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疫情

2020大疫情复工第一天

2020年2月10日,也就是农历2020年正月十七日,是全国大部分地区疫情发生后第一次复工日期。为了保险起见,我申请了在家远程办公,不给国家和公司添麻烦。

为了打印一张政府文件,打了好多电话,找到一个自助办理终端机,于是我出门一趟去了机器所在地的附近商场。

整个商场外面的地上停车场比较空,很容易停车,和平时不一样。商场外面的小吃奶茶之类的店铺还是有不少开业了,只是没有客人,偶尔有一些外卖快递小哥在等候。有一个小店外面倒是一张桌子坐了四个年轻的小伙子喝着奶茶,一边玩着手机,我注意到他们没有戴口罩。

天佑城.jpg

旁边的商场室外游乐场也是空荡荡的,有个人在场地上打球,可能是老板自己权当打发时间和锻炼身体?

天佑城2.jpg

商场内部的入口只有一个,其它的门口都贴着告示,指引着顾客。我顺着指引好不容易找到了大门口,门口贴着要主动佩戴口罩,入门后自然有一保安大叔拿着温度枪,检查进入的每一位顾客。

来商场的人不多。商场里的店铺不少已经开始开门营业,但是除了戴着口罩的店员以外,很少见到顾客。和以前晚上10点后的商场光景差不多。

城中村封锁.jpg

回来的路上,发现小区旁边的村庄所有入口和空隙处,都用铁皮临时封锁起来,前几天还有政府工作人员搭临时帐篷查验每一位入村车辆和人员,现在是完全封村了。

从这些情况来看,疫情对外面的现实世界造成的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丝毫没有感觉到疫情减缓的迹象,希望这疫情早日结束,再现昔日城市的繁华。

拿什么对冲不确定的未来?

在2020年1月20日前,也就是中国政府正式宣布承认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之前,绝大数国人都不会想到这场疫情会变得如此之严重,有境外媒体甚至将它类比1989年的挑战,足见严重之程度。

我相信一定能战胜,还是那句话,时间和代价的事情,这个国家和民族能上下延续这么长历史,这种困难一定能克服。

但这时间和代价是我们普通人能承受的吗?恐怕相当一部分人不愿意看到出现这样的不确定性。

未来的经济形势可能不会太好,各行各业都受影响,自然影响到各行各业的自然人。

知道疫情严重性的时候,我看了一下自己还有多少现金,每个月的日常开销和其它固定支出,如果出现极端的情况,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本周一股市开市,一如预料,整个股市一片下跌声,虽然这只是整个国家账面上的财富数字变化,但它无疑说明市场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有相当大的担忧。

谁能想到一场疫情将整个国家的节奏带入到如此之境况?谁能料到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病毒。病毒看不见,病毒也不认人。活生生的黑天鹅事件。

谈到核武器,我们感到世界末日的可能。如果病毒疫情失控,又未必不是世界末日?完全是现实版的电影《传染病》。

虽然股市一片哀嚎声,但危中也同样存在机,同样因为病毒,医药股普遍逆市上涨,一朋友说她多年不回本的股票居然小赚了,只可惜投入太少。

无独有偶,电动汽车特斯拉的股票也大涨,几个月时间翻倍,谁能想到它的市值能如此之快就比肩传统的汽车生产大厂?

我的感觉是,危机永远都存在着危与机的两面,哪怕危机本身就是伴随着不确定性而来。

如果我们能利用好危机中的机会,是不是就能对冲危机中的危?可惜,事后诸葛亮容易,但事前能预测到未来的危与机并能用之互相对冲,那才是真正的能力。

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可不是好的对冲不确定性的办法。我只能想到这个问题。

担忧WHO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全球公共卫生紧急事件?

我们有些人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世界卫生组织WHO于北京时间昨天晚上研究决定将中国大陆的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上升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

网传国家一直在努力不让此疫情上升到这个级别,也就有了一周前WHO宣布当时全球新型冠状病毒风险为“中等”。国家这样做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避免将中国被世界认为是疫区国,从而导致未来包括国外资本投资、对外出口贸易等一系列与世界政治、经济、文化、旅游相关的交往活动,这将对疫情之下的国家经济更加产生雪上加霜的后果。

其实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也不必如此悲观地担忧。让我们回想一下国内的情况。

网上不少言论都在谴责有关方面在12月份和1月份初时未及时对公众公开疫情,也就没有及时采取相应的防疫措施,从而导致目前的被动局面。

可是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这些事情已经发生,我们眼前的当务之急就是战胜疫情。

虽然目前国家采取了最大的力量去应对疫情,不论是人力、物力、还是医学技术,这比过去要强得多,但疫情目前还是存在全世界扩散的迹象,在现在这个高度流动的世界,且不论国外人士来往中国大陆,就是来往中国大陆的华人本身也已经遍布全世界,这自然从理论上给这个能人传人的病毒带来全球扩散的基础。

假如WHO不及时提高警惕,将疫情的危险程度及时告知世界上其它国家,以便他们采取相应的防范措施,那么未来也有可能让整个世界都陷入重度疫情的被动局面,发达国家情况还好一些,但世界上还有更多的不发达国家,他们面对这种大疫情,根本就没有应对能力,唯有提早布署才是办法。

真若到了那个被动时候,有可能中国成为世界版本的武汉,全世界也许会像我们现在责怪国内某些当局一样责怪WHO及有关国家,那样迟来的责怪又能有什么作用呢?倒不如现在及时提高警惕,全球共同应对疫情。

在疫情面前,关乎人类的共同命运,已经超越了国家范畴,所有人的生命健康都值得关注与爱惜。发展经济也必须在生命安全得到保证前提下才有意义。

所以,不必对WHO的最新决定感到不平与担忧,共同科学地全球应对疫情才是重中之重,全球力量共同一起才能更好地战胜疫情。等到全球控制住疫情,全球经济发展脚步才能走得更稳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