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红包

领导给我发新年红包,金额破纪录

利是

上次说到红包一事。我提到,很少会收到一个红包里塞个十块二十块的。朋友 @xiaohui 在我博客上给我留言

你用“广东红包”做关键词 google 一下看看。广东红包,大多都是五块、十块,二十块的。

广东人不是很有钱吗?真的是这样?看来还是我见识少。

节后来到广东。一见直属领导,他很顺手地给了我一个红包,广东人叫“利是”,并预祝开工大吉。

事后,我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张20元的钞票!还不及大领导在微信里发的随机红包金额。这也是我近十年以来收到最小的一个红包——当然我发过这么多红包也没有发过这么小面额的红包。

真的是20元的红包,广东人真的是这么干。不过,我倒觉得这样挺好的。这样的红包才回归红包的本意。

通过这小面额的红包,达到传递祝福的本意,而不是让大面额红包变成发红包者的负担。

无独有偶,广东这个地方的经济也是全国前列,这与发红包的面额也是相关的。倒是邻近省份经济不及广东发达,逢年过节发的红包数额倒是比广东多不少。

除了红包金额,我还学到了广东人的一个习惯。已婚同事要给未婚的发“利是”(红包)。为了给办公室未婚同事良好祝福,我也照例给他们发送了红包。当然,我也照广东风俗,红包金额不超过100元,没有经济压力。

顺便说一句,我在国外这么多年几乎没有收过红包,唯独有一次是在比利时,我儿子出生,实验室按惯例给了我一百欧元现金,装在一个信封里交给我。

也许西方人觉得,直接给金钱实在是太赤裸裸了,而红包,是含蓄的中国人少有的豪放吧,并且金额越来越大。真希望红包回归到红包的本意,就像广东人一样。

用微信发红包还是传统方式发红包?

红包

在中国过年,少不了发红包,作为一个中年人,无论是对于晚辈还是长辈,这都是少不了的。

过去发红包很简单,只能发红包,用一张红色的纸包住钞票,发给收红包的人,再后来就有了专门的红包,把钱往里面一塞,美观又方便。

拜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移动支付的方便,现在发红包其实还可以更简单,在微信里直接点击几个,就生成一个红包,无论是发给一群人,让他们抢一抢,还是专门发给某个人,瞬间就可以完成,并且100%保证对方无误收到。

那么问题来了,通过微信发红包和传统方式发同样数量的红包是一回事吗?尤其是微信红包如此方便,甚至超越时空的限制——你完全可以在半夜将微信红包发给一个在地球另一端大白天的人,这些是传统红包完全做不到的。

我个人觉得,这两种方式的效果是不一样的。如果可能,还是用传统方式的红包更有效果一些。以钞票的形式,放在一个红包里,再亲手交给接受方,无论是送方还是接收方,都能亲自体验到这份心意。

当面送红包,它就像一个仪式,通过这仪式的具体动作,会让双方更深刻地感受这一过程。人类的许多活动,都有具体的仪式和程序,开学有典礼,毕业有典礼,重要会议需要聚在一起亲自召开而非视频会议。通过这些具体的甚至面对面的方式,都是为了让事情的效果变得更好。

而微信红包的话,三下两下就完成,方便是方便,但也正因为方便,参与的双方对其的体验也就没有那么深刻了。更何况,当面亲自接送传统红包,它本身需要的时间成本也注定了这种方式所带来的份量更重。

在微信上可能得个几毛钱几块钱的红包都是很普遍,双方都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你几乎不会遇到谁当面交给你一个拆开只有几元的红包。这就是两者的区别之一。

有机会有条件的话,我都坚持亲自送红包给该送的人。这是我以前没有想过的问题。亲爱的朋友们,不知你们对于这个问题是怎么想的呢?精彩留言,我会用点赞留言的方式给你们发红包——这次无法亲自发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