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社交媒体

抖音是一种新型毒品

image.png

我很早就知道抖音这个APP,但我的手机上一直都没有安装它。某日不小心还是安装上了。亲自体验了一下,有一点感想。

这感想就正如西班牙《国家报》所言:抖音,全球下载量最多的应用,堪比鸦片。我也觉得它是一种新型毒品,令人沉迷上瘾。

在我个人看来,抖音上面的短视频绝大部分是些无聊无意义的内容。虽然没有什么意义,但又有相当部分很搞笑有趣。是的,许多事情有趣不一定有意义,有意义也就往往没有趣了。开心最重要。

每个视频片断只要10秒,观看者立马就能获得愉悦感。这愉悦感来得如此廉价,符合“短平快”的现代人要求。

以前我们读金庸小说那么长的小说,后来我们读几百上千字简短的网络文章,再后来演变成140个字长度的微博,现在只要10秒种,并且是视频,不需要认识字,快乐就是如此简单。

如果不满意这个抖音片断,不需要看完,随手一上划,下一个视频立马出现,无穷无尽,以有涯的生命穷尽无涯的抖音愉悦感,殆已。

一个片断10秒,看似时间不长,但一不注意,一直划下去,10分钟过去了,30分钟过去了……就像数学中的微积分一样,很快就累积出一大段时间,就这样在手指间划走了。

抖音的出现也不尽是偶然。社会毕竟进步了,人们总会有闲下来的时间,生产力的提升越来越不需要人类亲自做过去那些繁琐的事情。

多出来的人力就会多出来的时间。多出来的时间总要找个地方“浪费”,抖音的存在就是来填补这些时间空白,那些闲着的人们,反正不把时间浪费在这里就浪费在其它地方。

抖音的存在,就相当于毒品中的软毒品,有成瘾性但没有短时间内强烈的毒性。反而能让社会更和谐,你要知道,大部分人一闲下来就会不安,就会找事情做。有了抖音,能让他们安静。

因此,综使抖音算一种新型毒品,它也算不上洪水猛兽,正在使用的你也不用慌张,它不会让世界灭亡。

聪明的人自己知道应该如何面对它。不聪明的我倒是使用笨办法,在我玩了一个晚上和一个早上的抖音后,我直接删了它,山不过来,我就过去。

做一个有趣的人

冬天

我用微信,也启用了朋友圈。这东西本身无好坏,用得好,它是朋友之间分享有趣事情的工具,让多年不见的朋友见面也不至于陌生。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用的,效果也如我所期望。

不知是我国人们比较含蓄,还是真的不善于表达,大部分人不愿意表达自己的意见,至少公开场合下——反正表达了也没有太大的用处。然而,有了社交媒体后,比如说微信朋友圈,我突然发现不少人“变”得非常愿意分享各种文章和观点,霎时间,真如一种“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错觉。

很可惜,这只是一种错觉。你如果细心一点,会发现这些热闹的分享后面,真正有品味、有内容的东西不多。且不说微商们无节操的假冒伪劣产品垃圾广告,也不说中老年人收藏版”中医养生“:”晚上九点千万不要出门倒垃圾!你倒的可不只是垃圾!“,许多受过良好教育的中青年人分享的也是一些标题党、鸡汤文:“向孔子学做人、跟曹操学做事”,”做人,人品为先;做事,明理为先“,”读书不读书,过的是不一样人生“,”白岩松:你为什么总是不高兴?(深度好文)“……

这些东西要么是再普通不过的常识,要么就是标题党,要么就是正确的废话,甚至不排除有些完全逻辑不通、东拼西凑的东西。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成年人分享这些东西,就像一个在机场捧着《我的成功可以复制》“研读”成功学的人一样,这不过是显示了TA的无知与贪婪。成功怎么能随便复制?它有着太多的因素,包括运气这种随机成分。这两种情况,一个是在现实公开场合秀品味与智商,另一个则是在社交媒体上公开秀。

我们也许会怪罪那些“生产”垃圾文章的人。不过,正如酒鬼需要酒精来麻醉,而不是怪罪生产酒的人,我倒觉得其实是我们许多人需要这些垃圾文章。就像电视台经常是为了迎合观众而生产电视节目,因为那样能提高收视率,创造更多的广告收入。

社交媒体也一样,内容生产者发现这些垃圾文章(包括标题党)更受读者喜欢,更容易得到传播,从而也有更多的广告收入。于是,他们就源源不断地生产这些垃圾,甚至用机器算法,找出类似的垃圾内容——号称“你所关注的才是头条”,喂饱需要的人们。不幸的是,看完这些垃圾文章后,跟没有看没有任何区别,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就更别说“看得破时忍不过”。

当然,这些垃圾文章只影响那些容易受到影响的人,反正他们的时间不浪费在这些东西上面,也会浪费在其它的东西上面。我是不会看这些东西的,那我还为什么在这里说这事情?我只是看到曾经心中以为很有品味的人,或许是心中昔日的女神,或许是一直敬重的长者,也经常分享这些垃圾,我就觉得这真是一个失望的世界,岁月的流逝,终于把他们也变成了一个很无趣、品味低下的人。

我们每个人都会老去,然而我们可以尽量避免出现一颗无趣的心,纵然垂暮之年,依然还能那么有趣一点就好了。为了不让你说我是无趣,也为了避免你以为我滥杀无辜地批评到了你,我补上一句:我上面这些话是告诫我自己,与你无关。

来,我们社交吧!

毫无疑问,互联网极大地方便了信息的传播,比如从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兴起并持续到现在的网站+搜索引擎模式,让我感觉到海量信息充满着互联网,据说,这些电子化信息还只占据着人类大约5%的信息量——还有大量未电子化的信息和暗网中的信息。

事物永远在发展中。这些年来,社交网络得到了极大的发展。从日常生活中的Twitter, 微博,Facebook,微信,QQ等,到专业化的职场LinkedIn社交媒体,如火如荼地发展、壮大着,以致于有些人声称:博客已死,社交媒体万岁。望月博主今年就把博客出售,转攻微信公众平台,博客早已停止更新的和菜头现在微信上又极其活跃起来。

在我看来,博客虽然是传统的网站+搜索引擎模式,但它仍将是传递、交流较有深度信息的媒介,它当然有继续存在的必要和价值。也因此,我曾经一度消极对待社交媒体,在社交媒体上不太主动关注好友,我总是觉得社交媒体好像是多余的。

最近,我渐渐意识到,社交媒体就是互联网进化成人与人之间的网络,把现实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搬到了互联网上,比如,好友之间在Facebook上互动, 媒体与公众在Twitter上互动,职场人士在LinkedIn上互相关注,这些社交媒体的出现总体上提高了网络的真实性和人性化,方便了人与人之间的信息交流,它应是正面的进化——虽然很多人可能早就意识到了。

另一方面,社交媒体的崛起,本身与传统的网站+搜索引擎传统媒介并不矛盾,我们完全可以利用社交媒体,将过去的网站与人单方面传播信息的方式结合起来,例如,各大新闻网站利用Twitter和Facebook,微博来发布最新信息,更方便地传播网站上的信息。无论传播媒介怎么变,信息的对象是人,有人气的地方才是信息交流的最终归宿。

考虑到这些,我最近把我的主流社交媒体账号重新整理了一下,主动添加了些经常联系或者认识的人,主要是生活化的Twitter, Facebook, 微博,微信,还有职场人士必备的LinkedIn。如果有朋友愿意和我互动,欢迎在这些社交网络中添加我,我也会视情况关注你。

当然,我不可能天天维护这些多账号,只能适当地维护——博文更新可以采取自动化同步(Twitter, Facebook可以用tweeterfeed, 微博可用IFTTT同步RSS更新),更重要的是,我尽量在社交媒体上提供有用的信息,而不是制造噪音和垃圾信息。你也应该选取适合自己的社交媒体,而不是一网打尽——每个人的精力都有限。如果你觉得我在社交媒体上的噪音信息太多,甚至觉得我很无趣,完全不必添加我,或者直接取消关注。

来,我们社交吧,感受更真实的土木坛子(点击以下相应链接即可进入我的社交主页):

  1. LinkedIn
  2. Facebook
  3. Twitter
  4. 微博
  5. Google+
  6. 微信: tumutanzi

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记得在上高中的时候,班上有一个同学,似乎什么都懂。无论你与他聊什么,都能说出个所以然来。不过,更多的时候让人很不快,有些东西他很可能是乱讲,无理的时候都能说个有理来,作为听者,由于没有证据证明他说的是错的,于是就只能口服,但心不服。这种特点的人我不是很喜欢。

长大后,知道有一种比赛叫辩论赛,就一个公众都关心的话题,正反双方进行争辩。在我看来最奇怪的是,正反双方在进行辩论之前不知道自己将站在哪一方。搜集资料准备的时候,必须对两方面的资料都要准备,一方面是为了应付抽签决定正反的未知结果,另一方面也是好在辩论的时候维护我方立场而攻击对方立场。如果不是考虑到辩论过程的意义,这种争论的结果一点意义都没有:争论开始之前连自己的立场都不知道。

网络时代,总有许多所谓的知名人士每天发表着自己的长篇大论,这些人士被称为意见领袖。过去用博客,如今使用微博、微信公众账号等社交媒体,运营着所谓的自媒体。他们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观点,向别人灌输各自的价值观,甚至要同化那些与自己观点和意见不一致的人,似乎改变世界的就是他们。

他们的言论经常言辞犀利,结论非黑即白、非白即黑,而不允许其它的意见存在。对于这种现象,我想用英语中常见的一句话来“奖励”他们:That is interesting. 换作中文也就是“呵呵”的意思。

在我看来,大多数时候的争辩结果甚至争论过程都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应该允许不同的意见存在,也应该允许不同的价值观共存,前提是互不损害对方的切身利益。

《道德经》云:“多言数穷,不如守中。”大意是说:说坏话不如说好话,说好话不如说对话,一切争论必有理屈之时。当我读到这句话时,我想:我们用尽各种技巧去争辩,总想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这本身或许就是徒劳的。

应该说,我上面的言论就没有做到: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如果你认真对待思想,请认真对待博客

我曾经写过“建立独立博客的好处”,解释为什么在微博大行其道的今天,我仍然在写博客。最近读到一篇哈佛商业评论的博文,讲到博客的影响力,虽然博客和独立博客有些区别,但是如果说到影响力,独立博客的效果也许更好,就像我上次提到的那样:用独立博客占领全球

原文是英文,坛子觉得不错,不敢独享,于是把它翻译成中文。第一次翻译博文,自己读懂和用中文翻译出来是两回事,水平有限,现丑了。懂英文的同学建议阅读原文: If You’re Serious About Ideas, Get Serious About Blogging, author: Dorie Clark

最近,Pinterest和Instagram两家公司占驻各大媒体头条报道:被形容成不顾一切地竞争打造下一个巨型平台。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它们是所有公司最有用的社交媒体工具。当然,有些公司擅长使用这些基于图片的网络(Benjamin Moore公司的数字营销主任告诉我,Pinterest对他们非常有用:就好像是为Benjamin Moore而生)。不过对于那些想让自己的创意和想法广为人知的组织和个人,最清晰的途径——也是容易被低估的——是博客。虽然最近几年博客没有被人热议,却变得越发不可缺少,就像世界银行(该组织最近邀请我给他们的全球员工谈一谈博客)这样的组织也如此认为。

确实,如果你想改变公众的观点,你需要变成那个写作报道的人。雅虎公司做了一个有意思的研究,发现不到20000名Twitter用户——只占当时总用户数量的0.05%——产生的内容占驻被消费的内容的50%之多。极少部分的“精英用户”占驻着话题的主调,这和博客世界的总体情况相似。

博客能够影响主流媒体的观点从未像现在那么重要。我十年前从事记者职业时,我的编辑如果决定把某些内容放到网上,却不放在印刷版的报纸上时,这样的决定通常会被拒绝。那时候,很少有人看网上的内容,在前谷歌时代(没有搜索引擎)这些在线内容会像乙醚一样蒸发到空气中,那时候网上的内容不像家门口的报纸那样,看得见摸得着。现在的情况却是一切都倒转过来。一篇文章放在网上会永远存在,并且能被全世界上各个角落里的人读到。New York Times网站上Nick Bilton的博客与其印刷版的报纸拥有同样重要的可信度。在科技世界,Mashable的博客甚至比Times杂志更具有可信度。今天,我们被信息的质量所衡量,而不再是品牌。如果你能产生高质量的内容,就可能慢慢地变成一个值得信赖的强有力的消息源,一个具有法律效力的媒体。

是的,博客的数量这些年来有了暴涨,这不是秘密。2011年末,博客的总数量达到1.81亿,而在2006年,这个数量不过3600万。博客现在要得到关注,越来越难,因为噪音越来越多。然而,有理由相信,博客世界中那些严肃认真(高质量,注意思想)的博客之间的竞争会变弱,因此进一步增加博客的影响力。

第一个原因,近十年来,付费新闻媒体令人失望的下滑减少了过半的职业记者,而正是因为他们曾经一度在搜寻信息并创造好的内容(就在数周前,行业先驱New York Times报纸宣布了又一轮裁员)。第二个原因,业余博客主的数量在减少,因为这些博客主很难跟得上节奏。每周写几篇700字左右有深度的文章,在没有任何收入或者说很少的收入情况下,比起发张照片或者编一条140字的微博推文显然要更费劲。这也是Pew在2010的调查中的发现,年轻一代的人们写博客的频率越来越低,取而代之把时间花在社交网络上。

为了在网络上展示专长,写作依然是最清晰和最有决定性作用的媒介方式。不过,正如思想领袖Gary Vaynerchuk通过视频博客、哈佛商业评论博客主Mitch Joel用播客证明的那样,只要你的博客富含内容,不论通过何种渠道,总可以建立广泛的跟随者和名声。在一个对信息极度饥渴的世界里,总有对专业内容的需求。而且,读者和转载文章的人数永远比创造内容的人数多得多。

如果你想取得影响力,你也许要设定你的日程表,通过写博客传播你的想法。

英文原文:

These days, Pinterest and Instagram get all the headlines as companies desperately racing to establish a beachhead on what could be the next mega-platform. But that doesn’t mean they’re the most useful social media tools for all companies. Sure, some businesses excel on those photo-based networks (Benjamin Moore’s Director of Digital Marketing told me Pinterest worked so well for them, “it’s almost like it was made for Benjamin Moore.”) But for organizations and individuals that want to be known for their ideas, the clearest — yet most underrated — path is through blogging. It hasn’t been buzzed about in years, but it’s more essential than ever, as organizations like the World Bank (which recently invited me to speak to their global staff about blogging) recognize.

Indeed, if you want to shape public opinion, you need to be the one creating the narrative. A fascinating study last year by Yahoo Research showed that only 20,000 Twitter users (a mere .05% of the user base at the time) generated 50% of all tweets consumed. A small number of “elite users” sets the conversational tenor, just as in the general world of blogging.

And blogging’s ability to impact mainstream discourse has never been greater. When I worked as a reporter a decade ago, I knew that when my editor decided to put something on the web — but not in the actual paper — it was a brushoff. Fewer people would see the web content, and (pre-Google) it would evaporate into the ether; it wasn’t solid like an actual paper on someone’s doorstep. Now the hierarchy has been reversed; an article lives forever on the web and will be seen around the world. Nick Bilton’s blog on the New York Times website has just as much credibility as what’s in the print edition; and Mashable, in the tech world, has as much or more credibility than the Times. Nowadays, we’re measured by the quality of information — not its brand name. If you create high-quality content, you legitimately may become a source as powerful and trusted as the “legacy media.”

Of course, it’s no secret that the number of blogs has shot up in recent years; at the end of 2011, there were 181 million, compared to only 36 million in 2006. It’s harder to get noticed as the noise level increases. But there’s reason to believe that serious (high-quality, idea-focused) competition in the blogging world is likely to wane in the future, further increasing your impact.

One cause is the sad, decade-long decline of the paid news media, which has nearly halved the number of professional reporters out there seeking information and providing good content. (Only weeks ago, even the industry-leading New York Times announced yet another round of cuts.) Second, “avocational” bloggers are likely to drop off simply because it’s hard work to keep up the pace. Writing an insightful 700 word article several times a week, for no or little money, is far more taxing than snapping a photo or sending a 140 character tweet. That’s part of the reason a 2010 Pew study showed that the rate of blogging was declining among teens and young adults, who were instead spending their time on social networks.

Writing is still the clearest and most definitive medium for demonstrating expertise on the web. But as thought leaders like Gary Vaynerchuk have shown with video blogging and fellow HBR blogger Mitch Joel with podcasting (i.e., audio blogging), as long as your content is rich and thoughtful, you can still build up a massive following and reputation regardless of your channel. In an information-hungry world, there will always be a need for expert content. And there will always be more readers and “retweeters” than there will be creators.

If you want to have an impact, you might as well be the one setting the agenda by blogging your ide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