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网络

少抱怨,直接解决问题

回到天朝了,对于一个在国外生活了许多年的人来说,无法访问某些国外网站是件我之前比较担心的事情,比如Gmail,比如Google搜索,使用它们几乎是我过去10年来天天都会涉及到的动作。为了以防万一,我在回国之前就将我所有邮件都转发到我自己的域名邮箱,再使用软件统一收取。

真到了天朝后,我发现实际上还是能自由访问Gmail和Google,当然这细节里面我是使用了别人提供的服务。如此一来,在网络使用方面我和以前相比并没有太大的不方便,只是速度慢一点而已。这对于我来说,可以说是小而确切的幸福。

与其抱怨这具体的网络环境,害怕它或者为它担忧,还不如自己采取能获取的办法去解决它。就网络这一块,我之前的担忧有些过度了——虽然部分原因是我之前并没有亲自体验。另一方面,有些问题的存在,它必定有它存在的理由,个人几乎不能改变它,那么就不要直面撞墙,而是通过绕开它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回国后的生活显然忙碌多了。我本来使用的网站就不多,现在更没什么时间使用电脑和手机了。不过这样也挺好,我还是喜欢忙碌一些,至少说明还不算太老。但是再忙碌,我也尽量抽出时间来记录一下一点胡思乱想。

切记,废话少说,言简意赅。

在英国租房后如何安装网络宽带

在英国,留学生租用的房子一般都包括水电气费用,网络也通常是安装好的。我最近租的公寓房没有网络,需要自己联系电信商开通。我去网上搜索了一下,发现Sky网络公司的服务可能最适合我。

Sky提供无限制流量的宽带服务,每月租用电话线(Line rental)的费用是16.4英镑,宽带费用是0,所以每个月的费用是16.4英镑,合同期是12个月。路由器硬件和启动费是25英镑,需要申请时提前交纳(upfront)。

英国的网络费基本都是如此,采用ADSL线路需要租用BT公司的电话线,于是便有这么一个线路费——基本上是网络提供商交给BT公司的份子钱,然后才是宽带费用。我选择的Sky, 显然是调高了电话线租用费用,然后再来个“免费”的宽带费用。

Sky的宽带提供的速度上限是17M,实际测试我的下载带宽是6M,上传是1M左右。对于我来说,这样的速度不是问题。

安装时并不复杂,我直接打他们的电话,客服问了一些基本情况,然后向我要了我的信用卡号。没想到的是,他们的客服电话好贵,我手机上的费用不到十分钟居然打光了。好在客服后来又打回来了——拉客户时候的态度比谁都好。

客户告诉我1月14号将开通网络服务,并在这日期之前会收到寄送的路由器。实际上,我在1月9号收到了路由器,插上电,打开电脑,发现网络居然已经开通了。

对于不熟悉这一套流程的朋友来说,在英国安装签约网络最方便的方法,是到uSwitch网站输入住址邮编(此网站也提供电、气、电话、汽车保险各种服务价格对比转换),网站就会给出所有的网络服务与价格。

在uSwitch上面确定好选择后,可以直接申请,或者再到相应的官网上在线申请。在线申请可以避免电话中沟通不畅,以及产生额外的电话费。

注意自己的网上言论

前一阵子去比利时法语区玩的时候,一个朋友和我邮件联系,说想和我在根特见一面聊一聊。后来见面聊了两个小时,原来他很支持我的那个小公益事情(事先就捐赠了),其次他想找志同道合的人加盟他们公司做电子商务。

我比较好奇的是,我何德何能,让他怎么找上我?为什么找我?他回答我,他们一直在找人加入他们的事业,他同事把我的博客推荐给他看,关注我有一段时间,在几百个候选人中觉得我比较合适。我就更奇怪了,凭什么从几百个人中觉得我比较合适,他告诉我:“我们找人首先看人品,看了你的博客对你有一些了解。”

我心中的疑问总算解开。我可能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不过是一个坏事做得比较少的普通人罢了。但是,这件事情给了我一点启发:即使是在虚拟的网络上,也要像平常生活中一样注意自己的言论,尤其是在个人博客上的言论,它是别人了解博主的一种重要依据。

注意自己的网上言论,不是说不能发表言论,而是说如果做不到说真话,起码也要做到不说假话,或者就不说。处心积虑地撒谎,再用假话去圆谎言,累。然后,要恰当地表达自己的言论,而不是图一时口舌之快,专注于假、恶、丑等哗众取宠东西。

也许有人会说,这岂不是伪善?每个人都是阴与阳、恶与善的结合体,就看哪方面表现得较多一些,伪善也是为善的一步,是朝着好的方向改善。心存善念,外在表达也就会透出善的气息,人如果能一辈子都“伪善”下去,也相当于功德圆满了。一个人在网上长期满嘴胡言,怎么能给人可靠信任的感觉?

注意自己在网络上的言论,往高说是一个人从道义、道德上对自己的要求,往低说也是法律的基本底线。虽然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但言论自由(如果我们有的话)不是没有界限。

作家吴虹飞前一阵子爆粗口发一条要“炸建委”的微博,后来拘留了10天,险些要判五年刑期,这事虽然说她有些倒霉,撞枪口上被抓典型,但的确提醒我们不要在网上随便发表言论。如果吴虹飞是名普通民众,早被关个十年八年了(这就是中国的法治现状)。

生活中一句话说完后可能空口无凭,但网络上的文字语言都有记录,删都删不了,我们有理由认真对待自己的网上言论。当然,面对出于正义和良心的言论所带来的潜在危险,我们也无所畏惧。

博客七年

鲜花总会长出来,不在墙这边相见,就在墙外面思念

2006年7月24日,我以土木坛子为网名和博客名称,在搜狐上写下我人生的第一篇博文,宣告我的博客生活开始。

其时,2005年的全民博客高峰期已经过去。时至今日,发觉自己已博客七年。七年中,许多博主早已离开,博客黯然失色。BBS论坛早己没落,SNS大行其道,微博客正热闹,轻博客来了又走了,微信刚出来,我依然在博客。除了吃与睡,几乎没有哪一件事情让我坚持过七年。

最初我只是写给自己看,记录自己的生活。内容五花八门没有范围,想到什么写什么,游记、育儿、政治、经济、居家、书评、IT技巧、牢骚。抒发自己的情感,发出自己的声音,分享小技巧等有用信息。

七年博客,用心写,用力写。快乐的时候在写,不开心的时候在写。用中文写,用英文也写。在家里写,出差途中也在写。有的日志写得很长,有的日志写得很短。

七年博客,在国内时候写,在国外也写。在搜狐、Blogger BSP的平台上写,在自己的个人网站上写。博客被黑后在写,被有关部门封杀后在写。

七年博客,在博客中坚持说真话、做真人,主观上没有说过假话,态度上不向任何邪恶势力屈服。尽量避免低俗内容,少写新闻热点事件,少转载、多原创,记录自己的见闻与感想,提供主流媒体不会涉及、也不能涉及到的内容。

七年博客,努力朝向形而向上,在博客中浸透博客主的灵魂,而非或枯燥或华丽地堆砌文字。从最开始写给自己,到中间写给别人,到最后再写给自己。

七年博客,我在“博”写,人在“客”访。548篇日志,来自网友们上万条的评论,近百万的浏览量,将博客内容带到近200个国家和地区。是博客,让再微小的声音也能传播到世界上每一个角落。

七年博客,通过博客,一起和全世界的网友们做了一件小却有意义的事情:帮助我小学母校的孩子们。是博客,让再普通的人也能做一点改善他人的事情。

七年博客,不算少的博文内容有意无意中帮助到全世界的朋友。有人通过博客认识我,我也通过博客认识了一些可靠的朋友,甚至有人通过博客愿意提供工作机会。

七年博客,虽然有些博文显得极其幼稚,但是在我与全世界志同道合的朋友分享我的意识流时,全世界的朋友们也在更正我的错误信息和观点,我们互相提高成长。

七年博客,记录着自己生命历程中的七年。与朋友们的交流让收获加倍,感谢你们。翻看自己过去的博文,犹如看到大雁南飞时在某座山顶上留下的一片羽毛,证明我曾来过。

如果人生七十古来稀,七年博客就是人生的十分之一,一晃而过是七年。作为一名三十岁的博客主,七年的博客生活,博客已经成为自己的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生活态度:读死人的书,写活人的博客。

七年前,一个叫土木坛子的博客主宣告诞生,七年后这名博客主依然在博客。结婚七年后可能会有七年之痒,我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我希望土木坛子的博客还有下一个七年。写作不死,博客永存。

土木坛子 @Belgium, Ghent, 23/07/2013

博客独立两周岁

鲜花总会长出来,不在墙这边相见,就在墙外面思念

2006年7月24日,我在互联网上写下了我的第一篇博文日志:第一次开通博客,距今将近七年。如果这是婚姻,就要进入所谓的七年之痒了。

两年前的3月1日,我注册了 tumutanzi.com 这个域名,把我的博客正式独立成一个网站。时间一晃,土木坛子独立两周岁了。

应该说,博客独立成自己的网站后,我写得更认真些,毕竟这是自己的网站,总不能全写今天吃了什么,明天见了什么美女图片之类的东西。属于自己的东西,就会带有个人感情因素。所以这两年的博客历程给我的印象更深刻一些。我想有必要记录一下一点心得。

对自己

由于要认真记录自己脑子中乱七八糟的想法,就必须要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还要学会整理思绪,并且要不断观察生活、体验生活。这本来是为了写点博文,无形中使自己在这方面有点长进。还好我没有把它当成一种负担,还能体会到一点乐趣。

由于完全是自己的独立网站,所以从域名注册、服务器租用、博客程序安装、主题调试,都需要自己亲力亲为,这让自己了解了互联网是怎么回事。之前只了解计算机的概念,亲自建立网站后,就明白了连成网络的计算机是怎么回事,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这点小小的技术并不算精通,但也能为别人做点好事,比如,为一个学生社团SWC和NGO组织建立了各自简单的网站,为白血病患者建立了一个公益论坛,还帮助几位朋友搭建了独立博客,这些在内行看来不值一提,但确实解决了别人的需求。

对别人

独立博客上的内容在Google和百度搜索中有很好的表现。基本上我写下的内容很容易被人搜索到,比如来比利时的留学生们,不论是生孩子,还是租房等相关事情,我的信息都或多或少地帮助到了别人,甚至会有人写信不断联系我。还有比如自己使用Ubuntu的经验,Kindle阅读器的技巧和电子书资源,几乎每天都让不少人受益。

从这些事情来看,能帮助到别人,我也挺高兴。毕竟我只是写一次博文,放在网上每天都让人受益。要不是网络,如何能帮助到别人?假如每次都亲口告诉别人,又要做多少重复工作?

复杂情

当然,写博客也不是完全没有缺点或者说不足。资金投入虽然不多,但还是需要的。虽然每篇博文本身的时间投入不算太多——写博客不是写莎士比亚式的大作,就把它当成自己的业余爱好休息,但长年累月的时间累积,也是一个可观的数字。不过,如果不写博文,可能什么也没有留下。

还有一点,由于博客是公开的,身边很多人可能阅读过我的博文,通过搜索、微博、QQ等各种途径都很容易进入到博客。一个很明显的感受,经常碰到朋友听到我的名字后会说:“你就是谭智军?我浏览过你的博客,写得还不错……”一次两次感觉很好,听得多了,心里有一种复杂的心情:感觉自己像一个透明人。虽然我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但被太多的人关注着,我就是觉得不自在。所谓“大隐隐于市”,只能是:“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继续博

总之,两年来的博客历程让我心绪复杂。虽然我不太喜欢让太多的人关注,虽然网上每天都有一大批博客死去,但我仍然试图坚持写下去。依然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写,写自己认为值得写的文字。当然,时间紧张的时候我会降低写作频率。

用博客记录自己的时间,就当将来老了以后的一点回忆。这也是我为数不多的几乎没有任何功利的事情,当行为艺术也好,业余爱好也罢。

最后,感谢那些在我的博文后面留下评论的朋友们,是你们让我感觉到:这个博客面对的是一群有血有肉的人,是你们让我有写下去的勇气,用句肉麻的话来说:我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