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社交

一场校友聚会引发的思考

无论是什么样的集体场合,如果你需要上台讲话,多少都会有点紧张,因为你感觉你是全场的焦点,你觉得你自己说的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字都会被别人听得清清楚楚。

在学校的讲台上,在公司的会议上,在一场好朋友聚会上,这样的场景经常会发生,台上的人激情飞扬,台下所有的眼睛都齐刷刷地关注着演讲者,作为演讲者一定感到自己很重要。

最近参加了一场上百人的校友年度聚会,让我对此现象有了新认识。聚会从一开始到结束,大部分情况下台下的人围着桌子一群群在谈天说地。台上是谁在讲?讲了些什么?台下的人并不知情。

有一位演讲者在谈到自己的人生故事时比较激动,但他可能觉得台下声音比较大,显得对他不够尊重,数次要求台下的校友们安静一些,在如此请求下,台下的观众才稍稍安静配合一下。

在此场景下,人们为什么不像在学校、在公司那么听话?那么不尊重台上的说话者?仅仅是素质不够吗?而台上的说话者是不是感到自己完全没有那么重要?哦,原来别人一点也不在乎自己。

我想,我们在学校、公司时,乖乖地听演讲者(老师和领导同事)们讲话,不见得是我们的素质有多么高,而是有其它原因,一方面,我们不“乖乖”地配合,就会遭到惩罚;另一方面,我们“乖乖”地配合听,是对我们自己有利的一件事情,学到东西和得到新的信息。

但是在一场上百人的大聚会时,在场的校友其实是一种弱社交联系,充其量是通过这种聚会初次相识,有选择地进行下一步交往打下一点基础,你还记得你和喝过一杯吹过牛的每一位?

台上的领导和优秀代表,和台下的大部分听众联系并不紧密,就是不听他们讲话也没有什么后果,反正大家都是那样在私下聊天,一样的素质。而这些普通的听众更在乎的是,双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先和本桌的校友多聊几句,没准还能获取更多更实用的信息。

正如史公所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一场校友聚会可见一斑。对于我自己还有一点感悟:无论台上台下,在自信的同时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别人真的很可能不在乎,Who are you?

聪明人常做的蠢事

  1. 忽视设计和款式的重要性;
  2. 使用糟糕的工具,并引以为豪;
  3. 跟风从众;
  4. 不善发展自己的社交技巧;
  5. 将专注于对错凌驾于任何其它东西;
  6. 将自己在某一方面的成功过于自信地应用于其它领域;
  7. 低估努力和实践的重要性;
  8. 喜欢和其它聪明的人参加零和竞争;
  9. 热衷于拿自己的成就与他人比较;
  10. 忽视过于依赖信息带来的边际效果减低的现象;
  11. 喜欢用精英主义衡量他人。

来源: What are some stupid things that smart people do?对应中文翻译

我不算聪明人,但也许会犯以上这些问题,用以自警。

歪打正着的Google谷歌

也许你已经知道,Google+的消息最近开始漫天飞舞,大有一种革命性的产品即将到来的气氛。其实当初Google Wave发布的时候也是这样令人兴奋,老实讲,虽然Google已经放弃Google Wave,但我依然认为Google Wave的技术及创意实在叹为观止。只是在面向普通用户时,习惯就是习惯——用户的习惯很难改变。

因此鉴于Google Wave的惨痛失败,我在谷奥的大作“Google+ 就是冲着 Facebook 去的,细看 Google 的社交网络”中留言道:”Google is Google, do the Search work, it is OK.” 其实是希望Google专注于搜索,不要过分投入社交化产品中。

没想到不久后, 有位热心的读者回复我:

最早Google的兩個傢伙並不打算做搜索,他們只是想研究研究鏈接,結果一哥們說這東西做搜索簡直是太強了,他們才決定做搜索引擎;

Google的兩個傢伙本來不打算變成公司的,他們想老老實實考博士、當斯坦福教授,結果誰都不買,再加上開給“Google公司”的10萬刀,Google公司成立了;

Google本來最討厭廣告了他們覺得搜索引擎應該交給非營利性組織,結果ICQ的人一攛掇,Overture又正好在賺大錢,又趕上網絡泡沫破滅,結果現在廣告收入成了Google的大頭;

05年買android是兩個創始人背著Schmitt偷偷幹的,現在android是世界上最流行的智能手機系統……

Google就是這麼擅長在那些與他們毫無關係的領域裡挖掘新的寶藏,幹嘛要阻止呢?讓他們放手去幹吧。

好一个歪打正着的Google谷歌。看来是一位比较了解Google文化的同学,现将Ta的留言公布在这里,与各位分享。其实我也希望Google+能够成功。免费开放的Google,谁不支持呢?希望Google谷歌这一次又能歪打正着。

实验室两年一次的聚餐

首先,我代表我并以个人名义祝国内的朋友“五一劳动节快乐”!劳动光荣,马克思教导我们:唯有劳动才能创造剩余价值。

上周五晚上,实验室两年一次的聚餐,地点选择在Ghent市郊区的一个饭店。我以为会是一个很普通的饭店,一去才发现原来挺不错的一个地——因为印象里国内的郊区饭店都是不上档次的。来宾有实验室的博士生和教授及相关家属,不过家属要另外交钱50欧元/位,同时还有实验已经退休过的教授们和已经毕业的一些博士等相关人员,大概是趁此机会让大家都有一个认识交流聚会的机会。

西餐大致程序大都如此,形式较为复杂,餐具较为繁多。细节就不多说了,主食为羊排,半生不熟的,还不错。我这人对吃较为迟钝,就没有什么研究。比较搞笑的大教授居然用不同的语言说了欢迎词——在场中有西班牙语,意大利语,德语,包括中文,原来他用他独特的方式把每种语言的发音记下来再念出来,有点像上海迎世博想出的雷人英语:将“对不起 (I am sorry)”注为“俺么搔瑞”。

与在国内聚餐最大的不一样是没有我们的“酒文化”,所以吃起来不累,吃完后胃里也没有那么难受。晚宴从7点开始,我回到家里都夜里1点多了,这还算回来早的,因为还有晚上3点回来的。有好奇心者可以围观以下图片(原谅我用手机照下来的低质照片,我不喜欢太复杂的东西,所以连相机都懒得带了)。

magnel-lab-dinner (1)
餐厅

magnel-lab-dinner (2)
实验室大教授欢迎来宾

magnel-lab-dinner (3)
众多的餐具

magnel-lab-dinner (4)
介绍嘉宾入座

magnel-lab-dinner (5)
成群结桌

magnel-lab-dinner (6)
我导师和导师夫人(分别为最右边和穿绿色衣服者)

magnel-lab-dinner (7)
主食为羊排

magnel-lab-dinner (8)
其中有位嘉宾正好生日,大家祝福

magnel-lab-dinner (9)

magnel-lab-dinner (10)
导师和他的中国学生!你猜:哪一个是我?^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