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纽约时报

別傻了,互联网上没有隐私

纽约时报最近报道了一篇文章,说的是搜索引擎的“自动完成”现象,比如,在搜索框里输入英文:“为什么中国人”(Why Chinese),Google会提示:“苗条”、“粗鲁”和“聪明”等相关搜索词条,大概这就是中国人在欧美人心中的形象了?输入:“为什么美国人”(Why American) ,则会提示:“胖”、“傻”、“爱国”,看来担心自己肥胖的美国人真不少。

搜索引擎针对一个词给出相关提示,说明了这个词条搜索量较大,之所以说比较大,是因为我发现输入“土木坛”三个字时,居然会提示搜索建议:“土木坛子”。国内的百度搜索也会针对搜索词给出相关建议,甚至还有人利用程序人工“调戏”百度,短时间内人为频繁搜索某个词,而制造出所谓的“百度下拉框”,有“利”的地方就有欺诈。

搜索引擎能给出搜索关键词的建议,说明了搜索引擎一直在收集人们的搜索信息,这当然是网民们的隐私。许多人非常信赖机器,以为在搜索的时候并不会暴露自己的隐私,这当然是假象。何止是搜索引擎,只要在互联网上活动,从根本上讲,隐私这个东西就存在了。管你用VPN还是其它工具,每浏览的一张网页,互联网都能收集到电脑的硬件信息,屏幕多大的分辨率,哪个网络公司提供的宽带,用的什么浏览器,是否是初次访问,在网页上停留了多长时间,通过哪个途径进来网页,浏览了多少网页……

比如,居然有人通过Google搜索“黄色电影怎么收看”跑到我的博客里来了,实在抱歉,土木坛子大概永远都不会提供这样“精彩”的内容……

我原来以为基于P2P的BT下载方式很有保护隐私功能,却发现BT也不靠谱,相关的执法部门会监视热门下载的Torrent种子,以防盗版等违法内容传播。至于迅雷、电驴等方式,就更不在话下,媒体时常报道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等法制国家下载盗版电影时被学校调查的事情。我也见到过同事由于在大学内网中使用盗版ANSYS软件而导致计算机登录账号(学校账号)被删除。

这些事实,都证明了在联网的计算机上的一切行为都是透明的,只是许多人不知道而已。看不见的网上行为其实比村妇偷情还容易被人发现,想到这一点,我觉得那些被曝光的“门事件”主角,比如:最近的重庆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和其二奶周小雪(真名:赵红霞)艳照门视频事件,他居然直接回应说:这是假的。“雷冠希”这种掩耳盗铃式的答复真是侮辱网民智商。

所以说,互联网上没有秘密,更无隐私可言。只要你使用互联网,就必须接受这既定的游戏规则,就像当官的穿上这身麻雀服(清朝官服),你还想做人?甚至连最常用的操作系统Windows微软也一样,电脑真要收集隐私,用户毫不知情,这就好像要买个电话机,制造商真要起了歹心在话机里装了窃听器,用户可能一辈子也不知道所有通话被窃听了。只是一般的厂商犯不着要这样子做——被发现后的代价巨大。

然而我们也不必害怕,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Google等大型互联网公司每时每刻都在收集用户的数据,不过是为它的AdSense等广告投放提供更准确的信息,而它的公司文化有一条:不要作恶!以此来让用户放心,可是这如何得到保证?仅凭一厢情愿的公司文化并不具有强制性,好在美国有严格的法律限制网络公司侵犯人们的网上隐私。

与此相反,中国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公司根本就没有保护用户隐私的观念,就算互联网公司“有”,还有彻底死心的一条:“遵守国家有关法律”。因此国内的互联网公司都是把用户数据和隐私直接当作金矿,希望以最快的速度挖出价值。欲速则不达,这可能也是为什么我们没有产生伟大的互联网公司的原因。这也是我尽量少使用国内的互联网服务的原因,比如QQ和360软件,我没有什么隐私,实在是觉得不值得信赖。

十年前,有一句话很流行:在互联网上,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现在,不但知道你是人还是狗,还知道你穿没有穿裤子。互联网上的虚拟世界,从技术层面已经没有隐私可言,就像IE10推出的Do Not Track防追踪隐私功能,Yahoo直接说:我不理你这个规定。说来说去,还就看互联网公司自己是不是能约束自己,以及相关法律是不是能严格限制互联网公司的行为。

对于用户自己,如何做呢?尽量不使用侵权软件——人家只是不愿来查你而已,尤其是在国外的留学生们,不要下载盗版电影——上帝在看着,老大哥在看着。对于个人信息,适当保护即可——管住自己的手。

至于那些“陈冠希”们,要不就别玩了,玩了就别拍照,拍照了就不要留在电脑上,留在电脑上就不要联网……也许有人要骂人了:MD,还让不让人活了?人家艳照门不就图这个的吗?明星们脱光出名了,我脱光被警察抓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