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网络

博客七年

鲜花总会长出来,不在墙这边相见,就在墙外面思念

2006年7月24日,我以土木坛子为网名和博客名称,在搜狐上写下我人生的第一篇博文,宣告我的博客生活开始。

其时,2005年的全民博客高峰期已经过去。时至今日,发觉自己已博客七年。七年中,许多博主早已离开,博客黯然失色。BBS论坛早己没落,SNS大行其道,微博客正热闹,轻博客来了又走了,微信刚出来,我依然在博客。除了吃与睡,几乎没有哪一件事情让我坚持过七年。

最初我只是写给自己看,记录自己的生活。内容五花八门没有范围,想到什么写什么,游记、育儿、政治、经济、居家、书评、IT技巧、牢骚。抒发自己的情感,发出自己的声音,分享小技巧等有用信息。

七年博客,用心写,用力写。快乐的时候在写,不开心的时候在写。用中文写,用英文也写。在家里写,出差途中也在写。有的日志写得很长,有的日志写得很短。

七年博客,在国内时候写,在国外也写。在搜狐、Blogger BSP的平台上写,在自己的个人网站上写。博客被黑后在写,被有关部门封杀后在写。

七年博客,在博客中坚持说真话、做真人,主观上没有说过假话,态度上不向任何邪恶势力屈服。尽量避免低俗内容,少写新闻热点事件,少转载、多原创,记录自己的见闻与感想,提供主流媒体不会涉及、也不能涉及到的内容。

七年博客,努力朝向形而向上,在博客中浸透博客主的灵魂,而非或枯燥或华丽地堆砌文字。从最开始写给自己,到中间写给别人,到最后再写给自己。

七年博客,我在“博”写,人在“客”访。548篇日志,来自网友们上万条的评论,近百万的浏览量,将博客内容带到近200个国家和地区。是博客,让再微小的声音也能传播到世界上每一个角落。

七年博客,通过博客,一起和全世界的网友们做了一件小却有意义的事情:帮助我小学母校的孩子们。是博客,让再普通的人也能做一点改善他人的事情。

七年博客,不算少的博文内容有意无意中帮助到全世界的朋友。有人通过博客认识我,我也通过博客认识了一些可靠的朋友,甚至有人通过博客愿意提供工作机会。

七年博客,虽然有些博文显得极其幼稚,但是在我与全世界志同道合的朋友分享我的意识流时,全世界的朋友们也在更正我的错误信息和观点,我们互相提高成长。

七年博客,记录着自己生命历程中的七年。与朋友们的交流让收获加倍,感谢你们。翻看自己过去的博文,犹如看到大雁南飞时在某座山顶上留下的一片羽毛,证明我曾来过。

如果人生七十古来稀,七年博客就是人生的十分之一,一晃而过是七年。作为一名三十岁的博客主,七年的博客生活,博客已经成为自己的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生活态度:读死人的书,写活人的博客。

七年前,一个叫土木坛子的博客主宣告诞生,七年后这名博客主依然在博客。结婚七年后可能会有七年之痒,我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我希望土木坛子的博客还有下一个七年。写作不死,博客永存。

土木坛子 @Belgium, Ghent, 23/07/2013

博客独立两周岁

鲜花总会长出来,不在墙这边相见,就在墙外面思念

2006年7月24日,我在互联网上写下了我的第一篇博文日志:第一次开通博客,距今将近七年。如果这是婚姻,就要进入所谓的七年之痒了。

两年前的3月1日,我注册了 tumutanzi.com 这个域名,把我的博客正式独立成一个网站。时间一晃,土木坛子独立两周岁了。

应该说,博客独立成自己的网站后,我写得更认真些,毕竟这是自己的网站,总不能全写今天吃了什么,明天见了什么美女图片之类的东西。属于自己的东西,就会带有个人感情因素。所以这两年的博客历程给我的印象更深刻一些。我想有必要记录一下一点心得。

对自己

由于要认真记录自己脑子中乱七八糟的想法,就必须要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还要学会整理思绪,并且要不断观察生活、体验生活。这本来是为了写点博文,无形中使自己在这方面有点长进。还好我没有把它当成一种负担,还能体会到一点乐趣。

由于完全是自己的独立网站,所以从域名注册、服务器租用、博客程序安装、主题调试,都需要自己亲力亲为,这让自己了解了互联网是怎么回事。之前只了解计算机的概念,亲自建立网站后,就明白了连成网络的计算机是怎么回事,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这点小小的技术并不算精通,但也能为别人做点好事,比如,为一个学生社团SWC和NGO组织建立了各自简单的网站,为白血病患者建立了一个公益论坛,还帮助几位朋友搭建了独立博客,这些在内行看来不值一提,但确实解决了别人的需求。

对别人

独立博客上的内容在Google和百度搜索中有很好的表现。基本上我写下的内容很容易被人搜索到,比如来比利时的留学生们,不论是生孩子,还是租房等相关事情,我的信息都或多或少地帮助到了别人,甚至会有人写信不断联系我。还有比如自己使用Ubuntu的经验,Kindle阅读器的技巧和电子书资源,几乎每天都让不少人受益。

从这些事情来看,能帮助到别人,我也挺高兴。毕竟我只是写一次博文,放在网上每天都让人受益。要不是网络,如何能帮助到别人?假如每次都亲口告诉别人,又要做多少重复工作?

复杂情

当然,写博客也不是完全没有缺点或者说不足。资金投入虽然不多,但还是需要的。虽然每篇博文本身的时间投入不算太多——写博客不是写莎士比亚式的大作,就把它当成自己的业余爱好休息,但长年累月的时间累积,也是一个可观的数字。不过,如果不写博文,可能什么也没有留下。

还有一点,由于博客是公开的,身边很多人可能阅读过我的博文,通过搜索、微博、QQ等各种途径都很容易进入到博客。一个很明显的感受,经常碰到朋友听到我的名字后会说:“你就是谭智军?我浏览过你的博客,写得还不错……”一次两次感觉很好,听得多了,心里有一种复杂的心情:感觉自己像一个透明人。虽然我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但被太多的人关注着,我就是觉得不自在。所谓“大隐隐于市”,只能是:“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继续博

总之,两年来的博客历程让我心绪复杂。虽然我不太喜欢让太多的人关注,虽然网上每天都有一大批博客死去,但我仍然试图坚持写下去。依然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写,写自己认为值得写的文字。当然,时间紧张的时候我会降低写作频率。

用博客记录自己的时间,就当将来老了以后的一点回忆。这也是我为数不多的几乎没有任何功利的事情,当行为艺术也好,业余爱好也罢。

最后,感谢那些在我的博文后面留下评论的朋友们,是你们让我感觉到:这个博客面对的是一群有血有肉的人,是你们让我有写下去的勇气,用句肉麻的话来说:我爱你们。

即使是被饲养的牲口,也要当只放养的!

或许是欧洲的经济下滑导致财政支出减少,或者是向新技术看齐,四大资本主义中文“反华”广播公司的德国之声(另三家是美国之音中文台、英国广播公司中文台、法国中文国际广播)从2013年开始取消了短波广播,改而使用网络在线方式收听,也可以使用智能手机的Podcasts等方法订阅收听。

其实短波广播在中国大陆还是有很多爱好者,一台德生收音机就能很方便地随时、随地收听,现在改用网络,肯定会给普通听众带来不方便之处,毕竟不是每个有广播信号的地方都有互联网。更要命的是,像德国之声的网站在地球上某些地方早就被和谐了。

不过,严谨的德国鬼子够负责任,居然提供Porxy服务器和爬墙软件,这是一家正规的国际媒体公司与某个国家对着干。也因此,德国之声的方法具有一定的可操作性。

德国之声的上网方法在其网站上有简要说明,不过即使是这条简要的信息也是blocked了,具体信息可以见图片版。墙是“伟大”的,这个方法和软件虽然不一定有用,但态度值得表扬。

身处某朝,我们并不缺少和谐之声。要想了解一点“不和谐”的新闻信息,或者说想更自由地使用互联网,那只能是:汝果欲了解新闻,功夫在墙外。

虽然肉身在墙内,但真要想访问墙外的网络,其实稍微搜索一下,方法还是有的,收费的(VPN)免费的(GAE),简单的(网页Proxy)复杂的(客户端),应有尽有。只是好多人懒得去了解,于是就被动地接受单方面的信息,古语云: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对于某朝的新闻信息,更是如此。

很可惜,很多在国外留学的所谓高学历人士,在国外没有了解一些较真实的信息,回国后更不知道如何访问在国外能自由访问的网络,就更别说那些上网只知道开个QQ和玩点网页游戏的低端网民。

为什么要自由地访问互联网络?仅仅是用一下Google, Twitter, Facebook和YouTube吗?分享一句话:

即使大家都是被饲养的牲口,也要当只放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