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红灯区

一个有意思的澳大利亚Uber司机:了解红灯区、会治病、爱拍照

黄金海岸
黄金海岸

我去澳大利亚时一分钱澳元现金都没有带,全部用信用卡就可以了。然而在离开酒店去机场的时候,犯难了,我需要打个车,很可能需要澳元现金。情急之中,我打开Uber,发现黄金海岸有很多Uber司机!这下就方便了。很快便叫到一个Uber车。从酒店到机场有30分钟车程。

一路上,没事干就和司机聊起来了。他说他来自新西兰,不喜欢新西兰湿冷的天气,就来每天都是天晴的澳洲干出租车了,现在又喜欢这自由的Uber。我才知道还有人不喜欢新西兰的天气,看来和另一端的英国一样,也是天气不太好?

我指着路旁随处可见的按摩店问他,黄金海岸这里为什么有这么多按摩店,意思是不是很多成人服务?他告诉我说,这些店确实提供按摩服务,但如果要色情服务的话,有的也是有的。但在城市的某个区域会集中提供得更多。

这么说来,澳洲的情况和有些综合欧洲和天朝的情况,那边差不多,天朝没有统一的红灯区,到处都可能有坑。欧洲那边比如荷兰和比利时是有正规统一的红灯区。司机说,总有一些人需要体验不同的女人,所以这个行业存在也正常。这不愧是出租车司机,对社会的不光明一面都了如指掌。

路上,他接了一下他朋友的电话。接完后给我讲,说他朋友的妈妈生病了,咳嗽得很厉害。他便在电话里给朋友支招,用苹果醋加上维生素C片同时服用,很快就能止住咳嗽。我问他:为什么不去看医生?反正澳洲的医疗又不花钱。

司机说,去看了没有什么用,澳洲的医生总是不把人的病治好,希望病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来看,套取医疗系统的费用……看来,这司机也是不相信医生,他更相信自己的偏方。司机还告诉我,他用他的这个偏方治好了好多朋友的咳嗽,叫我记住这个偏方去帮助别人。

聊到我要坐长途飞机去英国,他又告诉我,在飞机上要注意多喝水防脱水,我说我会的。他这时又告诉我诀窍,在飞机上可以向服务人员要番茄汁!这个补水的效果最好!我反问:从来没有见过有番茄汁呢?他肯定地说:飞机上通常都会有的,乘客们不知道而已……

在愉快的聊天中,很快就到了机场,临别时,他看我使用的是和他一样的手机,问我的手机容量是多大,我说只有16G,他说他的是128G,因为他拍很多照片,展示给我看他拍的照片,包括他吃的早饭都要拍上……这真是一位可爱的大叔司机。我告诉他,我通常及时备份照片,并不把照片总是放在手机里,这样比较安全,所以也不需要那么多空间。

回想起来,这可能是有史以来和我聊天最多的一位Uber司机。和他的聊天中,可以更直观地了解到当地人的风土人情。我喜欢这种真实接地气的收获——虽然我不一定会相信他的偏方……

欢迎留言分享你的旅途趣闻。精彩评论有惊喜。


https://steemit.com 首发。感谢阅读,欢迎Follow, Upvote, Reply, Resteem (repost) @tumutanzi 激励我创作更多更好的内容。

从男人的角度严肃地谈论“出轨”这件事

出轨

作为妇女之友,一位许久不曾联系的女同学跟我倾诉,痛陈她男人出轨之事,这种事情听后总是甚感惋惜,所谓人至贱则无敌,受害者反而束手无策。

孔子是他父亲出轨后的私生子?

出轨之事,古来有之,大圣人孔夫子当年就是他父亲年老时与小三私通生下来的,《史记》就是如此记载。

孔子生鲁昌平乡陬邑。其先宋人也,曰孔防叔。防叔生伯夏,伯夏生叔梁纥。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祷於尼丘得孔子。鲁襄公二十二年而孔子生。生而首上圩顶,故因名曰丘云。字仲尼,姓孔氏。

中国男人和欧美男人有何区别?

就我的观察,欧美男人和中国男人在女人这件事情上,刚好相反。

欧美的男孩子从小就谈女朋友,到结婚前很可能已谈过很多女朋友,上床更是如家常便饭,谁上谁都不好说……所谓“黄山归来不看岳”,见多了,结婚后对男女之事也就不那么好奇了。

中国男人年轻时,往往害羞,没有追或者追不到女孩子,稀里糊涂和初恋结婚以后,岁月一久,纵使妻子容光依旧,也已激情消散。

等到人到中年,事业和家庭渐渐完善,在平淡的日子里,在过剩的肾上腺荷尔蒙催化下,往往蠢蠢欲动地试图证明自己还有那么一些魅力,顺便找回曾经空虚的青春。

刚开始可能以为小试牛刀,且玩且看,不成想堕入情网,一发不可收拾,还往往以为找到了真爱,闹得满城风雨……

我管中国男人这套叫:“婚前不乱谈,婚后谈乱的。”物有本末,事有终始。搞错了先后顺序,结果自然不一样。

名人、伟人更好色?

所有的出轨,都与肉体上的偷欢不无关系。而男人好色(其实女人也一样),这本身一点也不奇怪。普通人如此,名人伟人更是如此。

蒋介石在他1920年第一个月的戒色日记中记载自己“时而自制,时而放纵,处于“天理”与“人欲”的不断交战中”:

  • 1月6日:“今日色念突发,如不强制切戒,乃与禽兽奚择!”
  • 1月14日:“晚,外出游荡,身分不知堕落于何地!”
  • 1月15日:“晚归,又起邪念,何窒欲之难也!”
  • 1月18日:“上午,外出冶游,又为不规则之行。回寓次,大发脾气,无中生有,自讨烦恼也。”
  • 1月25日:“途行顿起邪念。”

国学大师季羡林在日记中记载(文人大多如此,美其名曰:体验生活):

今天看了一部旧小说,《石点头》,短篇的,描写并不怎样秽亵,但不知为什么,总容易引起我的性欲。我今生没有别的希望,我只希望,能多日几个女人,〈和〉各地方的女人接触。

我堂叔谭万和的《内伤》小说中,描写村子里白天井井有条,夜晚却宛如一家人。普通人对于男女性事亦是如此。

而出轨之事,有的是为了肉体欢愉,有的是为了寻找更缠绵的感情。反正,古今中外,出轨一事实在不算新事情。

肉体出轨还是精神出轨?

过去老家村里有妇女说,能无奈地接受自家男人在外面找小姐,所谓肉体出轨。我当初觉得不可思议。然而,今天的中国社会,许多已婚妇女也只能接受如此现实,能够无奈接受肉体偶尔出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底线是不抛弃家庭。

这背后有一定的现实无奈:据调查,中国大陆男性平均有3.5个女性伴侣,女性平均只有2.3个男性伴侣。这里面包含了多少至少是肉体的出轨?

且不说遍地事实上的红灯区,基本上只要想出轨,迟早都有机会,条件优越的男人(富人、名人)自是美女主动送上门来,这年头明星不搞个小三都不好意思出来混。而普通人,即使是再烂的男人,也有匹配的烂女人在那里等着,只要他想,也是迟早的事情。

如何保护出轨的受害者(妇女)?

然而,我们毕竟是人类,对于婚姻,对于爱情,它毕竟具有排他性,具有契约精神,那结婚证就是一份合同,无故违约应该要承担责任,尤其是受害者一方,要获得补偿。从而也是惩戒随意出轨的一方,维护本已脆弱的婚姻关系。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在出轨善后解决的问题上,我觉得天朝在保护妇女权益方面需向欧美学习:出轨的男人应该付出放血的代价。

曾经知道一对比利时夫妇离了后,男方每月要给没有工作的前妻几百欧元经济补贴(原因据说是为了抚养小孩),而前妻之后又另找了一个男朋友,前夫气愤地说:“我也没有工作,每个月还要出钱养着和她男朋友一起快活的她……”

当然,欧美保护女性的大力度也有一定衍生后果:离婚率很高——反正离了也能过,很多没有结婚的年轻人又不敢结婚——反正最后很可能又要离。

为什么最好不要出轨?

国家法律层面上的事情,我们个人自然无能为力。能从个人角度做点事情就很不错了。作为一枚中年大叔,我当然不是鼓励大家出轨。

所有折腾,都要付出代价,到头来很容易满盘输。一时的欢愉,相对应的是更多的痛苦。这就像物理世界,任何想打破平衡或者维持更多有序的状态,都是要付出能量的(熵增)。话虽这么说,《金瓶梅》第一章就道破天机:“看得破时忍不过”。道理大家都懂,更重要的是真的控制住自己的冲动,所谓“自控”。

既然出轨那么容易,那为什么还要苦苦自律呢?许多人做不到的事情,才尤为可贵。正因为出轨是如此容易,难以坚持,不出轨、负责任的这种品质才更为可贵。欲壑难填,简单、节制、克己的生活,才能以最少的“能量消耗”获得更加平淡与幸福的生活——我们追求的不就是这些吗?

短暂重返荷兰代尔夫特

上周去了趟荷兰代尔夫特(Delft)。我记不清去了多少回代尔夫特,只记得第一次去是2009年,上一次是2014年1月1日。

以前都是从比利时坐火车去,这次是飞机,从英国的曼彻斯特到荷兰的鹿特丹海牙机场,一个半小时左右。一下飞机时,已经当地时间9点多钟,机场很安静,出了机场简直就感觉不出这是一个机场。

从机场坐了一趟公交车到鹿特丹中心火车站,用我的比利时欧元银行卡在车站售票机上买了一张火车票,住代特夫特赶去。下了火车站,居然找了好一阵才找到方向,原来代尔夫特的火车站彻底换了,以前教堂一样的小火车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化的火车站。我很少发现欧洲城市经历如此大的变化。

此时已经夜里11点。我一个人沿着平坦整齐的街道走着往旅馆走去。街道与街道之间流淌着平静的人工运河。整个荷兰就是一片低洼之地,城市里像棋盘一样布满着一条条小运河。

整个城市很安静,也很干净。街旁窗明几净里间或透出微弱的亮光,屋里人们正在观看电视。偶尔一辆自行车骑过来,顺着石头路而发出一点点声响,映衬出夜的宁静。

从火车站到旅馆大约有800米距离。我到达时已经超出正常的Check in时间。无奈之下也按了门铃,电话接通,店家老板热情地说会派一个人来为我开门,安排房间。几分钟后,果然有人从旅馆外拿着名册信息接待我来了。安排好房间后,我终于有个落脚之地。

旅馆里点缀着青花瓷器有代尔夫特的特色,门口摆放的花卉植物显得主人很精致,钥匙上的荷兰小鞋子更是突显荷兰风情。和以前住的荷兰旅馆宾馆一样, 老旧的小电视机反反映西欧人怀旧持家的观念。即使如此,旅馆费用还是不便宜,一天要60多欧元——这已经几乎是最便宜的选择了。

以前来代尔夫特理工大学(TUDelft)都是找博士导师讨论研究或者做实验。这次来依然是因公事,不过却是代表谢菲尔德大学参加本领域的研讨会。与会人员除了国际同行,还有荷兰地区的工业应用界的人士,总共有100多人参会,是一次良好的学术界与工业界接触的机会。

开会之余,趁机见了一下老朋友。以前的老朋友几乎都毕业离开了,老脸孔只剩下张学*同学。原来在哈工大时,我们住隔壁宿舍,后来我们都来到西欧念博士,我每次来代尔夫特都会见他,这次也不例外。我们有一段日子没有见了,这次是我们双双脱离学生身份后第一次见面。一切都经不过时间的流逝,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

期间还碰到哈工大同门老师杨老师,她最近在代尔夫特理工我的博导团队里做6个月高级访问学者。当年我就是从她那里得到去国外留学的信息,开启了后续的生活,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她的信息改变了我后来的人生轨迹。

多年后,我们仨居然能相聚在这里,不得不感慨这世界之小、缘分之奇。见面之余,身为大教授大博导的杨老师,把从国内带过来的茶叶都送给了我……受之有愧、受宠若惊。

我没有在荷兰停留,周三晚上到达代尔夫特,周四周五开完会后次日就赶回英国,再一次错失机会去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看看真人秀。离开那天早上起来在小镇里跑了一段,匆忙吃完旅馆的早餐,就往机场赶。去机场的路上,看到火车窗外牛儿在草地上安静地吃草,孩子们在大清早的足球场上训练足球,天气晴好,再一次喜欢这个美丽的国家。

到达鹿特丹机场时,只有我一个人Check in和安检,我和工作人员开玩笑地说,这是我在全世界经历过的最好的机场,如此安静和不匆忙,我感觉自己像一个VIP一样,好一个小机场。

delft-2016 (10)
小旅馆的入口很精致。

delft-2016 (2)
前老板Prof. Guang Ye(叶光)开启会议。

delft-2016 (1)
现老板Prof. John Provis主持会议。

delft-2016 (4)
次日闭门会议现场。

delft-2016 (3)
代尔夫特市中心老教堂因运河导致地基不均匀沉降,形成第二个比萨斜塔式的建筑。

delft-2016 (5)
世界如此之小,我们在这里相聚。

delft-2016 (6)
代尔夫特火车站周围在大搞建设。

delft-2016 (7)
焕然一新的代尔夫特火车站,铁路在地下,地上的运河比铁路还要高。

delft-2016 (8)
和比利时一样,荷兰也是一个自行车王国,有专门的自行车道,是一个自行车友好国家。

delft-2016 (9)
早上跑步路过某公园。

在英国申请欧洲大陆比利时申根签证记录

月初在英国办理申请了欧盟申根签证,方面接下来一段日子去比利时。现记录一下从英国如何申请欧洲申根签证,方便后人参考。

我选择向比利时驻英国大使馆申请。到签证申请网上查看资料,其中的ALL ABOUT YOUR VISAS栏目明确提供签证办理步骤和详细信息。过程基本上是在网上预约签证申请材料提交地点和时间,然后按规定准备材料。

我当时按照规定提供了以下文件:

  1. 申请国发过来的邀请信(原件)
  2. 护照原件及复印件
  3. 英国签证复印件(英国签证的有效期必须在行程结束后还有三个月以上)
  4. 填写好的申根签证申请表
  5. 两张护照尺寸大小的照片
  6. 预订好的比利时酒店信息(直接上Booking上预订一家即可)
  7. 英国至比利时之间的车票(我用了Eurolines的大巴票)
  8. 购买的旅行保险
  9. 银行开具盖章的一个月内存款流水(我只用3000+英镑)

提交材料很顺利。我预约时选择商务签证,按预约好的9月2日去曼彻斯特签证中心提交材料。签证费用加服务费和邮寄返回的签证护照费用一共80多英镑。

接收材料的服务小姐很细心,态度也很好,指出我填写不当的地方,并说我的照片和护照照片一样,并不是6个月的内的照片,于是我只好用现场自助照相机照了照片,多花了10英镑。提交完材料,她又告诉我后续事项和大概需要的时间,并给了我相应的收据和返回护照邮件查询方法——他们用特定的邮寄服务。

一天后,我就收到了短信和邮件,通知我签证申请材料送到了比利时驻英国伦敦大使馆。又过了两天,居然接到邮件和短信,说要我提交一份现任工作单位证明(Current Employment Letter)。这令我很无语,他们的签证指南说明上并没有说这个要求。

但我也只好去办理,找到人事部门管事的,次日就开具好文件。好在可以直接将电子版文件提交给签证服务中心指定的邮箱里。几分钟后,签证中心通知我补充的新文件已收到,送并到大使馆。

9月10号,接到一陌生电话,很有辨识度的印巴口音英语,说是来自签证中心,对方告诉我签证已经办理完成,护照将于次日寄送给我。

9月11日,我收到了护照,附上申根签证,给了6个月的多次入境申根签证,我的护照贴满美国、英国、比利时申根签证后,再次贴上申根签证。

接下来的半年,我随时想去欧洲大陆就去那边玩去,其中包括去了三次都没有去成的荷兰阿姆斯特丹红灯区真人秀……

草榴社区的流量真的每天3000万?

1024

在网上逛久了的人,估计很少有人没有听说过草榴社区论坛,我亦不例外。当然,它是一个成人论坛网站,提供色情电影BT下载和色情图片、小说浏览,或者直接叫它色情网站、黄色网站论坛,都是一回事。

我见过网上有许多小博客或者网站,居然以发布草榴社区的最新网址为主要亮点,以此方便尝试浏览这个网站的网民,给我感觉它像一个深网的网站一样,看起来不存在,却有着巨大的诱惑力……看过一些介绍,将此网站说得神乎其神,甚至将此网站形容成言论自由、揭露社会真相的至高地,诞生了“求邀请码”、“1024”等独特的网络现象,经久不衰。成于色情,高于色情,实乃怪现象。就是这么一个我以为连固定网址都不存在的网站,却令众多中文网民对它追捧有加。

就在不久前,某博主告诉我,其实草榴社区的网址一直没有变:t66y.com。这么一个网址令我大跌眼镜,太山寨,一点气势都没有,简直像个垃圾网站的域名。然而,我听报道说,草榴社区网的浏览量达到每天3000万,号称“用户数量与黏性秒杀腾讯”,我于是通过Alexa数据查看了一下。令我感到奇怪的是,它的排名并不是很高,全球排名不过20000多,前10000都没有进入,按这个排名精力估计,它的流量每天不过30000多,不到我博客的20倍。

更加奇怪的是,Alexa数据统计表明它的访客来源超过半数来自中国,然而此网站在国内是无法访问的状态,这些中国IP访客是如何访问它的?虽然由Alaxa数据估算流量不准确,但对于排名小于100000的网站基本上不会有数量级的错误,由此看来,草榴社区网站每天高达3000万的流量难道是夸大其辞?

我再查了一下草榴社区官网的IP,这才发现其中的秘密,原来t66y.com只是其中一个不变的所谓官网域名,其所对应的IP下面有好几十个域名。考虑到草榴社区网站服务器应该不只一个IP,所有的域名加起来只会更多。

我这才想起,原来草榴社区变幻莫测的网址原因就在这里,在其域名和IP被中国长城防火墙和扫黄打非活动不断封锁情况下,它就不断地发布新域名甚至新IP地址,方便国内试图访问该网站的网民。那么,所谓官网域名t66y.com每天30000左右的流量与其宣称3000万的流量也就不存在矛盾。当然,它的真实流量是多少,只有网站运营者才清楚。

从保护未成人的角度来说,土木坛子不鼓励成人网站完全不受限制。但是,从草榴社区网这个案例来看,成人网站或者说色情网站的存在的确有它的道理,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它,但也绝不是每个人都不需要它,就像发达国家声名远扬的红灯区一样,一味地封杀不是上上策,或者说根本就封杀不了,草榴社区还不过是互联网地下世界中的冰山一角。不要惊讶,就好像有人说性是人类历史发展的推动力一样,色情业是网络技术发展的第一推动力

你怎么看待草榴社区这种现象?在土木坛子这里,没有敏感词,你不需遮遮掩掩,欢迎畅所欲言——评论只需要填入昵称和电子邮箱即可,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