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科研

为什么有些大学教师离开高校?

chemist

去公司培训的时候,发现原来在国外同一师门但不同校的一“师兄”,感叹世界之小的同时,更感叹他刚从国内某九所大学之一的大学辞职,现在跳入企业。

这种现象并不是个例。我认识的好些校友都离开了高校。有的做到了副教授,有一位更是已经是副院长。至于处于高校最底层的讲师教师离开高校去企业拼一把的更不在少数。

一方面,感谢这个时代给予每一个人选择的自由,去追求自己内心渴望的东西。另一方面,见到这种有点普遍的现象,我不禁问自己:如果这不是一种正常的跳槽现象,那现在的高校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这些已经做得还不错的科研工作终究选择离开学术圈?

我问了一下大学里的中年教授,得到的反馈是,要想赚钱离开不是坏事。年轻高校教师现在的压力确实很大,而对应的薪水并不高。这种性价比不高的状况也许是他们选择离开的原因。

科研工作者也是普通人,也需要面对柴米盐油酱醋茶,也要面对孩子上学、买房买车的人间琐事。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要求他们甘愿坐冷板凳,这是没有道理的。

但是,面对这种现象,不免让人有些担忧,为什么就没有办法使得年轻教师的待遇能让他们安心科研?一个国家的发展离不开科技发展,真若大家都不愿意做科研了,教育和科研怎么发展?

但愿这些人才跳槽是正常流动现象。但愿有关部门想到了有效的解决办法,让真正热爱科研的人安心科研。那倒是一件好事。

没钱搞什么科研当什么官?

土木坛子LOGO
@tumutanzi 在澳大利亚黄金海岸沙滩,2017年8月10日。

我有一位同学在县城当公务员,提及来到的两位年轻新同事,说现在的年轻人非常有个性。大意是机关单位需要写很多材料,但这两位科班出生的中文系才子,却是一副“我才不写这种没有意义的材料”态度,何况工资收入又那么低,才不干呢。

我也碰到不少人和我抱怨,说是博士毕业后去了高校科研单位,如何苦闷,如何收入很低,感觉还不如房爷们炒房赚钱快,每天还要为生计所焦虑,自然很多精力不能放到科研上,甚至不得已接一些科研性质不太强,但来钱快一点的横向项目。

其实,我的感觉是,你如果家境不行,还奋斗在温饱线上,终日要为生计为劳累,可能就不要去从政,不要从事科研工作。为什么这样说?

且不说职业操守,你拿一份公务员工资,就要干好一份工作,要么就不干。人家川普总统的新闻发言人,还为总统就职典礼的虚假人数提供所谓的“另类事实”来开脱呢。

现实情况是,基层公务员可能就需要官二代或者富二代们去当,他们也有高等教育背景。去当基层公务员的前期,完全可以依靠父母的条件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完全不必去获取一些非法的收入——为此冒风险太不值。等过20多年,轮也轮到他们当上一把手。再过20年,以干部身份光荣退休,靠着体制的优厚福利,退休生活有什么问题?人生很完美,这种现象也人畜无害。

科研这种事情是高智力和体力劳动,必须要有很好的心态,才有助于创新和突破。而作为科研人员,如果刚从学校毕业参加工作时找不到一个好的研究平台,同时也没有对科研有着太大的兴趣,这样的穷困境况和心态,怎么能一心一意投入科研?时间和精力都被一日三餐、房子车子消耗得差不多了。

在英国攻读博士学位的话,一般要交学费。像剑桥大学一年大概20万人民币的样子(学校越好越贵),3年念下来,加上生活费其它成本,上百万都花出去了,很可能拿到博士学位还要为工作发愁——当年以为有了它就会好找工作多赚钱。因此,有一句玩笑话这么说:你没有钱做什么博士学位研究?

那么,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说,你没钱做什么科研工作呢?你没钱从什么政呢?有点负能量,但也许这就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世界。不过,我倒是但愿这只是一种社会发展中的过程现象。

又一位科研人员退出科研界

上次在分享《万万没想到》书摘时,有网友提到博主万维钢博士的博客很久没有更新了。

实际情况是,万博士已经离开了科研界,专职付费自媒体创造,他在《得到》应用上开设精英日课。自然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也没有义务去勤快更新他的博客,而且他原来的更新也算不上勤快。

我得知这事的时候,心里还有一些小小的茫然,一位我很敬佩的科研工作者离开了为之付出几十年的事业。这不是第一位,也不会是最后一位。他这么解释自己的退出

我已经从科罗拉多大学物理系辞职,从此不再是物理学家了,专职写作。任何一个真心热爱物理学的人做出这样的决定都非常困难,我也不知道这个决定对不对。辞职有偶然的原因,但根本上还是因为我在物理上没有取得了不起的成就。我以前一直说自己是个“普通”物理学家,水平很有限,在这个天才辈出的行当里帮着做点小事儿。现在我已经四十岁,就好像一个普通的职业球员,该退役了。

英雄或许能造时势,但更多的时候,是时势造英雄。物理学研究领域不同于一般的应用研究,是一个天才扎堆的地方。即使天才辈出,物理学领域也没剩下太多容易令人发现的东西,要做出一点贡献更是难上加难。

工作中还面临很大的无形压力:你再好的成绩也不过是最近发表的那几篇文章。科研工作带来的收入也不多,通常的情况下只能养家糊口(我为了生活也业余做代购呢)。倒不是说科研工作天生值得高收入,王宝强的收入比几乎所有的科研工作者的收入都要高许多,我觉得这很合理,他娱乐了普通老百姓,市场认可,给出高收入又何妨?况且,像王宝强这样的明星也屈指可数,大部分底层演艺人员过得很艰辛。

绝大多数科学家就不能给大众带来乐趣,甚至发明创造也不一定惠及每一个人。你可以从许三多的傻劲中得到一点正能量,但对诺贝尔获奖科学家除了钦佩之外,就感觉很遥远了,而诺贝尔奖大奖也不过100多万美元,可能刚刚能在天朝首都买一套公寓。

当然,如果科研和教育工作者的收入过高,最终会使得人们享受到的科研成本会更昂贵,学生接受教育的成本也更高。正所谓“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别忘了,本身很普通的科研和教育工作者头上还扣着“知识分子”一帽子。因此,这部分人群如果有了一定体面的生活后,再过分追求金钱未必是一件好事情。

万前辈博闻强志,思维开阔,关注的内容常常给人新意,打破我们的错误常识。在写作上善于深入浅出,将高深又重要的一些理论和知识通过博客形式传播给网友,至少对于非物理领域的人而言,这些贡献已经大于超过他在物理领域写的所有论文。

万博士的思想既客观又新颖,甚至还具有超前性。记得在川普胜选美国总统之前,他就曾写文章解释说川普当选总统并不是不靠谱,并且还让他的小学生儿子也采取了这一立场,在班级的模拟选举总统投票中,产生了两位投川普的孩子,一个是万博士的儿子,另一个孩子是被万博士的儿子劝导下投了川普一票。

就万博士改行后的收入而言,有理由相信这是一次物质上成功的转型,他在某自媒体付费栏目上有订阅用户五万左右,每个用户的订阅费用是199元一年,因此这一年收入就超过1000万(自媒体平台应该有提成)。这可能需要做科研工作二三十年才能赚这么多。

最关键的是,这是他喜欢的事情,用理工科的方式读书,用理工科的思维思考,再用理工科研人员的思路写作和演讲。纵使清风亦识字,哪有闲心乱翻书?别忘了,这年头不喜欢读书的人越来越多,就让爱读书、能读书的人为我们读书吧。

做科研的正确方法

writing-paper

当我看到这张图时,作为一个在科研领域混饭吃的人,我沉默了。没有人教过这个方法,但它向我揭示的道理却显而易见,一眼就懂。

大部分时间,我们需要一个好的创意和想法,这个步骤一般人都知道,否则就无从下手。

之后的第二个步骤,我们大多数人便开始动手从事实验工作,此处省略一万字。最后的第三个步骤,便是整理结果,挖出有价值的东西,写作发表出来。否则,就是没有结果,也没有人知道。

这当然也算一个方法,它也不是没有用——毕竟许多人就是如此操作。但它的缺点是花费的力气太大,有很多功夫也许就浪费掉了。这就是此图中所谓不好的计划。

相反,只需要把第二个步骤和第三个调换一下。效率就会大不相同,大不相同。所有的动手实验工作都是为了第二步的结果写作而服务,事半功倍,这才是好计划。动手做事情需要的时间和精力其实相当大。

好的方法很重要。谨以此图与各位从事研究工作的人共勉。当然,即使你不从事科学研究工作,这个方法对于你做其它事情也一样有指导意义。

回到国内的某些真实感受

请注意,大叔我要开启牢骚模式,以下可能是满满的负能量。

每一次回老家我都有类似的感受。父老乡亲固然淳朴,然而他们一般也只顾麻将打牌不跟你聊天。如果聊起天,问得最多的一般是你的工资多高,当我如实相告后,他们又满是怀疑失望的眼神,因为他们觉得你在国外应该年薪几百万人民币才正常。

有些乡亲们还希望我能向“上面”反映某些他们亟需解决的问题,又或者希望我能“找关系”解决某些私人问题,我家亲叔甚至觉得我应该还能修好电视……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与别人有什么不一样的人,然而他们总是觉得你洋博士、博士后应该是三头六臂、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可他们并不会问你过的好不好,而我的答案却往往让他们失望与怀疑,弄得我感觉像是坏了科研人员这个职业的大罪人。这的确是我回老家的相当一部分的感受。

曾经有朋友问我在国外想不想家,我说不想他们不相信。其实大叔我再怎么洒脱,也要被搞烦,我真的理解明朝大学问家李贽为什么要选择晚年出家,他不想被父老乡亲们烦扰。

这社会从来就是如此功利务实,不但是父老乡亲们,我的一发小也这么跟我说:这年头除了钱,什么都是假的。还笑话我可能在国内玩转不开,他感慨地说,在中国要混得好,有三个秘诀:一、不要脸;二、不要脸;三、还是不要脸。

我理解父老乡亲对我的期待,可是我真的满足不了他们的期望,以后我就统一口径,我就是一个和水泥的泥水工,其它啥也不会,这真是真的不能再真的大实话。

IMG_6742
附图说明,我小时候差点淹死在这个水库里,现在不怕了,因为大叔现在是一只海里的乌龟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