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网络聊天

如何优雅地说脏话?

老子曰:高下相倾。有美便有丑,善恶总相随。我们平时生活中说话聊天中,总会有人说些脏话,尤其是骂人的时候。我见过农村妇人之间吵架的时候,脏话排山倒海般,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存在即有道理,与“干净话”相比,脏话有它存在的理由。最重要的是用来骂人,扯上人体器官,将对方全家人都问候个遍,然后跟打了个胜仗一般得意。即使是不骂人,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时,脱口而出一句脏话,也有一种大吐不快的感觉,心理学家可能会说:这是在减轻心理压力。

在我看来,脏话分两种,硬脏话与软脏话。所谓硬脏话便是刺裸裸的脏话,相信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遇到过,知道些。口语中语言一说而过,硬脏话说得更多一些。

而软脏话,像是盖了一层布的脏话,隐晦的脏话,看起来不是那么脏,但实际意思和脏话是一样的。所谓骂人不带脏字大概就需要用软脏话。网络文字聊天中,脏话以文字形式存在,保存的效果更长,软脏话相对有市场。

我们能不能说脏话?完全杜绝脏话难以做到,毕竟脏话有其存在的理由。总体而言,每个人有说脏话的自由,也有不被对方脏话污染的权利。书面语言中应该杜绝使用脏话,口语中要分情况。我觉得只能在非正式场合说,在生活中偶尔说说,生活给我们带来不快时,有理由过过嘴瘾发泄不快,倒也情有可原,我们都是凡人,远非圣人。

我发现越来越多的女性也开始说硬脏话,至少我听到后,她在我心中的形象和气质会立马打五折,所以,女性最好不要说硬脏话——这不是讲究男女平等的事情。实在要说,最多说点软脏话。比如,你不应说牛的性器官,哪怕有人“逼”着你都别那样说,顶多用个“牛X(叉)”就行了,放心,没有人会把X当作未知数。

虽然可以说脏话,但是,作为一个有素养的现代人,应该尽量少说脏话,最好能不说。为什么?因为说脏话没有修养、涵养,是低俗的表现,说脏话者自掉身价,也有损自己的口德。任何一个文明社会的正式场合,说脏话都是不礼貌的表现,都不会容忍说脏话的现象,就说明了这一点。

不说脏话是向上的修行。作为人应该是向上的,而不是自甘堕落。“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与出家人打坐、冥想修行约束自己一样,不说脏话是“在家人”的一种修行。所以说,“如何优雅地说脏话”这本身就是个伪命题,脏话无法优雅。使用这个标题党,只是为了引发大家思考这种现象。

慎用网络语言写作

当年念高中的时候,看过痞子蔡的网络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第一次知道小说可以写得如此有趣,一句话一行的排版方式简直像诗一样,主人公“风流不下流,好色而不淫”的形象也很吸引人。那部网络小说的流行,造成至少两个本来非常普通的词具有了新的含义:恐龙和青蛙,形容一个女孩长得难看就称像“恐龙”,相应,“青蛙”则用来形容难看的男孩。

我不知道这部网络小说衍生出来的一批网络语言中,现在还有多少人知道各自是什么意思?在当时,我们以为这是多么“正常”而“时髦”的网络语言,可惜到今天没有多少人再继续使用,甚至连百度百科上都没有对它们的相应解释。

再后来,类似的网络语言,“俯卧撑”、“给力”、“童鞋”、“沙发”、“桑班”等,像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有些是拼音输入法无意中的错误用法(诸如斑竹(版主)、杯具(悲剧)、烧饼(傻X)等),有些是为了与网络审查作斗争、暗语讽刺当下而无奈的杰作(比如“打酱油”)。

我们如何对待网络语言?如果是一般的临时性网络聊天,使用网络语言增加趣味也无妨。不过,比如写博客这种内容时,使用网络语言未必就合适。一来,博客文章较为正式,使用网络语言大大降低语言的严肃性和正式性;二来,博文不像微博段子,保存的时间一般会很长,当下的人可能容易理解网络语言,但以后的人们未必明白它们的网络含义。

试想一下,我们总不至于每看到十年前的网络语言时,都要Google一下?还未必能查得到。诸如“我去年买了个表”这种网络语言,别说再过十年,就是现在也有很多人看不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至于为了绕开审查而造出来的同音网络语言,倒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也要力保机器人看不懂的同时,正常人能看懂。长远来看,我相信那堵墙会倒塌,理由很简单,大多数人都觉得不合理的东西没有理由永久长存。

总之,除非是纯粹为了娱乐,我认为在写作博客文章时慎用网络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