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疫情

不妨做个俗人

一朋友打算回国,和我聊了几句。他之前打算去一个不错的大学分校区,现在可能去一个不知名普通大学,给编制,年薪比世界某些500强企业还要高,再配上人才引进的政策优惠,可以一回国就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

我对他的选择表示赞同:

欢迎啊,弄点钱过小日子得了。

没想到他回复:

是的,做个俗人,并且要大俗。

我只好多说一句:

未来的几十年,可能不像过去那么好过了。

他回了一句:

今年是未来最好的一年。

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虽然我和他相距好几个时区好几年,但并影响我们依然有类似的三观。

前一阵子,某特区城市发了一则通知,取消所有学生除中考和高考之外的考试,说是疫情影响了孩子们的心理,不宜再加考试的压力。

后来了解到这事情的背景,一孩子考试带手机被老师发现,批评了几句,就跳楼了。学生跳楼还不够,听说那位老师后来也跳楼了……于是,主管教育部门下了那则取消考试的通知,人命关天。

疫情改变了整个社会各个群体的心理,于是就有少量个体走向了极端。这几年尤其是今年以来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摩擦、保护主义盛行,与之而来的是经济、文化上逆全球化,全球疫情大流行让整个人类的健康受到威胁,或多或少改变了不少人的三观吧。

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引发的全球经济危机,全球经济始终没有走出阴霾,终于2020年让我们滑向了更加艰难的深渊。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十年或者二十年,我们可能不会在有1990-2010这二十年的美好日子,一片积极向上、欣欣向荣、未来可期的大好时光。

所以我是赞同我朋友的选择,在可见的未来,做个俗人,大隐隐于市,像一棵小草一样顽强地活下去,努力之下,稳字当头。大环境不乐观的情况下,怎么折腾也成效有限——被幸运之神加持的天才除外。

即使没有以上这些大环境的变化,我也相信,我们绝大部分人终归一生都是普通人,认清并承认这一点,烦恼就自然少了很多。就算幸运地获得了某个位子,如果明天你不再在那个位子上,还有人能鞍前马上后地服务你?是否还有人发自内心地尊敬你?

重要的是适应、融入身边的世界。我曾见过不少人满腔热血地想进入某个体制和圈子,立志改变这个体制和圈子,到头来终归被体制和圈子同化。不是说没有英雄造时势,而是说,绝大部分事情是时势造英雄。

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

所有的一切都败给了不朽的时间,到头来尘归尘、土归土,所以重要的是过程,如果过程有那么痛苦,选择不那么痛苦的过程不更好吗?

自由是什么?依我的理解,自由就是:

你拥有做一切事情的权力,前提是不影响别人。

祝你时刻感到自由。

人类未来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2001年9月11日,我还在上高中,电视里的新闻说,美国世贸双子塔遭遇飞机恐怖袭击,当时的政治课老师还给我们讲课,分析这类恐怖袭击事件的来头去脉。

听说从那次最惨烈的恐怖袭击事件后,坐飞机过安检要拖掉鞋子,随身携带的液体不得超过一定数量,且必须放在透明袋子里供目视检查。在911以前没有这些要求,之前安检穿鞋走过金属探测门,门不叫即可。

我认为恐怖分子所在的国家,其文明通常与被袭击国家之间的文明存在冲突,导致这些恐怖分子不怕死也要引爆飞机去制造袭击报复。而制止这些恐怖事件,只能通过不断加强的安检措施来避免。

上一周,因为工作需要,我出差去了东北辽宁,路途遥远,自然我的主要出行方式是飞机。坐了这么多年飞机,这一次感觉分外不一样。疫情期间,人们尽量减少了不必要的出行,机场不再像往日那么繁忙,这是不曾有的感觉。

不只是冷清,正如你能想到那样,从进入机场的那一刻起,除了常规的安全检查,乘客还需要测量体温,扫码出示健康码,有的还要出示移动手机行动轨迹,填写手机版甚至纸质版的出行信息,目的地、出发地、航班号、座位号、亲人和自己的联系方式等,这些都是疫情发生之前乘机完全不需要的信息,最后还要戴上口罩,有的登机口工作人员甚至为乘客喷上免洗洗手液,怕乘客的手沾上病毒带到机舱里。

先不要说没有任何隐私,光是这些手续就够麻烦了,它不是我们所希望的那样。与之前只是繁琐的机场安检手续相比,这一次疫情带给我们的影响,它已不是人类文明之间的冲突,而是整个人类与大自然之间的冲突。

致命病毒诸如新冠肺炎病毒的出现,应该是人类过多地干预了大自然而带来的后果。就算不是全球气温上升导致冰川冻土融化释放出远古病毒细菌,也可能是人类乱吃野生动物引入了病毒,抑或是人类活动干预触及到了这些病毒的活动地盘。

更可怕的是,2020年的新冠肺炎病毒可能只是一个开始。人类干预大自然带来的全球气候变化,所导致的温度上升,已经不可逆转。我们大概每年都会看到类似以下这样的报道:

上周六(2020年6月20日)西伯利亚的一个北极小镇 Verkhoyansk 气温达到 38 摄氏度,可能创造了北极圈北部的最高温度记录

阿根廷国家气象局报告,2020年2月6日在南极半岛北端测到了18.4°C,这是有记录以来的南极最高温,超过了2015年3月24日的17.5°C的纪录。这个温度使得该地附近的冰川大量融化。

更为悲观的是,目前气候变化最可能的结局,可能就像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威尔·斯特芬(Will Steffen)提出的那样:”气候变化已经不可逆了,人类文明的崩溃将是最可能的结果“。不可逆转的严重性超出我们的预估,无论人类是否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都已经为时过晚,15个已知的全球气候临界点,已经有9个激活了。

我不知道我这个80后,在未来的日子里还会遇到大自然和人类之间什么样的冲突?全球气候变化一定会带给我们更多意想不到。想到在与大自然冲突面前束手无策的人类,这实在比人类文明之间的冲突更加令人沮丧,我认为这才是人类未来面临最大的挑战。

这不是正能量。

戴口罩对防新冠病毒到底有没有用?欧美为什么不戴?

首先声明,我不是医生,更不是口罩和病毒方面的专家。

疫情之下,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国家几乎都是强制性戴口罩防新冠病毒,有的企业甚至打出“可不戴胸罩也不能不戴口罩”的复工要求标语。

而欧美国家,到目前仍然是不推荐普通人戴口罩。不只是普通人实际行动上不戴口罩(这也有文化习惯的原因),连美国疾控中心CDC和世界卫生组织WHO都不建议健康人戴口罩,认为这没有什么用。

CDC does not recommend that people who are well wear a facemask to protect themselves from respiratory illnesses, including COVID-19. A facemask should be used by people who have COVID-19 and are showing symptoms. This is to protect others from the risk of getting infected. The use of facemasks also is crucial for health workers and other people who are taking care of someone infected with COVID-19 in close settings (at home or in a health care facility).

事实上的结果是,戴口罩的国家疫情控制效果,比不戴口罩的国家普遍要好。虽不能由此证明口罩与控制疫情的因果关系,但我们能看出这两者之间存在强相关性。

image.png

那到底戴还是不戴口罩呢?我觉得还是应该戴。理由主要有以下几点:

  1. 口罩本身的孔隙尺寸的确比病毒颗粒大得多(病毒颗粒的尺寸在0.05到0.2微米之间,N95口罩能挡住小至0.3微米的颗粒,而从人的口腔中出来的飞沫尺寸大部分在50-100微米之间),就像一个网球拍的网眼相对于一粒小石子,口罩挡不住单独的病毒,但是口罩能将说话、咳嗽和打喷嚏时的飞沫挡住,这些飞沫正是病毒附着的主要媒介,口罩防住了飞沫,相当于间接切断了这部分病毒的传染路径。
  2. 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疾控专家说,健康人不建议戴口罩,这话没有假。但问题是,一个潜伏期的新冠病毒感染者显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是病毒携带者,那么,只有人人戴口罩才能将未知的感染者控制住不成为传染源。而且,口罩本身也能防住人的手不经意间接触鼻子、嘴巴时沾上手上的病毒。
  3. 现在的问题是,欧美这些国家,从总体供应上根本就不具备足够的口罩数量。如果政府层面推荐普通民众戴口罩,那会造成口罩资源的迅速挤兑枯竭,导致医护人员更加没有口罩使用,而医护人员现在是冲在前线的战士。把口罩优先留给医护人员当然没有错,但这恰恰说明戴口罩是有用的——虽不是100%能防住,否则留给医护人员干什么?

所以,比起戴不戴口罩,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迅速提高口罩的生产供应,让大家都能戴上口罩——都戴口罩也就不存在谁歧视谁的问题,才能把病毒的传染源迅速切断,避免人传人无穷尽的恶性循环,一直坚持到对付此病毒的疫苗问世,只有那时候,才是不需要戴口罩防新冠病毒的时候。