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经济危机

也许未来属于计划经济时代?

无形的手

今天,我们喜欢讲市场经济,连中国的经济也要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大凡计划经济,就是落后的,不合时宜的。就像乔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里面所描写的片断:

富裕部预测本季度鞋子的产量是一亿四千五百万双。至于实际产量提出来的数字,是六千二百万双。但是温斯顿在重新改写预测时把数字减到五千七百万双,以便可以像通常那样声称超额完成了计划。

反正,六千二百万并不比五千七百万更接近实际情况,也不比一亿四千五百万更接近实际情况。很可能一双鞋子也没有生产。更可能的是,没有人知道究竟生产了多少双,更没有人关心这件事。你所知道的只是,每个季度在纸面上都生产了天文数字的鞋子,但是大洋国里却有近一半的人口打赤脚。

这是典型的计划经济,和我们国家上世纪改革开放以前的样子有些类似。显然,这种计划经济里面,“计划者”和真正的市场需求之间存在着信息不透明,因此,计划的内容并不能反映真正的需求,从而导致“计划”失败。

经济学里面有一个说法,叫做市场有只“无形的手”(invisible hand),我们不知道这只手到底是什么样,只能采取市场自由竞争的形式,促进经济的发展。然而,我们也看到,即使在高度自由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下,也会存在一定周期的经济萧条和经济危机。

说白了,就是有些东西生产多了,超过了消费者的需求,而有些东西生产少了,没有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从社会资源可持续性发展的角度上来说,这依然不是一种最好的形式。因为,有限的资源和人们的需求并没有高度协调统一。

值得注意的一件事情是,也许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计划经济可能又有市场了。这就是在目前的人工智能、大数据和网络时代结合在一起的新时代。我为什么这么说?

对消费者大数据的收集,再利用人工智能对数据进行开发学习,再加上网络时代信息的高度自由流动,使得掌握这些数据的企业和政府,也许真的可以实行计划经济,反正,他们知道消费者需要什么商品,也知道需要多少,以及在什么地点和什么时间需要。也许这么高度的匹配目前还没有实现,但照目前的这个趋势,在不久的将来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一个小的典型例子,英国和美国 Amazon 的次日达商品,其实是因为 Amazon 知道消费者需要什么,所以将这些商品提前放置到各个城市的仓库里,消费者一点鼠标,商品就可以最快的速度送达门上。

另外一个例子,像中国的阿里巴巴,在双11这样的消费场景下,也是完全可以将商品提前配送到各城市,就避免了双11后物流不够用、而双11之前却可能闲置的矛盾,这就是因为阿里巴巴完全可以很准确地预测到消费者的真实需求。

他们都是利用了人工智能、大数据和网络时代的结合所产生的神奇效果。也就是说,市场这只无形的手,在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是可以被企业和政府抓住的。既然如此,计划经济也就有了它的用武之地,它比市场经济更能合理地利用资源,同时满足人们的需求,这符合可持续发展的大趋势。

必须承认,我这点认识显然很毛糙,更缺乏细节方面的内容。亲爱的读者,抛开意识形态的问题,你是如何看待的呢?欢迎留言评论。

这个操蛋的世界

五年前,世界经济危机发生,到现在似乎还未走出这个泥潭。三年前,从突尼斯发起的“阿拉伯之春”,到后来的利比亚、埃及,推翻了一批所谓的独裁总统,革了一些人的命。

今天,人们依然没有看到这些国家有好转的迹象。叙利亚国家的内乱甚至会遭到世界警察美国军队的光临。埃及的民众认为穆尔西统治下的新埃及还不如革命以前,部分民众甚至要求军队干预——当然这正中军队领导人下怀,把时任总统穆尔西赶下台。

真正民选的穆尔西固然恋权,拿得起放不下,和美国总统现任奥巴马是一丘之貉:选举之前连连承诺,选上后就不断改变承诺的内容。但是,埃及民众也过于心急,以为换了总统后,一夜之间一切会变得美好。社会与经济的发展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总统说要提高人民的收入,并不能马上提高人民的收入,何况现在全球都处在经济低迷的状态,各国的日子都不好过。

从变革前后的现状来看,似乎这些国家发生的流血冲突、革命都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没有太大的变化。难道这说明就不要改革与发展了?

旧制度旧观念的破除肯定不会一帆风顺的。民主、进步的制度没有适应的民众基础,在外人看来再好,也未必能很好地实行并结出硕果。民众的素质为什么低?很大的原因是前任独裁政府统治下的愚民、高压政策下长期积累下的结果。鸡怪蛋不好,却忘了蛋是鸡生的。

何止第三世界的社会民主进程存在问题。欧洲大陆的民主进程也一直在改进中。保加利亚的民众几个月前街头示威,比利时和荷兰两任大使都公开宣称支持民众示威,他们的理由很简单:

Democracy is not winning 51 per cent of the vote and then doing whatever you wish; democracy is the dialogue with the public, being responsible for one’s actions. (民主不仅仅是获得51%的选票,而是一个不断的对话过程,民选的政府不能代表选民的利益时,就必须作出回应。)

生活在这个操蛋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