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神父

安息,神父!

10多天前的一个中午,我收到一封邮件:

Dear OBSG friend,

We are deeply sad to inform you that father Charles de Hemptinne, founder of OBSG and Club van Eyck passed away on Wednesday 10 May, 2017.

He will be sorely missed by the whole OBSG family and all who were touched by his warmth and gentle soul. May he rest in peace.

Attached you can find an obituary.

Kind regards,

the OBSG staff

实在太震惊,我在比利时相处过多年的神父去世了。

接下来,多位朋友也将此消息通过各种渠道告诉了我,他们知道我和神父的交情不浅。

在比利时根特留过学的同学,绝大部分人都知道 Charles 神父,通过他创立的 OBSG 组织,感受过他的慈详博爱、乐于助人、忘我付出的精神。在我心中,他是凡人的一位伟人。

我2009年到达根特大学时,就知道神父有一个慈善机构提供住房给发展中国家留学生居住,服务很完善,房租价格也低于市场价。正是由于住宿条件很好,因此一房难求,常年有一个长长的等待名单。

当时我儿子出生,住的地方不是很理想,于是我见到神父后,就跟他说了我所遇到的难题。他当时听取后,表示尽量帮我解决,并且记录下来一些信息。

由于 OBSG 接受一定的政府资助,因此它会因国家外交政策对来自某些国家(比如越南)的留学生优先照顾一些。不过,没过多久,OBSG 的负责人就联系我,说有一套公寓可以租给我。

于是我就在 OBSG 住了4年,一直到我离开比利时。也就是这四年,和神父相处的时间也不少,经常帮他解决电脑方面的问题,或者是有空了就随便聊一聊。

他曾跟我说,家里给了他一些遗产继承,但作为神父,他本身没有配偶和后代,即使让家族其他人继承下去,总有一天这些遗产就没有了——遗产税很高。如果用这些房产起步,做成一个帮助留学生的慈善机构,这机构就相当于永生,同时还能解决就业。人的生命再长,终会有去世的一天。

他一步步开始,近40年如一日地维护机构运转。目前已经拥有40多个单间,8套公寓。许多根特大学的国际留学生都因此受益。

不只是提供住房,神父几乎每个周日上午给信仰天主教的国际留学生举行礼拜活动。每年也通过 OBSG 的学生组织协会组织旅游等活动,丰富留学生们的课余生活,提供交流平台——会议活动场地也对外开放。

神父经常在办公室工作到晚上10点,他这么做 不是为了赚钱,正是他,让我真正明白“为人民服务”的意义。

他不只是帮助了我。2013年,当时一位中国留学生不幸得了白血病,该学生父母来到比利时照顾,一家人找不到住宿地点。我当时找到神父,看他是否能解决他们一家的临时住房问题。他当时把市中心自己的私人房以相当低的价格租给了这位同学一家,直至离开比利时。

针对此事,时任中国驻比利时大使廖力强先生还当面感谢了神父——同时也很礼貌地感谢了我,中国青年报的记者张兴惠先生也报道过此事。

神父还说,每一个在 OBSG 住过的留学生,博士毕业答辩的时候,他都希望去参加,这就好像一个大家庭。

我于是邀请他参加了我的答辩。在我离开比利时的时候,他还特意送了我一副油画和一本介绍根特的书。我把油画带到英国,挂在了家里的墙壁上,看到它就能想起神父。

不成想,那日一别,竟然永别。

心痛之余,我把我所有的照片翻看了一下,把我和神父所经历的美好时光找出来,再次回忆这些美好的片断。感谢他给我们一家带来的帮助。

愿神父在天堂得到安息。

神父
2009年10月,神父组织留学生到鲁汶市旅游,他站在这个坛沿上给大家介绍鲁汶的历史,真的像一个传教士一样。

神父
2009年10月,在鲁汶大学和神父合影——我个人非常喜欢这张照片。

神父
OBSG 的院子,我们在这里烧烤,后面的那个圆门是典型的中国元素,2012年4月。

神父
神父每年圣诞平安夜组织活动,2012年12月。

神父
圣诞平安夜和神父合影,2012年12月。

神父
2013年4月,留学生的孩子在 OBSG 组织生日Party,场地对外开放。

神父
2013年5月,中国留学生租借 OBSG 场地纪念中国芦山地震。

神父
2013年7月,神父和学生们在院子里聊天。

神父
神父很喜欢孩子,他甚至知道中文“爷爷”的发音。2010年12月。

神父
他很喜欢用他的老数码相机拍照片,这是他的经典动作和习惯。

神父
中国留学生学联在 OBSG 举办活动,2010年12月。

神父
中国留学生学联在 OBSG 举办活动,2010年12月。

神父
我请他到家里吃中餐,2011年4月。

神父
神父组织复活节聚餐,2011年4月。

神父
开放日的活动,图中夫妇也住 OBSG, 很会跳舞,有舞蹈学习班,2011年5月。

神父
在 OBSG 的院子里,带孩子玩,2011年5月。

神父
在 OBSG 前面的草地上,我儿子喜欢这里的树和草地,2011年8月。

神父
OBSG 入口,2011年8月。

神父
神父在活动前讲话,到楼上去讲了……

神父
神父喜欢与人交流。

神父
神父喜欢与人交流。

神父
神父喜欢与人交流。

神父
OBSG 前面的草地,春天,2012年。

神父
OBSG 前面的草地,冬天,2012年。

神父
OBSG 组织的开放日活动,神父拍照观看。2012年5月。

神父Charles De Hemptine, 1933-2017, 去世后安葬于比利时根特市 Mariakerke 高级神职人员墓地(教堂地下)。

比利时新国王国庆日登基

昨天见我所住小区的老神父在沿街房屋窗户上悬挂比利时国旗时,才发觉今天是比利时的国庆日,而且是该国新国王接替老国王登基的大日子。我看了一下,整条街上除了神父的三面国旗,其它就再也没有了。看来比利时人的爱国观念和天朝还是有些区别,老百姓对新国王的欢迎态度也显而易见。

以前对于国王登基这种观念只停留在历史书或者小说中,没想到现在这种事情真真切切地发生在自己所处的地方。当然,比利时现在这种君主立宪制的国王和古代有很大的不一样。比利时的国王虽然有一定权力,但实际上并不大,更多的是一种象征,作为对保守势力和怀旧的一种妥协。真正的国家运行还是要靠组阁的首相政府和地方政府等一拨人马来操作。

最近,政府还立法规定国王家庭以后要交税,领取国家津贴的人数要受到限制,让人感觉比利时皇家的日子也越来越不好过。其实国王家族的血统来自德国,这也就不奇怪,现在富贵的荷兰语区人们对新老国王一直不待见的态度,甚至一直有取消国王改为共和的说法。

要说国王登基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比如像历史书中写的那样:赦免犯人,减免赋税……这些在比利时都没有发生,甚至多放一天假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今天就是礼拜天),唯一我所知道的对普通民众的好事:国王登基当天——也就是今天,所有来往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国内火车有优惠,不去首都就无法享受这优惠。

就像那玩笑:一比利时人在美国被人问从哪里来,答道:我来自比利时。美国人回答:哦,比利时,我知道,布鲁塞尔的首都。我一直感觉比利时这个国家很小,好在大多数时候小有小的美,如此小的一个国家也有许多非常复杂又有意思的事情。对我来说,比利时是我的第二故乡,而对于我儿子来说,这是他的第一故乡。

比利时人大多信仰天主教,愿上帝的爱永远像阳光一样普照到比利时这个国家和她的人民。

如何清除Internet Security Pro流氓软件

Internet Security是一款流氓软件,每年都有新版本,比如最新的Internet Security Pro 2013,它能伪装成杀毒软件在电脑启动后自动运行,报告电脑“中毒”(其实电脑未中毒),唯一能做的是注册这款软件,“杀毒”后才能继续使用电脑,其实这就是要挟用户骗钱为目的。

Forece博友曾提供过如何清除Internet Security 2010木马间谍病毒的方法,不过他的办法是手动删除文件,需人工修改注册表,易出问题,可见此流氓软件实在够流氓。

我查询了相关英文信息,亲自操作,终于把这款“功力深厚”的流氓软件成功清除。以下是该方法的简单步骤(这里是详细的英文步骤)。

  1. 使用此注册码 Y68REW-T76FD1-U3VCF5A 和任意一个邮箱注册Internet Security流氓软件。这样做并不能清除Internet Security,只是为了使电脑能够继续使用。如果不这样做,可以重启电脑时按F8进入带网络功能的安全模式继续以下步骤。
  2. 下载Malwarebytes Anti-Malware软件,安装后扫描整个电脑,约10分钟后,将扫描结果中的所有问题文件清除,这一步能够卸载清除Internet Security流氓软件在电脑上的安装文件。
  3. 重启电脑,然后下载RogueKiller,运行软件扫描全电脑,将扫描出来的注册表值或文件全部删除,清除Internet Security流氓软件在系统注册表中的痕迹。
  4. 下载HitmanPro,运行此软件,自动扫描电脑,清除Internet Security Pro在系统中的Rootkit。
  5. 到系统控制面板中删除以上安装过的软件。

至此,此流氓软件完全卸载清除,电脑系统恢复正常。看得出来,此流氓软件不提供删除功能,修改注册表,在内核中留下Rootkit,使得普通的方法不易删除此流氓软件。虽然步骤复杂,不过借助Google还是可以找到详细的解决办法。

我认识的一个神父的电脑就是中了此流氓软件,我开始以为是电脑真的中毒了,不过我不建议他付费注册此软件,我觉得一个杀毒软件只有注册才能使用电脑,这本身就是流氓行为,查询后才知道它真的是流氓软件,名为Internet Security的软件并不是真的网络安全软件,差点中了这“贼喊捉贼”的伎俩。

比利时的圣诞节见闻(图)

一年又一年,西方最重要的节日:圣诞节又来了。对于国内的年轻人来说,可能非常喜欢这样的洋节,尤其是商家们,更喜欢这些让热恋中的男朋友们添堵、促进消费的洋节。至于圣诞平安夜的平安果——苹果,完全是中国人民的创造性发明。圣诞节的来历

是教会年历的一个传统节日,它是基督徒庆祝耶稣基督降生的庆祝日。在圣诞节,大部分的基督公教(惯称为天主教)教堂都会先在12月24日的圣诞夜,亦即12月25日凌晨举行子夜弥撒,而部分基督新教(惯称为基督教)派别也会举行子夜敬拜,此两大基督教分支均会在圣诞夜有报佳音活动,然后在12月25日庆祝圣诞节;而基督教的另一大分支——东正教的圣诞节庆祝则在每年的1月7日。

根据基督教的福音书,耶稣是圣母玛利亚受圣神(又译圣灵)感孕后在伯利恒生下的,玛利亚和丈夫约瑟当时正在去罗马人口普查注册的路上。耶稣的降生在信徒看来是犹太教预言中的默西亚(即弥赛亚)将要到来计划的实现,因为伯利恒是约瑟祖先大卫一族的家。圣诞节也是西方世界以及其他很多地区的公共假日,例如:在亚洲的香港、澳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圣经实际上并无记载耶稣诞生日期,圣诞节是后人公定的。

我对于西方的节日和文化并不是太了解,对具有强烈宗教色彩的圣诞节就知道得更少。成长在共产主义国度,和老年人一起去佛教寺庙烧过香,和神父一起聊过圣经,和耶和华见证人的传教人士交谈过他们那无边无际的“上帝的王国”,但我实质是无神论者,只相信“做个好人”。真善美是终极目的,所有宗教不过是通向这扇窗户的不同路径。

一定有朋友想知道:西方人——欧洲人美国人是怎么过圣诞节的?我只好将临近圣诞节拍的照片汇总报道一下,也算是锁住这些生活瞬间。全部照片用iPhone拍摄,质量当然不会太高,我不太喜欢带着笨重的相机到处走,况且我只是用照片记录我所看到的事情。朋友们见谅。

第一次尝试图片报道,所有图片的文字说明皆在图片之下。

IMG_0127
每年根特市的圣诞节气氛似乎是从市中心的Sint-Pieters教堂广场的游乐活动开始。

IMG_0138
游乐场的活动当然以小孩为中心。小孩和女人的钱就是好赚。

IMG_0151
坐在摩天轮上面鸟瞰游乐广场。

IMG_0162
旋转木马虽然简直,孩子们乐此不疲。

IMG_0184
滑冰当然是必备的节目,这哥们穿着一个短裤实在是cool.

IMG_0216
到了节日,聚餐也少不了,教教外国人用筷子。

IMG_0238
年底了,实验室有一个小小的早餐聚餐,也发点年终小礼品:三瓶红酒。

IMG_0262
SPA小镇上的圣诞树

IMG_0265
SPA小镇街景

IMG_0278
根特市中心的Shopping mall, 和国内的购物中心比起来,显然小多了。

IMG_0296
市中心的一个公共建筑,举办活动之用,地下的咖啡厅居然是市政厅开办,这在中国难道是国营咖啡厅?

IMG_0298

IMG_0301
上面提到的公共建筑“室内”,温度有些冷,但颜色很暖。

IMG_0302
根特市三大教堂附近

IMG_0309

圣诞市场,Christmas market, 类似于国内的庙会?从这张照片开始到下面的几张照片都是这个market.

IMG_0310

都是卖些杂七杂八的小礼品,吃喝玩乐,无所不包:

IMG_0311

IMG_0312

IMG_0315
市政府举办的小型演唱会。

IMG_0319
圣诞帽也是少不了的。

IMG_0320

IMG_0322

IMG_0324

IMG_0330

IMG_0331
夜色中的教堂

IMG_0333

IMG_0334
东方元素——佛教,也是有的。

IMG_0336
喝酒聊天。

IMG_0338

IMG_0339

IMG_0340

IMG_0341

IMG_0343

IMG_0344

IMG_0345

IMG_0346

IMG_0347

IMG_0350

IMG_0352

IMG_0353

IMG_0354

IMG_0358
虽然电车tram上的人多,但独自坐着轮椅的老人也得到了电车司机的关怀,亲自为老人翻开车门过道板,让老人上车,很温馨。

IMG_0376
我所住的地方OBSG是教会提供,每年有圣诞弥撒(Mass),以前是去教堂,我没有去过,今年转到OBSG的活动大厅。

IMG_0382
两位神父,白色衣服者是一位印度神父,他也是根特大学一位在读博士生,左边就是我经常提起的Charles神父,给发展中国家留学生提供住房的NGO OBSG组织就是由他创建维护。

IMG_0383
弥撒时要唱宗教歌曲,现场演奏的乐队。

IMG_0385
一位天主教信徒发言,类似于代表发言。

IMG_0386

神父谈人生,谈宗教,也提到了BIG BANG与神创世界,更讲到了他为什么这么大一把年纪每天为OBSG工作到很晚,因为是神要求他这样做,尽可能帮助到他所认识到的人。他真是的一位不普通的普通人物,普通得你跟他交谈时就像邻居的老爷爷,他的不普通:高龄到79岁还口齿伶俐、思维清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做着真正的“为人民服务”的事情,他有资格说这话,他也的确做到了像他说的那样:就像神要求他那样做。我曾经常思考:神父为什么要这样做?或许,这就是真正的信仰的力量。

IMG_0389
给受洗礼的人一片面包——耶稣的肉体!对于全场中不是信徒的人来说,就没有资格接受这个恩赐。另一个注意事项,去教堂参加礼拜,最好带点零钱,因为活动结束后,会有人拿着小容器走到每个人面前接受捐赠。

IMG_0396
和神父合个影——活动结束后他脱下神职服装,正是他邀请我们参加这个Mass,我经常帮他电脑方面的事情,所以他非常感谢我。和他交往三年多,见证了这位不普通的神父。前一阵患白血病的杨振同学家属来比利时,我直接找到他,在他的帮助下为杨同学家人提供了住处——虽然他们之间从前从未认识过。

IMG_0399
Mass结束后,喝点酒,聊聊天,圣诞愉快!Merry Christmas!

你并不孤独–善用Google搜索解决问题

Google 代表先进生产力,代表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晚上10点散步回来,碰到OBSG的神父从他办公室出来回家同我们问好。他的NGO组织OBSG, 提供房子给根特大学的发展中国家留学生住,所以他每天晚上在这里办公到10点左右!就在他打开车门刚要离去时候,突然回头叫住我: “Tan, I have something to ask you…”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他办公室电脑里能够使用Gmail电子邮件,现在想在家里也使用那个Gmail账户,可是只知道账号,却不记得当初的密码了。办公室的电脑由于浏览器保存着,所以他不必输入,现在看到的只是几个小黑点,他问我有没有办法能看到这个密码。

这个问题是由于浏览器保存了密码,所以他就忘记了自己的密码。如果是Chrome浏览器的话,倒是能直接查看保存的密码,但我知道神父老人家用的是IE浏览器,并且打开浏览器的页面是一个不知名的导航页,类似于中国小白网民打开浏览器就是360或者是hao123的导航主机一样。话说回来,对于70多岁的神父而言,他能使用电脑和网络已经是很大了不起了,要知道即使是80年代的人到现在还有不少人用二指禅敲击着键盘呢。

问题还是需要帮人家解决的,我于是说:”Let’s have a try.” 因为理论上肯定能够解决,但我也不敢十分肯定。他又问我: “Do you have 5 minutes? let’s do it now.” 看来他真是急了,现在就要去解决。我们于是来到他的办公室,打开电脑开始解决问题。

因为IE浏览器没有密码查看的功能,我想到了用Chrome浏览器导入IE浏览器的收藏夹、Cookies, 保存的密码等个人信息,很不幸地发现,收藏夹倒是导过来了,但保存的Gmail密码没有导过来。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这么个问题能在70多岁的神父面前难倒我?

正在我没有办法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Google, 这种问题应该是很多人都碰到过的,我于是Google”how to get saved password Internet Explorer”, 许多结果都出来了,选用了一条IE PassView的办法,下载了这个软件,双击一下,IE保存的所有密码都以明文显示出来,于是记下来,试验一下,成功!神父非常高兴。我于是又让他亲自把用户名和密码都抄在一张纸上(我怕我的手写体他会搞错,还有英文字母的大小写问题),再在电脑上亲自操作一下,登录成功!

神父感激地跟我说,这下他可以在家里的电脑上也能登录Gmail了,而这个问题他找了好几个人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我笑着对他说: “Always ask Google, Google knows everything.”我不过是想起了谷歌Googel而已。

不能说所有问题一开始就用搜索引擎来解决,因为我们是人,首先要动脑子思考,否则我们就像机器人一样了,并且脑子也会越来越迟钝。当没有办法的时候,可以借助Google等搜索引擎,你遇到的困难很可能别人也碰到过,并已经成功解决。大多数据时候,你并不孤独,你踩着的坑里面已经有前人的脚印。

一定要学会使用Google搜索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