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经济发展

中国年轻人不容易

蛋屋
图片来源: 蛋屋的建造(阮一峰的网络日志)

这次在马德里开会碰到一位来自斯洛文尼亚的年轻人,他问我中国的年轻人日子是不是好过一些,因为他觉得中国这些年的经济发展速度很快。我想都没有想就告诉他:肯定不比他们轻松。于是我们互相算了一笔账,以在两国买住房为例:

他们国家国民的平均月工资税后大约为1000欧元,房价约2000欧一平方米,因此全部工资用来买一个70平方米的小房子(永久所有权)需要:((2000*70)/1000)/12=11.67年;

我则以中国北京的年轻人为例,房价以20000元为准,平均月工资约为4200元,因此全部工资用来买一个70平方米的小房子(70年的使用权)需要:((20000*70)/4200)/12=27.78年!

粗略的结论是中国年轻人买个小住房需要的工资时间是他们的近三倍。对比之后,这位欧洲朋友表示中国年轻人不容易。

事实上还有一点需要指出,欧洲是高税收制度,他们1000欧的税后工资实质上已经交了很高的所得税,但高税收的同时也采取高福利,因此他们相应地也享受着各种高福利。而我们目前肯定不是高福利。

Update: 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有网友指出上面数据不够准确。其实上面的计算是基于很主观的聊天信息,自然不够准确。经查询相关资料[1, 2, 3],较为真实可靠的信息如下:

斯洛文尼亚近年平均税后月工资为900.83欧元,市中心外房价约为2000欧元每平方米。北京五环以内均价约为17000元每平方米。因此仍以70平方米的房子重新计算后:

斯洛文尼亚: ((2000*70)/900.83)/12=12.95年;

北京: ((17000*70)/4200)/12=23.61年。

另有报道称北京市的房价收入比已达27,斯洛文尼亚则为12.97。

在梦中如何当县委书记

朋友成了一名县委书记。领导对他说:发展经济为第一要务。

他们大力招商引资,可是招过来的企业有好些是污染企业,在发达地区生存不下去才转移到县城里来。显然,发展经济和保护环境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如何处理矛盾?发展经济肯定要破坏环境,虽然环评这些工作表面做起来倒不是问题,在这个地方一切朋友说了算——他是书记,超越一点法律条文也没有关系,上面领导会理解。

只是当地老百姓不愿意环境受到污染,更不相信专家们所持的“没有污染”的结论,有人扬言要上访到中央,于是朋友他们做了将动用更多力量来维稳的计划。可是考虑到保护环境不招商引资,GDP增长就难以实现,县里的经济发展就完不成既定目标,更重要的一点是上面领导对他们的考核与GDP增长直接挂钩。

最终,领导班子一致同意: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其他的为其让道。一切合法不合法的都按他们的设想顺利完成。GDP增长了,但环境为之付出了代价。由于空气和水有所污染,朋友家里都是用矿泉水,甚至洗澡和冲洗马桶都是用矿泉水,因为这点价钱即便对于其治下的一个小小乡长来讲都不算什么。至于对当地老百姓的生活造成的影响,就让他们微薄增长的收入作为补偿吧。

两任八年时间即将过去,经济有较大的发展,社会秩序在高压维护下没有大的问题。只是环境越来越差,水资源被那些污染企业污染得实在不行了。朋友由于这两任的时间内发展经济有功,再加上他本人没有捞拿太多的油水——但他没有阻止别人捞油水——从而工作没有阻力,上面领导很满意,告诉他打算提拔到市里去,因此就他个人来讲,这算是两任以来不错的结局,到市里以后,他也将继续这样循环发展他的政治生涯。

正当朋友继续畅想他的未来仕途时,忽然被县政府前面的上访群众吵醒了,才发现上面的一切不过是做了一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