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拜访义海寺住持明源法师

义海寺是我老家一座较有名的寺庙,座落于邻乡大湖仙山中,现任住持释明源(一曰释明圆、释明缘)法师,出家前是我老家的一位普通农民。五年前我拜访过他,这次趁回国空隙(2014年4月30日)再次去义海寺拜访他。

和过去一样,法师依然健谈,不知他是想度化我,还是因平时很少有人和他交谈,进而积累了不少的言语?而他和我谈禅修时多次讲到禅的不立文字和不现言语的观点。在谈话中他多次提到过他的儿子,讲了他儿子做生意和经济上支持他寺庙的事情。

法师一身朴素得有些破旧的法衣,领口甚至有些油渍,可能与不常洗涤有关,奇怪的事情是,近距离靠近他不但没有令人不愉快的异味,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不知是檀香还是某种植物的淡淡的幽香,我猜大概与法师常年全素饮食有关。

法师坚持劳作,在寺庙周围的山林中植树造林,保护环境。我问到他关于山林的所有权问题——我担心将来政府收回植树造林产生的所有财产,法师说他并不担心,寺庙植树造林本身就不为利——全然与普通人们植树造林将来卖出获利的目的不一样,他说希望给后人留下一片美好的山林样板。

自他掌管寺庙近二十年来,原来破旧的小寺庙现在基本焕然一新,难能可贵的是,所有的新建筑皆由他亲自设计并参与建设。

与淡然面对山林的所有权问题一样,法师对当地政府扣留部分上级政府拨款亦无甚感想:本来没有这些资金也能过得去。在法师的管理下,他坚持在义海寺中不设抽签,不卖门票,甚至香火也不卖,着实令我对如今的中国还有这种还较为纯粹的佛门圣地甚为佩服。

我大约和他聊了两个小时,话题大致与佛教和他现在掌管的寺庙有关。限于他的知识面不宽,讲到一些自然现象的时候,他不免会掉入我认为是迷信的东西,当然,我所认为的“科学认识”也可能是错误的。大凡与他相左的观点,我几乎不会与他争辩,我觉得争辩于事无补,所有的观念在这位老法师心中皆已根深蒂固,我亦无必要坚持“我所认为正确”的东西而拒绝聆听他的观点,好为人师。

我们一行加上小孩共有九人,法师在知道我们来访前就安排了我们的午饭。斋饭不错,虽然全素,但我不但不觉得难吃,反而觉得非常可口,这可能与他们在所有的素食中都加了辣椒面有关,这种能满足我等在家人口味的素食与佛门讲究的清静可能还有点距离。

临行之前,我给了法师一点钱,我不拜菩萨不捐功德箱,给法师一点钱是出于对法师清修几十年的一种敬佩,是我这样的在家人对于出家人的支持,同时也感谢他盛情款待我们。

Yihaisi- (1)
义海寺全貌

Yihaisi- (2)
站在义海寺远眺前方,号称小桂林风光:三座小山峰组成“三碗斋饭”。

Yihaisi- (3)
有关专家鉴定后说这棵罗汉树有1000年了,镇寺之宝。

Yihaisi- (4)
全素的斋饭口味不错,每边有三双筷子,其中一双是公用筷子——卫生,很好。

Yihaisi- (5)
和明源法师合影

更进一步极简博客界面

上一次把博客的界面折腾了一下,现在进一步折腾。在去掉侧栏和搜索功能后,尝试去掉Google AdSense广告代码,连相关博文模块也去掉了。这番折腾后,每个页面只留下一篇日志。加载速度提高了很多,但整个界面变成极度用户不友好。这样的目的就是为了“极简”与“专注”,只剩文字,只剩写作和阅读。当互联网朝着花哨发展时,我逆潮流前进。

曾经看过一本书,书名叫《禅者的初心》,讲禅,具体内容我基本忘了,不过全书的总思想我还记得,即通过一本书的内容告诉读者:什么都不要想,只管打坐,保持这份简单。就像“圆相”中的那个圆,就是一个圆,一个零蛋,什么也没有。读这本书的收获是:什么都不用多说,一切只在心中慢慢体会,甚至想都不用想。

我对博客界面的极度简化,也是受到了“禅”的影响。其实还不够力度,最好的状态是根本不用去管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