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是病毒携带者,那么,只有人人戴口罩才能将未知的感染者控制住不成为传染源。而且,口罩本身也能防住人的手不经意间接触鼻子、嘴巴时沾上手上的病毒。
  3. 现在的问题是,欧美这些国家,从总体供应上根本就不具备足够的口罩数量。如果政府层面推荐普通民众戴口罩,那会造成口罩资源的迅速挤兑枯竭,导致医护人员更加没有口罩使用,而医护人员现在是冲在前线的战士。把口罩优先留给医护人员当然没有错,但这恰恰说明戴口罩是有用的——虽不是100%能防住,否则留给医护人员干什么?

所以,比起戴不戴口罩,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迅速提高口罩的生产供应,让大家都能戴上口罩——都戴口罩也就不存在谁歧视谁的问题,才能把病毒的传染源迅速切断,避免人传人无穷尽的恶性循环,一直坚持到对付此病毒的疫苗问世,只有那时候,才是不需要戴口罩防新冠病毒的时候。

五年前的美国行照片-往事不堪回首

时间:2010年8月10-15日
地点:华盛顿+马里兰

整理照片,翻出来五年前去美国的照片,那是参加美国国家标准技术研究院(NIST)组织的一个研讨会活动(水泥水化模拟)。我认真地看了看五年前的我,那时光不堪回首。幸好有照片,记录着这些点点滴滴。

USA-traveling-20100810 (1)
从布鲁塞尔机场出发

USA-traveling-20100810 (2)
从飞机上看陆地很漂亮

USA-traveling-20100810 (3)
在费城机场转机

USA-traveling-20100810 (4)
一波兰的博士生在做报告

USA-traveling-20100810 (5)
美国标准研究院(NIST)Dale P. Bentz作报告

USA-traveling-20100810 (6)
会议召集人Jeffrey W. Bullard博士(NIST)

USA-traveling-20100810 (7)
和我高中老同学在华盛顿相聚(他带着他的同学从纽约开车赶过来)

USA-traveling-20100810 (8)
国会山前

USA-traveling-20100810 (9)
华盛顿国会山附近公园

USA-traveling-20100810 (10)
华盛顿纪念碑广场

USA-traveling-20100810 (11)
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前

USA-traveling-20100810 (12)
华盛顿纪念碑

USA-traveling-20100810 (13)
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前

USA-traveling-20100810 (14)
华盛顿纪念碑

USA-traveling-20100810 (15)
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前,五年前的土木坛子

USA-traveling-20100810 (16)
二战纪念碑

USA-traveling-20100810 (17)
真正的白宫前,里面现在住的是奥巴马总统

USA-traveling-20100810 (18)
白宫附近的松鼠

USA-traveling-20100810 (19)
返回时的飞机(约七个小时)

USA-traveling-20100810 (20)
在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返回到比利时

英国个人收入所得税简介

tax-uk

资本主义国家的税收无处不在,个人收入所得税也不例外。

目前,英国的个人收入每人每年免税的额度是10,600英镑,超过此金额的收入,需要交纳所得税,征税率分三档:

  1. 基本税率20%,适用于0-31,785英镑。
  2. 高税率40%,适用于31,786-150,000英镑。
  3. 最高税率45%,适用于150,000英镑以上。

举例,某人年收入是35,000英镑,那么,需要交纳个人所得税的部分是35,000减去10,600英镑(也就是24,400英镑),税率为20%。

因此,英国的个人收入税是收入越高,税率越重,这是欧洲资本主义国家福利社会特性之必然:高福利建立在高税收的基础之上。

相比之下,美国劳动者的工资要高得多,个人所得税也要低:8.7万美元年薪的所得税率不过25%,这收入相当于5.8万英镑,在英国需要按40%税率交,但美国的这种模式也有代价,福利相对要低得多,比如医疗保险个人承担的比例要多一些,目前还没有全民覆盖的医疗保障系统——真正的市场化。

许多人以为英国这种国家的工资很高,其实不然。在英国和西欧这些国家,普通工作要实现高工资很难,到手的工资越高,交的税越多,最后用人单位付出的成本成倍上升。

一个比利时年轻人眼中的中国

以下是我几周前在英国和我的比利时同事的网上聊天记录,考虑到其中的内容敏感性,我犹豫了一段时间是否将它公开?最终我决定公开它,这不是一个坏的决定。我将所有对话从英文翻译成中文。

他是我在比利时实验室的一个同事,比利时人,比我稍年轻一些,从事水泥混凝土方面的研究。2014年,他亲自去过中国出差,体验过中国厦门和武汉等城市。以下,F是我同事,T是坛子。聊天始于2015年1月16日9:23pm(格林威治时间),结束于11:47pm。

F: Hi, 你最近怎么样?你什么时候会再回根特(比利时)?我希望能请你到我家聚个餐?几周前,你离开(比利时)时我没有机会和你说再见。我希望下次你来根特时,有机会说再见。

T: Hi, 你好,我们很好,快要习惯英国的生活了。但我们非常怀念根特的时光。我个人觉得在根特的生活比这里要好很多——除了我不会比利时的荷兰语以外。我那天离开实验室时没有看到你。没关系,我仍然还会回根特至少两次的。下次去根特时,我会很高兴地去你那里喝一杯。谢谢你。英国的天气非常糟糕,生活成本尤其是租房成本比根特要高一些。甚至这里还比根特要脏一点。相比我现在所在的谢菲尔德,我觉得根特的确是一个美丽的城市。

F: 欢迎你过来。荷兰语是一门非常难的语言。要学到基本需要至少三年的时间。

T: 我妻子说(荷兰语)也不是那么难学。关键是我从没有开始学习荷兰语。

F: 她是上夜校学习荷兰语还是白天?

T: 如果我要打算在比利时长期居住,我会考虑开始学习荷兰语。

F: 你要是想结合工作来学习荷兰语,那会比较难。

T: 奇怪的事情是,如果我想在比利时工作,通常他们会问我是不是说荷兰语。

F: 现在比利时的就业形势不太好。经济消退。

T: 而且,掌握两种大语言(比如英国和中文)的人们,通常会不愿意学习新的小语种。

F: 的确,我也不太可能学习中文。你不知道你将使用它多长时间。

T: 对的。(中文)完全不一样。

F: 你在英国哪里?

T: 谢菲尔德。

F: 哦,英国正中部。

T: 是的。

F: 我刚看完一个辩论视频: Western liberal democracy would be wrong for China

T: 在这篇帖子“感觉英国不如西欧小国比利时”里(中文),我说了英国的不好,而赞扬了比利时的好,这可能使得一些住在英国的中国人感到不舒服。

F: 你觉得一党系统对中国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吗?

T: 刚才那篇博文翻译成英文的题目是:”I think UK is not better than small Western country Begium”.

F: 但是,如果你们有多党的话,你会不会担心这将会以类似比利时、英国、美国甚至俄罗斯这样的假民主结束?在这些国家里,只有少数富有的家族拥有真正的权力。

T: 我的那篇博文里引起了一些讨论。

F: Google翻译不错。

T: 不,Google翻译在中文和英文之间的翻译不是那么完美,但你可以知道大概意思。

F: 但是,如果比较中国和欧洲——而不是一个只有1000万人口的小国比如比利时,欧盟也不民主。

T: 我不期望这世上存在一个完美的国家。

F: 我的观点是,美国和欧盟并不民主,中国也不是。我们的系统是由少数富有家族统治,中国是被共产党统治。

T: 但是你们还是相对多一点自由,我觉得这个比较重要。比如说,我的博客在中国大陆都是被屏蔽的状态,我不觉得我说了政府什么坏话,但就是被屏蔽了。

F: 那倒是,但我担心长期来看,我们的政府会越来越难于维持经济增长。我们将以贫穷的自由为结束。很可惜,它们屏蔽了你的网站。

T: 别担心,世界会找到一个解决方案。人们也会在这两者(贫穷和自由)之间找到平衡。

F: 人们可以躲避政府的内容审查,但是我们不能逃脱经济崩溃。

T: 不知你知道不知道,中国现在也遭受经济上的困局。只是看起来比美国和欧盟要好一点。欧元确实在下滑,今天的欧元汇率创造了历史新低。

F: 我认为,在面对经济困局时,被政府管理的经济体会比少数富人控制的自由市场经济体表现得更好,中国掌握着这个关键技巧。中国的银行现在也在中国以外投资了不少,这可能在下一个10年会崩溃,但中国自己的实体不会受影响。

T: 不过,中国许多年轻人对于目前的状况不太满意。一些人对于政府和党有些失望,尤其是一些受教育程度较好的。

F: 也许,19大会带来一些必需的变化。例如,自由的媒体和更少的审查,没有政治犯。如果他们不这样改变,将会有越来越多的秘密机构来保护人们,以防止像香港(占中)这样的事件发生。

T: 你真的觉得将朝鲜的大老板换掉会有迅速的变化?你觉得将上面的这些变化寄希望于下一个党代会很值得?

F: 没有其它选择。中国的人们还没有很好地组织起来,太多的人喜欢将精力消费在一些无用的东西比如iPad上面。

T: 我也希望中国变得越来越好,尤其是新的大老板上台后。现实是,我们似乎拥有了更少的媒体自由,尤其是中国的互联网,现在连Google Gmail都不能正常使用了。

F: Google被封是因为它和美国政府共享信息,而不愿意和中国政府共享,中国政府又不能再控制人们的思想,所以只好封了Google。

T: 聪明的人依然有办法使用Google,比如用VPN,封锁Google没有实际意义。

F: 美国和欧洲的政府不需要控制公众的思想,因为人们不怀疑政府的民主统治,人们真的相信政府是在站在他们这一边,人们不知道真正的权力只属于少数富人。而在中国,大部分人们知道这不是一个民主体系,这是政府审查媒体甚至因政治原因将人们送入监狱的唯一原因。

T: 全世界的政治都一样。

F: 的确。长期来看,我们会抵达一个真正的民主体系,这是我在想的,希望如此。

T: 很好。

F: 对中国来说,需要好几次党代会的时间,对比利时来说,我们需要将精英的权力弄下来。

T: 希望如你所言。

F: 当我阅读党代会的资料时,我发现他们总是在谈邓小平理论,他们现在用的却是用资本主义来实现共产主义。

T: 天啦,你在研究中国共产党的党代会?

F: 问题是,中国人变得越来资本主义。当然,(研究党代会)这很有趣,所有的资料都可以在线找到。

T: 是的,如果你感兴趣,网上可以找到很多信息。

F: 上一次党代会,他们说要结束腐败,有趣的是,这真的意味着他们要在党内结束这个问题。

T: 你注意到没有,海外的中国学生(比如我们实验室)不喜欢谈论这些话题?

F: 我不知道他们不愿意谈论这些话题是不是因为担心害怕政府?尤其是将来想在中国工作的话?

T: 不是,我觉得没有必要担心这些,在这方面,至少在国外谈论这些是相当自由的,即使在中国,你如果只是口头谈论而没有以书面出版的形式,也是没有问题的。

F: 另外,我猜测全世界的人们有一个通病,只对自己的舒服和消费感兴趣,而不是政治。

T: 正是因为他们真的不感兴趣。

F: 这就是为什么政府可以为所欲为,没有人关心正在发生什么,只要他们有足够的食物来维持下去。

T: 尤其是当他们觉得反正也改变不了什么的时候,至少在短期内无法改变什么,为什么还讨论它?这可能是一个原因。我的意思是,普通中国民众对这些事情不关心。

F: 即使你短期内不能改变什么,但知道一些政治和哲学的基本知识也是很有趣的,还有科学、经济学。

T: 我需要睡觉了。你通常周末什么时候睡觉?

F: 早上2点到下午1点之间。

T: 我从来不这样干,晚安。

F: 我总是睡不着,睡不醒。再见,好好睡。

T: 再见,你也一样。

F: 我读完了你的关于英国和比利时比较的博文,有意思。英国的种族歧视较少?我的一个黑人朋友说他在英国遭受到更少的歧视。

欢迎自由评论,但不建议将此文四处分享。

扩展阅读:比利时人眼中的中国人和中国人眼中的比利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