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社交媒体

抖音是一种新型毒品

image.png

我很早就知道抖音这个APP,但我的手机上一直都没有安装它。某日不小心还是安装上了。亲自体验了一下,有一点感想。

这感想就正如西班牙《国家报》所言:抖音,全球下载量最多的应用,堪比鸦片。我也觉得它是一种新型毒品,令人沉迷上瘾。

在我个人看来,抖音上面的短视频绝大部分是些无聊无意义的内容。虽然没有什么意义,但又有相当部分很搞笑有趣。是的,许多事情有趣不一定有意义,有意义也就往往没有趣了。开心最重要。

每个视频片断只要10秒,观看者立马就能获得愉悦感。这愉悦感来得如此廉价,符合“短平快”的现代人要求。

以前我们读金庸小说那么长的小说,后来我们读几百上千字简短的网络文章,再后来演变成140个字长度的微博,现在只要10秒种,并且是视频,不需要认识字,快乐就是如此简单。

如果不满意这个抖音片断,不需要看完,随手一上划,下一个视频立马出现,无穷无尽,以有涯的生命穷尽无涯的抖音愉悦感,殆已。

一个片断10秒,看似时间不长,但一不注意,一直划下去,10分钟过去了,30分钟过去了……就像数学中的微积分一样,很快就累积出一大段时间,就这样在手指间划走了。

抖音的出现也不尽是偶然。社会毕竟进步了,人们总会有闲下来的时间,生产力的提升越来越不需要人类亲自做过去那些繁琐的事情。

多出来的人力就会多出来的时间。多出来的时间总要找个地方“浪费”,抖音的存在就是来填补这些时间空白,那些闲着的人们,反正不把时间浪费在这里就浪费在其它地方。

抖音的存在,就相当于毒品中的软毒品,有成瘾性但没有短时间内强烈的毒性。反而能让社会更和谐,你要知道,大部分人一闲下来就会不安,就会找事情做。有了抖音,能让他们安静。

因此,综使抖音算一种新型毒品,它也算不上洪水猛兽,正在使用的你也不用慌张,它不会让世界灭亡。

聪明的人自己知道应该如何面对它。不聪明的我倒是使用笨办法,在我玩了一个晚上和一个早上的抖音后,我直接删了它,山不过来,我就过去。

做一个有趣的人

冬天

我用微信,也启用了朋友圈。这东西本身无好坏,用得好,它是朋友之间分享有趣事情的工具,让多年不见的朋友见面也不至于陌生。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用的,效果也如我所期望。

不知是我国人们比较含蓄,还是真的不善于表达,大部分人不愿意表达自己的意见,至少公开场合下——反正表达了也没有太大的用处。然而,有了社交媒体后,比如说微信朋友圈,我突然发现不少人“变”得非常愿意分享各种文章和观点,霎时间,真如一种“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错觉。

很可惜,这只是一种错觉。你如果细心一点,会发现这些热闹的分享后面,真正有品味、有内容的东西不多。且不说微商们无节操的假冒伪劣产品垃圾广告,也不说中老年人收藏版”中医养生“:”晚上九点千万不要出门倒垃圾!你倒的可不只是垃圾!“,许多受过良好教育的中青年人分享的也是一些标题党、鸡汤文:“向孔子学做人、跟曹操学做事”,”做人,人品为先;做事,明理为先“,”读书不读书,过的是不一样人生“,”白岩松:你为什么总是不高兴?(深度好文)“……

这些东西要么是再普通不过的常识,要么就是标题党,要么就是正确的废话,甚至不排除有些完全逻辑不通、东拼西凑的东西。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成年人分享这些东西,就像一个在机场捧着《我的成功可以复制》“研读”成功学的人一样,这不过是显示了TA的无知与贪婪。成功怎么能随便复制?它有着太多的因素,包括运气这种随机成分。这两种情况,一个是在现实公开场合秀品味与智商,另一个则是在社交媒体上公开秀。

我们也许会怪罪那些“生产”垃圾文章的人。不过,正如酒鬼需要酒精来麻醉,而不是怪罪生产酒的人,我倒觉得其实是我们许多人需要这些垃圾文章。就像电视台经常是为了迎合观众而生产电视节目,因为那样能提高收视率,创造更多的广告收入。

社交媒体也一样,内容生产者发现这些垃圾文章(包括标题党)更受读者喜欢,更容易得到传播,从而也有更多的广告收入。于是,他们就源源不断地生产这些垃圾,甚至用机器算法,找出类似的垃圾内容——号称“你所关注的才是头条”,喂饱需要的人们。不幸的是,看完这些垃圾文章后,跟没有看没有任何区别,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就更别说“看得破时忍不过”。

当然,这些垃圾文章只影响那些容易受到影响的人,反正他们的时间不浪费在这些东西上面,也会浪费在其它的东西上面。我是不会看这些东西的,那我还为什么在这里说这事情?我只是看到曾经心中以为很有品味的人,或许是心中昔日的女神,或许是一直敬重的长者,也经常分享这些垃圾,我就觉得这真是一个失望的世界,岁月的流逝,终于把他们也变成了一个很无趣、品味低下的人。

我们每个人都会老去,然而我们可以尽量避免出现一颗无趣的心,纵然垂暮之年,依然还能那么有趣一点就好了。为了不让你说我是无趣,也为了避免你以为我滥杀无辜地批评到了你,我补上一句:我上面这些话是告诫我自己,与你无关。

来,我们社交吧!

毫无疑问,互联网极大地方便了信息的传播,比如从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兴起并持续到现在的网站+搜索引擎模式,让我感觉到海量信息充满着互联网,据说,这些电子化信息还只占据着人类大约5%的信息量——还有大量未电子化的信息和暗网中的信息。

事物永远在发展中。这些年来,社交网络得到了极大的发展。从日常生活中的Twitter, 微博,Facebook,微信,QQ等,到专业化的职场LinkedIn社交媒体,如火如荼地发展、壮大着,以致于有些人声称:博客已死,社交媒体万岁。望月博主今年就把博客出售,转攻微信公众平台,博客早已停止更新的和菜头现在微信上又极其活跃起来。

在我看来,博客虽然是传统的网站+搜索引擎模式,但它仍将是传递、交流较有深度信息的媒介,它当然有继续存在的必要和价值。也因此,我曾经一度消极对待社交媒体,在社交媒体上不太主动关注好友,我总是觉得社交媒体好像是多余的。

最近,我渐渐意识到,社交媒体就是互联网进化成人与人之间的网络,把现实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搬到了互联网上,比如,好友之间在Facebook上互动, 媒体与公众在Twitter上互动,职场人士在LinkedIn上互相关注,这些社交媒体的出现总体上提高了网络的真实性和人性化,方便了人与人之间的信息交流,它应是正面的进化——虽然很多人可能早就意识到了。

另一方面,社交媒体的崛起,本身与传统的网站+搜索引擎传统媒介并不矛盾,我们完全可以利用社交媒体,将过去的网站与人单方面传播信息的方式结合起来,例如,各大新闻网站利用Twitter和Facebook,微博来发布最新信息,更方便地传播网站上的信息。无论传播媒介怎么变,信息的对象是人,有人气的地方才是信息交流的最终归宿。

考虑到这些,我最近把我的主流社交媒体账号重新整理了一下,主动添加了些经常联系或者认识的人,主要是生活化的Twitter, Facebook, 微博,微信,还有职场人士必备的LinkedIn。如果有朋友愿意和我互动,欢迎在这些社交网络中添加我,我也会视情况关注你。

当然,我不可能天天维护这些多账号,只能适当地维护——博文更新可以采取自动化同步(Twitter, Facebook可以用tweeterfeed, 微博可用IFTTT同步RSS更新),更重要的是,我尽量在社交媒体上提供有用的信息,而不是制造噪音和垃圾信息。你也应该选取适合自己的社交媒体,而不是一网打尽——每个人的精力都有限。如果你觉得我在社交媒体上的噪音信息太多,甚至觉得我很无趣,完全不必添加我,或者直接取消关注。

来,我们社交吧,感受更真实的土木坛子(点击以下相应链接即可进入我的社交主页):

  1. LinkedIn
  2. Facebook
  3. Twitter
  4. 微博
  5. Google+
  6. 微信: tumutanz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